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终南山 / 终南山朝圣:秋望终南山

终南山朝圣:秋望终南山

         

林仑

  节气已过了白露,今年的秋还迟迟不归,炎炎的烈日一直缠绵沉醉在人间。经过了长时间热闷的蒸烤,企望秋到的心情像星辰洒满了季节的天空。

不知道爽爽的秋日本是夏天一个消陨的咒,还是夏天一个美丽结局的梦。总之,不明白今夏的炎热绵长,到底缱绻着怎样的难解难分,兜起了天道人道的几多情愫。

寻秋,找秋,终南山是最让人向往和迷恋的地方。

卸掉一身的尘埃,人一钻进山中,凉爽舒适的惬意就迎面袭上心头,丝丝柔柔的风,如佛祖的目光,抚慰着一颗颗狂跳的心;那声声鸟鸣,恰似天籁之音,使人倍感亲切,一种返祖的情结从内心深处漫过。凝眸间,季节在这里一转身,把炎热的日子来剃度。

巍巍终南山,绵延着数百公里的宗教文化,这里每一滴露珠的梦境里,都绚烂着道家自然的花朵;这里每一颗虫蚋的氤氲里都跳跃着佛恩的浩荡之气。

秋,正以顺应天地之道的豪迈气概,驻足于终南山中。

以承载的姿态来到这里,秋的气息氤氲在山腰一颗迎风而立的枫树上。枫叶尖上的一抹橘红,厚重了秋季对烂漫的向往;漫山遍野的杂林,渐渐在前尘旧事中老去,一漫苍绿的色气都将在秋的怀抱里沉沉睡去,把曾经的过往留在一场梦境里。

缘分,用一炷香的婀娜,续接着季节的转身与登场。天地之间,夏日不是秋的命运,怎能道出凉爽的担承;残碎的尘世,你不是他,怎能体味到他人夙愿下的苦辣酸甜。

秋一进入终南山,就灿黄了叶对经过的梦想,片片渐渐染色的叶子,一下丰满了所有的想象,在黄绿之间,一扭脸,立地成了佛。

坡道上的山花,在第一拂秋风的慰藉里,某个深夜时分,褪下了已往的妖娆,心底婉约起悠悠的感动,以深沉的姿色,熏染着千万年轮回的道场。

站在秋的边缘,终南山层林尽染的伟岸身姿,让人流连在一种大气,豪迈,稳健,深邃的胸襟里,生命在这里砰然动容,人生在这里遽然深厚了起来。

蛐蛐们的唱声很嘹亮,像神灵的目光,穿透了亘古来来往往的故事。

唐朝半官半隐的诗佛王维,手植的银杏树,正以穿风钻雨的坦然之势,吸纳着所有来访者不同的股股目光,迎接着一串又一串秋的诗句。

几人搂抱不住的银杏树,在一千三百多个春至冬去的时光打磨里,满树身的疙疙瘩瘩,尽诉着年月的经往;每团木璇,都是一团栉风沐雨的历史,结实着千百年殿堂之上的威仪和草庵漏雨下贫瘠的窘相。繁密的银杏树叶,稀疏不了千余载光阴的穿梭往复,怎奈得了一代诗佛对半官半隐生活的命注钦定。

历史不会回眸倒望,就像一个季节,尽管明年的春夏秋冬还会如期而至,但已不是今年的花,也非今载的苗;果也不是眼下的果,雪也一改今冬的花颜。

历史在王维的银杏树身上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结,纠住了什么,璇进了什么。

一棵大大的银杏树,就是一个挺在历史风雨中的故事。昨天,谁被困在这一个故事里静候那一声雄鸡的长鸣;今日,谁在剥裂的红尘,把昔日的王维仰望。

经年的思绪爬行在千余年耸立的银杏树下,梢头上的一声鸟叫,陡然惊醒了往复巡回的全部寻觅。

树木的年头在体内挽结着,人的经过在发际间开花。生命的来了与去了,来是了,去也是了。

夏隐秋至,银杏树把千多个的风花雪月吞进了肚里,喜也罢,愁也罢,顺着岁月的河流,走沧桑,过荒凉。

唐时的明月跟着王维隐匿在终南山的秋韵里,一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禅语仙境,跟着时光,跟着终南山的文化,诗意地婉约了岁月的恬静。

秋到的终南山在王维手植的银杏树面前,变得更加意味深长。那曾经的红尘,那已有的缘,对于光阴的飘渺,是该忘,还是该记。

人的思绪在感知历史的厚重沉淀里,看到了什么,情牵了什么。

有风从银杏树那边漫过来,像清凉的水,从人的脸上撒过,捎给人一层淡淡的怅然与浓浓的心念。千余年来的感受,银杏树最为刻骨,风雨飘摇的游荡历史,在一棵植物面前惊愕了前来后往的双眸。

秋的轮回,正以云淡风瘦的情缘,以圣贤的坦然与淡然,过红尘,过往来,过枯荣。

昔日唐时的故事,在南风北雪中,把自己留在了秋的意境里,树与诗佛,不曾许,不曾续,人已在昨天的情景下坐等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而银杏树,躯老枝繁叶茂,年轻着与人固有的相许。

时光的路再长,银杏树一直在终南山的秋季里守候,即便是海枯了,等待的石头也不能烂。

佛前的尘缘,让人了债,让树守缘,让秋了枯荣。人隔着千多载的光阴,看树,看山,看水,看情牵。

于是,太多的希望和企盼,从终南山的秋色里婀娜升起,让人悟山,悟水,悟蹉跎。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20-37653981
18826280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