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景区资讯 > 武大教授欲解千年女寺之谜 称女书为王妃所创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游记攻略

更多>>

佛旅资讯

更多>>

斯里兰卡

武大教授欲解千年女寺之谜 称女书为王妃所创

发布时间:2014/09/19 景区资讯 标签:之谜创造者千年女寺女书教授欲解武大王妃浏览次数:1030

  日前,神秘“女书”故乡湖南江永县惊现一座石窟寺,90%的石窟造像都是女性形象。是谁建起了这座奇特的女寺?为什么供奉的造像多为女性?世人百思不得其解。武汉大学宗教学系教授宫哲兵根据自己多年的研究,提出一个大胆的观点——女寺建造者很可能是一位五代时期的王妃,同时也可能是女书的创造者!

  女寺之谜

  寺内记载缺了开山方丈

  在湖南江永县,很久以来流行着一种记录当地土话、只在女性之间使用的神秘文字女书。在这个女书的发源地和流传地,一座充满女性元素的石窟寺在最近的文物普查中进入了考古人员的视野。

  据报道,这座石窟寺被称为雄山寺,位于距湖南江永县城直线距离约35公里的桃川镇石枧村。村东有座小山叫雄山,雄山三面临水。临水正面的石崖上,古人依山就势,凿窟造像建立寺庙,10余石窟中现存佛像48座,寺内还有石雕像、石刻构件、摩崖碑刻等多件文物。据当地的老人讲,“文革”以前,寺内造像数量超过100个,90%为女像。

  令考古人员疑惑的是,这90%的女像中除观音菩萨的造像可以辨认外,其他女性造像目前均不能确认身份。比如其中高达2米的主佛造像水衫云袖,端庄慈祥,栩栩如生,但不属于已知佛像中的任何一种。

  关于古寺的年代,寺内摩崖石刻《重修雄山寺记》记载:“□马氏专制之际,此地有某氏女者辑选为宫嫔,既归学佛……。”当地考古人员据此推测,“□马氏”可能为司马氏。按先有石窟佛像,而后建寺,再有重修重建的常理分析,该寺的始建年代至迟当在北宋初,造像年代则更早,似可追溯至西晋时期。

  寺中碑记还显示,寺庙历代住持(方丈)都是女性,如元代某住持叫月皎,清代某住持叫妙光。那么,这座女寺的第一位住持怎么没有留下法号呢?

  教授研判

  创寺者肯定是五代王妃

  在媒体上看到关于雄山寺的报道,武大教授宫哲兵的脑海里当即浮现出一个多年前在江永听到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灰姑娘”:古时,当地有位漂亮女孩天资聪颖,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她年少时入宫为妃,后来被放还家乡,礼佛清修安然终老。“1982年,我在江永做民族调查时首次发现女书,并对这种特殊文字产生了浓厚兴趣,随后几年,我多次到江永调查。”说起二十多年前的田野调查,年逾六旬的宫哲兵神采飞扬。

  从田间村头到故纸书堆,宫哲兵理清了女书产生和使用的文化背景,同时也将那个“灰姑娘”的故事拼接完整——

  唐末,马殷割据湖南,公元907年,五代的后梁封他为楚王,都于潭州(今长沙)。马殷称王后遍选民女充实后宫。江永石枧村周氏,时年16岁,在入选的宫女中才貌出众名列首位,得到宠爱被封为王妃。马殷死后,周氏削发出家,不久得以放归乡里。她回乡后出资修建佛殿,专心清修,百岁时涅槃。按照她的要求,身后不修墓不建塔,也不留碑碣……“我可以肯定,石刻上的‘马’指的是马殷,而女寺的始建者和第一任住持就是这位五代时期楚国的王妃周氏。”

  大胆推测

  女寺女书可能源自同一人

  据宫哲兵介绍,关于周氏的资料,留存下来的并不多。他推测,周氏被放归石枧村之后,出资修建了女寺,并出任住持,由她而始形成惯例,寺中住持代代都由女子担任。

  那么,罕见的女寺与独特的女书之间,是否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呢?在研究女书的起源时,宫哲兵也听过一种说法,即女书的创造者是当地的一位王妃。

  在传世的女书作品中,有一篇以后宫女子口吻所作,名为《玉秀探亲书》,作品倾诉了深宫闺怨,劝家乡的女子千万不可进宫。从深宫写出密信“探亲书”主人公胡玉秀,是不是那位创造女书的王妃呢?

  据宫哲兵考证,胡玉秀确有其人,且文采不凡,但她并没有入过宫,自然也不是《玉秀探亲书》的作者。关于她的误传,是由于古时文章没有句读而误读形成的。“如果女书是王妃所创的传说能够得到印证,那么她很可能就是创建女寺的那位王妃——周氏。”宫哲兵推测。他计划近期再赴湖南实地查看,以期证明自己的推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