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终南山 > 佛旅回顾 > 太殊胜了!看完这组图片,我也想去日本游学了!蝉友圈日本游学首团回顾(三)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太殊胜了!看完这组图片,我也想去日本游学了!蝉友圈日本游学首团回顾(三)

发布时间:2019/09/19 佛旅回顾 日本游学专线 浏览次数:13

高野山大迦蓝 众山守护下的人间净土

在日本,总会不时地看到中国的影子,两国之间有着许多历史交汇、文化交流的映照,这种映照体现在日本的建筑、寺院、文字、礼仪、茶道,以及风俗上……

蝉友圈衲木错领队为大家细心讲解

2019年9月初,蝉友圈游学团一行迎着千年的时光,轻轻的漫步在日本这个奇妙的国度上。

今天,我们来到千年灵山圣地高野山——一个如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般,寂静高远、清澈无染的净土。

高野山金刚峰寺·大庆师父开示佛法

1200年前的平安时代,弘法大师(空海法师)远渡重洋从中国求得真言密教的精深教义。弘法大师回国后,在各地推广真言密教,在816年受命于当时的天皇,在高野山开创真言密教。

高野山作为修行佛教的大道场得到发展,以迦蓝和奥之院为中心,从总本山金刚峰寺起,共117座寺院,形成了现在充满神秘色彩的灵地。是日本最大的出家之地、名符其实的佛教之都。

参访高野山无量光院

无量光院:体验丛林生活之精进不怠

无量光院始建于平安时代(794-1185年),意为无限光芒,是供奉阿弥陀佛的庙宇,我们此次有幸宿泊在这座寺庙中。我们在无量光院照常法师、大庆法师等师父以及诸多义工菩萨等接待下,静静的体悟了一番别样的丛林生活。

早课

凌晨,厚重的钟声在清凉的空气中传来,我们穿过回廊前往本堂参加寺院早课,聆听以唐音念诵的密宗经文,在诵经声中奉香参拜诸佛,亲身体验庄严的密宗仪轨,感受世代传承的密宗仪礼。

寺院“精进素食”品尝

早课结束后,寺院为我们提供了专供僧人食用的“精进料理”。优雅的环境,精美的绘屏,整洁的榻榻米,简约而不简单的素食料理,尽可能做到舒适的口感和温和的口味,这些细节都倾注了寺院僧人对清修生活的精进不怠。一种敬意油然而生。

师父开示
无量光院,法师说密宗有一个说法,晴天时空海和尚到处走去度众生,下雨时大师安住高野山不动。这就是机缘,有缘者可见到空海大师。
寺院客房外景观池里的金蟾
寺院客房走廊

饭前饭后,师父为我们用汉语开示佛法,其中来自黑龙江的大庆师父已经在这里学习修行了八年,他给我们仔细的解说了高野山以及日本佛教之发展,以及带领我们禅修和指点密宗禅修要点。

坛上伽蓝:高野山中心 空海大师最早建寺之处

坛上迦蓝
这里的建筑,都是非常有名气的古寺院建筑,有的目前还在用。我看寺院里的介绍中也有,但不如亲自看到、抚摸,才能感受到它的庄严与古朴,加持力极大。

据说当年空海发誓要找一处和中国五台山一样的莲花圣地,行至高野山附近,有一对白狗和黑狗在前带路,空海跟随它们,突然发现四周里外各八座山峰簇拥,于是便在此处建立自己的道场,开创了高野山的新纪元。

遥望根本大塔

在佛教语境的讲述中,八座山峰形成八瓣莲花,莲花的中心——坛上伽蓝,由一组佛教建筑构成:东塔、西塔、金堂、孔雀堂、不动堂、御影堂……以及代表高野山佛教中心的根本大塔。

根本大塔是弘法大师作为真言密教的修行道场而建造。道场内中央为胎藏界大日如来,四方有金刚界四佛,周围16根柱子和墙壁上绘有五彩佛身,构成了立体曼陀罗。现在的大塔重建于1937年,塔高49米,塔身朱红色,蔚为壮观。

古佛塔
空海大师扔的金刚杵掉在这里,可在此祈愿!
空海自中国归国前,在中国明州海边想到回日本后应该找个清修之处建立自己的寺院,于是就将他的法器“三钴杵”往天空一丢,三钴杵便往日本飞去。空海坐船回到日本后,就开始寻找三钴杵的下落,一路找到了高野山上,得到山神“丹生都姬明神”以及“狩场明神”的指引,终于发现了三钴杵钉在一棵松树上,于是就在这边安家落户,这是高野山成为真言密教大本山的缘起。
大迦蓝巡礼

这里是整个高野山的中心,主持主要法会,也是空海最早建寺之处。在过去1200年的历史风雨中,坛上伽蓝中的建筑曾多次被毁,而后浴火重生,重新焕发光彩。

金刚峰寺

金刚峰寺:空海大师弘法处

金刚峰寺聆听师父开示·
大庆法师一直陪着我们,为我们进行了详细的讲解

高野山以“金刚峰寺”为主体,巍峨矗立在神木林群所围绕的狭长山间平地当中。占地辽阔的金刚峰寺无论“寺、堂、塔、院”的规模与数量,尤其拥有“国宝”等级的文化财,在全日本都是数一数二。而空海大师由大唐长安传承了“胎藏、金刚”等大曼荼罗的密法,并以唐朝的佛教形制兴建金刚峰寺,寺内到处都是盛唐的千年余痕。

寺内到处都是盛唐的千年余痕
连枯山水的形制都是空海大师当年所设计,至今未曾大改。

当年,空海大师在京都兴建了皇室规模支持的“东寺”之后,自己决意依照佛制,在远离尘嚣的山林深处,创立能够真正传承法脉、持戒修行的道场。空海大师直到晚年,最终仅来回在“东寺”与“金刚峰寺”之间。对于研究佛教史与大藏经密部经典的有心人士,高野山的“金刚峰寺”等同藏传佛教的“布达拉宫”!只有真正亲临现场,才得饱览尽享属于大乘佛教最具建筑美学、艺术内涵的绝妙领域。

如今,这座建于816年的寺院经历了千年的风霜,连枯山水的形制都是空海大师当年所设计,至今未曾大改。我想,岁月沉淀后留给我们的,大改就是空海大师那份寂静的心境吧。

奥之院:日本人最向往的灵魂栖息地

无与伦比的奥之院

有人说高野山之旅的最精华之处,在于无与伦比的奥之院;也有人说高野山的深邃在奥之院,这里能找到日本历史上几乎你认识的所有名人的名字;更有人说奥之院是日本信徒梦寐以求的死后居所,是日本人心目中的“极乐世界”。

空海大师的陵墓则被两万一千盏灯笼围绕着,而其中的两盏被人们认为是已经持续点燃了近千年。
历代人供奉的石灯塔
大殿台阶上的幼兽灯塔,已长满了青苔
礼佛前用香粉搓手后才能拜佛,拿经书

奥之院这广阔的森林墓地是日本佛教中的真言宗派的精神家园,因为这里是真言宗教的创始人空海大师圆寂之处,从而倍受人们崇敬。在奥之院,各种形状各类尺寸的石质舍利塔和地藏菩萨充满了其中;空海大师的陵墓则被两万一千盏灯笼围绕着,而其中的两盏被人们认为是已经持续点燃了近千年。

中日友谊纪念堂里明灯长亮
浴佛·地藏菩萨

1200年已往,这里如今已是灵碑如林,上至织田信长、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等战国诸雄,近到现世大小名门、财团的家族墓地均落于此,或许只为求得空海的千秋庇护,或许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皈依。

高野山五彩佛光,众山守护下的人间净土

后记

群峦环抱的高野山守护着的这片真言宗秘境,如同密匣一般,封存着中日间一段流传至今的渊源。

回首往事,自唐末五代以来,唐密两部大法在中国失传,幸一灯分照完好流传于东瀛,实乃千古幸事,也是众生福德所致。民国初年至今,许多高僧大德前去修学密法并努力回传中国,使得华夏有情得以重闻唐密大法,造福众生。虽人有国界,但法无国界。

金刚峰寺讲堂,这里供奉着空海大师的师父,密宗七祖,长安青龙寺惠果法师惠果法师的塑像

或许,如同鉴真大师般“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的信念,千年前的空海应也是怀着这样的抱负和期待,踏上遣唐之路;而站在彼岸,望穿须弥,只待你来的,正是惠果大师……

未了师兄高野山禅坐

图/团员未了师兄提供

文/蝉友圈耀彪整理编辑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