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地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华南地区 > 广东地区 > 广东禅素文化游 > 六祖惠能传 | 拜佛,拜的不是佛像,拜的是本心(34)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六祖惠能传 | 拜佛,拜的不是佛像,拜的是本心(34)

发布时间:2020/08/08 广东禅素文化游 文字 浏览次数:316

 

在荆州当阳山,两个禅僧快步奔到林中茅屋前,急速拍门,嘴里喊叫道:“师伯,师伯。”

 

门开了。神秀见两个僧人很眼生,便问:“两位是……”

 

两个禅僧齐声说:“我们是法如大师的弟子,参见师伯。”

 

两个禅僧跪地磕头。

 

神秀一边还礼,一边说:“噢,你们是法如的门人。法如师弟现在可好?”

 

两个和尚再次扑通跪地:“师父他老人家魂归西天了!”

 

神秀一怔,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志诚从屋里出来,将远道而来的两位禅僧让进室内。

 

神秀和两个师侄分宾主坐下,志诚倒茶。

 

年长的禅僧说道:“师父圆寂前嘱咐我们两人,一定要找到您,请您出山,照顾他的门生,领导江北禅学。”

 

神秀道:“慧能师弟正在韶州宝林寺弘法,你们怎么不去找他?”

 

另一个禅僧道:“他?他目不识丁,有什么本事?”

 

神秀正色道:“慧能师弟慧根天成,放眼天下,谁能堪比?遗憾的是,南北两地路途遥远,我又年岁已高,不能前去向他请教。你们这些年轻弟子,何不快快前去恭听教导!”

 

年长的和尚道:“师伯隐居多年,有所不知。江北禅林,对慧能师……师叔,成见很深。请他来领导江北僧众,恐怕是油锅中放盐,非炸窝不可。”

 

另一个禅僧跪到神秀面前央求:“师伯,除您之外,没有一个人适合领导江北禅林。您就看在我们的师父份上,出山关照弟子们吧。”

 

神秀摇摇头:“我在多年前就已经发誓,不留徒,不传法,不著书立说,省得误导他人,所以……”

 

年长的禅僧也跪了下来,哭诉道:“自从师父入灭之后,我们无人管束,危机四伏。师伯,您就可怜可怜弟子们吧,师伯!”

 

两个禅僧泪如雨下,不停地叩头。志诚感动得泪流满面,也跪了下来:“师父,您老人家慈悲为怀,答应师兄们吧!”

 

神秀热泪盈眶,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两个从中岳嵩山来的禅僧,将神秀大师从隐居状态中请出当阳山。本来,闭关苦修15年而大彻大悟的神秀,早已不打算弘法。他离群索居,在玉泉寺东边七里远的山上搭了一间茅草房,栖松荫,饮清风,悠然自得。若不是这突然的变故,那么,他会一直默默无闻地隐逸下去,直到终老山林。

 

五祖弘忍大师圆寂后,他的东山法统,由另一位大弟子——法如继承了下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中原竖立起东山法门大旗仅仅三年,唐永昌元年(公元689年),年仅52岁的法如溘然而逝。他的英年早逝,不仅使得传统的法脉难以为继,而且他遗留在中岳嵩山的众多弟子顿时成了嗷嗷待哺的孤儿。为了延续东山法门,也为了弟子们有一个好的归宿,法如临终遗嘱:

 

当往荆州玉泉神秀禅师下咨禀

 

于是,数百名禅僧不远万里前来投靠,神秀不得不开门接纳他们,传禅授法。由于他年高德昭,功深悟透,举重若轻,深奥艰涩的禅,到了他的口中,就像常见的花草一样简单明了。宋之问在《迎秀禅师表》中写道:“……形彩日茂,弘益愈深。两京学徒,群方信众,不远千里,同赴五门……九江之道俗恋之如父母,三河之士女仰之犹山岳。”可想神秀大师当时的声望有多么高远。不多久,他所住持的玉泉寺便成了全国的禅学中心。比起地处偏僻的岭南曹溪慧能,他的声望可说如日中天。

 

有一天,玉泉寺来了八九个云游僧,领头的居然是影隐!他们这几个当年因放火烧山而被人们所唾弃的僧人,在潜隐多年之后,再次出现了。神秀大师对他们避而不见,并且严令客堂,不准他们挂单。

 

影隐带领着他的弟兄们一起跪倒在神秀大师的方丈门外,苦苦哀求道:“大师,我们知错啦!当年,我们因一念之差,做出了有违道义的事情。可是,我们已经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但东山寺不允许我们回去,而且其他寺院也都不欢迎我们。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这些年来,我们就像丧家之犬,浪迹天涯,吃尽了苦头……幸好,慧能并没有葬身火海,他现在不是出山了吗?所以,我们并没有伤害到他,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们已经放下屠刀了啊,我们已经回头了啊!再说,神秀大师,当初我们也是一片赤诚,一心为您打报不平,所以才……”

 

他们痛哭流涕的诉说,终于打动了神秀大师的慈悲心肠,允许他们留在山上,改过自新。

 

婴行虽然在读佛经,但他的小眼睛却不断向四周瞟。他惊奇地发现,师父慧能正在整理那件象征着禅宗法脉的木棉袈裟!

 

慧能将那袈裟包裹起来,向方丈外走去。一直在旁边悄悄观察的婴行好奇地问道:“师父,您要干什么去?”

 

“我去将五祖所传的袈裟洗一洗。”

 

婴行松了一口气,说:“我去打水,我给您在这儿洗吧。”

 

慧能摇摇头:“我的事,还是我自己做。”

 

慧能手持着禅杖,步出丈室。他拿着袈裟走出了山门,打算到曹溪浣洗。

 

曹溪弯弯曲曲,曲曲弯弯,飘着烂漫山花,映着蓝天白云,在宝林寺前潇洒地画出一条弧线,然后撒着欢儿、唱着歌儿奔向了远方。

 

溪水边,有几个小沙弥正在洗衣服。他们也太勤快了,甚至连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洗了——你撩一下,我泼一盆,结果,大家浑身上下都湿淋淋的。他们无忧无虑,似乎比清泠泠的曹溪水还要欢乐,还要活泼,河滩上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仿佛都是他们咯咯的笑声凝集而成的:

 

曹溪水,如弦还如钩。

如弦轻吟菩提曲,

如钩不牵白云头,

禅韵清幽幽。

 

慧能悄然离开。一则,他不想因自己的到来而使得弟子们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二则,这袈裟是由达摩祖师从印度传来的神圣之物,万一溪水上游也有人浣衣洗物,污垢顺流而下,岂不将袈裟亵渎了?

慧能转身向寺院后面的深山走去。

 

行行复停停,寻寻且觅觅,慧能大师边走边观察,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四五里路程,来到了一片茂密、幽静的山林。

 

这里,古木参天,绿荫匝地,芳草茵茵,瑞气缭绕。不知为什么,慧能嘴角泛起一缕淡淡的微笑。他神色庄重,站在一块空地中央,闭目沉静片刻,然后,将手中的禅杖一振,往地下戳去。

 

他似乎并未用力,禅杖却全部扎入大地深处。更不可思议的是,随着禅杖的拔出,一股清泉汩汩喷涌,片刻之间便汇聚成了一个清澈的小水潭——这便是著名的“卓锡泉”。

 

几百年后,宋朝大文学家苏轼曾两次前来参拜六祖真身。在卓锡泉畔,他的文思泉涌,挥毫写下了《卓锡泉铭》。

 

慧能掬一捧泉水尝尝,甘醇清冽,精神为之一振。他蹲了下来,仔细漂洗着袈裟……

 

“阿弥陀佛。”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佛号。慧能回过身,一位年轻比丘合十鞠躬,问道:“请问老法师,到宝林寺怎么走?”

 

慧能见他风尘仆仆一副长途跋涉的样子,手里提着湿漉漉的袈裟,站起身来问道:“你从哪里来?”

 

谁知,那僧人一见慧能手中的袈裟,惊呼一声,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激动地喊道:“弟子方辩,拜见六祖大师!”

 

慧能有些疑惑:“方辩?你叫方辩?我们俩见过面吗?”

 

“没有,从来没有,弟子这是第一次亲近大师。”

 

“那你怎么认识贫僧呢?”慧能问。

 

方辩说道:“弟子是西蜀人氏,为了求得佛法,前些年游历了佛陀的故乡印度。在那里,我得遇一位神奇的高僧。弟子请求他传授佛法。他说,佛祖释迦牟尼一脉相承的正法眼藏,以及历代祖师代代相传的袈裟,早已到了中国。而今,已经传至第六代,六祖目前正在岭南曹溪弘扬禅法。他老人家点化弟子回国,前来曹溪求法。所以,我刚才看到这庄严圣洁的木棉袈裟,便猜到了您就是六祖大师。大师,您能让我仔细瞻仰一下袈裟吗?”

 

“当然可以。”慧能一抖袈裟,纷纷而落的水滴,宛若晶莹的珍珠,恰似袈裟放射出的神奇的光芒……

 

方辩哪里还顾得上瞻仰,只是五体投地,磕头如捣蒜……

 

慧能微微一笑,说:“方辩,地上有稻谷吗?”

 

方辩一愣,看了看地面,说:“没有啊!”

 

慧能说:“没有稻谷,你怎么像小鸡吃米似的?”

 

方辩明白六祖在开玩笑,不好意思地站立起来。慧能若有所思,问道:“方辩,你如此看重这件袈裟,那么,你一向是干什么的呢?”

 

方辩不明白六祖的用意,照实回答:“弟子祖辈传有塑像的技艺。我未出家前,以塑造神像为生。出家后,也经常为善信们塑佛像。”

 

“难怪你会对一件表法的袈裟礼拜不停呢!”慧能说,“那么,方辩,就请你塑一尊给我看看。”

 

其实,六祖的本意是说,真佛无形,实相无相,一个人,怎么可能塑造出佛的真像呢!方辩不解其中禅机,激动万分地说道:“弟子何世修来的福分,竟然有幸为大师造像!谢谢大师的信任!”

 

慧能带着方辩回到宝林寺,客堂里早有一位名叫智常的云游僧在等着他。

 

原来,这位叫智常的僧人是信州贵溪(今江西贵溪县)人。他童年出家,立志明心见性,转凡成圣。然而,尽管他奋勇精进,昼夜打坐,修行不止,但整整十年过去,原来心中一团漆黑,现在仍漆黑一团。开悟见道,那只是梦中的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烦恼也与日俱增,天天烦躁不安,恨不得将蒙昧的心掏出来,在清清的山溪中清洗一番。心,自然无法掏出来清洗,那就历练肉身吧。他一杖一钵,飘然出游。

 

片石孤云映慧日,清泉弯月照禅心;山色天然观自在,溪声随意了圆通。壮丽的山川大地,空灵的清风明月,更激发了他彻悟宇宙人生大道的豪情。他听说,洪州白峰山大通和尚禅法高明,便专程前去参拜。但是,他满怀热望而来,大通和尚却冷冰冰的,三个多月,没有为他传授过一次禅法,只是让他跟随大众打坐念佛而已。智常若是为了重复这些日常功课,还用策杖云游、千里寻师吗?于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求法心切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闯进方丈,问大通和尚:“学僧我自从来到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不蒙教诲一法。大师的意思是什么?”

 

“有疑即问,无疑自修。山僧垂丝,愿者上钩。”大通和尚欲擒故纵道。

 

智常急不可耐地问道:“请问大师,如何是我的本心本性?”

 

大通和尚向上指着说:“你能看见虚空吗?”

 

“能,能看见。”

 

大通和尚又问:“你看到的虚空有形状和相貌吗?”

 

智常回答:“虚空没有形状,哪里有什么相貌呢!”

 

大通和尚这才详细开示说:“你的本性就犹如虚空一般,空无一物可见,这就叫正见;了无一物可知,就是真知。它没有什么颜色,也没有大小长短,但见空空灵灵,清清净净,觉体圆明,即是见性成佛,也就是如来知见。”

 

智常听了大通和尚的这一番说教,好像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朦朦胧胧,飘飘渺渺,美则美也,妙亦妙哉,只是模模糊糊,虚虚幻幻,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更无法契入禅机。

 

无可奈何,他溯赣江逆流而上,翻越高高的大庾岭,不远千里来曹溪参谒六祖大师。慧能听了他的讲述,说道:“难怪你不明白呢,大通和尚所说的那些,仍然存在着知见的弊端。现在,我给你说一首偈子,你可以从中体悟。”

 

慧能的声音像二月的春风,滋润着智常荒芜的心灵:

 

不见一法存无见,大似浮云遮日面。

不知一法守空知,还如太虚生闪电。

此之知见瞥然兴,错认何曾解方便。

汝当一念自知非,自己灵光常显现。

 

慧灯一盏,照破千劫黑暗;春水数滴,融穿万年坚冰。智常心中慧日迸发,灵光万丈,豁然大悟。他喜极而泣,边哭边说偈曰:

 

无端起知见,著相求菩提。

情存一念悟,宁越习时迷。

自性觉源体,随照枉迁流。

不入祖师室,茫然趣两头。

 

半月之后的一天晚上,慧能在大殿里勘验弟子们的修行体会。婴行发现师父今天十分严厉,不好蒙混过关,就施展他的另一项绝技——溜之大吉!

 

婴行躲在大人们的身影后,悄悄向大殿门口挪去,接近门槛时,他猛然转身,向门外串去,差点儿与刚要进门的方辩撞个满怀。

 

方辩小心翼翼护住怀中用布罩着的东西,骂道:“你这个冒失鬼,差点儿让我半个月的心血化为乌有!”

 

婴行的好奇心被挑逗了起来,忘记了溜出来的目的,追在方辩身后问道:“你护着的是什么宝贝,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方辩不理他,径直走到慧能跟前,说:“师父,弟子遵嘱完成了塑像,不知能不能入您法眼?”

 

婴行抢上前来,掀开苫布,托在方辩双手中的是一尊七寸高惟妙惟肖的慧能塑像。

 

婴行惊奇地大喊大叫:“哇!好像呀!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简直一模一样!师父哎,是你缩小成了它呢,还是它放大成了你呢?”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抢过塑像,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如果有可能,他真想掰开看一看里边是不是也有血肉骨头。看了好一会儿,他才将塑像递给慧能。

 

慧能不接,奇怪地问道:“婴行,这是谁呀?”

 

“师父,这是你呀。”

 

慧能指着这个与自己神形俱同、一模一样的塑像说:“这个如果是我,你又是献给谁呢?”

 

说着,他敏锐的目光在弟子群中捕捉住怀让。怀让凛然一颤,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禅意……

 

慧能追问:“这个若是我,那个呢?”

 

行思等开了悟的弟子心里明白,六祖慧能是在借机指示禅僧们领悟自性:所谓那个,就是在问佛性。一切众生都有佛性。虽然凡夫因为烦恼太多而无法显明,但本身的佛性并不缺少,而且我们的一举一动,吹胡子瞪眼,都是佛性的作用。因而佛性也就是自性、真心、本来面目。可是,我们的佛性不是固定的东西,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没有任何实体,所以无从把握。同时,佛性是活的,也不能用任何概念、框框来说明,所以禅宗祖师们经常随机用“这个、那个”之类的虚词来代指。

 

懵懵懂懂的婴行不知“那个”所指什么,稀里糊涂说道:“师父,它就是你,你就是他,难道可以分开吗?”

 

慧能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不能分开,你就把它收回去吧。”

 

婴行拿着塑像的手刚想缩回来,慧能轻轻打了他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是勉强分开。”

 

一个能打你,一个在你手里,不就是分开了吗?能打你的,不就是“那个”的作用吗!

 

不知为什么,怀让感到师父的手,是打在自己的心灵上,他不由浑身毛发竖立,大汗淋漓……

 

方辩是个伶俐汉,闻听师父如此言说,马上心有灵犀,道:“若是这样,就必须把塑像献给师父。”

 

一而二,二而一;不一不异,不异不一。

 

慧能说:“我收下了,收下了。”

 

慧能拿着自己的塑像,与它相视一笑。接着,他对方辩说道:“方辩,你虽然掌握了活灵活现的塑像技巧,却不了解真正的佛性。”慧能看到他茫然无措,启发他说:“佛祖释迦牟尼在《金刚经》中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就是说,真正的佛是无相的,学佛之人不可执著于外在的形象而迷失了自心,我们礼拜的应该是自性本具的天真佛,而不是这些泥塑、木雕的塑像。”

 

方辩似乎明白了什么。六祖的大手抚摩着他的头顶,说道:“方辩,你出家为僧,愿你永为人天楷模,永为世人的福田。”

 

宛若醍醐灌顶,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从头顶徐徐流入方辩的心田,像是菩提种子,在他的心里开着清凉灵明的莲花……

 

慧能将平时身上披的袈裟解了下来,郑重地赠给了方辩。方辩手捧袈裟,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两行热泪活像决堤的小溪,尽情地、欢快地流淌着。他从大雄宝殿走了出来,来到大殿一侧,用戒刀将六祖赠给他的袈裟分成了三份:一份披在了慧能的塑像上,一份揣进了自己怀里,最后一份,他用棕树皮小心翼翼包裹起来,深深埋在了地下。然后,他跪在那个地方,双手合十,对天发誓说:“以后,若是有人掘土挖到此袈裟,那即是我再生于世。我将住持在这宝林寺,重建殿宇,弘传佛法。”

 

多年之后,到宋代嘉祐八年,有一位名叫惟光的禅僧,住持宝林寺。为了重修大殿,掘地基时,挖出了这件依然如新的祖衣……

 

那天晚上,怀让整夜未曾合眼。他一直在思维[82]“那个”。

 

他刚刚来宝林寺的时候,师父慧能问他:“什么样的一种东西来呢?”也正是从那一刻起,这个疑团就像一片云彩飘浮在他的心灵里,不召自来、挥之不去;它又像是囫囵吞枣吞进了一个什么东西,无法排解,不能消化,还吐不出来,就那样长久沉闷在他的心中——

 

什么样的一种东西来呢?

 

天长日久,这个疑惑不但没有消融,反而与日俱增。他食不甘,寐不宁,行不知行,卧不知卧,每日与心中的疑团叫阵,极力想打破这一团漆黑,找到自己的本来面目……

 

——这就是参禅。不疑不悟,小疑小悟,大疑大悟;若是心身疑成一团,机缘成熟,必然会“砰”的一声爆裂——大彻大悟!

 

昨晚,师父那摄人魂魄的一瞥,让怀让只觉得身心顿时空空落落,心中只剩下了那个疑团。他所有的心神,所有的思维,所有的精力,全部扑到了这个已经纠缠他多年的疑问上,让他东西不辨,南北不分,寐食俱忘……

 

早晨,怀让依旧懵懵懂懂。大师兄行思在分配一天的劳作时,让他依旧打柴。于是,他就迷迷糊糊来到了山上,在山上待了整整一天,连中午都没回寺里吃饭。傍晚,他扛着空柴担往回走,偶然一抬头,忽然发现又是稻谷成熟的季节,又是夕阳撒金的时刻,一切如他刚来曹溪时一样。八年时光悠然而过,留在他心里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他目睹蓝天上彩云悠然,耳闻小溪中的泉声亲切,鼻嗅山径边花香清新,身感金秋里果实陶醉……忽然,他心底萌生一种归家的感觉。

 

原来如此!他心中豁然开朗,疑团爆裂,绝后再生,宛若放下千钧重担——他忘情地抛下肩上的柴担,一边开心地呼喊,一边飞快地向宝林寺跑去……

 

六祖慧能竟然就站在山门外!

 

好像,八年来他从未动过地方;好像,八年时光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好像,他一直在等着他!他向他发出一声石破天惊的大喊:

 

“什么样的一种东西来呢?”

 

“说似一物即不中!”

 

怀让的回答如虎啸山林,声震山岳。

 

宛若巨石投入深潭,甜蜜的喜悦像层层涟漪,连绵不断地从怀让心中涌出,充满了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开悟的巨大愉悦中平静下来,羞涩地一笑,向师父解释说:“人人本有的佛性,无形无相,是不能用语言来描述,也不能用东西来比喻的,所以,如果说它像个什么东西就不对了。”

 

慧能使劲点点头,与怀让把臂大笑,同归宝林寺。

 

文章节选自《六祖惠能传》

 

岭南探寻惠能潜隐迷踪

线路1:岭南六祖十大圣迹
时间:8月16日—23日

 

 

 

 

1、广州光孝寺:六祖大师出家地
2、韶关南华禅寺:六祖大师弘法地
3、六祖故居:六祖大师出生地
4、新兴国恩寺:六祖大师涅槃地
5、藏佛坑:六祖大师奉灵地
6、古大梵寺:六祖大师说法地(《六祖坛经》诞生地)
7、怀集六祖岩:六祖隐居修行处(龟嘴岩)
8、象州六祖岩:六祖隐居修行处(六祖刻画像)
9、永福六祖洞:六祖隐修洞(曾有遗迹“六祖法身”钟乳石)
10、乐昌西石岩寺:六祖大师隐修处(仙人石室)【详细行程

 

其他排期(可报名)
2020年10月1—8日 国庆中秋
2020年11月21—28日
2020年12月26日—1月2日 元旦

 

六祖避难处·六祖避难石

 

线路2:广东六祖七大圣迹
时间:8月19日—23日(观音诞)

 

1、朝礼六祖大师弘法地——于南华禅寺朝礼六祖大师、憨山大师、丹田大师真身舍利等圣物。
2、朝礼六祖大师出生地——六祖故居感受祖师当年之文化气息
3、朝礼六祖大师涅槃地——于新兴国恩寺礼拜六祖大师手植古荔等圣物圣迹。
4、礼拜六祖大师奉灵地——于新兴藏佛坑礼拜六祖大师圆寂后“飞身”藏佛处。
5、朝礼六祖大师说法地——礼拜韶关古大梵寺(六祖大师宣说《六祖坛经》之道场)。
6、朝礼六祖大师出家地——广州光孝寺礼拜六祖大师瘗发塔、菩提树、古经幢等圣物圣迹。
7、礼拜六祖大师避难地——徒步前往朝礼六祖大师避难石圣迹。【详细线路

 

其他排期(可报名)
2020年8月19—23日 莲池大师纪念日
2020年9月9—13日 龙树菩萨诞·财神诞
2020年9月16—20日 六祖大师圆寂日·地藏诞
2020年10月3日—7日 国庆·鸠摩罗什圆寂日
2020年10月21—25日
2020年11月11—15日
2020年11月25—29日 憨山大师圆寂日·三祖僧璨大师圆寂日
2020年12月9—13日
2020年12月30—1月3日 元旦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