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发布时间:2010/01/23 新闻中心 标签:害了我的全家警察抢劫浏览次数:1069

  牵涉特案一年间,警察毁了我的名誉,抢劫、害了我的全家
  致全国正直善良的人:
  二、警察抢劫了我的全家
  因为我从08年2月来上海一直匿名,包括在九亭派出所和公安部报案都是匿名,所有知道我个人资料的都是上海的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知道我的个人资料,毁了我的名誉抢劫了我的全家。因为这些警察引用了我的报案材料,而且只有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知道我的姓名及单位,所以他们都是警察。
  08年4月26日我被牵涉特案,被100多个警察 24小时监护。我的案子一直没有结果,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调查,09年4月16日第1次向九亭派出所报案,09年5月19日第1次向公安部报案。案子被属地管理下放到上海。5月21日上海公安局派来5个四川籍男警察和8个操着外地口音的警察把以前院子里的住户都撤了,租到了院子里的房子住,其中一个四川男警察租到了我的隔壁,院子里除了5家报案人和房东以外其他都是警察。5月28日警察抢劫了我的爸妈、妹妹的家。因为警察不仅抢劫了我爸妈妹妹的全部家产而且不断的逼迫我爸爸借钱,所以警察一定会害死我的全家。抢劫以后在我居住的院子“上海朱龙村224号2楼东户”24小时以宣传表演的形式在整个上海宣传伪造卖淫的罪名。同时100多个警察把警察的家眷安排在大院里宣传,整个场面200多号人。
  1、09年6月14日隔壁上海市公安局的警察说:“多经啊,姓那莉跑,新钢在多经,那莉你去过没有?”(那莉是我的名字,多经是我的工作单位,新钢是我妹妹的家)
  2、09年7月1日我买提箱,警察及其家眷在宣传:“她爸爸把房子也卖了,没办法她是鸡呀,她妈妈她爸爸都出车祸住院了,钱都花掉了(09年5月28日警察就把我们家抢劫一空,只要家人不去借钱,警察就害我爸妈住医院,一方面警察故意交通肇事害我爸妈出车祸在消户移户,警察害我爸住医院,利用医院警察一方面进行非法搜查,一方法利用医院又一次往出倒钱),有孩子红余妓女(警察强奸我妹妹,大舅在电话中说你、你、你妓妹,也在告诉我这些警察是禽兽),认真听买箱包的警察在做的宣传,说300换500,说房子卖了500”,警察在我跟前说:“你听好,你的全家人都已经死了”。(警察伪造身份证明,在消户,移户,动用了我爸妈的工资,全都移到了警察的名下,下一个就轮到我了)上海松江警察说:“做过登机的人的呢素质比较高了,人家医院发了电话寄去了松江马上赶过去了,松江开发区能不能收到搞了几户的人名呢,像我们这里边有一个多经的跟我说她的父亲去年去逝的,后来因为现代国家。”(警察从医院伪造证明,我爸妈妹妹好好的,警察想方设法害我的家人)
  3、2009年7月25日我和我爸说;“警察调我的银行帐号伪造的结婚证、打胎流产证、怀孕保胎做月子证、居住证,全都是假的,我是单身女的,没有一个男人,一个男人都没有,不要听他们瞎说”,爸爸说:“噢,你、你、你回来哇”,“我回去呀,但是不要到处给他们借钱,他们要的钱您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务,天天让您去借钱”,警察在我爸旁边说:“这个老婊子”。我爸说:“啊”。
  4、2009年8月3日我和二姨打电话,二姨子:“我们这头一切都可正常呢”,警察在院子里说:“老婊子”。(你可以听到警察在院子里随时在宣传)
  5、2009年6月19日我去买东西坐摩托车,我问警察:“你是几号警察”,他说:“15号警察”。2009年8月18日我想上网到网吧。警察教网吧店长台词,操纵网吧店长表演给网吧的人听,网吧店长说:“网吧u盘不能用,只能用下面的15号机”(15号是警察专用代号。警察随时随地都在控制我,给我伪造上网记录,我没有上网的自由,不可以挑网吧,不可以随便选机器,随便选的机器u盘都禁用、键盘禁用)。警察说:“多经卖高桥的,她爸爸去年去逝的”,网吧店长说:“一场空”。我问:“其实警察伪造上网记录,假装把机器看的没收了,说我把网吧看得都没收了,几号给你把机器还回来的”,网吧店长说:“昨天她妈死了”。键盘不能用,我结帐,网吧店长说“结帐3块你结不结?”,我说:“没上网就3块了。”(这些都是警察教网吧店长的话,专门宣传给网吧的人们听的,警察提前宣传为日后害死我们全家做准备,我的爸妈好好的。以前网吧店长是本份的生意人,不会这样做。)
  6、09年8月22日上海警察说:“少了一个轮子,少了一个轮子”,“你是不都害死了,为了钱都害死了,你们是警察,都害死了,都要钱是吧,你是沪籍的警察”,“对对对”,“我们家人都好好的,你把我们家人都敲诈的一个一个都死了,害死了是不是,轮子都在呢,装在兜子里头了,就留了一个在这儿走路了,能看懂不”,“不要再说了,不要说了”,“害我们全家、敲诈勒索”,“话说只是好,下面一个轮子,我说的是缺少一个轮子”,“你把我们家全害了”,“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嗯”,“我听说你们拿着钥匙就进了我们家了,是吧自己破门而入了是吧,你看你都笑出来,满脸的微笑,我说的一点没错吧,把这房子卖了,然后说是这两天搬家呢,忙得不像样了是吧”。警察打了哈欠。“婊子一回家就死机了,你的爸爸妈妈就都死了”。警察在上海每天都在叫“婊姨鸡卖肉卖淫的,说她做鸡了,她的爸爸妈妈都死了”。我的爸爸妈妈妹妹全家都活的好好的。为什么先这样宣传,其实一个男人都没有他们就这么叫出来,警察伪造出许多男人的故事,就是我等我一回家,警察会把警察抢劫说成是社会上的流氓抢动劫的我们家,谎称说成是认识的不三不四的人,会当着我的面害死我的爸妈。
  7、09年8月26日上海市公安局的警察说:说:“她戴着个带子,她说她爸爸妈妈都死了嘛,她有3个月的身孕,她怀孕,她爸爸死了”。(尼姑不可能怀孕,警察来这里院子里办案3个月了。)
  8、09年8月30日“姨子卖了吗?你回家了吗?还没有,怎么还回家看看呢,拿到贷款、拿到酬报我已经搬家了。”警察又说:“你爸爸妈妈没有钱了,你给他们寄点钱吧。”(这是警察说的话,警察在告诉我说警察已经把我爸妈、妹妹的房子卖了、家里的东西都卖了,警察已经拿到贷款和卖房子、全部家产的钱了。贷款是调了我们家每个人的银行帐号,未经我们本人允许警察伪造了所有证件办了贷款、高利贷,并逼迫爸爸借款,警察把所有钱都拿到了09年9月30日警察已经拿到230万了。而这些贷款却让我们家的每个人从我们的工资中扣除,我们家的房子、家产、存款不仅被警察洗动劫一空,而且警察伪造证件办的贷款、高利贷我们家的人一辈子也还不清。)
  9、2009年9月30日,上海警察说:“小那,回家50万”。
  10、2009年10月1日说:“我说你这警察今天就耗得这不走了”,皖警说:“我就送送你吧”,之后非常小的声音说:“你的爸爸妈妈已经死了”。
  11、09年10月15日警察说:“自己的钱都白白的给人家去了,合同中已经写完了,17年的也好,也都一戮到底,不管几年都一戮到底,怕啥呀。”(警察逼迫爸妈签合同)
  12、2009年10月21日警察说:“小那,真厉害,来上海什么东西,还真厉害,她买的什么东西从山西发的300万,最后这些手续加钱让她爸妈好买房子,买那房子十七八筹了,家里房子不少,老大,儿孙细,来了一年多,一年多就十多宗报案,她爸爸死了,嗯”。(这里说的10多宗案子是警察编的与男人相关的案子,不是我真正牵涉的特案。警察把我家的房子卖了,我家没有房子,警察给我爸妈租房子暂住,我家只有一个妹妹的1个女儿,警察说让我回家看孩子,不知道伪造了多少个男人,多少个孩子)我的爸妈活得好好好的,说明警察在做消户和移户,警察在倒钱。警察怕我爸爸告诉别人警察把我家的房子卖了、家产全都变卖了、还做的高利贷和贷款,还逼迫我爸爸到处借款,总害我的爸爸。
  13、截止09年10月23日警察已经拿到240万了。
  14、2009年10月23日皖警说:“收100万过去了,要不让死人撞进去”。
  15、09年5月29日我家被警察洗劫一空,现在去了我们家乡抢劫组近30多个人(我问的警察),09年11月13日警察说:“你爸爸住医院了,回家看看吧”,警察怕我爸“把警察卖房子、卖家产、办高利贷、办贷款的事泄漏”害我爸呢,我爸爸是市级劳模,退休以后我爸就给我妈做饭,一日三餐换着样做饭不重复,我妈还没有我爸工作单位好呢,隔2天警察就逼迫我爸去借钱,不去借款就害我爸住医院,利用医院警察往出倒钱,这些警察是一帮禽兽。
  16、09年11月14日警察说:“她已经在上海买房了”(我从来没有钱买过房,警察伪造了身份证明办了住房贷款,把钱全都提光了,让我每月从工资里扣贷款,伪造了一处房子告诉别人。)
  17、2010年1月2日,我妈说:“你回来哇,交了5块钱你放心哇”(5块是5万,警察又逼迫我爸妈去跟亲戚朋友借了5万。)
  18、我被100多个警察24小时监护,卖东西的、坐出租车、摩托车、三轮车都是警察开的,随处都是警察。,
  19、2010年1月2日,我妈说:“你回来哇,交了5块钱你放心哇”(5块是5万,警察又让我爸妈去借了5万,这些话都是警察教的,警察就在我的爸妈妹妹、大舅二姨的身边),警察让我和亲戚朋友再借钱给警察。警察是个无底洞。
  20、警察把我被牵涉的真正的全国最大特案隐瞒了,他们以我的全家人强迫我借钱贷款,然后将把我们全家都害死。警察又另外伪造出十几个关于男人的案子。
  21、我是呼和浩特供电局多经总公司办公室的,我在09年4月16日向九亭派出所报案,09年5月19日向公安部隐姓瞒名报案,未提供任何身份证明,案子被属地下放到上海,上海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伪造了结婚证、打胎流产怀孕保胎证到处宣传,让每个人都信服,我是个清清白白的尼姑。我的全家人都好好的,毁了名誉就是抢劫的理由,说是卖淫的罚款。警察逼迫我爸把房子卖了、家产全都变卖了、还做的高利贷和贷款借款,只要不去借钱警察就害我的家人,我的家人全在警察的监护逼迫下,只有表面上的能行能走,而且一无所有,负债累累,只要不去借钱警察就会害我的家人,这是一帮禽兽警察。)
  警察逼迫我们到处借钱,当借足了钱的时候警察是要杀人灭口的,我和我的家人的不幸都是警察带给我们的。
  三、案件概述
  1、警察说这是从家乡带来的消息,警察说我在家乡就是这样的人。08.2之前我在单位我被语言上挂了个男人,这个男人根本不在我的身边,我不得已离开了单位,08.2一个人来上海,租到12平米1室(九亭朱龙村224号2楼东户四合院),08.4我被告20多项盗窃,被皖、苏、浙、沪、川、鲁、豫、赣、闽、青100多个警察监护,被牵涉全国最大的特案,戴口罩生活。谁也没丢,人们看我一个人都找熟人警察报案,报案人的亲戚是皖籍派出所所长。院里1楼左手第1家报1万多块钱手机户口薄,对面左手第1家报1万多块钱户口薄、摩托车料,第2家报钱和汽车资料,1家报手机1家报汽车资料。大院里1家报1万多块钱项链1家报电视机.路上报电脑自行车9起以上报的钱、身份证、汽车资料,警察看报案人的身份证就算报案,这是非法的报案过程全部立案,这是我真正被牵涉的特案,警察把这个特案掩盖了,又编出另外的与男人有关的案子。
  2、08.2至今在上海一直匿名,从来没跟院子里的人说过话。来这院子里1个月后被报案。08年4月我一直戴着口罩生活到今天,所有知道我个人资料的是给我办案的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知道我的个人资料毁了我的名誉抢劫我的全家,警察公开我的个人资料,我在上海从未公开过个人资料。向派出所和公安部匿名报案9次。09.5.19警察租到院里房子,院里除了5家报案人和房东其余全都是警察。警察调我银行帐号从亲戚家拿到旧照片伪造了结婚证、打胎流产证、怀孕保胎做月子证、居住证,伪造这些证件给别人看,让每个人都有一个可以值得信服的理由。到今天为止,没有结过婚,就是一个尼姑,没有男人。
  3、警察每天在这里讲述上网买肉和卖肉的故事给人们听,09.6.12我上网向公安部报案,打开电脑还没上网电脑里有做好的上网记录,这时沪警和皖警监护我的警察进了网吧,我看到警察要栽我,我根本没上网,把警察伪造的上网记录上传到公安局保存了,警察伪造上网记录后没收网吧16台机器,说我把网吧看的全都没收了,跟人们讲述上网买肉卖肉的故事,我被100多个警察24小时监护不可能上网看肉买肉,也就是我从来没有买过肉和看过肉,也就是我的电脑里根本没有肉。
  100多警察带领其爸妈妻儿200多人并操纵报案人及房东伪造出男人的故事并跟踪到我随时宣传“鸡婊姨卖肉卖淫故事”,就是尼姑,没有男人。警察毁我名誉挣手机短信宣传片广告费。在爸妈妹妹亲戚朋友身边放着无数个警察。
  其实,从08年4月26日我就已经被警察24小时监护,任何垃圾全部放在塑料袋中系好后再扔到垃圾箱内,也就说:我的所有垃圾都要经过警察检查。
  截止09年9月17日共向九亭派出所和公安部报了9次案,上海派来了‘3号警察组’在院子里通过自摹⒆缘肌⒆匝荩唤?00多个警察穿着便衣当演员,而且还带着警察的爸妈、妻儿近200多人在小院及大院里宣传形式给我伪造了“卖淫”的罪名,可是我却连一个男人都没有,他们不让任何人管我的事情,他们无法无天,5月28日30多个警察已经到了我的家乡,绑架了我的爸妈、妹妹,抢劫了我们全家的财物,警察把爸爸(内蒙呼市战备路供电局1号楼1单元5号110平米新楼房)的房子、妹妹(呼市金园新区13号楼7单元1楼东户50平新楼房)房子都卖掉了,把爸妈妹妹的家产、妹妹的柜台及商品都卖掉了,警察伪造了身份证明给家人办的高利贷和贷款,经常逼迫我爸到处借钱, 如果不去借钱警察就害我爸,09.11.13警察害我爸把我爸送到医院。警察在院子里宣传我买了房,我被警察24小时监护,未买过房,我未提供身份证明警察也给我伪造了证件办住房贷款,警察把贷款提光,伪造了房子做宣传。家产、贷款、高利贷、借款、至今已200多万,而且警察还拿了我爸妈的工资,给我爸妈每月很少的生活费,警察把妹妹去饭店工作听警察强奸妹妹,警察不给我妹妹工资。现在警察给爸妈、妹妹租了间小房子。警察说:“你们家的人都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回家看看吧”,等我回家警察逼迫再向亲戚、朋友再借钱,我们家不光清家荡产,而且警察给我们伪造证件办的高利贷、贷款、借款是我们一辈子都无法还清的债务,再跟亲戚朋友借钱更是还不了亲戚朋友的,警察是抢劫无数的人家。警察是要杀人灭口的,因为警察犯法了,充当的是黑社会的流氓。警察说:“你们家的人都死了”,警察逼迫家人到处继续借钱,不去借钱就害我们。我2010年1月13日回家乡呼和浩特市(这些警察是禽兽,会杀人灭口),抢劫组上海公安局长、上海松江公安局局长、皖籍派出所所长带领便衣100多人抢劫达200多万,威胁家人不让表现出来。
  其实我08年4月26日开始牵涉特案,为24小时监护,根本不可能有男人的故事。
  四、警察以宣传的方式伪造卖淫的罪名
  场面摆好了,‘3号组警察’开始表演毁我名誉节目了、‘3号组警察’警察说:“这是我们和广大人民群众调查了解的结果。其实警察把人们都请到的时候把场面都安排好了,警察自导、自演、操纵院子里的所有住户,还带着演员,3个四川的女的,其中一个安排到了我的隔壁。‘3号组警察’租到了这儿的房子,将原来的住户都撤了,这里除了报案人就是警察,警察都穿着便衣自己当演员,并带着警察的爸妈、妻儿近200多人在院子里众口一词:“流氓、卖肉的、妓、婊、姨,男人的故事无数”。(这个特别小组的警察全是外地警察,不是沪警,是沪警安排的外地警察放在院子里表演毁我名誉的节目,这些警察穿的便衣都很邋遢,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是这里的住户。)
  1、警察在地铁上卖地图册的时候宣传,“九亭有个名妓让人们都来看”,是在整个大上海做的宣传,并且用宣传车宣传:“今晚8点九亭镇8号热烈祝贺荣妓”。
  2、放在隔壁的四川女警察(简称“b某”,放在隔壁就是因为是邻居,假话别人也会相信)开始表演说:“她来的时候怀孕了,后来流产了”。我清清白白,没有这样的事情,女警察又说:“她结婚了、她有老公、她有好多男人呢,她打胎、流产、怀孕好多次,不是晚上不回家,就是晚上很晚回家,还在曹宝路上班,加班费800块……。”我没有结过婚,一个男人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打胎、流产、怀孕,因为被牵涉特案,只能在家背英语,我背会好几本英语书,是固定资产英语不是和男人有关的工作。
  3、这个女警察b某又表演一个‘3号组警察’编好的剧本:“早晨8点袋着带子去输液、早晨8点的袋着带子去卖淫,早上4、5点烧饭、稀饭,她们还表演下水管道堵了、水溢了,4点半连上有线电视,晚上9半自摸和摸彩票,晚上11点或11点半不是带着带子回来了就是带着带子出去了,12点1200,姨子1块2,我坐着背英语,她们会表演‘坐着160’,我打开电脑的时候她们会表演‘脏’,引导看表演的观众‘说我在电脑上看肉’,其实我的电脑里没有肉……。‘3号组警察’还表演说:“男人是6毛钱的、1块6的,3块6的,6点半的、毛驴”,说女的:“是1块8的,8的”。 ‘3号组警察’编的价钱:1块钱一斤的,1块5一斤的,2块钱一斤的,2块5一斤的,3块钱一斤的,3块5一斤的,4块钱一斤的,警察还编了360、280、200等好多了。(6指流氓、8指被扒过,这个剧本里的一个带子,这个带子是来这办案的32号女警察来这里第一天就发明了带子,警察说带子好多了,在院子里卖带子,1块2全包。
  我以前4点钟起来背英语,背会好几本英语,‘3号警察组’编了4、5点钟早上4、5点烧饭、稀饭,现我洗澡的时候‘3号组警察’正在烧饭、稀饭,说明这是流氓术语,我听不懂,我后来不敢4点钟起来背英语。‘3号组警察’编了4点半连上有线电视,我家没有电视。我是普通的老百姓听不懂这些‘3号组警察’流氓剧本的流氓术语,但是全都背了下来。
  4、四川女“c某”的说:“你在坐月子呀”,我说:“坐月子是什么意思呀?“c某”说:“生了小孩吧”。“没有呀,我一个男人都没有,我戴着口罩是因为被流氓警察毁了名誉,我羞得见不得人,一个人怎么坐月子呢,没有男人怎么坐月子的呢,是不,男人在哪儿呢?我有男人吗?”“没有”,“那男人是怎么造出来的啦”。我又说:“想买菜呢,不知道今天的菜有毒没有,四川女“d某”说:“都没有毒,不会死人的,你到前面去买菜都有毒,就这儿没有毒”。
  5、我问d某:“你是不是08年4月份来的”,她说:“嗯,我想看看你,把你的口罩弄下来,我想看看你的脸。“你从08年4份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我的脸”,“没有,哪里见过你呀。你的菜买好没有啊”,“没有,我怕有毒”,“哪里有毒呀”,“我都中了好几次毒了,上海警察害我呢,菜上都撒着毒药”,“回去不害你,怕警察害你呢?”“你一个男人都没有,给你找一个男人好不好,要不要?”“我长得太丑了,比你们长的还丑”,你们就长得够丑的了”,“人家再丑都比你漂亮,你都不摘下口罩让人看一下,我们都跟你交朋友呀”,“我不想跟你认识”,“我不认识你,我可以给你介绍男人嘛,找个男人给你”,“你来这一年多了没见过我的脸,我不想要男人,我是带发修行的尼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你多大了”,“我90岁高龄了,活的时间不算太长了”。
  6、“她说她老了,她说她结了婚老了”,“她做鸡呀,嗯”;“出为不容易呀,出来打工,做鸡了”;“婊子十二,婊子做3顿饭是352,?顿饭是4千2,卖肉2000块钱做了姨子”;“她做妓女,婊子要到摇摆路、无公路、大连路,她说她们家的路忒慢,在路上怀孕了”;“婊子好像有上了,11点钟干夜活干了80多个小时,真是累死了,熬夜的,老王家的”;“她孩子出生一个多月了,我是她老公请的保姆,给她洗床单呢”;“我买了她了,我又把她踢了”;“有祸啦,她在大桥上的”,“嗯,就在大桥上大姨子租房子,40块钱,她做的烂事,人们把110都打爆了”;“过来,姨子卖了,姨子卖了”,“吃婊子,吃婊子,你只要一叫她320,她就发暴了,她在家做的姨子是320、380、360、200”;“婊子怀孕了,昨天下午她拉掉了”;“她做了2年鸡,生了2个孩子,她大姑子、小姑子都来了,把她忙坏了”;“她老公气得出去了,2个人每天吵架,都有错,脾气都是这么不好,不会谦让,吵得烦死了”;“她的孩子睡着了,她出来买菜了”;“老婊子5万8啦,带个孩子累坏了”;“婊子现在三十三度”;“婊子有上了,就在曹保路”,“楼上做鸡的320,二手的”,“把她领回去吧”,“她是鸡呀,不让人领”;警察说:“老婊子”,房东说:“老婊子已经一年多了,下个星期给他爸求个签”,警察问房东:“280做鸡的”,房东说:“嗯,280做鸡的”;“她做大婊子呀“,“嗯,大婊子、大姨子的”。(警察自己当演员,并且操纵住户,包括房东,警察给他们台词、自问自答,因为房东也畏惧警察的权势,也为警察抢劫我们全家而服务的。能看出这些都是警察专业术语,我们老百姓不这样说话)
  7、因为中过毒,所以就想走得远一点买菜警察也许操纵不了所有的地方,我不认识路,于是在地铁上随便在曹保路下来,买了菜回来了。我问:“上海最大的书店”,人们说:“宜山路的博库书城”,我买了书回来了。去宜山路需要在南站(火车站)换成3号线才能到宜山路的博库书城,就么简单被‘3号组警察’造谣了:“说在曹保路、宜山路、火车站都说去卖了”,其实警察一直在监护我,这些警察说他们自己是空气、是透明的、说他们不是人么。总之,这些警察想怎么造谣就怎么造谣,故事想怎么编就怎么编。
  8、3号组警察说:“这是从家乡带来的消息,说在家乡就是这样的人”。我从家乡出来的时候被借调期间,承担着2个单位的文件工作和1个单位的程序设计,这2个单位的文件工作就相当于九亭市政府的机关,在这样一个工作环境下工作,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不清白的事情,或是与男人相关的緋闻,在这样一个正规的环境下都不能生存的。我就被语言上挂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在我的身边。但是那样一个正规的环境,我就没法呆来就出来,但却是清清白白的。
  9、3号组警察说:“你拿身份证出来呀”,“我没有带身份证,现在警察在伪造流氓罪,现在已经宣传的差不多了,就差我的身份证就给我伪造成了,你们现在已经做到了95%了,对不对,就差5%的身份证就给我做成流氓罪了,对不对,你们在伪造一大堆男人,对不对”。
  警察将我被牵涉08年4月26日被告数项盗窃的特案的事情全部隐瞒了,警察全部穿着便衣,在这里监护我,不告诉任何人我是一个被警察监护的人,警察单纯伪造一大堆的男人。试想:为什么警察每天宣传毁我的名誉,而且还操纵房东讲假话毁我的名誉,毁得我一无是处,体无完肤,可我为什么不走呢,因为我的院子就是一个案发现场,涉案人不得离开案发现场。如果离开这个小院,案子都会栽给我。所有的案子的处理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从08年4月26日到今天,案子走了一个无限期、遥遥无期,无限期就能表明是一个被隐含、掩盖的“特案”,“特案”国家法律规定:24小时监护,警察说在家卖淫,在外面卖淫,全国人民有谁敢当着警察的卖淫。只有警察敢卖淫,让警察给你们卖一个淫,你们看看。
  警察以宣传的方式伪造了卖淫的罪名,就去抢动了我的全家,说是卖淫的罚款。这些警察把我们这的房子卖了、家产卖了,还做的高利贷和贷款,我未提供过任何身份证明,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伪造了证件做了贷款,警察贷款提光了,伪造了房子在宣传。警察经常逼迫我爸到处借钱,如果不去借钱就害我爸。现在警察已经到拿到了200多万。
  10、因为我的案子属持类刑事案件,在上海只有唯一一个地方有资格和权力处理此案就是上海市公安局,案子从公安部下放到上海,出问题当然就出在上海公安局。
  我至今匿名,来上海从未和任何人提及过我的个人资料,别人问我都假装没听见。只有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知道我是谁。而且,我的报案材料只有我和警察知道,因为这些警察全部引用我的报案材料并且知道我的姓名及单位,所以他们全都是警察。
  09年12月30日我问隔壁男警察:“09年12月25日你这家搬走的四川籍的男警察是哪个单位的啦?”“在哪里啊”。“他是哪的啦?”“他是哪里搬走的?”“他搬走的,不是你搬进来的么?他是哪个单位的?”“不太清楚”。“上海市公安局的是不?”“不知道,他,那,嗯,他住在那边吧,我不太清楚,唉”,“搬的那边啦”“对,我不太清,我不”。“你是哪儿的,是不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我不是,不是,我是,打工的”,“你也是公安局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哪个公安局的”,“不是,我打工的”,“你和他说的话一样的,差不多的”“差不多吧,不太清楚,唉”,男警察嘿嘿地笑。“你是不是上海市公安局的?”“不是,什么事么,你”“我问问你是不是上海市公安局的”,“不是,公安局,公安局住这里,干嘛?”“放这里抢劫的呗”。男警察嘿嘿地笑,然后说:“哪里有抢劫的?”“把我们家房子卖了、家产都变卖了,还做的高利贷和贷款,还让我爸爸到处给你们借钱”,“啊”。“你是上海市公安局的吧?”“不是,我是打工的”,“你是哪个公安局的啦?”“我是打工的,不是公安局的”,男警察嘿嘿地笑。我在开门,锁子开了几下都没开开。我问:“你们是不是把锁子弄坏了,开不开门了?锁子为什么开不开了?我一出去你们就进我家”“不知道啊,谁进你的家呀?”“你们警察天天进我的家”,“警察天天进你的家”“我开不开门了,怎么办呢?”男警察不说话。“你是不是上海市公安局的?”“不是”,“你到底是哪个公安局的?”“我打工的,不是公安局的”,“你告诉我,我听听”,男警察嘿嘿地笑,然后说:“我不太清楚,你问那个老板,那个房东,我是打工的,我租房子住的”。
  11、09年8月17日我在地铁上下了无数个站就听人说话,我回到家,我发现我的家被警察抄了,警察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搜查了我的家,我是特案,警察没有搜查令抄了我的家,我很穷,我只有自己最基本的生活用品,警察看到我08年4月被告的近20项被告盗窃的东西都不在我家,也不给我消案,更重要我的电脑和自行车都是被报案的,在报案的时候警察只报了一个统称,没有记录具有品牌、型号,警察趁我不在的时候‘3号组警察’搜查我的家这样‘3号组警察’可以以任何方式栽我。8月17日以后只要我出门,回来后家里的东西全被动过,‘3号组警察’可以随时栽我。
  12、09年12月30日我去朱龙村居委会找到了负责我案子的警察,我说:“打扰您了,我是朱龙村224号2楼东户的(201),跟您报过案的,我想回家乡,”“你不是走掉了吗?”“谁走掉了?”“我到你那个地方去的多了,我知道的,你住在朱龙村江山宾馆后面,是哇?不要戴口罩的,我这里面不冷的,你的录音还有的”,“我想回家乡,我想走呢,我的案子到现在一直没处理”,“现在你口罩可以拿掉哇”,“不用拿掉”。“什么案子,什么案子?案子不可以说的”,“您不知道是吗?”,“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案子呀,你还住在201?”,“您都知道我一直住的呀”。
  五、试想:
  1、涉案最初,08年4月26日小院里的5起报案人,如果说有一个男人他们谁敢报案,如果说有一大堆的男人了,他们更不敢报案了,就是一个男人都没有,他们才都敢报案。
  2、从08年4月1楼女的说我偷了她1万多块钱和手机,她没有丢,我也没偷,我就戴着口罩生活至今,没有人见过我的脸,‘3号组警察’调了银行帐号、从亲戚家拿了旧照片伪造出了“结婚证、”“打胎流产证”、“怀孕证”、“居住证”证件是给别人看的,是合理、合法挂男人的,是让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既然‘3号组警察’都说打胎、流产、怀孕无数次,是个女的都能留住男人,怎么一大堆的男人就是一个也留不住呢,怎么不留一个放在身边呢?最丑的女的也能留一个男人在身边,没留住男人就说没本事,可是警察又说挂男人的本身可高了,一会儿说挂男人本事高,一会儿说挂男人本身低,一会儿说又本身,一会儿没本身,到底是有本身还是没本事,到底是挂男人的水平高还是挂男人的水平低,怎么会自相矛盾呢,因为是谎言才会自相矛盾,警察说谎话,一个男人也没有,都是‘3号组警察’杜撰的故事。
  3、‘3号组警察’说:“大姨子、大婊子”了,怎么还住这12平的小房子呢,我的小房子冻得要死还不如外面暖和呢,怎么不换个好的环境生活呢。而且,警察总操作房东讲假话毁我的名誉,既然连房东都讲假话毁我的名誉了,那我为什么不走呢,可以搬家换个地方住,为什么不搬家呢?因为我是个涉案人,这个院子是个案发现场,国家法律规定:涉案人是不得离开案发现场的,如果搬家离开这个院子,任何人也没有丢,我也没有偷,搬家就会把院子里的8个案子变成偷的事实栽给我。如果离开上海,所有的案子都会变成偷的事实栽给我。
  4、我至今都是隐姓瞒名到今天,如果我已经公开身份资料,这些20个报假案的人不用找警察报假案调我的个人资料了。另外如果我已经公开的身份资料,这20个案子全都已经解决、处理完了,而从08年4月26日牵涉特案至今一个案子也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我个人至今都是隐姓瞒名到今天,从未公开过我的个人资料,包括在公安部和九亭派出所都是隐姓瞒名的。所有知道我的个人资料都是给我办案的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知道我的个人资料,毁了我的名誉抢劫了我的全家。并且这些警察把我的个人资料向公众泄露。
  六、上海警察失职办案形成全国最大的特案的原因
  老百姓是向警察报案了,警察是要把关呢。警察说:“拿出身份证看一下”这是非法的报案程序警察在立案了,别说非法的报案程序在立案了,就是走正规合法的报案程序立案也是非法的,因为监护过程的人是不可能案发的。也就是说:去公安局、派出所走正规合法的报案程序立案,立案也是非法的,也就是监护过程中的人是不能案发的。也就是这样立案的结果表明:怎么100多个警察会看不住一个我呢?怎么可能我又能当着警察的面又能偷东西,又能当着警察的面偷男人,说警察这个职业是干什么的都不清楚,这就是非法立案,在法律的角度是行不通的,既不能实现偷东西、也不能实现偷男人,也就是说:“监护过程中的人是不可能案发的”。在这个特案中警察没有考虑到:第1个案子已经被警察监护了,第2个案子到20个案子都是在警察监护的过程中立案的,也就是第2个到第20个案子都是非法立案,监护过程中的人是不能案发的,但是沪警全在我被监护期间随时接受报案人报案并立案。之后,报案人又向地方警察报案并立案。
  七、抢劫组的成员及所犯罪行:
  1、抢劫我家的责任人:上海公安局局长、上海松江公安局长、皖籍派出所所长及所属警察100多人。我第1次报从公安部报完案子后,公安部将案子属地下放到上海。上海派来一帮警察全都住进了小院里,不办案,用宣传的方式伪造了一大堆的男人。警察隐瞒08年被告数项盗窃的特案的事情,将我被监护期间宣传、杜撰成卖淫的故事。警察24小时做着宣传,‘3号警察组’打着一个旗号:可以上九亭9号线升值,九亭房产升值。可以把上海的责任、上海警察的责任都归结为个人行为,也就是与上海没有关系、与上海警察没有关系,全都下放到我个人的行为来承担。一方面:警察编了这样一个名鸡的题材,杜撰无数名鸡的故事演绎故事给人们听,可这不是我的生活,他们利用这个题材在赚手机短信、短片、广告费。而且警察通过宣传让人们互相传口碑,伪造出一大堆男人的故事,伪造了卖淫的罪名警察抢劫了我的全家。也就是毁了名誉就是抢劫的理由,毁了名誉就是为抢劫而做的准备工作,毁了名誉就是为抢劫而服务的,说是卖淫的罚款。
  抢劫我家的主要责任人所犯罪行:1、失职罪:①在监护过程中的人是不能案发的,在监护过程中非法立案;②警察调了我的银行帐号知道我的个人资料,把我的个人资料向公众泄露;2、抢劫罪。3、伪造身份证、居住证、结婚证、打胎流产证、怀孕证罪;4、抢劫罪:警察拿着万能钥韪进的我爸妈和妹妹的家,警察把我爸妈妹妹的房子卖了、家产卖了,妹妹租的摊位和商品卖了,警察伪造的身份证明办的高利贷、贷款。逼迫我的家人借款;5、警察给我伪造身份证明办的贷款罪;6、伤害家人身体健康罪,不去借钱就害我爸让我爸住医院。7、警察公开伪造地卖淫的罪。这是一帮禽兽警察,他们害了我的全家。
  2、爸爸、妈妈、妹妹、妹夫、妹妹的小孩都在警察的监护逼迫下,我们全家一无所有,没有做人的自由,无时无刻不在受警察的威胁、恫吓、残无人道的伤害,我和爸妈妹妹的不幸都是这些流氓警察带给我们的,警察抢到了足够的钱是要杀人灭口的。我和我的家人没有遇到正直善良的警察,我们遇到了一群心狠手辣的禽兽警察,害了我的全家,我的全家跟着我吃尽了人生的苦头。我身边到处都是警察和警察的家眷,我没有自由,恳请正直善良的人将原文帮助转发全国,救救我正直善良无辜的爸爸、妈妈、妹妹、妹夫、妹妹的小孩,我在此跪谢您们给予的帮助。如果我的家人有什么不测,都是这帮禽兽警察造成的,警察抢劫后在制造车祸消户移户,谁有调兵遣将的权利?谁派了这么多的禽兽警察去抢劫害了我的全家?(认真听录音就会发现:爸爸、妈妈、妹妹、大舅、二姨的说话都是警察在旁边教的话)2010年1月17日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