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游学景点 > 僧伽罗国(斯里兰卡)的佛教

九华山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僧伽罗国(斯里兰卡)的佛教

发布时间:2018/10/24 斯里兰卡游学景点 浏览次数:96

 

佛陀成道的菩提树围墙北门外,曾有僧伽罗国王建立的摩诃菩提僧伽蓝。伽蓝内供奉如来舍利,其中骨舍利大如人的手指节,光润鲜白,呈透明状;肉舍利跟真珠一样大,颜色浅红。每年到如来显示大神变的那个月的满月,便会拿出舍利出示众人,这时会有神光照耀或天将花雨。

 

玄奘大师在《大唐西域记》中这样描述僧伽罗国:

 

南海上有个僧伽罗国,该国国王信奉佛法,他的弟弟为礼佛远渡印度,但印度寄住寺院的僧人都看不起他。待他返国后便将此委屈报告国王,寄望国王在五印度建造一间寺院供客游的僧人歇息住宿。

 

于是僧伽罗王遂派使臣带了国内贵重的宝物去见印度王并标明建寺之愿。印度王获知原委,便答应其请求。

 

僧伽罗王召集所有僧人,商讨建寺之事,众僧认为菩提树附近是最理想之地。于是国王布施珍宝,建造了摩诃菩提僧伽蓝,以本国僧人去供养。

 

国王在铜刻铭文内记载道:“无私施舍,是诸佛的教诲;施恩救济有缘人,是先圣的明训。如今我继承伟大的事业,恭敬地建造此寺,用以表彰圣迹,使祖先得福,惠及百姓。我国僧人可自由在此住宿,他国僧人也可享受同样的待遇。此规定传于后代,永无穷尽。”

 

僧伽罗国就是今天的岛国斯里兰卡,谈及佛教,则不得不提斯里兰卡。这里是印度洋东西方海上交通必经之地,中国古代曾经称其为狮子国、师子国、僧伽罗。“斯里兰卡”来自梵语古名Simhalauipa,驯狮人,《大唐西域记》中将其称为僧伽罗。斯里兰卡古阿拉伯语Sirandib,宋代音译为“细兰”,明代称“锡兰”,1972年以后改称斯里兰卡。

 

“铜掌国”便成为斯里兰卡最早的国名,据传说,公元前6世纪,印度梵伽国(今孟加拉一带)王子维阇耶等七百余人,因桀骜不驯而被国王放逐海外。

 

维阇耶等在海上随波漂流,于佛陀涅槃那天漂到了斯里兰卡岛。他们九死一生,心情激动,一上岸便紧紧地用手抓起一把泥土,手掌立刻被红土染成了古铜色。于是他们便称该岛为“檀巴尼”(Tampa-panni),意为“铜掌国”。

 

《大唐西域记》记载的僧伽罗国开国来源于一个“执狮子”的故事。传说南印度有一位国王嫁女,在路上遇到狮子,侍卫因害怕丢下公主逃跑了。

 

狮子没有伤害公主,反而携至山中供养公主,共同生活。时间长了,人狮就生下了一个人相兽性的孩子,就是毗阇耶王子。王子长大后得知身世由来,就带着母亲回到原来的国度中。狮子不见妻儿,心生愤怒,从山中来到村舍,残害生灵。

 

老国王悬赏执狮子除害,王子听闻后应征去除狮子。他来到狮子跟前,狮子见到了儿子立即就驯服了。王子把刀插入狮子腹中,因为对亲子的慈爱,狮子毫无怨恨,含苦死去。

 

老国王因为王子杀父除害,一功一过,便重重奖赏了他,同时放逐到海岛,这天正是如来涅槃的那一天。毗阇耶王子登录岛上以后,逐渐建立起了王国,他抛弃了以前的恶行,和平公正地统治着整个岛国,后人因其执狮子有功,而以“狮子”为国号。

 

又因为佛陀曾经在岛上说《楞伽经》,故而又称为楞伽岛。

 

在斯里兰卡的统治者抵达之前,佛陀曾经三次莅临这个岛国。

 

佛陀成正觉后的第九个月,胜者为了净化僧伽罗国而第一次到来。那时岛上住满了夜叉,世尊把耆利岛搬到这儿来,等夜叉进到里面后,又放到原来的地方,使它变得适合人类生存。

 

佛陀第二次到达岛上是在成道后的第五年。佛在祇陀林,看到岛上的大腹龙和小腹龙之间为了摩尼宝座,展开了战斗,于是佛陀向龙岛而来。世尊把罗阇耶多那树和珍贵的宝座都交付给龙王们,让他们顶礼膜拜。

 

佛陀第三次到达岛上是在成道后的第八年,居住在祇陀林。龙王摩尼阿祇迦来到佛前,邀请他率五百僧众接受供养。于是佛陀披上僧伽梨,托着钵,向摩尼阿祗迦的住所伽利耶那国走去。

 

世尊在那儿说法后,便升起来,在须摩那屈咤山上留下足印。此山因此而被称为佛足山。佛足山又称圣足山或亚当峰,是斯里兰卡各大宗教共同信奉和朝拜的宗教名山,海拔2286米,山顶有一长170厘米、前宽78.7厘米、后宽73.6厘米的足印。

 

传说佛祖身高10米,足底扁平,五趾齐整,足底有108相,足心印法轮,轮周呈现三界,象征万物均在佛祖治下。

 

虽然印度教认为此为湿婆大神足迹,穆斯林声称这是人祖亚当偷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园后在此赎罪所致,基督教也说这是圣徒多马斯的足印。

 

但根据《岛史》记载,这是佛陀第三次到达岛上留下的圣迹。每年12月至次年4月都有盛大的朝觐活动,世界各地香客游人都会前来朝拜。

 

佛教在印度广泛传播以后,西元前三世纪,阿育王派遣其子摩哂陀长老把佛教传入斯里兰卡。摩哂陀长老传承了佛陀弟子优波离长老的法脉。斯里兰卡当时的国王是天爱帝须王。帝须王在山上遇到了摩哂陀长老后便皈依了佛教,并将长老迎入都城。长老升座说法,数百人证果皈依。国王把大云林园布施给了僧团,也就是大寺。大寺是斯里兰卡历史上佛教入岛之后的第一座寺庙。

 

在布施大云林园的时候,传说大地发生了八次震动。当布施的水往摩哂陀长老手上洒,水落到地上时,大地因为佛教传到岛上而震动。后来在选定道场、浴室、菩提南枝的种植地点、布施的财物分配的地点、布萨堂、斋堂、酰马摩利舍利塔的地点时,大地又分别震动了七次。

 

摩哂陀长老到支提耶山修行,大臣摩诃利多和五十五个兄弟,在同一天在长老跟前出了家。这些有大智慧的人在剃发堂即证四果。这五十五位兄弟是佛法传入后岛上第一批出家人。

 

当时王后阿奴罗带着五百妇女向国王要求出家,这是岛上第一批要求出家的女众。摩哂陀长老告诉大王,要派人到阿育王处请自己的妹妹僧伽蜜多长老尼,并请她带着大菩提树王的南枝以及优秀的比丘尼众来这里。于是阿奴罗夫人、五百童女以及后宫女子五百人亲净持十戒,身着袈裟,等待出家。

 

大菩提树的南枝到来时,国王心情激动,欣喜若狂,下到齐颈深的水中,头上顶着大菩提树,由十六个高贵家族的人陪伴,把它搬上岸来,放在美丽的彩棚里。当菩提树被运到即将栽种的地方时,菩提南枝刚一脱离开国王的手,就升到八十寸高的空中,放射出六种颜色的光芒。

 

僧伽蜜多大长老尼和比丘尼僧团,在名叫优婆夷精舍的庵院里住下。她让人在那里盖了十二间房,其中有三间大房子,一间里存放着运载菩提枝的船的桅杆,一间里存放着船桨,一间里存放着舵。后来帝须王又让人在支提殿周围建造了一处幽静的庵院。新造的庵院在象椿旁边,因此得名象椿精舍。这两处是最早的尼众道场。

 

斯里兰卡历史上政权更迭频繁,直到杜多伽摩尼王打败了泰米尔三十二名国王。杜多伽摩尼王能战胜敌人复位,是因为得到一位大帝须上座的大力帮助。伽摩尼王获胜后,建立了无畏山寺,供养大帝须上座。国王的五位将军,也建造五所佛寺供养上座,表示感恩和友谊。这也是斯里兰卡佛教史上首次记载,对佛寺与比丘个人的供养。

 

无畏山寺的建立使得以大寺为中心的上座部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之后犊子部、方广派等各部派思想不断从印度传入,无畏山寺兼收并蓄,成为包容和研究佛教各派思想的中心。公元2、3世纪后大乘佛教开始盛行并流传到了斯里兰卡,无畏山寺在发展中接受了部分大乘的观点和经典。

 

摩诃斯那王执政时期,曾迎奉印度大乘系比丘僧友住于无畏山寺。僧友因鼓动大寺派僧众转信大乘教说失败,即向王建议,下令禁止百姓供养大寺派僧众,大寺派比丘即南移至南部摩罗耶等地方。僧友进而将大寺夷为平地。

 

虽然无畏山寺得到大力扶持,但是作为摩哂陀到岛国后最早建立的道场,人民还是对大寺有着牢固不移的敬仰。当大寺遭到完全毁坏,人民就起来反对国王、僧友、须那,连国王最亲密的云色无畏大臣也叛逃至摩罗耶,要志兵宣战。国王惊骇,召集会议,承认错误,愿修复大寺,并使两派和好。可是人民还是耿耿于怀。王后也对此事感到痛心,密命一个木工去将僧友和须那刺死,并由国王命令修复大寺。

 

国王虽然与云色无畏大臣有协议,但未真正爱惜大寺。所以在大寺地址范围内,更兴建了一座祗园寺,供养了一位海部比丘帝须上座,如此大寺又被废弃九个月。因为这个缘故,大寺派僧人召开会议,设法解决问题及检讨自己错误。在这次会议中,他们判决帝须接受祗园寺乃属非法,触犯根本重罪,与司法大臣合作捕捉帝须还俗。国王虽不甚同意,但因人民反抗,无法阻止。

 

大寺派和无畏山寺派的争执持续了很久,而岛国的佛教还是以上座部“分别说系”为传统,并且传承下来,后人把斯里兰卡所代表的佛教称为“铜牒部”。大寺派虽曾一度衰弱,但在经典和教义保存上的贡献非常突出。

 

公元4世纪梵语在印度盛行,许多佛教经典改成了梵语,比如法显带回来的《弥沙塞律》、《长阿含》、《杂阿含》和《杂藏》都是梵本。但是大寺派欲顶住这股“梵语化”的潮流,保持了所传三藏经内的巴利原语。他们以罗希多长老为首,用三年多的时间,将一向口口相传的巴利文三藏及其注疏记录在贝多罗叶上,完成了卷帙浩繁的圣典。这部藏经后来成为中印半岛诸佛国所依之圣典,影响深远。

 

公元5世纪中期,北印度的觉音尊者将大寺上座部所传的三藏(在4世纪曾改译为锡兰语)重新译成巴利文,又翻译了注释本,并完成一部佛教百科全书的巨著《清净道论》,奠定了大寺派再度兴盛的基础。与他同时期的觉授论师、护法论师、阿难陀论师、阿罗陀论师、摩诃沙密论师及达摩尸利论师等诸大论师,也分别为律部、论部作注释。著名的史书《岛史》和《大史》也分别在4、5世纪完成。《岛史》是锡兰现存最古的编年史史诗;《大史》则是摩诃那摩所编的王统编年史诗,可视为大寺派所传的佛教史。

 

巴利语三藏在公元11世纪中叶传入缅甸;12、13世纪传入泰国和柬埔寨,14、15世纪又传到老挝和我国的傣族地区。上座部大寺派佛教将这些地区联为一体,形成了一个以巴利三藏为根基的“南传上座部佛教文化圈”,与北传佛教遥相对应。

 

直到今天,巴利语三藏都是南传佛教地区所依从的唯一圣典。僧人出家严格按照其中的戒律生活。比丘讲经说法都引用其中语录。佛教教义全民普及,《小诵》、《法句》多能背诵,佛陀本生故事童儒皆知。

 

佛牙是斯里兰卡佛教的另一象征,这要从摩诃斯那王的儿子吉祥云色王说起。这位国王即位后,为父王向大寺派僧团请罪,修复破毁的大寺,代付一切款项。纪念摩哂陀长老的金像也在这时铸造完成,每年举行盛大的庆祝纪念。

 

国王在位的第九年(公元5世纪),有印度迦陵伽国佛牙城的王子陀多和王妃稀摩梨,密藏一颗佛陀左边圣牙逃至斯里兰卡。也有传说是西元前佛牙在一场战乱中,由印度羯陵伽国的艾玛玛菈公主将圆寂的释迦牟尼佛的一颗佛牙藏在发簪中,从印度带到斯里兰卡避难,此后一直珍藏在这里。

 

佛牙对斯里兰卡而言不仅有着宗教上的重要意义,更是一个国家的象征。法显大师的《佛国记》里提到了佛牙精舍以及师子国内僧众瞻仰佛牙,举行法事的盛况:

 

佛牙被供奉在一座特别建筑的佛牙精舍,每年定期请出举行庆祝,公开供奉在无畏山寺展出,让人民瞻仰礼拜。现在,那里不但是佛教徒膜拜朝圣之处,也是游客的必到之所,更是斯里兰卡每位新总统上任前必须前往礼赞的地方。一九八八年经联合国列为世界人类遗产。

 

得佛牙者就是合法的统治者,国王为王权不能失去佛牙,佛牙精舍作为全国最重要的佛庙,受到政府严密军警保护,入庙必须接受安全检查,入寺者务必脱鞋、服装端庄,以示虔诚。

 

佛牙寺精舍经过历代国王的扩建,规模宏大雄伟,主要入口处在西门,周围有护寺河环绕,寺院建在高约六米的台基上,有上下两层,厅堂套厅堂,结构复杂。主要有佛殿、鼓殿、长厅、诵经厅、大宝库、内殿等,其中最重要的建筑是中心大殿。大殿内的石雕、木雕、象牙雕、金银铜铁铸饰,墙壁、梁柱、天花板上布满了彩绘,宛如艺术博物馆。

 

国宝佛牙供奉在二层的内殿,也是寺中的核心。内殿正中供奉一尊巨大坐佛,佛前朵朵莲花和佛烛桌案,香火缭绕不绝,殿左侧的暗室则为供奉佛牙之地。暗室中一座七层金塔,分为大金塔和小金塔两个,大金塔平时存放佛牙,塔上镶满了各式红蓝宝石,肃穆庄严,宝气逼人。金塔一层罩一层,最后一个小金塔不到一米高,塔中一朵金莲花,花芯有一玉环,佛牙就安放在玉环中间。

 

七层金塔共有十九把钥匙,平时由世袭的十九位董事保管,必须董事全到齐才能开启金塔。小金塔则是佛牙节时,佛牙由大金塔移至小金塔,再由驮象背负着游行市区。

 

存放大金塔神龛的木门,每天晨午昏定时打开三次,在鼓乐声中由三位高僧,分持三把不同的门匙开启内殿大门,进入内殿,举行隆重的敬拜仪式,仪式之后再开启内殿拱门,让供一般信徒与游人瞻仰和祈祷膜拜供奉佛牙的佛牙塔,每次约半个小时。

 

神龛的对面是藏书阁,阁内珍藏的是释佛的讲经手稿,最值得一提的是,用棕榈树新芽处理过后,以针笔在上面刻写的贝叶经书,历经千年却清晰可辨。

 

暗室终日戒备森严,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一般游客和信徒只能在外祈福、献花。导游的母亲是佛牙精舍中的义工元老,她去交涉后同意让我们进入,我们登上古意盎然的二楼佛牙暗室圣地,袅袅香雾弥漫,排着队鱼贯的走进最里层,在佛牙金塔前停留三秒,奉上香花及一点香油钱,然后走出暗室,因为不准许拍照,所以这一条红绒布幔之后,就是世界各地佛教徒争相膜拜的真身佛牙舍利。

 

佛牙节的历史已有1600多年,每年八月月圆前后,隆重而热闹的在康提古城举行,是全球最隆重的佛教节日之一,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数十万的游客。

 

在十天的庆典期间,最隆重的是月圆节那天,分别由佛牙精舍为主以及康堤的土地神那陀、斯里兰卡守护神毗湿奴、战神塞康陀、贞操之神帕蒂尼等五座寺庙共同组成,夜幕降临,八时整当礼炮响起之际,宣布佛牙游行开始。

 

由一百五十头大象和四千多名化装演员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佛牙寺周围灯火辉煌、鼓乐齐鸣,夜空中绽放五彩缤纷的烟花。

 

驮着佛牙舍利宝塔复制品的金龛的“圣像”全身披着丝绒衣,上面钉着镀金镶银的华丽装饰。“圣像”两侧有象队护行,骑在象背上的人向圣像撒洁白的茉莉花。

 

当“圣像”庄严地迈出佛牙精舍大门,缓缓地走在铺着白布的道路时,人们欢呼雀跃,纷纷双手合十。平日供奉在佛牙精舍内的佛牙金龛,这时才能供人们瞻仰。另一种情形是当国家有灾厄时,也会开放佛牙供瞻仰,凝聚国人心灵力量。

 

斯里兰卡与印度大陆隔海相望,14世纪印度遭到回教的入侵,这也影响到斯里兰卡佛教。此后岛国不断受到欧洲人的入侵,佛教一度式微。

 

虽然没有遭到灭顶之灾,但斯里兰卡佛教传统的恢复依然一波三折。1753年,泰国长老优波离等十人为锡兰的僧侣授戒,逐渐有了三千多位比丘。但这个泰国系统的佛教被称为喀罗尼派,只和贵族、富人交往。另一派僧侣则传承缅甸系统的阿摩罗补罗派的戒法,另立教团。1795年英国统治了锡兰,表面承认了佛教,但是在教育上抬高基督教的地位。直到1833年,英国人翻译发行了《大史》等书,引起了欧洲人对锡兰佛教的兴趣,反而刺激了岛国佛教的复兴。

 

经过两百多年的恢复发展,现在的斯里兰卡是当代佛学研究的先进国家,岛上有着众多的佛教大学、修行机构和佛学研究中心。明增佛学院和楞伽佛学院先后提升为佛教大学,接受僧俗学生。较资深的斯里兰卡大学设有初、高级巴利文及佛学研究课程。科伦坡阿难陀学院和穆沙兀学院,伽列的玛兴达学院和坎底的法王学院,都是较为著名的佛学研究中心。

 

斯里兰卡的居士们从19世纪末起先后创立了“青年佛教会”、“斯里兰卡佛教徒协会”、“斯里兰卡佛教联盟”等佛教团体,致力于佛教的复兴与弘扬。

 

对于国际佛教的推动斯里兰卡也做出了卓越贡献。1891年创立的“摩诃菩提会”也曾把总部设在科伦坡,影响遍及海外。1950年创立的“世界佛教徒友谊会”长期向国外派遣弘法的僧侣,人数仅次于日本。在亚洲、美洲和欧洲各城市中,都可见到驻锡在寺院的斯里兰卡僧侣。

 

中国自从恢复了宗教政策,每年都要派遣僧人到斯里兰卡留学。中国与斯里兰卡因佛教结下的善缘,最早要从东晋高僧法显大师说起。

 

法显大师在公元410年到达斯里兰卡,于公元412年绕道爪哇回国。带回了《弥沙塞部律》、《长阿含经》、《杂阿含经》和《杂藏》等梵本。他在岛国求法的两年正值这个国家佛教兴旺、各派争鸣的时期。

 

法显大师来到师子国正是无畏山寺派崛起的时期。他大部分时间住在无畏山寺,修学了两年。现在这座寺庙经过将近两千年的沧桑巨变,只剩下了一座大塔的废墟。

 

法显大师到斯里兰卡时曾去圣足山朝拜,从阿努拉特普罗城出发,长途跋涉,当他来到现在的宝石城附近时,曾在一个山洞里停留,休息数日,这一带的人民为了纪念这位外国来的高僧,便将这个山称为法显山,他休息过的山洞称为“法显洞”,山脚下的一个村庄称为“法显村”,村中的寺庙称为“法显庙”。

 

在两个半世纪以前,曾有一位叫波隆卡玛的法师在这一带宏扬佛法,以后又有法护法师、萨拉昂格拉法师、迦纳南达法师、班仰南达法师等人相继担任法显庙的住持。

 

当我们驱车来到法显村所在的布拉特辛哈地区时,地区负责人陪我们去瞻仰了法显洞。他对我们说,古代从北方的王都有两条古道可通向南方诸侯国。我们脚下的这条大道就是其中的一条。因为在这里曾发现一块古碑,这往往是古代大道的标志。在一千五百多年前,法显大师就是通过这条大道走向圣足山的。

 

我们来到山脚下,向上攀登了近五百个石阶,便来到了法显洞。啊!好大一个山洞。它高大宽阔,犹如一个大厅,可容纳上千人。洞深130英尺,高150英尺,宽175英尺,这确实是一个休息过夜的好地方。

 

早在半个世纪之前,中国高僧太虚法师曾专程来此访问,他亲手写下了“法显洞”三个汉字,请当地僧人将字刻在洞口的上方。不知何故,当时这件事没有办到。

 

法显庙已经圆寂了的昙摩朗西长老和当时财长的罗尼·德迈尔先生曾在八十年代初共同向中国政府提出重建法显村的建议,中国政府欣然同意,提供了二百万卢比的援款。

 

重建法显村的工程于1981年7月16 日正式开始。工程包括修建居民住宅、扩建学校、铺设道路、重修法显庙和香客休息室。

 

现在来到山脚下的法显村,村民们对来自法显大师祖国的客人表现地格外亲切友好。他们不停口地称道法显大师的业绩,感谢中国政府的援助。今天的斯里兰卡,法显大师的名字家喻户晓,只要一提起法显大师,立刻就会唤起中斯双方更加亲切的感情。

 

法显大师以后中国与斯里兰卡一直在佛教交流上保持着密切关系。南朝宋元嘉六年(429年),舶主竺望难提从狮子国带比丘尼八人到宋都,住影福寺,元嘉十年有铁萨罗比丘尼等十一人到中国传比丘尼戒,当时僧众特为之建铁萨罗寺。在南北朝以至隋唐时期,双方交往不绝。

 

7世纪中叶,中国往狮子国瞻礼佛牙、佛迹的人逐渐增多,其中知名的有义朗法师、明远法师、窥冲法师、智行法师、慧琰法师、智弘法师、无行法师、僧哲法师等等,玄游法师还在狮子国出家。

 

公元8世纪,8世纪初,金刚智法师赴华时曾在狮子国滞留,狮子国人不空法师拜他为师,并随侍入唐弘法。以后不空法师又率弟子含光法师、慧辨法师等去狮子国学习密法。他在岛国备受国王阿迦菩提六世的崇敬,从普贤阿阇梨学会“金刚顶瑜伽”,受五部灌顶,并获得密部经论五百余部及其他密教文物。不空法师返唐时,国王曾赠送佛教法器和药物等。可知当时斯里兰卡已盛行密教。

 

每当谈起印度佛教,思绪自然会在斯里兰卡这个岛国上停留许久。佛教在印度一度的寂灭是不幸的,但是佛陀的智慧种子往南在僧伽罗岛国落地生根,枝繁叶茂,向北则在江、河流域和雪域高原抽芽开花,果实累累。这实在是不幸中之大幸……(文章转自禅林网公众号)

 

12月 蝉友圈首开斯里兰卡线路9天8晚

时间:12.2—10日

 

楞伽山,佛陀宣讲《楞伽经》之地

朝礼佛国圣物、圣迹

佛陀宣讲《楞伽经》之地

参访三大高僧寺院

最美的佛国风光

十二年居士企业护航

安全、清净、靠谱

首团名额有限哦

报满即止!

 

斯里兰卡,古称狮子国,是东南亚重要的佛教国家之一。其67%的人口信仰佛教。斯里兰卡因其特殊的地形,又被称为“佛祖的一滴眼泪”。其在僧伽罗语中意为“乐土”或“光明富庶的土地”。佛陀曾三次来到这里,开示佛法,度化众生。著名的《楞伽经》,就是宣讲于此岛。【行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