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终关怀 > 临终关怀,让生命善始善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临终关怀,让生命善始善终

发布时间:2012/11/07 临终关怀 标签:临终关怀生命浏览次数:872

    埃及有个古老的传说,说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出了一个谜语:什么动物早上是四条腿,中午是两条腿,晚上是三条腿?谜底很简单,就是人。人,刚生出来的时候,四肢并用地爬行,长大后就用两条腿行走,年老时用一手拄着拐杖行走,便是三条腿。

  当人作为一个婴儿呱呱坠地时,总会受到父母及周围的人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因为这是新生命的开始,大家因尊重生命而关怀他,是理所当然的。但大家是否忘记了,这个新生命从诞生开始,便走向死亡。当这个生命垂垂老矣,将走向死亡时,会有多少去关怀他?

  生命就是一个无止境的循环。如同细胞会程序性凋亡一样,每个生命都有油尽灯枯的一天。当一个生命结束时,就意味着另一个循环的开始。死亡不应该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我们同样也要关怀他,让生命善始善终。

  临终关怀最早出现在英国。早在1967年,英国就出现了一家名为克雷斯多福的临终关怀医院。这是世界上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紧接着,美国、加拿大、日本及其他欧洲国家也陆续出现临终关怀医院。

  我们中国出现临终关怀尚不足20年,有很多地方还有待进一步的完善。1988年,上海首创临终关怀机构。1990年,天津出现临终关怀理论研究。1991年,中国出现临终关怀杂志。北京也于1992年创立了北京松堂临终关怀医院。

  在山东烟台,虽然没有临终关怀医院,却有临终关怀病房。烟台某医院就曾对一位得了晚期肝癌的老人实施过临终关怀的护理。这位老人已经97岁高龄了,在他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他得到了医院无微不至的关怀。在老人弥留之际,他已经意识模糊,但他仍能听到医护人员的轻声呼唤,并紧紧地抓住医护人员的手,安详地离去。

  人到临死的时候,很少有意识清醒的,一般在垂死之际,都希望抓住一点什么,企图继续停留在这个世界上。让老人抓住某个人的手,他们会很安心、很舒适地离去。这是最好的临终关怀。

  我们的每一个人,哪怕是乞丐或十恶不赦的杀人魔王,都希望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能死得有尊严,而且舒适。

  让生命可以善始善终,这是每一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愿望。但在我们中国,是很忌讳死亡的,只有在骂人的时候,才会犯忌地咒骂一句某某人“不得好死”,这便含蓄地表达了他们希望自己“好死”的愿望。而且在我们国家的教育中,只有生的教育,而完全回避了死的教育。尽管有很多老人喜欢拿死亡来开玩笑,譬如说自己是三等公民——一等工资二等吃三等死,但没有一个老人愿意正正儿八经地来谈论死亡。他们害怕死亡,不敢正视死亡。

  很多人都误以为,临终关怀就是安乐死。其实不是这样的。

  临终关怀,既不促进也不延缓生命的死亡,而是让生命自然而然地走向结束。在这个过程中,医护人员提供一些家庭护理,减轻垂死者的痛苦,并对垂死者进行心理安抚等等。这一点与安乐死极不相同。所谓安乐死,就是用各种物理或化学的手段,加速生命的终结,似乎不太人道,目前只有荷兰等少数国家接受,而在大多数国家是不受欢迎的。

  临终关怀,主要是由家人、义工、医护人员、营养师、心理医生等组成的一个团队来实施的,在老人或垂死者剩余时间在六个月及以下的时期进行的。

  临终关怀护理组施行的是姑息疗法,即尽最大的可能,让老人或垂死者安详舒适地离去,使生命能善始善终。

  如今,我们的国家正步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会越来越多,子女的空巢现象,让老年人更需要临终关怀。但由于我们国家尚是发展中国家,经济相对比较落后,老年人简单的愿望——临终关怀有时也很难实现。

  前段日子,就曾出现过孤寡老人在自己家里孤独地死去而无人知晓的事情。这并不是什么社会制度的问题,无论在什么国家都会有这类事情出现。希望大家在愤怒指责政府与社会不作为及冷酷之余,是否应该为需要临终关怀的人做点什么?

  在发展临终关怀事业的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中国人要跨越传统伦理道德,因为临终关怀是把子女应尽的“孝道”推向社会。中国70%的老人把自己的临终地点选择在自己家里。子女在传统伦理道德的支配下,不顾老人是否痛苦,仍继续无用的治疗。很多中国人很难接受自己临终前,亲人不在自己的身边,但离开自己的亲人,这是迟早的事,面对死亡,谁也没有豁免权。

  中国人不太相信临终关怀,他们害怕自己的父母在临终时受到医务人员的虐待。中国人有“久病床前无孝子”一说,很多人怕被世人指责不讲孝道。由于“421”家庭模式下,中国有老年人1.4亿,而且这个数字正在以少有的速度不断地增长。

  由于中国尚处于发展阶段,很多家庭无法承受昂贵的老人临终治疗。把老人的临终事宜安排在临终关怀医院,等于把老人的临终事宜推给了社会,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每个普通家庭的负担,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人道主义救助。但由于资金缺乏,临终关怀只能在大城市实施。而中国的很多中小城市,尤其是农村及边疆地区尚无法实现。

  最近,我在报纸上看到这么一则消息:香港英皇集团董事长杨受成先生捐给了湖北省500万元港币,用作建立临终关怀机构的基金。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说明这个社会还是有人关心临终关怀事业的。

  如果我们不象杨先生那么有钱,我们可以去做义工,为身边需要临终关怀的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也很好啊。希望那些热心救助穷人的人们,应该把重心转移到临终关怀事业上,毕竟垂死者更需要关怀,我们应该救急不救穷啊。

  生命是一个完美的圆,临终关怀能让这个成为现实。让生命生如夏花般的灿烂,逝如秋叶般静美。让生命在哭声中降生,在含笑中离去。这便是临终关怀的真谛。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无幼以及人之幼”,我们每个人都有老死的那一天,希望大家对身边的人都能施以临终关怀,让生命善始善终。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