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终南山 > 佛旅回顾 > 原创 | 南天竺行记之桑奇(SANCHI)(二)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原创 | 南天竺行记之桑奇(SANCHI)(二)

发布时间:2019/03/25 佛旅回顾 印度朝圣回顾 浏览次数:183

2月24日中午时分从博帕尔火车站出来,立即驶向桑奇村。
首先抵达桑奇博物馆。

 

 

博物馆院子不小,绿化也不错,但主体展馆面积不大。
虽如此,里面的文物却都是重量级的,跨越2000多年的时空,唤醒人们尘封的记忆。

 

博物馆的名称:ARCHAEOLOGICAL MUSEUM SANCHI

 

winged lion:长着翅膀的狮子。

 

四面石狮柱头,是著名的阿育王孔雀王朝时期(约公元前3世纪)的遗物,说明书显示是经砂岩雕刻抛光而成。

 

 

 

立佛(standing Buddha)塑像,是典型的印度早期塑像风格,没有太多的衣纹。
后来发现印度的博物馆管理员都是背着枪的,有的博物馆允许拍照,有的不允许。

 

菩萨像。

 

 

 

桑奇大塔距离博物馆近在咫尺,是典型的覆钵型建筑,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称这种佛塔为窣堵波。相传公元前 3 世纪,阿育王所建大量佛塔中有 8 座在桑奇,现尚存 3 座,被考古学家编为 1、2、3 号。

 

 

桑奇塔相传为埋藏佛陀舍利之处,建成后陆续得到扩建,如在塔基底部构筑了石砌的围栏,公元前1世纪后半叶到公元1世纪初叶,安达罗王朝又在围栏四方建造了南、北、东、西四座砂石的塔门牌坊。每座牌坊由三道横梁和两根立柱构成,并饰以内容丰富的浮雕,多为佛陀本生故事。雕刻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没有出现佛陀本身的形象,而是用法轮、宝座、菩提树等代表佛陀。

 

 

和许多佛教遗迹一样,桑奇佛塔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逐渐湮没无闻,直到19世纪时才又被发现,20世纪得到修复。考古资料还明确显示这里还曾经供奉佛陀两大弟子舍利弗与目犍连的真身舍利,但至今未发现舍利容器。

 

阿育王石柱。

 

桑奇1号大塔北门牌坊。

 

 

 

从塔基石栏向外眺望,斯里兰卡来的朝圣团在诵经。

 

1号大塔北门牌坊的背面。

 

大塔东门牌坊。

 

东门牌坊上的药叉神像是保存最为完整的,体态丰满婀娜,被称作标准印度美的形象。
药叉也翻译为夜叉,是佛经中所说的天龙八部之一,勇健威猛,性情暴恶,一般男性比较丑陋,女性非常美丽。但许多夜叉受到佛陀的教化,是佛门的护法,也有些是菩萨的化现,例如玄奘法师翻译的《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中提到十二药叉大将。

2号塔,规制要小很多。

 

从僧房遗迹可以想见当年佛寺的规模。

 

 

 

从大塔南面向下眺望,也是一处规模庞大的僧房遗址。

 

大塔南门。

 

 

佛教无论显密大小乘,见到佛塔都有顺时针转绕(右绕)的习惯。
右绕佛塔,有顺佛所说的密意,《华严经净行品》讲到转绕佛塔应该发清净愿:
右绕于塔,当愿众生:所行无逆,成一切智。
绕塔三匝,当愿众生:勤求佛道,心无懈歇。

 

在ML教授为大家仔细讲解之后,JZ师父带领大家诵了一部《普贤行愿品》,期间有清凉的雨滴飘落,在快结束的时候,美丽的晚霞铺满西边的天空。

 

夜幕很快降临,由于时间比较晚了,大塔管理员吹着哨子催我们快点离开。

 

从大塔出来后,路过斯里兰卡寺院。
C师兄夫妻带了经幡、酥油灯、哈达等供品,大家就在寺院前的菩提树挂起了经幡,并点亮了供灯。

 

夜色中的斯里兰卡寺院,古朴静谧,富有异国情调。

 

晚上返回博帕尔,入住Sabah Palace酒店,住宿条件很好,餐食也很精美。

 

 

结束一天的行程,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翻看手机照片,内心非常欢喜。

 

(未完待续)

 

五一·蝉友圈斯里兰卡线路9天8晚

时间:4.23—5.1

康提佛牙寺

朝礼佛国圣物、圣迹

佛陀宣讲《楞伽经》之地

参访三大高僧寺院

最美的佛国风光

十二年居士企业护航

安全、清净、靠谱

 

斯里兰卡,古称狮子国,是东南亚重要的佛教国家之一。其67%的人口信仰佛教。斯里兰卡因其特殊的地形,又被称为“佛祖的一滴眼泪”。其在僧伽罗语中意为“乐土”或“光明富庶的土地”。佛陀曾三次来到这里,开示佛法,度化众生。著名的《楞伽经》,就是宣讲于此岛。【详情

全景佛陀应迹 印度尼泊尔朝圣 9月21-10月5日15天(点击查看行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