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旅研究 > 南岳:“走”出城市执法管理新模式

五台山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纵横

更多>>

峨眉山朝圣

南岳:“走”出城市执法管理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3/03/13 佛旅研究 标签:“走”出南岳城市执法新模式管理浏览次数:89

     南岳衡山,风景如画,游人如织,年接待中外游客300万人次以上。近年来,南岳区城管部门坚持“抓长效,创特色,树亮点”的工作思路,在集中管理、分片执法的管理背景下,提出并完善了一套新的对执法队员的考核办法,通过将城区17条主次干道包干到人,领导不定时进行抽查的手段,确保执法队员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进行日常徒步执法,保证执法的长效性,并以此作为考核队员的主要依据,徒步执法办法实行以来,城区各种破坏名山形象的违规违章行为减少了80%,靓丽的旅游环境,和谐的城市秩序,吸引了无数宾客蜂拥而至,今年1至11月,南岳区已接待海内外游客328.8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7.6亿元人民币,各项指标再创新高,真正实现了旅游经济事业的又好又快发展。

徒步执法:不断“行走”的执法

     如果你是一名生活在南岳城区的居民或是来岳观光的旅客,肯定见到过这样一幕:在城区各个街道上,城管队员们不断地来回行走,并不时有城管执法的巡逻车来回检查。在城管队的“管辖圈”,这样的“点”有33个,要求队员20分钟内走完1来回。时间表硬性规定了的,这就是城管大队“徒步执法”中对执法者实施的监督措施。这种看似简单的监督,使执法行为发生了质的变化。城区主干道是流动摊贩、乱停乱放、“三无人员”带香拉客等违章现象多发地区,以往城管执法主要以间隔机动巡查为主,多采取驱赶、取缔或罚款等形式予以惩处。违章者见到城管队员,便收拾“家伙”四散而逃,跑得快的就躲过一“劫”,慢的只得自认倒霉交上罚款。你查我躲、你追我跑,在一些繁华地段,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场“游击战”。为了让“难管区”不再难管,南岳城管大队领导痛定思痛,决定创新管理模式与管理手段,通过不断地摸索,揣摩出了“徒步执法”的方式并形成了机制,虽然这种方式辛苦、无趣,但对于作为全国著名风景名胜区的南岳来说却十分奏效。大队在管理辖区确定了33条行走路线,队员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在各自负责的路段进行来回巡查,每次巡查时间为20分钟,一天10个小时,每20分钟就会有一名队员从起点出发,形成不间隔的巡查。徒步巡逻期间,主要对流动摊担、店外经营等违章现象进行处理。徒步执法队员发现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处理的案件,可以上报大队并交给他们处理,以保证徒步执法队员按时巡逻。

     每天“走”着相同的路,看起来似乎没做什么,但却形成了一种威慑力。牌坊、东环路口等处原是“带笼子”人员追车追客的聚集地,“带笼子”多达数十人,还有专人“望风”,只要发现“情况”,便立即作鸟兽散,待城管队员一走,又“班师回朝”。现在,由于城管队员不间断巡查,追车追客人员只得成天骑着摩托车东躲西藏,疲于奔走,更别说做生意了,短短半个月时间,该处的“带笼子”人员便消失殆尽。

     “流动军”无处藏身,占道经营等违章行为更是无所遁形。以前,常常会有经营户将广告牌放置在人行道上,以吸引顾客的注意,不但影响市容市貌,更阻碍行人通行。屡教不改的占道者被城管队员抓住,顶多罚点款,稍有收敛,过不了多久,一切照旧。而“徒步执法”不用罚款,就让经营户们乖乖地将广告牌放在了店堂里。这是因为 “徒步执法”一天安排了10个小时,每隔20分钟,各个路段就会有1名执法队员经过,请店主将广告牌搬回去,就算店主受得了城管队员苦口婆心的教育,一天将广告牌搬出30次,也会累得够呛。时间一长,这些人自学改正了违章行为。

     “徒步执法”实施以后,南岳的违章现象减少了80%。城管大队负责人赵生昭说,以前,队员们出去巡查,他们究竟在干什么,管理者无法真正弄清楚,只能靠队员自觉。实施“徒步执法”后,队员们每天的值勤情况都可以从管理路段的实际效果上找到答案。

徒步执法:执法者的一面镜子

     一次“徒步执法”至少要走1里,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空,他们就这样不停地走,队员们戏称自己为“走兽”。这还不是“徒步执法”的全部意义。正是在“走”的过程中,一些队员开始考虑“形象”、“窗口”等这些他们以前不曾深入领会过的概念内涵,并开始改变一些现在看来与执法者形象不太相称的行为。二中队长王贤贵是大家公认的好脾气队员,他这样描述“徒步执法”给他带来的变化。他说:“这种方式就像是一面镜子,因为将上班时间与执法过程完全暴露在群众的目光下,他们满不满意、高不高兴,他们的眼神以及他们的话语,我们都能清楚地知道。这就在于无声的监督和鞭策。我们由此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干什么……”队员们慢慢感觉到,自身在发生一些变化,逐渐能容忍一些违章者的过激行为。

     今年2月,王贤贵在巡逻时,发现一只擦鞋箱摆在了人行道中间。上前一看,原来是“老熟人”周某。周某背着这只擦鞋箱,已在庙后周围跑了10多年的“生意”。周某脾气不好,时常与执法者起冲突,是最让城管头痛的对象之一。王贤贵走上前,朝周敬了个礼,并亮出证件说:“同志,你违章了!”话音刚落,一口唾沫就啐上了王贤贵的脸。王贤贵没有擦掉,耐着性子礼貌地说:“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周某操起拐杖横扫过来,王贤贵机敏地躲过。没打到人的周某不解恨,口不择言地骂了起来。王贤贵毫无怨言地站在一旁,礼貌地请他离开。周某这样闹了十几分钟,没激起执法人员的怒火,却引来了围观群众的纷纷指责。周某只得背起箱子嘟囔了一句“我服了你”后离开,从此没再在庙后附近出现。事后,同事们问王贤贵是怎么想的,他说:“站在对方的角度看,他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啊!”

     在“走”的过程中,队员们熟悉了每个地段的情况,对长期在这一带违章经营的小贩,心里都有“一本账”,因为了解,队员们总能设法化解在执法过程中碰到的难题。一次,一中队长蒋新军在值勤时碰到了长期在万寿广场兜售字画的老人旷某。旷某早年当过兵,后退伍回家。不服老的他想找份事做,却总是碰壁,最后发现了致富之道:卖字画。坎坷的经历养成了老人暴烈的性格。蒋新军这天正碰上老人心情不好,还没等开口,老人就指着蒋新军一声吼:“要是手上有枪,老子就毙了你!”蒋新军真诚地说:“我给您敬个礼吧!”待老人情绪稍微稳定,他问上一句:“您觉得自己对吗?”老人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徒步执法:“走”出浓浓温情

     因为不停地“走”,队员们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对这里的人有了感情。“走在这扇窗口,总感觉自己对这座城市的责任大了许多,也总会想着去为他们做点什么。”市场中队中队长李建军这样说。

     在小商品市场旁擦皮鞋的李姐不会忘记,是城管中队队员让她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李姐是外地人,丈夫残疾,两个女儿都在读中学,一家人的开支全靠她擦皮鞋的收入。虽然她明知道违章,但又苦于无一技之长,只得与城管“打游击”。南岳实施“徒步执法”,李姐眼看着要断了经济来源,急得不行。为此,队员们数次向大队打报告,特事特办,为她安排一个擦鞋摊。

     队员们经常碰到钱物、证件被扒窃而流落街头的旅客,每次都自掏腰包主动为“落难”的旅客提供住宿和吃饭,并及时打电话让旅客与亲人联系。在受到帮助的人中,有一些得了救、回了家,却忘了还借的费用;有的再次来南岳,或许已经不认识这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城管队员了,但队员们从不计较。

     帮旅客找“的士”、给游客指路……这是队员们“走”在路上经常会做的一些“分外事”。如今,有人在南岳遇到困难,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城管队员,因为他们知道队员们会第一时间帮他们解决困难……

     “走”,不是一个死板的动作,它表明的是一个姿态。南岳区城管大队负责人赵生昭表示:“徒步执法”已不是完成既定目标的突击式城市管理模式,对队员的考核也不再以处理案件多少和重大与否来衡量,而是以执法环境质量提升为标准,这既是执法模式的转变,也是管理制度的变革。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