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终南山 > 佛旅回顾 > 原创 | 南天竺行记之龙树山(Nagarjunakonda)(三)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原创 | 南天竺行记之龙树山(Nagarjunakonda)(三)

发布时间:2019/03/25 佛旅回顾 印度朝圣回顾 浏览次数:192

2500多年前,人类伟大的觉者——释迦牟尼佛为世人留下的最神圣的圣迹。这些圣迹主要分布在北印度恒河流域,并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佛子前来朝圣礼拜。而南印度,在世人眼中则多了几分神秘和清净,几千年来一直散发着其独有的清香与魅力。

 

几千年后的今天,南印度依旧散发出沉静的光辉,亦仿佛一面镜子,照射出我们心中神圣的部分。2019年2月下旬,蝉友圈朝圣团一行在佛旅领队衲木错等人的护持下启程前往这里,感受这古老岁月的脉搏和虔诚聆听佛陀神圣的教诲。

 

南天竺行记之龙树山(Nagarjunakonda)

 

 

首先抵达第一个可以登船去龙树山的渡口。
渡口比较简陋,有印度前总统REDDY的塑像,是为了纪念龙树大坝水利工程建设50周年而建,REDDY曾任印度安得拉邦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从其任职经历来看,应该是大坝建设的重要参与者。
等了一段时间仍没有来船的迹象,经过分析判断,领队陈先生和Sainik决定立即离开,到另一个看起来更为可靠的Lauch Station候船。

 

事实证明决定十分正确,没多会儿船就来了。

 

 

渡船的服务员用头顶将小吃零食搬运上船。
相比陆地上的阳光直晒,行舟在湖面上微风拂面、清爽无比。

 

 

Wikipedia(维基百科)上讲,龙树山的考古遗迹源于1926年的一次偶然发现,一名地方学校的老师发现了一个古代石柱,报告了当时的英属马德拉斯(金奈的旧名)辖区政府,紧接着,马德拉斯金石学考古负责人的泰卢固语助手萨拉斯瓦蒂(Saraswathi)访问了该地,于是认定改址为潜在的考古发掘地。同年,由法国考古学家 Gabriel Jouveau-Dubreuil 进行了首次发掘;系统的考古挖掘是在1927-1931年间由英国考古学家 A.

H. Longhurst所组织的,期间发现了佛塔和岩窟寺院的遗迹。1938年又进行了发掘。

1954年,当得知即将在克里希纳河上建设龙树大坝项目后,一场由R Subrahmanyam发起的大规模的文物抢救发掘开始,在6年间又发现了大量从石器时代到16世纪之间的古代遗迹。1960年大坝建成,给考古发现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就在遗迹即将被水淹没之前,几处遗迹被“掘起”搬迁至龙树山重新“安置”。1966年,在龙树山建立了博物馆保存考古文物,另有一些文物保存在德里、金奈、加尔各答以及巴黎和纽约的博物馆。(注:以上考古的历史经过来自于维基百科的英文介绍)

 

 

近代中国与印度有一点比较相象,对自己的文化遗产不够珍视。但诚然我们更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毁于战乱等因素外,在丧心病狂的年代,大量文物毁于我们自己之手。

 

 

胡思乱想之际,但见烟波浩渺,渌水荡漾,远山若隐若现,不禁喜从心生:虽然圣地不常,但佛陀和圣贤所阐述的真理仍然在世间流传,而且有幸信解趋入,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是最大的幸运。

 

 

大约40分钟左右,顺利抵达。上岸没多久,一座中型佛塔(窣堵波,stupa)的轮廓映入眼帘。
据考古发现,3世纪时统治这里的是南印度伊克须婆克王朝(Ikshavaku),其国王、王后及贵族们给予佛教极大的护持,在鼎盛时期,这里的寺院超过30座,是南印度最大的佛教中心,除了大乘佛教的遗迹外,这里也发现了小乘佛教的寺院遗迹。

 

 

虽然是重新安置在这里的,但古老的砖石仍能把人们的思绪带到遥远的过去。
根据佛教中观的见地,一切由因缘条件和合而成的事物都可以抉择为空性,例如一座佛塔,是由无数的砖石所组成的,当塔被拆成砖石之后,塔的外相就消失了,砖石仍可以再细分为极其微信的泥沙,泥沙还可以再细分为微细的分子乃至量子,经过这样的层层解构,会发现构成器世间的一切万物,包括我们所钟爱的身体都可抉择为空性。通过这样的观察,虽然还不是证得究竟的实相,但至少可以减轻我们对于物质世界的执着。

 

习惯于拧开龙头任凭自来水哗哗喷涌的现代人,尤其是孩子们,很少有时间去思考古代社会用水的艰难,我们的心可能已经被宠坏了。。

 

 

龙树山最为重要的古迹是这座大型佛塔和佛像的遗迹。考古资料显示,伊克须婆克王的王后Camtisiri曾经连续10年出资捐助大塔的建设和维护,大塔直径为32.3米,从砖制底基向空中延伸耸立18米。

 

 

佛陀教法非常美妙的一个方面是教理的圆融,因为佛陀讲法是针对众生的不同根机而施设,有的是方便说,有的是究竟说,即:有的是不了义(相对真理),有的是了义(究竟真理)。龙树菩萨开启的中观思想为后来的修学者提供了获取佛陀真实密意的钥匙,例如,如果对中观所讲的二谛(胜义谛和世俗谛,也称作真俗二谛)稍有了解,就不会用空性(胜义谛)的理论排斥学佛人礼佛拜佛的虔敬,因为,虽然在胜义谛的层面讲,空性离开一切执著及与戏论,但在未臻此境之前,礼佛拜佛恰恰是积累资粮、证悟空性的前行方便。

 

 

JZ师父带领大家于佛像前供养之后,集体读诵了《普贤行愿品》和《般若心经》。

 

从说明的文字看,这个小塔也曾隶属于一个寺院,是一个优婆夷(在家女居士)敬献的。

 

其他遗迹。

 

去博物馆的路上有一大段石块垒砌的古墙,毫无疑问这些石块也是抢救文物时运到山上来的。

 

这里的博物馆不允许拍照。我们是关门前最后出来的,确切地说是在保安持续的催促声中挪出博物馆大门的。
由于ML教授是从前门出去,未能与我们会和,以至于我们担心教授是不是被锁在博物馆里面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所惊动,鸦鸣鹊噪,一片喜乐气氛。

 

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往往感觉回程比去时的时间更快些,其实是一种错觉,也可以说明时间其实是相对的,或者说,时间其实是一个极其坚固的幻觉。

 

 

龙树山虽然没有龙树菩萨的故居或纪念馆,但此行心中并不介意,毕竟佛法是心法,若能于圣贤教诲信解行证,则如同常在圣贤身边,反之,若不能依教奉行、契入一二,则虽然常睹圣容,亦如同对面千里,无可称道。

 

 

回到宾馆,正是日落的时间,夕阳西下,状若悬鼓,没几分钟就消失在远方的天边。

 

 

由于晚饭还要准备一段时间,JZ师父带领我们几个看日落的到附近的佛陀公园转了转。据JZ师父讲,这个公园已经建设几年了。
体会了一下神奇的“出租车”,车内塞满、车后外挂,承载量惊人,行驶中,司机还用欢乐的印度歌曲助兴。

 

公园仍在建设,JZ师父讲,第二天去阿瓦拉马提的路上再带大家过来,可以看得更仔细些。

 

 

晚饭后,大家还围着JZ师父请教了许多问题,JZ师父分别做了解答开示。
结束一天的行程,感觉非常充实,头刚挨到枕头,就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未完待续)

 

五一·蝉友圈斯里兰卡线路9天8晚

时间:4.23—5.1

 

 

康提佛牙寺

朝礼佛国圣物、圣迹

佛陀宣讲《楞伽经》之地

参访三大高僧寺院

 

最美的佛国风光

十二年居士企业护航

安全、清净、靠谱

 

斯里兰卡,古称狮子国,是东南亚重要的佛教国家之一。其67%的人口信仰佛教。斯里兰卡因其特殊的地形,又被称为“佛祖的一滴眼泪”。其在僧伽罗语中意为“乐土”或“光明富庶的土地”。佛陀曾三次来到这里,开示佛法,度化众生。著名的《楞伽经》,就是宣讲于此岛。【详情

全景佛陀应迹 印度尼泊尔朝圣 9月21-10月5日15天(点击查看行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