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终南山 > 佛旅回顾 > [2018.4 印度定制]与佛同行——2018九华山上禅堂禅修会印度尼泊尔朝圣参学之旅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2018.4 印度定制]与佛同行——2018九华山上禅堂禅修会印度尼泊尔朝圣参学之旅

发布时间:2018/04/13 佛旅回顾 印度朝圣回顾 定制回顾 朝圣热点 浏览次数:1165

 

前言:应九华山上禅堂在家信众渴望学习佛法的需求,九华山上禅堂于2011年成立九华山上禅堂禅修会,2011年元月1日在九华山上禅堂举行第一次居士共修学习,七年来禅修会共举办居士培训班33期,先后培育学人千余名;九华山九十九米地藏菩萨圣像开光庆典后,禅修会发起“感念地藏菩萨恩德,祈福十方众生”为主题的千人诵经祈福法会,先后举办三届,规模盛大,盛况空前;七年来禅修会先后朝礼印度、尼泊尔、五台山、峨眉山、终南山、泰国、西藏等佛教圣地、道场,虔心参学,参与者皆感受益颇丰。

九华山上禅堂印度尼泊尔朝圣视频

2018年3月24日(农历二月初八日),蝉友圈佛旅网有幸护持九华山上禅堂禅修会一行,在九华山佛教协会副会长、上禅堂方丈果卓大和尚的带领下,各地信众再次前往印度、尼泊尔,进行为期十天的印度定制朝圣,朝圣团一行先后参访桑克西亚、鹿野苑、祗园精舍、竹林精舍、蓝毗尼、那烂陀大学遗址、菩提迦耶、灵鹫山、拘尸那罗、中华寺、吠舍离、恒河等地,对佛陀当年说法、布道之地进行朝礼参学,以下系本次参访朝圣学员记录,辑此以供有缘善信广作交流。

 

鹿野苑,佛陀初转法轮之地。在转法轮塔前,果卓大和尚领众熏修

 

第一天 启程

 

转绕法轮塔

 

2018年3月24日,在九华山佛教协会副会长、上禅堂方丈果卓大和尚的带领下,来自全国各地在家信众34人,满怀虔敬与热切的期盼,由上海浦东机场出发,搭乘前往印度、尼泊尔的飞机,开启了为期十天的朝圣之旅。

 

这一次,我们将前往舍卫国、蓝毗尼、菩提伽耶以及恒河等八大圣地。两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佛曾在南亚次大陆成佛悟道、讲经开示,并留下种种遗迹,这片圣域是佛教徒一生中最重要的的朝拜地之一。途中,果卓大和尚提到,原本定于3月23日的行程,最终由于种种机缘巧合改为3月24日,农历二月初八,刚好是释迦牟尼佛出家日,因缘极为殊胜。出发前,师兄们共同恭祝佛陀节曰、祈请佛陀加被、朝圣行程一切顺利。

 

经过七个小时的漫长飞行,穿过巍峨的喜马拉雅山上空,印度时间3月24日晚19点,果卓大和尚带领我们一行34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新德里。明天,激动人心的朝圣之路将正式拉开帷幕。

 

所有未来照世灯,成道转法悟群有,

究竟佛事示涅槃,我皆往诣而亲近。

 

 

 

第二天 桑克西亚

 

3月25日清晨,在果卓大和尚的带领下,九华山上禅堂印度尼泊尔朝圣团一行34人整装待发,前往佛陀为母说法后从忉利天降凡之桑克西亚。

《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记载,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因此,作为八大圣地之一,桑克西亚与来自地藏菩萨道场我们,有着特殊缘分。

 

途中,果卓大和尚带领居士们做完早课之后,作学修开示:释迦牟尼佛为母说法,体现出真正的孝道不止是满足世俗物质享受,唯有解脱之道才能为父母带来根本的快乐。佛陀的母亲摩耶夫人已经处在六道轮回的最高层——天界,释迦牟尼为了让以佛母为代表的天人能获得真正的利益,亲自升天说法,向天界众生讲述地藏菩萨大愿功德,以及依止地藏菩萨本愿经学习修持所能获得的善果与无上加持,最终达到究竟解脱。今天,作为佛弟子的我们也应当学习佛陀和地藏菩萨的精神,为父母、为亲人、为众生传播真正的解脱之道。

 

经过七个小时的漫长车程,下午,我们终于抵达了桑克西亚。尽管在如今的印度,佛教不兴,而圣地中保留的阿育王石柱依然令人振奋不已,石柱上雕刻的白象象征着佛陀当年是由六牙白象入母胎后才降临于娑婆世界。石柱后方的菩提树已有几百年历史,同样是为了纪念佛陀由忉利天降凡并显示神通而栽种。当时的桑克西亚(法显「佛国记」中曾提到)由于物产丰富,许多外道修行者和信徒均居住在此。而释迦牟尼佛选择了从这里回到人间,并由天人以神通搭建天梯、帝释天与大梵天左右护持亲自送回,这一颇有意义的圣迹显现极大增强了当地佛教徒的信心,并在外道众中引发震动,吸引了许多外道信徒最终选择皈依佛门,走上了脱生死、离苦得乐的真正道路。

 

当年直通忉利天的天梯处,三百年后阿育王在此修塔纪念,由于两千多年岁月侵蚀,现今已被高耸的土堆埋没,只露出隐约的塔顶上些许砖块。果卓大和尚和居士们献上新鲜水果供奉,并燃起佛香,顶礼膜拜。法师在此带领大家念诵经文,集体共修,让梵呗经声再次回荡在圣地上空。之后,师父为大家做了开示。地藏菩萨有心地法门,佛陀传法49年,却表示自己实际上并没有说过一个字,可见在平时生活中,我们应当善巧的利用佛法利益众生,消除烦恼习气。而在实修中,则需要万法唯心,放下一切,守住自心,守住内心的佛法。

 

漫长的旅途,在晚课之后结束。朝圣的第一天,九华山上禅堂与桑克西亚的殊胜缘起令每个参与者法喜充满,相信大家在今后的修行路上也将信心倍增。

 

第三天 舍卫国

 

 

 

3月26日,九华山上禅堂印度尼泊尔朝圣团一大早即出发,从勒克瑙坐巴士前往舍卫国,朝拜祇园精舍、佛陀上忉利天说法处、给孤独长老园、鸯掘摩罗塔等圣迹遗址。

途中,果卓大和尚在车上为大家开示,讲述了给孤独长者为了迎请释迦牟尼佛来舍卫国说法,用金砖铺满地面的代价换来祇陀太子的园林,以供佛陀和僧团居住。佛陀在此停留了24个结夏安居,我们耳熟能详《楞严经》、《金刚经》、《阿弥陀经》等多部大乘经典皆由释迦牟尼在祇园精舍讲出。

 

中午,一行34人来到了圣地舍卫国,在师父的带领下,首先前往佛陀上忉利天说法处。该纪念塔遗址高耸在祇园精舍外围,据说当年佛陀接受天人祈请,避开世人在此登天说法,之后又在舍卫城外显示神通,降服六师外道数百万人。师父和居士们攀上塔顶,焚香诵经,顶礼膜拜。

 

鸯掘摩罗塔和给孤独长老纪念塔距离上忉利天说法处不远。途中,师父为我们讲述了经文里关于鸯掘摩罗的故事。在佛陀时代,鸯掘摩罗出家前勤修外道,修行过程中由于他的外道师父听信了师母的谗言,故意诱导他犯下杀业,告诉他杀满1000人才能得道。鸯掘摩罗追求灵修成果,杀了999个人,当还差最后一个人的时候,释迦牟尼佛出现并显示神通,以善巧方便度化了他,鸯掘摩罗当即放下屠刀,落发出家。经过多年修行,鸯掘摩罗最终修成阿罗汉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故便由此而来。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很多人在理解上有所偏颇,师父表示,这并不是说放下屠刀即刻就能成佛,而是指断绝恶业才能走向成佛的道路。此后还要经过累劫修持,精进勇猛,最终才能证得佛果。

 

之后,一行人又朝拜了鸯掘摩罗塔对面的给孤独长老纪念塔。作为行布施供养的大功德主,曾富甲一方的给孤独长老倾尽家财,为佛陀和僧团买下祇陀太子的园林作为祇园精舍,以奉三宝,甚至最后自己吃不上一顿饱饭。为此,世尊表示,由于给孤独长老的大善功德,未来将永远不缺少物质资源。果然,给孤独长老再次积聚了财富。这种供养三宝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心向佛的行为值得我们所有在家居士众学习。

 

最后,大家来到了祇园精舍的中心——当年释迦牟尼以及十大弟子居住的房舍遗址纪念塔,也是今天朝圣之旅的核心。当我们抵达之时,许多其他国家的朝拜团包括韩国、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南传佛教等地的比丘、比丘尼及广大善信居士也在这里进行朝拜、经行、集体念诵等修持。祇园精舍的修行气场流传了两千五百年,至今仍聚集了世界各地追求解脱之道的人们,可见圣地加持力不可思议。在释迦牟尼佛当年的起居地遗址前,师父率领大家焚香膜拜,绕塔三匝,口诵佛陀圣号,一时「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之音响彻云霄,回荡在世尊曾住过24年的地方,令闻者内心无比激动,在寻求解脱之道上信心倍增。

 

除了佛祖纪念塔,祇园精舍核心区域目前由印度文物部门挖掘并确认的遗址还有罗睺罗尊者居住地纪念塔、虚菩提尊者居住地纪念塔、目犍连尊者舍利塔,以及目犍连尊者以神通飞去菩提伽耶拿来的菩提树种,并由阿难尊者载下的菩提树。随后,大家在舍利弗尊者宿舍纪念塔前相对而坐,集体共修。师父带领居士们念诵了完整的净土宗晚课仪轨,众人在自我修持的同时,也向古老的圣地传递了汉传大乘佛教目前发展欣欣向荣的盛况,男女老少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尽管时值末法时代,却仍有高僧大德荷担如来,传播世尊教法。我们在圣地受到佛陀的无上加持,倍感珍惜,大家取出净水浇灌菩提树、收集地上的菩提树叶和菩提子、绕塔绕佛、诵经修持。愿持诸佛微妙法,光显一切菩提行,究竟清净普贤道,尽未来劫常修习。

 

第四天 尼泊尔

 

蓝毗尼园无忧树前合影

 

中华寺前合影

 

3月27日,九华山上禅堂朝圣团在师父的带领下,踏上前往尼泊尔蓝毗尼园的旅途。

 

行车过程中,师父为大家做了开示:本次我们有此福报前来朝拜释迦牟尼佛诞生之地,应该抓住机会忏悔业障,增上法缘,精进学习佛陀教法。

 

办理入境手续的等待过程中,师父应大众祈请,教我们学习唱赞。师父说,今天有幸来到佛陀诞生地,有一首赞颂大家应该了解:「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听闻师父法音,大家非常欢喜,认真学习了这首赞佛偈。

 

下午,我们抵达了圣地蓝毗尼园。两千五百年前,佛母摩耶夫人在一位青年男子骑六牙白象入胎之后,回国待产,途径尼泊尔蓝毗尼,在一棵无忧树下休息,世尊即从右胁而出,并向东南西北各走7步,代表离开六道轮回。今天朝拜的重要圣迹,就是当年世尊作为报身佛出现于娑婆世界后,在一块石板上踩下的第一个脚印。19世纪,英国考古学家在蓝毗尼发现了众多佛教遗址,其中,尼泊尔考古学家发现了这块佛陀落脚石。两千五百年前留下的脚印虽然至今已有所磨损,但正是从这块石头开始,全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终于相信,释迦牟尼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曾经诞生、证悟、涅槃,引导大众走向解脱之道,并不是被杜撰出的神话。

 

之后,居士们跟随师父,排成纵列,在摩耶夫人庙——佛陀落脚石遗址处,逐一上前顶礼。也许是佛陀摄授力与圣地特殊的加持力,即使来自各个国家、修持不同法门的信徒们集体在这里念诵、祈请,摩耶夫人庙内依然四下寂静无声,庄严无比,令人称叹。

 

随后,师父带领大家在庙外上香礼拜,发现许多居士在礼佛时喜欢燃香拜四方,便借此机会向大家传授了正确如法的上香方式。

 

为了纪念佛陀诞生,摩耶夫人庙后方植有一棵硕大的菩提树,枝繁叶茂,树荫遍覆四方,许多比丘、沙弥、瑜伽士等在此围绕集结,各自修持。师父和居士们逐一供养了这些修行者,并以净水依次浇灌菩提树,祈请加持,随后在树下席地而坐,集体共修,念诵汉传佛教大乘经典。佛音经咒飘荡在蓝毗尼园内,似是向世尊汇报:您教法经过两千五百年流布传承,至今依然被众多僧侣檀越依教奉行。

 

离开菩提树后,因为时间有限,在师父的带领下,一行人快速赶赴下一站中华寺,其中尤以师父健步如飞,走在队伍最前方,连常来尼泊尔的向导都连声感叹,往常二十分钟才能走完的路程,今天只用了七八分钟。昨日由于大众祈请,希望朝圣蓝毗尼园之后还有机会参访中华寺,师父慈悲,特意提前为大家联系了中华寺里的道友同学,为我们开方便之门。中华寺的顿竺僧值师早已等候多时,和顿初师父一同前来迎接朝圣团一行。

 

 

 

在大雄宝殿礼佛之后,顿竺师邀请果卓大和尚参观了本焕老和尚纪念堂。期间,师父告诉我们,1987年,他曾在丹霞山见过本焕老和尚。本老一生主持建了许多佛教道场,恢复禅堂,为中国佛教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师父还提到,本焕老和尚与九华山可谓法承一脉,渊源深厚。1989年,本老应九华山佛教协会会长、祇园寺住持仁德大和尚邀请,前往九华山共同主持传授三坛大戒法会。顿竺师还向师父介绍了目前蓝毗尼园内各个国家兴建寺庙的情况,当中以河为界,中国等大乘佛教国家将寺院修建在一方,河对岸是缅甸、泰国等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寺庙。其中,中华寺在园内占地面积最大,未来,中华寺还将修建本焕老和尚舍利塔等新工程。

 

参观结束后,顿竺师向师父介绍目前中华寺的发展情况。作为直属于中国佛教协会的海外官方寺庙,中华寺在国际上有着重要地位,为汉传大乘佛教在海外传播提供了媒介。看着寺院门口矗立的玄奘大师塑像,师父又与顿竺师谈起玄奘大师当年在古印度留下的遗迹。顿竺师说,西北民航正在尼泊尔兴建大型机场,建成后,从中国境内各地直飞尼泊尔将十分便捷。顿竺师非常欢迎果卓大和尚一行日后有机会再次带领弟子前来尼泊尔朝圣,中华寺是华人佛教徒在尼泊尔的家园。

 

同顿竺师道别之后,今天的行程在大家齐唱师父早上教授的赞颂中结束了。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

 

第五天 拘尸那罗

 

 

 

3月28日,本次朝圣之旅进入第五天,清早,朝圣团队前往印度拘尸那罗,朝拜佛陀涅槃处的荼毗塔、涅槃塔。

 

佛陀一生讲经49年,说法300余会,常随众僧团1255人,最终选择在拘尸那罗涅槃。关于佛陀涅槃,师父进行了开示:佛陀在报身的最后开始显示各种病痛之相,通过一个人类正常的生老病死来示现,以教育弟子认识到人身无常,世事无常。但是,佛所显现的涅槃和一般人的死亡不同,凡夫自己无法对生死做主,而证悟者则可以来去自如,生死自在。

 

抵达佛陀荼毗塔之后,果卓法师带领大家焚香礼拜并供花鬘,四众在师父身后列队整齐,绕塔三匝,口念佛号。随后,大家在荼毗塔附近相对而坐,集体念诵法本经咒。师父又特别安排我们打坐禅修,一时四下寂然无声。一炷香时间过后,师父回答了居士们的提问,同时就禅修方法进行开示。在古印度,很多外道也通过打坐禅定来修行,在甚深禅定中看见了六道轮回,但是无法解决轮回之苦。而当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悟后,表示众生皆有佛性,只是因为妄想执着和不好的习气掩饰住了佛性,打坐禅修正可以止住外境妄念,明心见性。

 

接着,一行人来到佛陀涅槃处遗址,礼拜涅槃塔。我们跟随师父一边绕塔,一边念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公元5世纪,由一整块石头雕刻的释迦牟尼涅槃像侧身卧于石榻之上,如今就横卧在塔内。在佛号声中,大家齐心协力将先前请的袈裟为这尊佛陀涅槃像披盖上,又逐一在佛足前顶礼,感受加持。出塔之后,师父带领大家在涅槃塔下集体做晚课,思量佛陀功德。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度后我出生,忏悔此身多业障,今日才见如来身!

 

第六天 吠舍离、那烂陀

 

 

 

3月29日,朝圣团一行前往吠舍离,朝圣首次比丘尼出家处、阿难舍利塔,重阁讲堂。

 

作为八大圣地之一的佛陀思念寿量处,现存有首位比丘尼出家遗址。师父在给我们开示时讲到,当年佛陀考虑因缘际会种种原因,原先不允许女众出家,佛陀养母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坚持要求出家,并请阿难尊者向佛陀再三祈请,最终佛陀应允,摩诃波阇波提夫人便带领女众随侍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出家的比丘尼。

 

果卓大和尚开示说,虽然女性在修行上比起男性要有些不方便,但依然出现了许多成就者,比如「法华经」中提到的龙女。目前,比丘尼戒只有汉传佛教尚且留存,藏语系、巴利语系的比丘尼戒都在历史长河中陆续遗失。为了纪念阿难尊者当时对比丘尼僧团的帮助,这里保留有阿难尊者的半身舍利塔。同时,此处还有一方水塘遗址,据说是当年几千只猕猴在听佛陀讲法后,用爪子抓出水池供养给佛陀喝水。师父在这里带领大家焚香礼拜,并绕塔念佛。

 

下午,我们来到了另一处重要圣迹,一千多年前全世界最大的佛教大学——那烂陀大学。5世纪兴建的古那烂陀大学极盛期曾有来自全亚洲1万多名僧人学习并积累研究成果,12世纪因遭到外道侵略而毁灭。据说,当时约900万册的藏书被持续焚烧了六个月。

 

唐太宗时期,玄奘大师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学习佛法,师父为大家开示时说,玄奘西天取经的壮举被改编成华人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西游记」,而小说毕竟有很多虚构色彩,实际上玄奘大师取经路上经过千辛万苦,方才学成所归。这种为了求法而不畏艰险的信念值得我们今天所有佛弟子学习。

 

在玄奘大师当年住过的修行居室里,师父带领大家念诵心经,许多师兄为了感受殊胜加持,特意钻进当年玄奘大师的闭关修行洞内,据说这也是整个那烂陀大学住宿居室内唯一的一个闭关洞。

 

离开玄奘大师住所,师父又带领我们来到一千多年前,法师讲经的法台,并应大众祈请登上法座,为大家重现了当年各国法师在那烂陀内讲学的风采。师兄们看见师父在座上法相庄严,纷纷升起欢喜心,用相机留下这一珍贵影像。

 

那烂陀遗址同时也是舍利弗尊者诞生及逝世之处,朝拜完舍利弗尊者舍利塔之后,师父带领大众在圣地相对而坐,开示念诵晚课。曾被外道付之一炬的那烂陀大学,几百年后再次响起大乘经声。师父也在最后为大家慈悲回向,愿本次朝圣之旅圆满顺利,所有师兄都能早成佛道。

 

第七天 竹林精舍、灵鹫山、菩提迦耶

 

竹林精舍共修

 

竹林精舍供灯

 

灵鹫山七叶岩合影

 

 

3月30日一早,朝圣团一行前往竹林精舍和灵鹫山。以往只在经文里读到的地方,如今即将亲眼见证,许多师兄都激动不已。

 

灵鹫山位于印度王舍城东北,玄奘大师当年曾到访这里,据说就是在此处,提婆达多出佛身血,灵鹫山更是释迦牟尼宣说重要的大乘经典《法华经》之地。尽管山不算高,一级级石阶仍然让很多师兄攀登艰辛,而师父则健步如飞走在队伍最前面。有人请教师父是否用了什么神通才能爬山如此之快,师父笑着说,因为生活在九华山,常年累月在山间上上下下,早就习以为常。

 

途中,师父和居士们在舍利佛尊者修行洞等圣迹礼拜,直到攀上顶峰,一块形似兀鹫的石头矗立在山间,据说这正是灵鹫山名字的由来。前人在这里设了佛像,师父便与大家一起在山顶焚香顶礼,并席地而坐,读诵经文。

 

离开灵鹫山,我们又随同师父前往历史上佛陀第一处弘法道场——竹林精舍。如今的竹林精舍早已失去了竹园,却仍郁郁葱葱生长着许多高大树木。燃香并供奉鲜花水果之后,师父选择了一处阴凉场地,带领大家共修早课。

 

中午,我们出发前往菩提伽耶。途中经过当年供养佛陀乳糜的牧羊女纪念塔,果卓大和尚为大家讲述了佛陀悟道的故事,并开示了所谓醍醐灌顶的“醍醐”,就是用牛奶制作的最上乘贡品。牧羊女当年以此珍贵饮食供养佛陀,因而也获得了不可思议的人天福报。

 

 

 

 

 

 

经过几小时车程,终于,一行人来到了全世界佛教徒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菩提伽耶。大家在门口排好队,脱鞋进入以示恭敬。正觉塔、菩提树、金刚座以及传说中弥勒菩萨化身成人、亲手制造的释迦牟尼佛25岁等身像,它们终于出现在面前,许多师兄激动到流泪满面。在果卓法师带领下,我们将提前请好的袈裟供奉佛前,请专门负责的师父为释迦牟尼佛等身像换上,之后每个人依次走上前,顶礼膜拜并奉献鲜花与供果。接着,师父与大众一起点燃佛灯。一盏盏油灯次第亮起,仿佛每个人心中的佛性之光在娑婆世界中荧荧闪亮,在末法时代照耀出一片清静之地。

 

供灯结束后,我们回到正觉塔。这里早已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各个派系的佛教徒,他们各自修持,诵经、打坐、绕塔。师父不希望大家诵经声音过响而干扰别人修行,便告诉我们,在圣地念佛,声音并不是越大越好,重要的是心念。我们跟随师父一起静静坐在正觉塔下,开始读诵晚课。这一刻,来自东土汉地的大乘佛教经典持诵声飘荡在菩提伽耶,与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语言、不同派系的佛教经咒声汇集一处,一声声“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回响在佛陀证悟的金刚座前,我们好像穿越两千五百年时空, 重新回到当初,释迦牟尼开悟成佛的那一天,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加持力。

 

第八天 鹿野苑、恒河

 

鹿野苑合影

 

恒河岸边合影

 

 

 

3月31日这一天恰逢释迦牟尼佛涅槃日。清早,我们出发前往瓦拉纳西鹿野苑,途中,师父为大家开示:这一次九华山上禅堂印度尼泊尔朝圣之旅可谓相当殊胜,在没有事先计算好的情况下,我们在释迦牟尼佛当年踏过的土地上,碰到了两个与释迦牟尼佛相关的节日,不能不感激佛陀慈悲加被,护佑我们一路圆满顺利。

 

在今天,想了解佛陀初转法轮之地鹿野苑的历史,就必须先参观鹿野苑博物馆。这里陈列了大量古印度佛教遗迹,包括阿育王石柱、犍陀罗风格的佛像、各类古印度大乘佛教的菩萨像等。参观完博物馆之后,果卓法师带领大家前往鹿野苑遗址,并开示了佛陀初转法轮与法轮常转等概念的意义。释迦牟尼证悟之后,马上将法宝传授给了更多人,希望娑婆世界的人们都能够发现自身佛性,早日成就。大家跟随师父焚香礼拜、奉献花果并绕塔三匝礼佛之后,又集体坐于塔下,开始念诵功课。之后师父告诉大家,佛陀在这里讲述四胜谛,苦、集、灭、道,苦集是世间因果,灭道是出世间因果。无私的佛陀虽然已经灭度,今天却仍有像师父这样的善知识在世间不辞辛劳传播佛陀当年的教法,身为弟子,我们倍感珍惜,许多师兄在感激师父的同时,也在圣地发下大愿,希望造成佛道。

 

离开鹿野苑,众人启程前往佛经中经常见到被拿来用作比喻的圣地——恒河。恒河流域是印度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她不仅是今天印度教的圣河,也是昔日佛教兴起的地方,至今还有大量佛教圣地遗存。我们在师父带领下,坐船渡往河对岸采集金刚砂。释迦牟尼经常在教法中以数如恒河沙来比喻数量广大难以计算的事物,而瓦拉纳西这一段的恒河尤其特殊,传说此处曾被人误洒下佛陀舍利,因而这一段恒河的砂砾被圣物浸染,据说每一颗沙都具有释迦牟尼佛舍利同等的加持力。在大家纷纷下船收集恒河沙时,师父慈悲为大家开示,我们不远万里来到佛陀故居圣地朝拜,重要的不是带了什么东西回去,无论菩提树叶还是恒河沙,最重要的事情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学习佛陀的教法,在圣地接受佛的加持,将来早成佛道。

 

第九天 印度国家博物馆、佛光山沙弥尼园

 

 

 

 

4月1日,本次九华山上禅堂印度尼泊尔朝圣之旅进入尾声。我们在师父的带领下,早晨前往印度国家博物馆,朝圣佛陀真身舍利。

 

国家博物馆展示有印度古代、中世纪和现代历史文物,包括寺院雕刻、神像、佛像等,还藏有部分珍贵的外国文物,其中有中国的甘肃敦煌绘画、宗教器物等。而此次最重要的是,我们在博物馆内看到了佛陀的真身舍利和文殊菩萨、弥勒菩萨的等身塑像。存放于玻璃罩里的佛塔中,供奉着佛陀二十二颗真身舍利,透过精致透明的舍利塔,能清晰看见舍利的光彩、色泽。这些舍利由印度考古人员于1972年在印度西北部一座古塔中挖掘出来。

 

师父带领大家礼拜后,众人在馆中安静列队,绕塔并念诵佛号,接着念诵《心经》一遍。师父在开示时为大家介绍了舍利的不同种类,还解释了什么是加持,为什么顶礼佛舍利能够获得加持。佛陀在《大般涅盘经》开示说:若见如来舍利,即是见佛。供养舍利即是佛宝,见佛即见法身。师兄们听闻之后欢喜不已,再次纷纷上前顶礼佛舍利。

 

 

下午,师父带领众人来到星云法师创建的佛光山印度沙弥学园,受到沙弥园住持慧显法师的热情接待。礼佛之后,慧显法师介绍了沙弥园的运行及弘法情况,星云大师为弘扬佛教,在印度办了汉传佛教为主的沙弥学园,教育沙弥们学习中文、英文和印地语,还要学习梵文和巴利文,将来这些小沙弥会被送去泰国等地深造,为了能够荷担如来家业打下坚实基础。之后,慧显法师又请出沙弥们献上乐器演奏、瑜伽表演及巴利语、梵语、中文的经文演唱等丰富多彩的节目,师父和师兄们看了连连鼓掌称赞。

 

道别沙弥园之后,师父告诉大家:佛教中有四不可轻:1、小小火苗不可轻视:因为“星星之火,足以燎原”。2、幼小之龙不可轻视:小龙会长大成为足以翻江倒海、兴风作浪的大龙。3、年少王子不可轻视:王子长大会成为国王,届时统领天下。4、年幼沙弥不可轻视:沙弥年纪虽小,只要虔心学道,假以时日,必定会脱胎换骨,成为教化众生的人天师范,这是世间上最不可轻视的力量。《法句经》云:“莫轻小恶,以为无殃。莫轻小善,以为无福。”小正代表着无穷的希望。

 

本次为期十天的朝圣之旅即将画上句号。离开印度前,果卓大和尚代表朝圣团大众一行对本次的印度向导赛力克表示感谢,并向一所印度学校捐款两万元卢比。师兄们无一不对本次旅途的殊胜圆满感到欢喜,感恩师父一路上的护佑与加持,并祈愿未来有机会能跟随师父一起朝拜更多圣地。最后,大家一路高歌师父教授的赞佛偈,回到中国。

 

“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

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

 

印度最新朝圣线路推荐

时间:2018年8月28—-9月8日(十二天)

 

 

2500多年前,生命的觉悟者──佛陀,曾走过的圣地遗址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佛子聚集到印度。虽然自法显大师、玄奘大师开始,已有数不尽的人群来到圣地,得到不同的感悟,也留下一本本的著述,但亲临佛陀走过的这些足迹,虽然多数都已是断垣残壁,但实际置身其中,仿佛就是亲自来到佛陀身边,聆听到佛陀慈悲教诲。【详细行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