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地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华南地区 > 广东地区 > 广东禅素文化游 > 六祖惠能大师传 |禅者风度:心自由者人自由 (39)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游记攻略

更多>>

佛旅资讯

更多>>

斯里兰卡

六祖惠能大师传 |禅者风度:心自由者人自由 (39)

发布时间:2020/08/08 广东禅素文化游 文字 浏览次数:717

 

玄策离开曹溪之后,沿着师父当年走过的路线向北翻越大庾岭,来到赣州南康。他用慧眼观察,发现这里紫气东来,佛缘极盛,几十年之后,将有大菩萨从东方而来,在这里建立无上法幢[88]。禅宗将如江出三峡,一泻千里;河出潼关,益见奔涌。天下禅宗如风偃草,一统江湖;各地丛林如雨后春笋,纷纷创立。

 

果然,此后的唐天宝年间,马祖道一从东面的建州建阳(今福建建阳)来到这里的龚共山,大弘禅法20年。他在此培养出的几百名著名禅师,遍布大江南北,一时间,狮吼原野,虎哮峰颠,龙游长空,象舞丛林……可谓英才辈出,各领风骚,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波澜壮阔、洋洋大观的禅海狂潮——这是后话。

 

玄策正在路边一个茶摊上喝茶。婴行匆匆赶来,喘着粗气说:“师兄,可追上你了!”

 

玄策大吃一惊:“你不是要跟大师兄到青原山去修行吗?怎么跑到这儿了?”

 

婴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一边使劲揉脚,一边说:“师父不是对你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先跟你行万里路,再去跟行思大师兄读万卷经书。”

 

玄策无可奈何:“你呀你……”

 

古代禅者行脚,是每个人的必修功课。且不说在藏龙卧虎的四方丛林机锋法战,观风历练,仅是那蕴藏着不尽禅机的大自然,就能使每一个禅心灵明的修行人感慨万千:

 

风声雨声松涛声,声声自在;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山静水长,时与此中得禅意;天高云飞,更从何处问慧日……

 

光头一袈裟,天涯又海涯。

风霜铜钵里,辄幻妙莲花。

 

从此,婴行一双草鞋,一顶斗笠,一只瓦钵,一根禅杖,跟随着师兄玄策开始了云游生涯。草鞋虽小,将千里长路穿在脚下;斗笠不大,把万里蓝天戴在头顶;瓦钵虽浅,却装进江河湖海之水;禅杖在手,勘验天下丛林风云。

 

他俩脚上沾着粤北泥,绑腿存着赣南土,头上顶过闽中月,而今来闻浙东风。

 

行行复行行,他们走过了秋冬春夏,来到浙江永嘉。这一天,玄策与婴行走在瑞安县仙岩山崎岖的山路上,中午的太阳像一团火,烤得山路直冒烟儿。

 

婴行走得极艰苦,但他看看玄策,却从来不提议休息——“活该,谁让你死乞百赖非要跟来的!”只要他稍稍抱怨,玄策准会这样说。

 

玄策偷偷乐了。他指着前面半山腰的凉亭说:“到那个亭子,咱们休息片刻。”

 

亭子中,已经有一个人躺在长凳上休息,脸上盖着一个斗笠。

 

玄策、婴行寻地坐下。婴行脱下草鞋,看着又红又肿的双脚,直呼凉气。

 

玄策故意问他:“咱们这是干什么?”

 

婴行想都没想:“行脚呗。”

 

玄策又问:“你知道什么叫行脚吗?”

 

“不知道。”婴行回答得很干脆。

 

“不知最好。”玄策说得高深莫测。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孔老夫子说。有所知必有所不知,而无知无所不知——僧肇大师在《般若无知论》中说。圣智无知,而万品俱照;法身无象,而殊形并应——《维摩诘经序》如是说。

 

婴行忽然有所领悟!他后悔地大声喊叫道:“哎呀,我又上了师父的当啦!”

 

“你上谁的当了?”

 

“咱们师父那个坏老头呗!”

 

玄策笑道:“师父他老人家并没有叫你跟我来行脚,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偷偷跟来的嘛!”

 

婴行哭丧着脸说:“正是由于老和尚知道,越是不让我来,我越会想方设法跟着你,所以……苦——哇——有苦没处诉,这真叫苦呢!”

 

“活该,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这是师父度化你哩。你既然来了,就不要白过时日。如果游州过县,好山好水随意玩;这里过冬,那里过夏,候鸟似的行脚,那简直是图人家一斗米,失却自家半年粮!没有任何利益。”

 

玄策的一番大道理,说得婴行很不耐烦,他没好气地说:“是,是,是!你别唠叨了好不好?我都记着呢!师父说过‘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玄策忽然抖出凛冽的机锋:“是吗?既然‘三界唯心,万法唯识’,那么,亭子外的那块大石头,是在你心里呢,还是在你心外?”

 

婴行不加思索地说:“三界唯心,当然是在心里啦!”

 

玄策大笑:“你怎么能把这么老大一块石头放在心里呢?难道行起路来不觉得沉重吗?”

 

婴行明明从玄策的话语里感受到了禅的机锋,但因为平时用功不够,修行没到家,无法真真切切地把握住,更做不到随机应之,所以无言以对。

 

这种情形就像母鸡孵蛋。到一定时候,老母鸡生怕自己的宝贝在坚硬的蛋壳里闷死,时常会试探性地用喙轻轻啄一啄蛋壳。若是里面的小鸡仔恰恰孵化成熟了,就会以嘴吮声,名之为啐。这时,母鸡从外面啄,小鸡在里面啐——蛋壳砰然碎裂开来,一个全新的生命诞生了。禅宗把禅师与学人之间的这种机锋相应投合,称为‘啐啄同时’。啐啄之机,只有内外相应,毫无间隙,才能豁然贯通。若是“笨蛋”或“臭蛋”,内面毫无反应,就算老母鸡再慈悲,也不能将它啄出来。

 

现在的婴行,恰恰就像一只没有孵化成熟的“笨蛋”。

 

看着他的窘迫模样,玄策语重心长地劝说道:“小师弟,我们学佛、修禅,不能死背经典,更不能拿着祖师们的禅要语录当作自己的话语。祖师说的禅话,那是人家的体会,不是我们的。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切要靠自己去体悟呀!”

 

那个躺着睡觉的人,突然掀掉脸上的斗笠,坐了起来。原来他也是个光头和尚。他没头没脑地问:“你们的师父是谁?”

 

婴行正没好气,说:“我们的师父,当然就是我们的师父啦!你也来凑热闹斗禅机?”

 

“我是问,哪位高僧是你们的师父?”

 

婴行反问:“你是谁?“

 

那个禅僧一拍脑门:“噢,是我唐突了。”

 

他站立起来,合十施礼道:“贫僧玄觉,刚刚听了这位师父的话语,句句契合佛理禅机,想请教一二。”

 

婴行忽然大笑起来:“玄觉、玄策,你们俩倒是有缘。法号都排着叫哩。”

 

玄策瞪他一眼,回答说:“我叫玄策,这位是我的小师弟婴行。师兄,请问您宝刹何处?”

 

玄觉向莽莽山野里指了指:“我就在这仙岩山结庵而居,没有依附哪个道场。不过,我主修天台宗的止观法门。我听到的诸家经论,各有师承关系。后来看《维摩诘经》,悟到了佛法心宗,还没有人为我验证过,不知是不是真的开悟了。”

 

玄策严肃地说道:“在威音王佛[89]以前,天下无佛,可以无师自通,成为独觉佛。在威音王佛之后,无师自通,那当然是外道了。”

 

玄觉深深鞠躬说:“师兄大论,头头是道,句句皆禅,尤其是刚才的以石头做比喻的话,更是禅机无限。所以,希望你能给我印证。”

 

玄策谦虚而又真诚地说道:“我学识尚浅,无法给你印证。曹溪的禅宗第六代祖师慧能,是我们的师父。现在,四面八方的求道者都云集在他老人家身旁,听他宣讲佛法。你何不去向他请教呢?”

 

玄觉说:“谢师兄指点。请两位到我的草庵一叙。”

 

玄觉带着玄策与婴行向山那边走去。

 

这个玄觉,天生就是一位禅者。他出生于唐高宗麟德二年(公元665年),俗姓戴,字道明。戴家是永嘉的名门望族,世代奉佛,所以,玄觉在很小的时候就与兄长道宜同日出家,剃度为僧。

 

仙岩山邻海耸立,山高隔尘埃,路险阻俗客,林密藏鸟影,草高掩兽踪。玄觉在背山面海的西岩搭了一间茅棚,学天台宗教义,习摩诃止观,修持禅定,诵经《华严经》和《维摩诘经》。前面,浩浩荡荡的大海涤其胸襟;背后,巍巍峨峨的高山壮其心魄;头顶,白云悠悠弄禅意;脚下,清泉汩汩传道情。日出日落,潮来潮去,仙岩山的灵气将玄觉滋润成了一位英俊的青年僧人,佛祖的经论律义更把他培养成了潇洒的禅客。

 

一天夜里,玄觉在读《维摩诘经》时,忽然觉得内外明彻,经文之中所说的境界与他的内心世界无二无别,自性宛然。他将自己的证悟写信告诉了好友左溪玄朗禅师。玄朗禅师鼓励他走向山外,到广阔的天地里遍谒禅宿大德。许是巧合,许是冥冥中机缘成熟,这天,他正要外出云游,却在半山亭与玄策、婴行不期而遇。他与玄策两人都饱读经书,所以一见如故,言谈话语十分投机。于是两人决定共同回韶州曹溪,参谒六祖慧能。

 

婴行呢?婴行独自一人继续云游去了。茫茫天地之间,似乎哪里都有他的踪迹,哪里都有他的身影……

 

玄觉与玄策来到宝林寺时,六祖慧能正在禅床上打坐。玄觉不待玄策介绍,自己抢步上前,将手中的锡杖摇得哗哗作响,围绕着慧能转了三圈,然后,振地而立,既不礼拜,也不作声。

 

慧能看了他一眼,徐徐说道:“看你的举止,像是出家多年了。那么,你应该知道,作为僧人,应当具备三千威仪、八万细行[90]。请问你从哪里来,竟然如此傲慢?”

 

玄觉不在乎,说:“了生脱死,是人生最大的事情,况且各种因缘的变化又迅速无常,其他的事情在我看来都不重要,我哪有时间顾及什么威仪不威仪、礼节不礼节呢?”

 

慧能又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领会不生不灭、无快无慢的道理呢?”

 

玄觉回答:“根据我的体会,认识自性,就知道世界上的万事万物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死、有无;明了本心,就会领悟到宇宙间没有什么快慢可言。”

 

慧能异常高兴地拍着禅床,由衷地赞叹道:“是这样,禅,就是这样的。”

 

侍立在方丈两侧的僧众们感到十分惊讶,因为六祖平时很少如此称赞人。由此看来,这个新来的云水僧很是不一般呢!

 

得到了六祖的印可[91],玄觉这才按照禅僧拜山、参访前辈高僧的礼仪、规矩,整理好袈裟,铺展拜具,恭恭敬敬地给慧能磕了三个头。

 

这个玄觉,先倨后恭,出乎常人的预料。谁知,更出人意料的是,刚磕完头,他就与慧能告别,马上就要下山回去了。真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慧能说:“你真的要走?既然来了,为何这么快就走呢?”

 

玄觉无风起浪,竟然又一次主动挑起了与六祖的法战。

 

他说:“本来我就没有动,也就是无来无去,哪里有什么快与不快之分呢?”

 

慧能不动声色却禅机洞然地说道:“谁知道你动了没有?”

 

玄觉当机不让,无法无天地回答道:“是师父你自己的心中有了分别吧。”

 

慧能颔首肯定了玄觉:“你已经证悟到了无生的真实意义。”

 

无生,就是涅槃,是佛法的至高境界。证悟无生,即是得到了消除一切烦恼、远离生死的最高智慧。这也就是说,玄觉已经开悟得道,而且得到了六祖慧能的正式印可。

 

然而,玄觉并没有见好就收,他仍然不肯善罢甘休,又将电闪雷鸣、瞬息万变、意趣盎然的禅机推向了更深层次。他说:“既然无生,难道还有意么?”

 

是啊,所谓的证悟,是有所得吗?世间万物的各种形态,是刻意而为之的吗?有生才有灭。若是无生,自然无灭。

 

慧能自然是会者不忙,他徐徐说道:“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是谁在觉知,谁在分别呢?”

 

果然,玄觉会心地笑了。他像个孩子一般,笑得很开心。然后,他将这一场精彩的师徒法战做了一个总结:“善能分别万事万物,却不是有意识的,更非刻意而为之。就像碧潭印月,因其无心,不管阴晴圆缺,都能客观映现。”

 

慧能开怀大笑,道:“你已经悟到了极妙的禅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天快黑了,小住一夜再走吧。”

 

玄觉就在方丈安顿下来,与六祖抵足长谈了整整一个晚上。

 

慧能与玄觉二人的禅话内容,已经无从知晓了,而“一宿觉”的典故一直流传至今。

 

慧能与玄觉的会面,可谓是单刀直入,箭锋相拄,长矛对快枪,针尖对麦芒。石块相击,才能迸出炽烈的火花;块云交加,方可撞出照彻天空的闪光。禅,毋需长篇大论,而是直探心源;禅者,没有必要虚与逶迤,而要直截了当。面对禅宗第六代祖师,玄觉展示了一位禅者的风度:简洁,直接,不盲从权威,不受条条框框约束。

 

可谓,心自由者人自由,性通达后皆通达。

 

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让师。

 

玄觉在宝林寺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沿着活蹦乱跳的曹溪下了山。路过曹侯村,那个卖糍粑的老婆婆热切地喊道:“师父,来,吃个糍粑,喝碗茶水,好赶路。”

 

玄觉脚不停步地回答说:“谢谢您,婆婆,我饱饮六祖法乳,不渴也不饿。”

 

“可是,有人在这里等着你呢。”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是好友玄策。依然一杖、一钵、一斗笠,一副云游僧的装束。

 

“玄策师兄,你在外行脚一年,刚刚回来一天,便又要出行了?”

 

“你不也是一样?苦苦寻觅几十年,刚刚与心心相印的师父畅谈了一个晚上,就挥手告别了。真可谓‘一宿觉’啊!”

 

两人结伴走在大庾岭的险峰之颠,深谷之底:

 

苍松映碧潭,日照光明生。

微风扫白云,极目太虚清。

 

不一日,他俩走到了赣州。该分手了,玄策要继续北上,游匡山而渡长江;玄觉则要东行千里,回归故乡。禅者心无挂碍,喝杯茶就告别吧。于是,两人来到赣江之畔:

 

铜钵舀来江水,片石鼎立为灶,枯枝自有火性,烟气散后茶成。

 

刚刚烧开的茶水很烫嘴,玄觉就将一杯茶凉在了面前。于是,茶杯中倒映着青山绿树、蓝天白云。他指着茶水说:“山河大地,森罗万象,都在里边。”

 

玄策闻听此言,端起茶杯,将茶水倒回了浪花纷飞的赣江之中,然后问:“森罗万象,在什么地方?”

 

玄觉说得巧,玄策逼拶得更妙。古人云,不破不立,不激不奋。在相互激扬下,二人心心相通,心心相印,大好禅机犹如滔滔江水,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玄觉是大宗师,自有其高明之处。这时,恰恰有一条硕大的鲤鱼高高越出水面,在空中划出一道银白的闪电,然后又落回了水中。玄觉大声喊叫道:“鱼,鱼,鱼!”

 

森罗万象映在茶水里,茶水溶入了江水中,鲤鱼在江中畅游吞吐,所以,鲤鱼即是森罗万象的显现。

 

更玄妙的是,不知从哪里划来一条小船,船上一个渔翁抛出一张大网,将刚才得意忘形的大鲤鱼罩在了其中捞上船头。渔翁拎着水淋淋的鱼儿开怀大笑,直笑得两位禅师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笑够了,渔翁将它抛回了江中。

 

玄觉心中灵光一闪,跃上了小船。玄策亦是心有灵犀,跟着跳了上去。渔翁说:“两位,我老汉驾的是一叶渔舟,并不载客。”

 

玄觉呵呵一笑说:“渔舟何妨载客去,画舫亦能打渔来。”

 

“渔舟即是渡船,渔翁等同艄公。”玄策说。

 

渔翁也豪情大发,捋着长须吟诵道:“撒下罗网捞明月,满船载得和尚归。”

 

江河淮汉,皆为流水;禅客相逢,何劳一问。

 

小舟顺流而下。这一叶扁舟,原来不知来自哪里,现在也不知驶向何方……

 

玄策说:“老人家,耽误你捕鱼了。”

 

渔翁尚未回答,玄觉却说:“捕鱼还能耽误么?渔翁不是农民,庄稼顺应季节,农时不等闲人。而捕鱼,频频撒网,不见得大有收获;鱼群到来,一网尽可满载。”

 

渔翁频频点头:“老汉要的就是这营生的自由自在、飘逸闲散。一舟一槁,独来独往,眼闲心静,水清天宽。”

 

“好一个世外高人!好一个禅者境界。”玄觉击节叫好,“那么,我们就顺江而下一千里,到烟波浩淼的鄱阳湖去!”

 

渔翁说:“小溪通大江,大江连大海。我们到长江,到东海去!”

 

所谓兴起而发,兴尽而止。他们既没有到达鄱阳湖,更没有去大海,而是在顺水行舟四百里之后,在吉州附近弃舟登岸。因为,赣江右岸的青原山,是大师兄行思住持的道场。

 

然而,登上青原山,来到静居寺方丈前,玄策却不进门,而是将大师兄从未见过的玄觉单独推了进去。

 

禅者心意相通。他的意思,玄觉当然明白。因此,他也不说明身份,而是按照行脚禅僧拜山的规矩行礼之后,才问道:“如何是佛法大意?”这一问,看似平淡,却绵里藏针,稍一拿捏,便会扎手。因为,佛法大意,岂能用语言说明?所谓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即是因此。

 

但明明不能用语言讲说明白,禅师还必须要说,不然的话,学僧如何能受到启发而契入禅机?因此,禅师的修行、见地、功夫,是否明见本心、彻悟自性,尽在这一言半句之中。

 

那么,行思是如何回答的呢?

 

行思不答反问:“庐陵的米是什么价?”

 

庐陵,是来青原山的必经之地,但庐陵的米价,与佛法大意有什么关系?更奇怪的是,闻听此言,门里面的玄觉与门外边的玄策都哈哈大笑,恭恭敬敬向大师兄磕头顶礼。

 

原来,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禅,却体现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庐陵米价,虽然是个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生活问题,但关系到庐陵附近所有的人。而这生活中最基本的事物,恰恰蕴涵着禅的法要。你全心全意、专心致志品味生活的真谛,就能修行佛法。所以,一句“庐陵米价”,可谓鞭辟入里且不露痕迹,自然而然地表明了禅的精髓——吃饭穿衣是禅,拉屎撒尿是禅,清风明月是禅,劳动工作是禅。最朴素的常理,就是禅的真理。饥则吃饭困则眠,夏向凉荫冬向火。只要你遵循自然规律,顺应自然法则,你就会体验到禅的微妙。

 

从青原山下来,两位“玄”禅师在匡庐畅游一番之后,在山下告别。玄策目送着玄觉渐渐走远,他的身影与苍莽原野融为一体……原野里,白云中,忽然回响起玄觉的吟诵之声:

 

君不见,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

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

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

……

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

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

……

 

这首《证道歌》,在山川大地久久回荡,一直回响到如今。时至今日,永嘉大师玄觉,他的《禅宗永嘉集》,仍然是佛门内外所有的修禅者、禅学研究者必读的经典。

 

玄策禅杖之端,挑着曹溪明月;斗笠边沿,缭绕庐山烟霞;行囊之中,裹藏江淮波浪;草鞋之下,染着中原香花……

 

他渡长江,涉淮水,跨黄河,来到了河北境内。因为他听说,小师弟婴行的踪迹,在燕赵大地上出现了。还有,这里是六祖慧能的祖籍,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行进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苍莽燕赵,该是一种怎样壮阔的情怀!

 

一日,他在路过一座山脚下时,看到许多百姓冲着半山腰上的一个岩洞遥遥跪拜,便好奇地询问。当地百姓充满敬意地说那岩洞里有一位神奇的高僧在静修。

 

人们见玄策不大相信,七嘴八舌告诉他:

 

“那智隍禅师与誉满全国的神秀大师是同门,都是五祖弘忍亲自传授了禅要的弟子。”

 

“自从他老人家在黄梅得法之后,就回到了这个山洞,已经整整静修了二十多年。”

 

“他每次入定,少则十天八天,多则一个月。据说,有一次,山雀都在他的身上做了窝……”

 

玄策还是大摇其头,因为甚深禅定是禅修的功夫,是形式,而不是禅的内容。他来到山洞中,看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和尚——智隍禅师,静静坐在那里。

 

玄策向智隍禅师打了个问讯,问道:“你在这里修什么?”

 

智隍禅师说:“我在修习入定。”

 

玄策再问:“你所说的入定,是心有所想而入定呢?还是心无所想而入定?”

 

智隍禅师张口结舌,感到不好回答。

 

玄策继续逼拶道:“如果你入定时心中没有任何意念,那么你周围的这些草木石头等没有生命的东西都应该能入定;假如你心有所想而入定,那么,一切有生命、有意识的众生,比如满山遍野的牛羊鼠兔也都应该能入定。”

 

智隍禅师一听,知道遇到了内行,并且是有证悟、有见地的大行家。他十分谨慎地回答说:“我在入定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有无之心。也就是说,忘却了有无,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念头。”

 

他自以为回答得十分圆满,然而玄策却紧紧盯住了他话中的漏洞,不客气地指出:“你入定时既然感觉不到有无之心,那就是常定。既然是常定,又怎么有入定和出定呢?如果有出有入的话,那就不是真正的禅定。”

 

智隍禅师哑口无言,羞愧难当。他毕竟是个心胸开阔的禅者,赶紧追问道:“你的师父是谁,能教出你这样出色的徒弟?”

 

玄策笑着说:“说来,我的师父还与您有着很深的机缘。他就是五祖弘忍大师的衣钵弟子,六祖慧能。”

 

“慧能?噢,听说过。不知他以何为禅定?”

 

“我师父六祖大师说,自性湛然常寂,灵明圆满,如如不动。色、受、想、行、识,五蕴本空;色、声、香、味、触、法,六尘也虚幻不实。所以,禅定是指心理上的淡泊宁静,它外不受六尘的干扰,内不被五蕴所左右,无论行住坐卧,整个身心既不刻意专注,也不放纵散乱,时时保持自然平和、空明灵动的状态。禅的本性不是死板不变的,它不生不灭,无住无念。”

 

智隍禅师再也坐不住了,站立起来,合十问道:“慧能师……师父,终于出山了?他现今在哪里开法?”

 

“岭南曹溪宝林寺。你……”

 

未等玄策说完,智隍禅师呼啸一声,飞奔出洞,一溜白烟向岭南跑去。他这一跑,跑得远了一些,一直跑了几千里,跑到了宝林寺,跑到了六祖慧能的面前。

 

慧能问他:“看你的相貌,像是北方人士。你从哪里来?”

 

“河北。”

 

“哎呀,咱俩还是半个乡亲呢!先父就是河北范阳人士!你如何来到了岭南?”

 

智隍禅师向慧能施礼之后,将他与玄策的相见情况说了一遍。

 

听了他的叙述,慧能十分高兴,一则为玄策突飞猛进的修行兴奋,二为智隍禅师不远万里、不耻下问的求法精神感动。他当下开示说:“正如你刚刚谈到的玄策的说法,只要你做到心灵如虚空一样,又不拘泥、执著于空无,使心灵保持自由自在的状态,无论行、止、动、静,都不刻意存心。请你看那棵大树。”

 

智隍禅师顺着慧能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四处的树木与自己家乡河北的并无多大的区别。没看出什么独特的禅意。

 

慧能说:“你看,每当微风吹拂的时候,那树叶就哗啦哗啦唱歌;风停的时候,它就自在地享受阳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就是禅定!忘却凡圣情解,泯灭能动与所动之间的分别,内在本性与外在现象相统一,就能无时无刻不在禅定之中了。”

 

智隍禅师听后豁然大悟,连连跪拜致礼。

 

后来,他又回到河北,将六祖的顿悟禅法带到了燕赵大地,为日后的南禅大举北上,起到了急先锋的作用。

 

文章节选自《六祖惠能传》

 

岭南探寻惠能潜隐迷踪

线路1:岭南六祖十大圣迹
时间:8月16日—23日

 

 

 

 

1、广州光孝寺:六祖大师出家地
2、韶关南华禅寺:六祖大师弘法地
3、六祖故居:六祖大师出生地
4、新兴国恩寺:六祖大师涅槃地
5、藏佛坑:六祖大师奉灵地
6、古大梵寺:六祖大师说法地(《六祖坛经》诞生地)
7、怀集六祖岩:六祖隐居修行处(龟嘴岩)
8、象州六祖岩:六祖隐居修行处(六祖刻画像)
9、永福六祖洞:六祖隐修洞(曾有遗迹“六祖法身”钟乳石)
10、乐昌西石岩寺:六祖大师隐修处(仙人石室)【详细行程

 

其他排期(可报名)
2020年10月1—8日 国庆中秋
2020年11月21—28日
2020年12月26日—1月2日 元旦

 

六祖避难处·六祖避难石

 

线路2:广东六祖七大圣迹
时间:8月19日—23日(观音诞)

 

1、朝礼六祖大师弘法地——于南华禅寺朝礼六祖大师、憨山大师、丹田大师真身舍利等圣物。
2、朝礼六祖大师出生地——六祖故居感受祖师当年之文化气息
3、朝礼六祖大师涅槃地——于新兴国恩寺礼拜六祖大师手植古荔等圣物圣迹。
4、礼拜六祖大师奉灵地——于新兴藏佛坑礼拜六祖大师圆寂后“飞身”藏佛处。
5、朝礼六祖大师说法地——礼拜韶关古大梵寺(六祖大师宣说《六祖坛经》之道场)。
6、朝礼六祖大师出家地——广州光孝寺礼拜六祖大师瘗发塔、菩提树、古经幢等圣物圣迹。
7、礼拜六祖大师避难地——徒步前往朝礼六祖大师避难石圣迹。【详细线路

 

其他排期(可报名)
2020年8月19—23日 莲池大师纪念日
2020年9月9—13日 龙树菩萨诞·财神诞
2020年9月16—20日 六祖大师圆寂日·地藏诞
2020年10月3日—7日 国庆·鸠摩罗什圆寂日
2020年10月21—25日
2020年11月11—15日
2020年11月25—29日 憨山大师圆寂日·三祖僧璨大师圆寂日
2020年12月9—13日
2020年12月30—1月3日 元旦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