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铜川耀州千年舍利 藏身监狱40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铜川耀州千年舍利 藏身监狱40年

发布时间:2014/09/19 新闻中心 标签:佛教新闻千年舍利旅游浏览次数:316

 40年前在寺坪村出土的舍利子

   40年前,潘西顺(右)等人就在这里挖开地宫,找到舍利

  佛教文化旅游网讯  40年前,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寺坪村村民在一次劳作中,意外发现了一个神秘地宫。打开地宫,一个巨大的石函出现了,打开石函,函内有鎏金铜盒等宝物,铜盒中还有3枚晶莹剔透的舍利。

  舍利问世,曾轰动一时。但时光荏苒,40年前的激动逐渐被淡忘。

  为保护其安全,舍利被保管在监狱长达40年之久。如今,仅有极少数人知道耀州有舍利,能瞻仰舍利者更是寥寥。

  出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向西北几里地,就到了寺坪村。没有人知道寺坪村名的来历,直到舍利发现之后。

  数十村民打开隋代地宫

  1968年冬,寺坪村来了10名知青,村干部决定,要给知青盖房子住。“房子一定要盖结实,得用石头做地基。”一村民说,村头的耕地下面有石头,因为多少人耕地时在那儿把犁铧打烂了。

  今年83岁的潘西顺老人时任生产队长。“挖了不长时间,便见土中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无头佛像。”村民们用了三四天时间,把佛像一一刨了出来,堆了满满一碾麦场。

  村民余学武拿着头正在地里挖,忽然,他挖出一个黑洞,用手电一照,可以看见巨大的青砖墙。

  大家沿青砖墙挖了两米多深。“挖开后一看,青砖围成了一个院子(地宫)。”一些人铲去围墙上方的泥土,一个地宫出现在他们面前。

  几个急性子人推倒砖墙。一会儿,有人大喊:“里面有个石棺(石函),上面还刻着娃娃。”

  村长命令3名农民护宝

  清理完砖块和泥土,村民们惊呆了。“石棺四周雕刻的是各种各样的佛像,还有飞天等图案,好看得很!”“石棺里有宝贝!”但是,四条长条巨石压在最上面,任凭大家肩扛手抬都纹丝不动。实在没办法,村民搭起脚手架,安装滑轮,用杠杆将4根石条吊起运走。

  搬走石条,下面又有一个石板。移走石板,石棺盖就出现在大石板下面。棺盖上刻着“大隋皇帝舍利宝塔铭”。棺盖和棺体密封得严严实实。

  棺盖打开后,棺内放着一个刻有字的石板,把石板拿开后,看见了很多已烂成碎片的蓝色绸布,绸布中间有两个鎏金铜盒和一个波斯象耳铜瓶。

  潘西顺当时正蹲在地宫上方的土堆上。“他们打开铜盒,盒子里有很多玉石翡翠、金银钱币,还有3颗白色亮晶晶的东西(舍利),大家都去抢,不知道谁把铜盒里的小方盒子扔到坑外,我把它捡了起来,摇了摇,听见咣当响,就把它撬开。方盒里有个翡翠小瓶,大拇指大小,装了满满一瓶水,黑红色。不知谁喊了一声,这种水抹眼睛好,大家都争着抢着,一会儿就把水给糟蹋完了。在那个鎏金盒里,还盘着一撮头发。”

  村长知道此事后,马上从农民手中收缴文物,命令潘西顺等3人昼夜不离地守护这些宝贝。

  此处原为舍利宝塔地宫

  很快,此事被报告给政府,陕西省及铜川市的多名考古专家来到寺坪村。

  经专家们辨认,石函中刻有字的石板是舍利塔下铭。据其记载,此处原为神德寺,隋文帝杨坚于仁寿四年(604)下旨敕造。出土的3枚舍利均为直径约2厘米的算珠形,形体较大,在国内非常罕见。

  据考证,当时随舍利出土的文物很多。一位学者透露,舍利一般分为骨舍利、头发舍利、肉身舍利三种。“骨舍利已经可以肯定,如果圆盒内的头发为发舍利的话,那么村民用来抹眼睛的黑红液体可能是肉身舍利”。

  那么,隋文帝为何要在偏远的寺坪村建舍利宝塔呢?耀州博物馆副馆长王建域说,在1000多年前,这里并不偏僻,秦直道就从寺坪村附近经过。“那时候,这里可是高速公路,中原王朝与北边游牧民族的交流都经过这里。”

  王建域说:“杨坚大力弘扬佛法。从仁寿元年(601)开始,用了4年时间分三批在全国111州建塔111座,安奉佛骨舍利。对于舍利的来历,《广弘明集》卷19记载:‘皇帝昔在潜龙,有婆罗门沙门来诣宅,出舍利一裹……皇帝以仁寿元年六月十三日,亲以七宝箱奉三十舍利,自内而出,置于御座之案,与诸沙门烧香礼拜。……乃取金瓶琉璃各三十,以琉璃盛金瓶,置舍利于其内,薰陆香为泥,涂其盖而印之。三十州同刻,十月十五日正午入铜函、石函,一时起塔。’”

  监狱存放舍利40年

  寺坪村发现舍利曾轰动一时。“出土的宝贝都被公家人拿走了!”寺坪村人都这样说。村民们所说的公家人是指原药王山文管所职工王明皋,他把征集来的文物存放在该所的文物库房。“由于舍利很珍贵,当时被送往i君县监狱保管。2005年11月,又转移回耀州区某监所。一共有4把大锁锁着舍利,钥匙分别在4名领导手中。”当地一知情人说。

  其实,在文物库房内存放的仅仅是一大一小两个鎏金盒子、圆形放置头发的盒子和波斯币等物,当年出土的石函却一直被遗弃。从1968年到1997年的30年间,石函身首异处,裸露在荒野中。1997年,耀州区博物馆将其运回,现放于博物馆的长廊下。石函虽避免了雨淋,但风蚀依旧严重。如今,精美的线刻已逐渐模糊。

  耀州博物馆建成后,随舍利出土的文物大部分在该馆展出。

  西藏活佛曾割袍护舍利

  2006年3月21日,西藏一名活佛得知耀州有舍利,专程前来拜谒。“当活佛第一眼看见舍利时,便立刻整衣下拜,虔诚之至!”当时的目击者回忆说。此后,活佛带领僧侣们在耀州博物馆举行了隆重的佛教仪式,顶礼膜拜舍利。“活佛看到舍利光芒暗淡,便依据传统习惯割下贴身僧袍一角,垫在盒子底下,又把大量的藏红花放在舍利周围。说也奇怪,当活佛做完法事,又重新放好舍利后,舍利好像光亮了许多!”一名信徒虔诚地说。

  此外,见过舍利的还有西安卧龙寺的如诚法师。2004年7月19日,如诚法师一行17人来到耀州博物馆。由馆内工作人员协助,将鎏金宝塔、香案、蒲团等摆放在文庙大成宝殿内。如诚法师亲手将3枚舍利送入鎏金宝塔。此前,如诚法师专门从台湾订做了这座新的鎏金宝塔,捐赠给耀州博物馆用于存放舍利。

  群众希望开发舍利资源

  由于神德寺舍利出土于“文革”时期,一直不为人所知。近年来,虽有少量宣传,但与当地旅游资源的开发步伐相比,还是相当滞后。“舍利多珍贵啊,别的地方想有都没有,而我们有却把它藏在监狱中!”不少人很遗憾。“我们有大香山寺,有很好的佛教旅游文化项目,如果再让舍利为其增光添彩,那么将大大提高耀州的旅游品牌和层次。”

  但是截至目前,当地政府仍没有关于开发舍利资源的具体规划。自出土以来,舍利又在监狱里呆了40年。至于何时与普通百姓见面,目前还不得而知。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