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旅研究 > 佛教旅游项目的开拓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佛教旅游项目的开拓

发布时间:2013/03/13 佛旅研究 标签:佛教旅游项目的开拓浏览次数:1089

随着人们到寺院旅游观赏兴趣的增加,佛教旅游事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我国有2000余年灿烂而丰富的佛教文化,众多的名山古刹,展示着佛教旅游将更加深入发展的美好远景。因此,对于一些民间流行的朝山进香、礼佛上供、参加佛事活动等等,我们如能加以组织引导,则既能推动旅游事业的发展,还能使信仰佛教的游客满意。这方面的项目,有的旅游部门可以单独经营,有的旅游部门可与当地佛教协会联合组织开展,有的则可以由佛教协会单独组织,甚至对某些项目有兴趣的游客,也可以三五成群自愿结合,自定计划进行,同样也会有不小收获的。

从长期以来佛教旅游情况来看,下列项目是可以进—步开拓的。

1、名山访胜游

 “天下名山僧占多”,我国的许多名山,诸如山西的五台山、四川的蛾眉山、安徽的九华山、浙江的普陀山与天台山、江西的庐山与云居山,既有秀丽旖旎的风光供游览,又有众多的古刹名寺可观瞻。尤其是五台、峨眉、九华、普陀素有“佛教四大名山” 之誉,扬名海内外,我们可以顺路前去环游访迹,也可以单独瞻礼其中的一大名山。一般说来,去名山访胜,组织单位要配备好熟悉该山情况的导游,一面陪同游览,一面为大家介绍名山历史、文物古迹、古刹高僧、历代名人题咏、民俗风情等等。通过旅游,将名山丰富的文化艺术瑰宝和盘托出,使游客对我们国家古老而灿烂的文化精华之一——佛教文化的历史、建筑艺术等有新的认识。而且在此之中,还可以瞻仰历代高僧的遗迹风范。如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峨眉山普贤菩萨道场,九华山金地藏肉身灵塔,普陀山不肯去观音院,庐山慧远大师所凿莲池与舍利塔,云居山上虚云和尚茅蓬、舍利塔与纪念堂等,都可前去观瞻,从中不但对所景仰的前贤大德有较为全面的认识,同时也可以游览很多的名胜古迹。

2、朝山进香游

春节后一直到清明节前后,是我国佛教信众传统进香旺季。从近年的情况来看,成队的信佛群众不仅仅是香客,而且是一支充满游兴的旅游者队伍。旅游部门可以与当地佛教协会联合组团,开展“朝山进香旅游”,为去古刹大寺的香客提供方便,并安排素食、住宿寺院,礼请方丈或其他法师讲经与开示等项目,同时随同配备对佛教知识有一定造诣的导游全程服务。这项活动的开展,既方便了信众香客,又可以消除其封建迷信成分,不仅使他们在宗教感情上得到一定的满足,而且,还可促使宗教活动正常化,并能实行文明上香,注意安全用火,对保护文物古迹发挥更大的作用。

3、佛事活动游

我国佛教宗派主要有八宗,禅、教、律、净、密……它们各具参加专修念佛,听讲开示。另外,也可以到云居山真如寺瞻观僧人们“农禅并重”的实践,亲见样板丛林之新貌。总之,以观瞻寺院佛事活动为目的的旅游,既可以让信众沐浴法乳,得到启迪,又能够较好地满足他们的信仰要求,增强正信的大愿。

4、佛教建筑观赏游

2000多年来,我国历代佛门四众弟子与其他劳动人民,在中华大地上创建了许许多多的佛教建筑,贡献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以及用数字难于表述的物力、财力,因而,为我们留下了数以万计的佛教古建筑群。在峰峦叠翠、·幽谷奇岩之中,坐落着幢幢碧瓦黄墙,雕梁画栋的殿堂楼阁,千姿百态的佛窟,形式各异、数目众多的佛塔。认真地去观赏历代佛教古建筑,研究它们的特色、构成材料、建造工艺与风格,不仅是很好的享受,还能够得到精神上的陶冶,可以扩大知识面。

一般说来,进入寺院之后,漫步于殿堂楼阁之间,看到的是一幢幢独立建筑物。然而我们若是登高揽胜,鸟瞰全寺,立即会领略到全寺建筑群体布局展现出来的艺术性与整体性,是那样的完美。大雄宝殿坐落在建筑群体正中中轴线的重心位置上,其他殿堂或左或右,或前或后地配置恰当,错落有致,对称标准,顿时“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之感油然而生。

如有兴趣,再对大雄宝殿建筑风格与工艺进行一番欣赏,取数个寺院大殿样式略做比较,就不难看到只是将其脊、梁、屋面进行不同的组合,就建成了歇山式、庑殿式、悬山式、硬山式等多种样式,呈现不同艺术美。

假设还有进—步的兴趣,我们再仔细观赏一下,大雄宝殿中诸佛像的塑造工艺则各有千秋,风格多样。从材料的选用,内架的搭设,泥胚的塑造与加工,直至加色绘彩,金箔镶贴等多道工序都有着很深的学问,值得探讨。更有趣的是,各殿堂中佛像大多塑造在莲花座上,而莲花座又都是以—层或数层须弥座为台基。

须弥座,也称“须弥坛”、“金刚座”。本是古代印度佛教教义中的须弥山上的一种佛座造型,随着佛教传人我国后,经过与中国传统台基基座形式相结合,形成上下有凹凸嵌线中间束腰并施以雕饰的基座。对于这种基座,不同朝代有相异的造型,如在魏晋时期石窟中所见,形式较为简单,上下的线道只是方角式的层层支出,后来逐渐出现了圆顺线条的“莲瓣”枭混、卷草纹饰等。到了唐代以后,造型工艺又更为复杂,增添了较华丽的装饰,在基座上设有分格小立柱,内镶“壸门”,门内刻塑有力神或飞天图案。进入元代,则出现了简化趋势,束腰的角柱成了“巴刺马”式样,壸门及其内人物雕像多不使用。时至明清,造型又有变化,较为明显的是束腰变矮,有的甚至减为一道线,而莲花瓣则增肥加厚,装饰多用植物或几何花纹。据有关史籍记载,自魏晋时期须弥座随着佛教特别是佛像的塑造传人我国之后,即受欢迎,不但寺院中多有建筑,而且在世俗社会的大型建筑物上也争相使用。特别是到了明清时期,以至近现代社会,这种须弥座的使用更为广泛与普遍,北京故宫太和殿、太庙、九龙壁等建筑台基都是须弥座。所以,我们在寺院观瞻时,看到触目皆见的须弥座,若对其由来与发展作一番思考,那也是很有意义的。不仅如此,我们若推而广之,对寺院种种建筑都进行一番探究,相信既可以加深对佛教的认识与了解,又能够增长不少建筑学,特别是古建筑学的知识。 

5、佛教诗文欣赏游 

天下名山僧占多,一句话准确点明寺院所在多为锦绣佳境。因此,相对于繁杂纷纷的世俗社会而言,寺院的静谧环境,自古即为学人士者所羡慕。于是登临游览,朝礼上香,交结方外之友。与此同时,对各地寺院吟咏描绘的文字之作,也就大量出现。所以,我们去寺院游览观瞻的同时,结合历代文人墨客对该处所题咏的诗文作品,作一番品味欣赏,那自然是情调高雅,令人心旷神怡的乐事。  

“一片楼台耸天上,数声钟鼓落人间。瀑花飞雪侵僧眼,岩穴流光映佛颜。”(苏轼)精炼的语句,准确的描绘,展现了深山古刹的全景,读之令人向往。“萝幌栖禅影,松门听梵音。”(王勃)“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常建)几笔勾勒,佛寺的黄墙碧瓦,静寂无声,呈现眼前,宛如一轴美妙的寺院风光画卷尤其是读到那些咏颂名刹大寺的著名景观,诸如“雁塔晨钟”、“寒山夜钟”、“草堂烟雾”、“马寺钟声”等等的诗文,更是绘形描色,教人顿有身临其境之感。   

在历代寺院咏颂诗文中,既有以寺院景色环境为题材的,也有不少富有哲理,甚至是禅意幽邃的良句佳作。苏东坡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借山峰谈哲理,寓意深刻,成为千古绝唱的名句。  

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在颂咏寺院的诗文作品时,也可以领略到不少前哲古贤的风范懿行,在江西云居寺山真如禅寺内有一块“谈心石”,旁侧刻有当代高僧虚云和尚题的一首诗: “坡老崇佛夙愿深,谈心石上畅幽情。碧溪桥畔留古迹,云经卷舒本无心。四海欢腾共天日,泽被苍生庆和平。信义真诚曾留带,云辟溪桥标印名。”此中既追述了“谈心石”的由来,又浓墨重彩地记载曾执掌云居山真如禅寺法席数十年的佛印和尚,与名士苏东坡之间的深情厚意。读之,无不为之感叹。

因此,到寺院游览观瞻的同时,对历代题咏的诗文作品进行品味欣赏,既可得到文学的熏陶与修养,对于增长我们的历史与佛学知识,也大有裨益。

6、佛教金石碑刻鉴赏游

众多的寺院,素有“深山藏珍宝,古刹有名碑”的美誉。我们去寺院游览观瞻,也可将此列为一个项目,相信会很有收获的。

自古以来,受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熏陶,在一些重大事件之中或于其后,大多勒石为碑以记载;更有许多文人墨客在游览观瞻寺院浓兴厚意之中,挥毫题书,后将其刻之石崖之上。因此,直至今天在不少名山大刹的内外,都留有不少的碑林摩崖。而一些寺院珍藏着的许多极为珍贵的金石文物,如九华山所珍藏“九龙金印”、“玉狮方印”等,都是不可多得的无价之宝。

各地寺院内外的碑刻,大致可分为摩崖碑刻、诗文碑、记事碑等多种。摩崖石刻,内容较为精炼,意义却很为深邃。像江西黄龙山黄龙寺前,“三关”二字,每字一尺见方,笔力遒劲,刀锋清晰。据载为宋时所刻,但迄今仍清晰可读。读之,在品味其书法价值的同时,自然对于被誉为黄龙家风的“三关”之说的由来一探究竟,从中可得到很大的启迪。而在碑刻之中有不少是佛像或其他人物像刻碑。如九华山上的“金地藏刻像碑”,高达一米余,很是可观。又如江西庐山秀峰寺内的“观音像碑”,高有数米,观音像采用线条勾勒,层次分明,形态慈祥端庄,相传原作为唐代名画家吴道子所画,是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宝。至于寺院内外的诗文碑与记事碑,数量之多,分布之广,尤可称奇。不少诗文碑选择了历代名人佳作秀章,复经大手笔书法家书写镌刻,读诗文品书味,韵味无穷。而众多的记事碑,则保存了不少的珍贵史料,如江西杨岐山杨岐寺内所保存唐代诗人刘禹锡所撰《袁州萍乡县杨岐山故广禅师碑铭》等,对于我们今天研究杨岐宗的发展历史,就有着极高的参考价值。

所以,到寺院游览观瞻,将金石碑刻鉴赏列为一个项目,是有其实用意义的。从中可开拓我们的眼界,增长知识,一定会获益匪浅。 

7、佛教楹联鉴赏游

楹联,作为我国传统文学作品中一种特殊样式,发展历史悠久,并且以其平仄的对称、声调的协调、意义的深远,或是颂扬美好,贬斥丑恶,或是警诫人生,启迪智慧,而素为人们所喜爱。在佛教东传进入我国的同时,随着佛经翻译的普遍推广,以佛教思想同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佛教楹联,早就出现,而且影响深远。今天,我们来到寺院旅游观赏,无论是在山门与天王殿,还是在大雄宝殿与禅堂,都有镌刻或书写张贴有楹联。如能认真鉴赏这些佛教楹联,无疑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情。

从各寺院所镌刻或张贴、书写的楹联看,佛教楹联在注重形式美的同时,尤其突出内容的深邃,用词的熨贴,平仄的对称。如江西庐山东林寺大雄宝殿门联,“自圣教东来,妙谛广宣,普令三惑齐消,六根同净,性海无边登觉岸;溯莲宗始创,高贤辈出,总愿一心不乱,五浊横超,法王自在布宏恩。”既简述了佛教东传人我国的历史,又特别地突出慧远法师于此弘扬净土法门,率徒众立誓往生西方之伟业。

佛教楹联传颂较广的当推“杨岐灯盏明千古,宝寿生姜辨万年”一联,大多寺院是将其挂在库房门前,上海龙华寺则是张贴在老素斋部门外。此联之中,平仄对仗,精心造合。而且,巧用“杨岐灯盏”、“宝寿生姜”等典故,读之令人回味。“杨岐灯盏”中的“杨岐”,指的是坐落于今天江西萍乡市郊杨岐寺的开山祖师——杨岐禅师,即宋代高僧方会禅师。当年,他在杨岐寺弘扬临济家风,自成一脉,世称“杨岐宗”。同时,杨岐祖师继承百丈祖风,对于寺院管理既严密细致,又合情合理。就是对于各殿堂的香灯以及寮房用灯的点燃、添没等也是井然有序,如佛前长明灯由香灯师精心照看,对寮房用灯则要求按时点燃与熄灭,做到合用、节约。正是这样,世人对杨岐禅师很是佩服,就以此为内容,赞扬他在杨岐的修持与治寺,用灯为喻,颂其光明照耀千古。下联“宝寿生姜辣万年”,则借宝寿禅师与生姜的典故人联,以警戒后人。宝寿禅师是一位严奉戒律,认真修持的禅师。他平常擅长种植生姜,当时受请充任寺中库头,库里有不少生姜,一次县里长官慕名想从他那里要几块生姜,宝寿禅师坚持寺规,提出要姜那就得到常住交款。为此,县里长官对此很是赞扬,认为宝寿禅师严格制度,可以作为方丈的接班人。所以,后人以此为典,颂扬宝寿禅师,使这种精神发扬光大。由此,我们可以领略到佛教楹联的深远意义。

此外,我们在鉴赏佛教楹联时,从中还可以学习到不少的佛学知识。如南京永济寺大雄宝殿前有这样一;,“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在,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看似平铺直叙,描述自然,但寓意非常深刻,告人以“色色皆空”之真谛。读之再三,深得启迪,智慧顿增。

正是这样,各寺院中佛教楹联各具特色。在鉴赏过程中,我们要认真阅读,仔细品味,加深理解。这对于我们的历史、文学与佛学诸方面知识的增长,无疑是会有很大帮助的。

8、佛教美术鉴赏游

佛教美术作品,在寺院中见到较多的有造像、壁画、装饰图案与雕塑几种类型。当然,这些类型的作品,其题材都是以佛教现,而到三国时期佛像的绘画已经大量出现,也涌现了一批名画家,如谢灵运、张僧繇等人。不过,这一时期的佛像画大多是临摹印度传统佛教的画法,佛的体态与“卐”字花纹都有很明显的印度风格。伴随着佛像在中国的出现,菩萨、罗汉,天龙等的造像也同时出现。进入隋唐之后,佛、菩萨等的造像在画法与色彩等方面都逐渐地呈现了中国化特色。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特色到了宋元以后,更为明显,并且出现了不同的流派。

寺院中的壁画,在中国出现也不晚。据史籍记载,早在魏晋时期就已经有了。然而,由于历史动荡所致,那时期的寺院壁画至今几乎是无一幸存。进入隋唐以后,寺院壁画的绘制数量增多,题材更为广泛。当然,仍是以佛教经典内容为主要题材。其中又以释迦牟尼佛一生的出家、成道、传法等内容更为多见。画面有单幅的,更多的则是多幅连环图式。像{己述释迦牟尼佛一生中所修种种菩萨行的事迹,舍身喂虎、舍身贸鸽等则经常可以看到。到了明清时期,寺院壁画中出现了一些以中国历代高僧求法、弘法为题材的画面。如玄奘大师西行求法,慧远法师率众结莲社等。而保存迄今的以憨山大师《醒世诗》为题材的壁画,在云居山真如禅寺云海楼、虚怀楼上,仍清晰可见,吸引游人驻足观瞻。  

在历代寺院壁画发展的过程中,山寺图与杂类图也相继出现。所谓“山寺图”,即以描绘山寺的风景全貌为题材。有的是水墨渲染,也有不少是工笔绘制。至于“杂类图”,即画者不是依照经论内容而是一时随兴而画的作品。当然,其也多与佛教内容有关。见得较多的有“参禅图”、“礼佛图”、“香象皈依图”等。

在佛教美术作品中,在寺院中较多见的还有形式多样的装饰图案,诸如莲花、梅、竹以及“卐”字等。而内容较为广泛的“水陆图”等,就一般大多要在水陆法会等场面才可看到。这种水陆图数量较多,至少也在32或72幅以上,多的有200多幅。这种水陆画的内容、画法都有一定的章法,要求较高。

佛教美术作品中,雕塑占有较大的比例。一般说来,各寺院诸殿堂内的佛像、菩萨像、罗汉像等均属此列。虽然佛像等有木雕与泥塑、金属铸造的不同,而且所采用的技法又各相异,但总的说来都须经精雕细塑。我们在寺院观瞻游览时,如能仔细鉴赏不同佛像在质地材料、制作工艺等方面的长处与不足,那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在佛教雕塑作品中,还有一大类“金石”。所谓“金”,就是古代人们或是为纪事,或是警诫,或是铭功雨在金属器皿上刻铸文字。在佛教寺院中的“金”,则指钟、磬、炉、鼎等上所铸文字。就寺院中的钟、磬、炉、鼎等本身说来,即是重要法器。若是铸造时间距今甚远,则有着较高的文物价值。而其上的“金”,就犹如锦上添花,使之成为研究佛教文化与冶炼技术的珍贵史料。所谓“石”就是古代遗留下来刻在碑碣或墓志上的文字与图画铭刻等。这在佛教寺院内外多有所见。尤其是碑刻与墓志,所记述的都是不可多得的史料。此外,还有经幢、墓幢,都是重要佛教历史资料的载体,值得认真赏鉴。

9、佛教音乐鉴赏游  

说到佛教音乐,有人恐怕会问,佛教戒律中不是有“不听视歌舞”的条文吗?怎么佛教又有音乐呢?是的,戒律中有这一条,但佛教音乐与此并不矛盾。因为佛教音乐与世俗“淫音婉娈,娇弄颇繁”之声有本质的不同。佛教音乐庄严、肃穆,以其缓慢的旋律来渲染和加强佛事活动的气氛与效果。而且,从佛教发展历史上看,早在释迦牟尼佛的时代,就已经有佛教音乐,当时在礼佛过程中“……诸人见佛欢喜,礼拜,既作伎乐供养佛。佛微笑,语阿难言,诸人等由伎乐供养佛,未来世一百劫中,不堕恶道,天上人中受最快乐”(《百缘经》)。而后,在《分别善恶报应经》中更认为:以妙音乐供养佛塔,能获得身相端严、见者欢喜、音声微妙、言辞和顺、肢体适悦、远离嗔意、庆喜多闻崇贵自在、命终生天、速证圆寂十种胜妙功德。以别具特色的佛教音乐来弘扬法理,效果无疑会加强,也使信徒更能在音乐之中接受佛理。《法华经·普门品》中认为:“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是故须常念”。所以音乐作为佛法的一个重要方面,其使用越来越广泛与普遍。这自然也与佛教音乐在中国流传的悠久历史分不开。

据史料记载,佛教音乐传人我国的最初,是由来自西域的僧人们带进来的。后来出现以摹仿印度曲调,用汉语演唱的佛教音乐,由于这种音乐有着较为浓郁的印度风味,人们称之为“梵呗”。但梵呗中“梵音重复,汉语单奇,若以梵音以咏汉语,则声繁而唱促;若用汉曲以咏梵文,则韵短而辞长。”所以,到国时期曹植有鉴于此,就在东阿县(今属山东省)的鱼山删治《瑞应本起经》,制成“鱼山呗”。据传此呗“传声三千有余,有契则四十有二。”在曹植的同时,支谦等人也先后制作佛教乐曲多则。而后,得到梁武帝萧衍的推崇,佛教音乐进入宫廷,定山“正乐”。进入唐代,佛教音乐又有进一步的发展,在宫廷与社会上获誉甚佳,并且得以更为广泛与普遍的传播。 

经过1000多年的传播,中国佛教音乐形成了“悠和、典雅、恬静、纯朴”的特色,深得四众弟子与世俗人们的喜爱。并且,在其传播过程之中,出现了风格相异的不同流派,南北曲调不一,如北京智化寺的京音乐、五台山佛乐、扬州的苏北调、广东潮汕腔、开封大相国寺音乐等等。一般说来,汉传佛教音乐以 “温文尔雅”见长,内容包括朝暮课诵、焰口法事、佛诞庆典等几大类。所用乐器古代较复杂,梁朝和隋代多有钹、钟、鼓、铙 、磬、洞箫,也有用金石丝竹加入的。而就今天说来,一般多用磬、引磬、法鼓、手鼓、铪子、木鱼、笛等,也有一些寺院还加用二胡、唢呐、三弦、琵琶等民族乐器。演奏出一种“蓄韵幽微,超然脱俗”的意境,闻之无不令人心旷神怡。因此,我们去寺院游览观瞻,注意鉴赏佛教音乐,那肯定是一项很有收获的趣事。而对于爱好和研究音乐的游人来说,更可以一面游览观瞻,一面收集佛教音乐素材,这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