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终关怀 > 寻找最妙的临终方法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寻找最妙的临终方法

发布时间:2012/11/07 临终关怀 标签:临终方法浏览次数:516

这样的生命力,这样认真的信愿行,在生命将灭的一刹那间,一旦得了阿弥陀佛的召唤,凭着自己念力的呼应,一定会往生西方净土。

什么样的临终方法才最妙最稳当呢?几十年,我一直在探寻……

孩提时,最喜热闹,尤喜往红白善事人堆里钻。红白喜事也真妙,往往挑上同一个日子,这边悲悲切切,凄凄惨惨地哭丧;那边热热闹闹,欢欢喜喜迎亲。所以在我们小孩子眼中,那人没死,准是又到别处做客去了。这些红白喜事,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上,有着特殊的感觉。於是乎,在我们过家家的儿戏中,又有了婚丧嫁娶的内容。几张凳子,几把椅子一围,就是一个家。而充当新郎、新娘,死者的,往往是大家夥凑拢来的布娃娃。办喜事,小朋友凑齐果子,请大家吃喜糖。办丧事呢?大夥更喜欢长一句短一句地学看哭丧。你听:办喜事唱:

嫁新娘,结新娘,娶了新娘好吃糖。

你一颗,我一颗,欢欢喜喜尝一尝。

花轿呢?一张椅子,摘一些山花扎起来,布娃娃坐在椅子上,晃晃悠悠地扛着走。

出丧呢?这样唱:

东喜事,西出丧,孝子孝孙泪汪汪。

十月怀胎娘辛苦,培育成人全家忙。

报四恩,四恩报,作善死后美名扬。

做坏事,心不善,作恶死后臭名彰。

丧扛呢?一张长凳,糊上白纸花,布娃娃直挺挺地躺在长凳上,几个小朋友扛着慢慢地走,端灵牌的,当孝子的……煞是认真。

渐渐地,对婚丧喜庆,生死轮回,有了模糊的认识。人啊,生了死,死了生,从哪来,又到哪去,有时自己也似乎变成了两个人,一个真象我,又一个幻我。朗朗的月夜,有时独个儿追着影子,玩它个大半夜……宇宙这么大,自己在大海中,是宇宙的一滴水?还是地球上一粒微尘?人,似乎一出生就为自己的死亡作准备,到底怎么死才合适呢?

然而,大多数人死得那样悲悲惨惨,凄凄切切,实实令人不忍目睹。

七岁那年,亲眼见小欢子从小诃中抓了一条大黄鳝回家,在门口把它段段切碎,抛到小河中,自己又跳入小河抓鱼。不想一跳入水中,就再也没有浮上来了。他,他,向来熟悉水性的他,竟活活地被水淹死了。待父母请人寻找到尸体时,早已遍体浮肿青紫,面目全非了,哪里还有小欢子的欢笑声?人们说:小欢子是被那条大鱼鳝抓去赔命的……我就有了杀生的恐惧,再也不敢看杀生,不敢吃鱼肉了。我开始学会沉思默想了。

十三岁那年,我的同桌同学田红英死於吃唆螺,她家是小市民,与我家同住在上栗小镇上。这里有些人喜欢到小摊上去吃夜宵。田红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要什么给什么,就差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不能摘下来供她玩了。这一天,她又跟父母上街吃夜宵……这是一个春夜,多下了几天雨,地上潮湿湿的,散发着霉气。田红英一家三口当晚吃的是唆螺,田红英「贪口福,多吃了几个,回到家来,肚子痛得厉害,大吐大泻,打针吃药不管用,不到天亮,死了……从此以后,我向学佛的姥姥看齐,持素,不吃零食,每餐只吃七、八成饱,不进非食,少吃晚饭,甚至有时也学姥姥的过午不食,寒暑假有时也跟姥姥禁语禁食。

二十岁那一年,被举为校花,人不仅长得特别漂亮,而且学习成绩又非常之好的萧玉兰,不想突然间得了肺病,一天夜晚突然吐血,那血啊,鲜红鲜红的、地上、床上,身上鲜血淋漓,点点片片……有几次我均从玉兰的血海中惊醒,玉兰啊玉兰!我与你同年同月同时生,怎么就不同日同时去死呢?谁能相信你那年轻、美丽的生命,竟消失在刹那间?你能否记住我们同学时的言语--有机会也共同学佛参禅……在全班同学追悼萧玉兰同学的诗会上。同学们个个声泪俱下地朗诵了《哀萧玉兰同学》的诗作……臂似雪玉藕节白,脸若芙蓉荡笑涡。长发飘飘修眉好,如此美妙世无多……劈雷一声无常到,捉去仙女见阎罗……

从此以后,我感到了生命世事的变化无常,人在三苦八苦中熬煎。

我正在湖长沙求学,上栗镇来了急电:姥姥病危,速归……

……我从小寄养在姥姥家,她待我的那个亲哟,比亲孙子还要亲十分。表哥表姐有时提意见,姥姥便笑看说:“你们的父母都在身边,比我照看得更周全。她呀!父亲军旅在外,母亲又到日本留学,想在医学上多学点本领,为人类造福!大家都是学佛的好孩子,眼睛要看得远,心量要大,要关心别人胜过自己!是吗?你们看,观世音菩萨在看看大家笑呢!於是,我们团结友爱地用甜甜的童声跟着姥姥念佛……而如今,却收到了急电,我怎能不心急如焚地往回赶吗!”

“……姥姥!姥姥!姥姥--您的外孙女儿回来看您了……”此刻,姥姥笑着盖着眼,仰面躺在床上,右手拿着一串念珠,口中似乎还轻轻地念着阿弥陀佛圣号--也许她听见我的呼叫声,姥姥的眼睛突然张大了,她看见了我,轻轻地把念珠放在我手上。这是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眼见的神奇,此刻九十八的老外婆不但两眼,而且面容也是绝对地变美了,她原来皱宿的面孔,发出了一种鲜润的彩泽,仿佛枯竭的脉膊,一下子又充满了生命的血液,她的口,她的两颊,也都恢复了异样的丰润……最后她欣喜地说--终于来抓我了,你们以后好好念佛--然后微笑着把双眼轻轻闭上,菩提一音眼中的电光杳灭,生命呼出了躯壳,一切都止息了,几十年贤妻良母的辛劳,如今她已永远脱离了人间的烦恼,还归庄严,清净自在的极乐。我们承受她用佛法一生荫泽与厚爱的子孙,在助念的慈悲声中亦隐有无穷的赞美。望着她临终时功成德备的微笑,无形中似有不朽的佛光,永远临照她学佛的绵绵的后裔。

上栗镇南街的居民被老人临终的神奇吸引住了。黎新民、张华棣,叶瑞贞等都说:老外婆本识字不多,信佛却最虔诚,一生充实念佛,把一个大家庭治理得井井有条。她的临终,充实着学佛人寂灭的神奇。这样的生命力,这样认真的信愿行,在生命将灭的一刹那间,一旦得了阿弥陀佛的召唤,凭着自己念力的呼应,一定会往生西方净土。我们也要向她学习,和她一样,一心不乱,执持名号,行归净土。

通过几十年亲眼实见,我们终于寻找到了最妙的临终方法:看破,放下,求净土。要看破六道轮回的真相,深知轮回苦,而人世间,三善道又很难保持。因此要发大愿只一心求生净土,於下一切世缘,以念念思归净土为正行,以持戒积善修福为辅行,积足净土资粮,这样修持一生,临终之时,才能一心不乱定在佛号上,必得感应西方三圣前来接引,以自修和佛力接这样的二力法门才能真正了脱生死,一径往生即不再退转,这真是千稳万当,当生圆成佛道的径中径又径的大法。有了这样稳妥可靠的大法,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从此以后,我不仅自己修持净土,还积极劝人修,同修净土,积极为人助念,送人临终归净土。

时不再来,机不可失,我们真应该看破,放下,求生西方净土。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