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景区资讯 > 追忆“林妹妹”——陈晓旭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游记攻略

更多>>

佛旅资讯

更多>>

斯里兰卡

追忆“林妹妹”——陈晓旭

发布时间:2014/09/19 景区资讯 标签:时讯浏览次数:1106

 

 

  昨天中午12点30分,深圳殡仪馆,在陈晓旭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作为亲属代表发言的陈父痛哭失声。陈晓旭亲属、前夫郝彤、圈中好友邓婕、袁玫、周岭等以及一些自发到场的影迷,送了她最后一程。

  已遁入空门的陈晓旭,似乎已了却尘缘,包括与《红楼梦》相关的一切。灵堂中央,悬挂着陈晓旭剃度后的照片,不复林妹妹的哀婉,而是很祥和的笑容。

  遗体两边有十名法师护灵祷告,在灵堂四周摆满的花圈中,有一个署名为“同修:释开诚”–“开诚”乃陈晓旭昔日丈夫郝彤如今的法号。告别仪式上,“开诚法师”为“妙真法师”诵经。

  尽管如此,《红楼梦》依然是陈晓旭生命中“抹不去的痕迹”。据介绍,许多影迷怀着对“林妹妹”的不舍自发而来;因87版《红楼梦》与之结缘的好友也来了不少:编剧周岭、“王熙凤”邓婕、“袭人”袁玫、 “薛蟠”等。但“宝哥哥”欧阳奋强未能参加昨天的告别仪式。

  告别仪式上,陈晓旭的逝世时间被宣布为2007年5月13日18点57分。仪式上,陈父悲痛地说:“今天来的都是你最好的朋友,可能有人比你年轻,但在我心中,你是最美的,事业上也是最成功的。”他在发言时难掩悲痛,与陈母数度泣不成声,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使现场哭成一片泪海。

陈晓旭42年三个经典角色

  未若锦囊收艳骨,

  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

  不教污淖陷渠沟。

  ——黛玉《葬花吟》

  5月13日18时57分,陈晓旭在深圳病逝,遵其遗愿,陈晓旭慈善基金成立,这将是这位《红楼梦》中的“葬花人”留给世人的最后一缕遗香。“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现在,“收葬”她的,将是无数观众的眼泪和忧伤。

  惟一的黛玉42年的传奇 ——陈晓旭此生的三个经典角色

  从震惊、质疑、多方求证到最后确认,“永远的林妹妹”陈晓旭真的离我们远去了!昨日,众多旭迷都选择了重听《葬花吟》来悼念她,网络上也挂出了旧版《红楼梦》的电视片断以作纪念。42年,陈晓旭堪称短暂的一生,终究会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而变得面目模糊,但她此生塑造的三个经典角色:林黛玉、广告公司的女董事长、比丘尼妙真法师,却永远不可重复。

角色1 这个林妹妹无法超越

  “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我要给大海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1985年,《红楼梦》剧组开始选角时,18岁的陈晓旭拿着自己14岁时写的这首诗找到导演,毛遂自荐要演林黛玉,最终她得到了这个角色。接到试镜的通知,她没有告诉鞍山话剧团的同事和领导,而是请了三天病假,偷偷地跑到北京。在《红楼梦》剧组里一待就是三年,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她把林黛玉演绎得凄凄惨惨切切,其境界至今被许多观众(包括邓婕等演员)认为无可超越。

  《红楼梦》后来成了中国电视史上最风行的电视剧,前后重播了700多次。21岁的陈晓旭一夜成名,“我不觉得我能演林黛玉是因为我长得美,或是演技好,只是我的性格和气质与她很像。”《红楼梦》热播后,陈晓旭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这为她争取到了电视连续剧《家春秋》的女主角梅表姐的角色。但无论她怎么用功,展示在观众面前的梅表姐,都只是林黛玉的“翻版”。因为无法摆脱林黛玉的影子,陈晓旭一生只演过这两部戏。她说:“放弃演戏,一是我觉得自己在表演上不如别人有天赋;二是由于起点太高,我之后就没有再遇上什么合适的戏了。”此后,陈晓旭独自漂泊北京,她成了最早漂在北京的一拨人之一。

  上世纪80年代末流行出国热,陈晓旭也心动想去美国,但被拒签了。为了出国,她当时雇了保姆,并把自己关在家里苦攻英语,她的孤僻性格竟然把保姆给吓跑了。在朋友的建议下,她先去德国,想转签去美国。然而,她在德国呆了三个月后还是无功而返。

角色2 身家上亿的女董事长

  回国之后的陈晓旭,仍不确定自己该做什么,直到1991年阴差阳错地转入商界。陈晓旭闯入广告界只是个偶然,说白了是为了生存。1991年,一个朋友告诉她说,长城广告公司在征集承包经营,可以自己组一套班子单干,他们觉得陈晓旭应该去试试。没想到公司竟同意由她组建制作总部,自负盈亏,她就大着胆子签了字。公司初创,顶着“长城国际广告公司制作总部经理”头衔的陈晓旭,手下除了几个大学生外,几乎一无所有。她在一家酒店租了一间客房当办公室,业务举步维艰。

  她的第一个客户出现在一个月后。那是慕名而来的一家药厂,客户对她说“我知道林黛玉不会骗我的”,另一家药厂也让她记忆犹新。那是湖北省一家制药厂,当时几乎就要倒闭了,与她签订了150多万元的代理合同,通过她的宣传,制药厂不但起死回生,而且兼并了一家小厂。“林黛玉”无形地为陈晓旭带来了一些宝贵的机会。当时,客户不知道做广告该信任谁,纷纷慕其名而来。

  陈晓旭于1996年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世邦广告公司,担任董事长。陈晓旭的创业资金是买股票赚来的,她拿演出积攒的两三万块钱跟着别人买原始股,没想到股票翻了好几倍。9年之后,世邦已发展成包括广告、文化和商贸三家公司的一个品牌企业。到她因出家退出世邦广告时,北京世邦公司已成为一家年营业额近2亿元的4a广告公司。她被评为“2005~2006年度中国十大最具风采女性广告人”“中国2005年度经济风云人物”“2004~2005年度中国30位杰出女性广告人”。

角色3 佛门虔诚的比丘尼

  1999年,陈晓旭偶然在朋友的车上听到净空法师讲解的《无量寿经》的录音带,“突然我的心明亮了,那个世界仿佛印证了我从小到大对清净仁爱世界的无限向往。我对经中所描述的一切没有丝毫怀疑,就像有人将你心中多年描绘的蓝图突然呈现在你面前那样惊喜、感a。”两个月后,她听说净空法师在新加坡讲经,便立即赶了过去。从此,她成为了净空法师的弟子。此后每天早上,陈晓旭以诵读《无量寿经》作为一天的开始,在入睡前读诵《地藏经》,来检讨和忏悔自己当天的过错。以代理酒类品牌广告发家的陈晓旭却喜欢吃素,从不喝酒。受她的影响,公司有几名员工也养成了素食的习惯,公司的企业文化也融入了佛家色彩。

  “白天的工作很繁忙,我会在午休时静坐30分钟恢复体力,效果很好。失败和成功就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从中学到了什么,智慧是不是增长了,道德是不是提升了。以后,我希望自己能做更多的有关智慧、道德、教育的公益事业。我的人生目标是在我寿终正寝之前,能够把人生真正地想清楚,并且在有生之年,把自己以前所犯的错误全都赎罪,然后做一些好事。”

今年2月底,网上突然传出陈晓旭已于正月初六在长春剃度出家,法号妙真的消息,当时引起全国轩然大波。一时间,关于亿万富姐为何要抛弃万贯家财遁入空门的说法众说纷纭,3月1日,妙真法师在网络上发布了自己的个人声明,澄清了自己出家的真实原因,她写道:自己出家的原因是为了“做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义务教育的工作者”,而且自己将“闭关10年”。对于自己的健康问题,妙真法师写道:“其次,关于病症一事,实无大碍。不过是近日身体稍有不适而己。”陈晓旭还被媒体目击从长春飞往深圳。据目击者透露,陈晓旭与16位比丘尼同机前往,陈晓旭一直坐在轮椅上,面色苍白,行动不便,看来陈晓旭确实是重病在身。对于染病一说,虽然郝彤承认了陈晓旭已患乳腺癌,但他和众多亲友都称她身体无大碍。陈晓旭信佛特别虔诚,曾为佛门捐巨资修建寺庙,被佛门居士纷纷赞誉为“大护法”。

众人悲痛忆佳人

  邓婕说:“当时晓旭出家时,我就很震惊,也劝过她。其实我自己也信佛,可是为什么非要出家呢。后来知道她是因为生病,就更加觉得,应该先去治好病!从那次《艺术人生》之后,我们俩来往是最密切的,说好以后两人轮流做东请大家多聚聚,说以前怎么聚得就那么少呢!真想把她叫醒,真想把她叫醒!”

演员石小群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我是看陈晓旭老师这版《红楼梦》长大的,陈晓旭老师在电视剧《红楼梦》中生动形象的塑造了林黛玉这个角色,是后人无可替代的,虽然她只演过两部电视剧,但已经在我心里深深的记住了她。虽然她在年轻的时候就转行踏入商圈,但是她的去世,也是对于文艺界有着重大的损失。

导演尤小刚表示,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挺可惜的,我觉得陈晓旭演的这个林黛玉是个安静的人,走的时候也很安静,既然逝去,就在一种“静”的境界里纪念她,虽然她的角色并不多,但是印象很深刻。陈晓旭她与世无争,清心寡欲,能够在最后的时刻削发出家,人生得到了升华,也是有很多让我们可以借鉴的,那种不张扬的特点,不要利益熏心,不要恶意炒作。她在现实中与剧中林黛玉角色命运不同的是,有个很好的老公陪伴着她一同出家,不容易,艺人这个职业必须具有付出代价,但是也要注意健康,不能为了浮华的虚名而丧失宝贵的生命和健康。

韩国艺人张娜拉表示,我从小在韩国就知道中国有四大名著,而且我的父亲也给我讲过《红楼梦》,来到中国以后我也看了陈晓旭版电视剧《红楼梦》,她饰演的林黛玉角色让我印象最深刻。很多韩国观众也都知道陈晓旭,喜欢她的古装扮相和非常有特色的表演。前些日子,许多韩国媒体也报到了陈晓旭出家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因病去世了,对此我感到万分的惋惜。

陈晓旭剃度出家前因后果

  前夫助她进“红楼”

  陈晓旭的第一段姻缘开始于她在鞍山话剧团工作期间。一进入话剧团,陈晓旭那楚楚动人、弱不禁风的古典小美人模样,就让许多小伙子爱怜顿生。其中有一个高大魁梧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他就是后来在《大宅门》中饰演白家二爷的毕彦君。

  一天,毕彦君在《大众电视》上看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中央电视台筹拍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正在挑选饰演宝、黛、钗等角色演员的消息,便兴冲冲地告诉了陈晓旭,但她一点都不想去。他急了,生怕她使小性子,失去这个难逢的机会,说:“你的外形、气质、爱好都接近林黛玉,而你又喜欢《红楼梦》,理解林黛玉,难道你就不敢去拼一次?”

  陈晓旭外柔内刚,终于被他激出了不服输的劲儿。她头一甩:“当然敢!”由此走进了《红楼梦》剧组。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陈晓旭仍然充满了感激之情:“是他发现了我潜在的素质,没有他,我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这就是他们甜蜜的初恋。为了给这段感情一个完美的结局,离开鞍山之前陈晓旭与毕彦君确立了恋爱关系,并在《红楼梦》拍摄结束后领取了结婚证。

  “红楼”热后离了婚

  《红楼梦》热播后,陈晓旭凭着“林黛玉”一角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但红楼一梦醒来,她发现自己正迷茫在北京的街头———《红楼梦》的起点太高,让她再也无法超越,她的演艺生涯似乎只是为了林黛玉。

  “那是我生命中的苍茫时刻。虽然我是众人眼中的明星,但没有导演敢请我演其他角色。陈晓旭的名字被林黛玉取代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接着,迷惘无措的陈晓旭还遭遇了婚姻危机。

  因为真正走入婚姻生活以后,陈晓旭才发现有很多东西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发现的,曾经让她仰视和依赖的恋人渐渐失去了光环。

  为此,两个漂泊在北京、都在为生存拼搏的年轻人摩擦越来越多,敏感脆弱的陈晓旭常常为一些在毕彦君眼里毫不起眼的小事生气,生气后又喜欢闷在心里,她认为只要毕彦君是真爱自己的,就应该能够体察,同时又在发现毕彦君的种种缺点后无法包容,以至于毕彦君不堪其累,两颗心渐行渐远,最终只好心平气和地为两人的感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二任丈夫很阳光

  此后,陈晓旭独自漂泊北京,她走穴、闲逛、学英语,两三年里搬了七八回家。1991年,后来成为陈晓旭第二任丈夫的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的学生郝彤即将毕业,为了完成毕业作品,他和同学找到陈晓旭,希望她在作品里面扮演一个角色。

  第一次见面时,陈晓旭觉得身高一米八三、帅气阳光的管给人非常温暖的感觉,但她仍然以一贯的冷淡高傲面孔示人,婉言谢绝了他们的邀请。郝彤并没有就此罢休,他和同学三顾茅庐,最终以自己的真诚打动了陈晓旭,她同意出演。

  在拍戏的过程中,陈晓旭除了认真工作很少主动跟人搭讪,使得郝彤他们觉得她是一个“冷血动物”,拍戏之外很疏远她。其实细心的陈晓旭注意到这些学生拍摄经费非常紧张,每天都吃最便宜的盒饭,心里颇为心疼,只是不喜欢表达而已。

  拍摄完毕,郝彤拿出千辛万苦东拼西凑来的几千元钱给陈晓旭作报酬。她觉得学生太不容易了,没多要,就拿了1000元,剩下的全还给他们了。这一举动立刻把郝彤打动了:“咦,这人还有热心肠!”后来,郝彤就经常找理由与陈晓旭见面,随着接触的增多,两个人越走越近。

  开公司首挣3万元

  就在那一年,郝彤得知长城广告公司要对外承包,因为他自己刚好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身边有几个学美术的同学,就想拉着陈晓旭一起承包广告公司。陈晓旭一片懵懂,犹豫不决,跟着郝彤去与长城公司谈,结果人家一眼认准了她:“委托法人只能是一个,我们不了解别人,但是了解林黛玉。”陈晓旭就这样签字画押了,尽管还不懂什么叫代理什么叫制作,更不清楚每年能不能交上10万元的管理费。

  公司初创,顶着“长城国际广告公司制作总部经理”头衔的陈晓旭,手下除了几个大学生外,几乎一无所有。没有办公地点,没有资金,一切要从头学起,从头做起。她拿出了自己仅有的3万元积蓄,磨破了嘴皮子,在京都假日酒店赊账租了一间房子,每天优惠价100元……幸运的是,一个月后,正当酒店催交房租时,吉林一家药厂听说公司总经理是“林黛玉”,便给了他们一笔业务。20多万元的代理费,按15%提成,公司挣了3万元。这一场及时雨让陈晓旭激动得直掉眼泪。

  全家住一套大房子

  1992年,陈晓旭把父母接到北京,跟父母、妹妹、妹夫和他们的小孩都住在一套大房子里。终于实现了家人团聚的心愿。

  1995年,陈晓旭和五粮液的合作让她的事业步入了快车道。“名门之秀,五粮春”这句话就是陈晓旭的原创。经过多年打拼,陈晓旭领导的北京世邦,已成为一家年营业额近两亿元的4a广告公司。

  但不久她就发现物欲的增长,并没有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真正的快乐。她变得越发忙碌和烦躁,很少有时间和父母相处。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父亲母亲不知何时开始衰老、虚弱了,好像随时都有离开的可能。而与郝彤结婚后,也同样面临着两个人性格的摩擦,这促使陈晓旭彻底明白:无论和谁结婚、无论之前有多相爱,只要来到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就必须要双方都更加宽容忍让,真诚地去彼此调整和适应。

  新加坡拜师受皈依

  1999年,她偶然在朋友的车上听到净空法师讲解的《无量寿经》的录音带,“突然我的心明亮了,那个世界仿佛印证了我从小到大对清净仁爱世界的无限向往。我对经中所描述的一切没有丝毫怀疑,就像有人将你心中多年描绘的蓝图突然呈现在你面前那样惊喜、感激。”

  两个月后,她听说净空法师在新加坡讲经,便立即办理了签证,飞了过去。“看着老法师慈祥光明的面容,我感到自己与佛法很早就相识了。我问老法师:‘我可以做您的弟子吗?在我心里,您早已是我的师父了。’第二天,师父为我和妹妹传授了皈依。我们从此踏上了学佛的道路。”

  其后每天早上,法号“华严居士”的陈晓旭以诵读《无量寿经》作为一天的开始,在入睡前读诵《地藏经》,来n讨和忏悔自己当天的过错,替一切正在造罪业和受苦的众生忏悔,祈愿他们能和自己一起断恶修善。

  “白天的工作很繁忙,我会在午休时静坐30分钟恢复体力,效果很好。失败和成功就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从中学到了什么,智慧是不是增长了,灵魂是不是长高了,道德是不是提升了。学习在我的生活中占着很大的部分。以后,我希望自己能做更多的有关智慧、道德、教育的公益事业。”

  “我的人生目标是:在我寿终正寝之前,能够把人生真正地想清楚,觉悟,并且在有生之年,把自己以前所犯的错误全都赎罪,然后做一些好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