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终关怀 > 生命关怀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生命关怀

发布时间:2012/11/07 临终关怀 标签:生命关怀浏览次数:811

  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

  我们相遇在这同一的狭船里。

  死时,我们同登彼岸

  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泰戈尔

  他坐在望海楼边的一张石椅上望着浪花出神,风吹着本就凌乱的头发,周围阳光明媚,春天来了。这座南方海滨城市一年四季好像都是春的存在,季节轮回、景色替换总是演绎得异常缓慢。每个日子都充满了舒适和安逸,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享受生活?生命在这温柔的梦魔里没有震撼过,身边也少有偏激之声,每个人都很规则地转动着,生命没有感动、没有关怀。难道我们儿时天真的梦幻的生命就是这样的吗

  来这城市快一年了,这是他的第一个春。他奇怪为什么今天那些风、那些春光会叫人忍不住伤感,会叫人忍不住怀念那伴自己度过中学时代的小城,想小城,想一年前太湖站的挥别。他记得当时自己望着窗外的黄土和那狭窄拥挤的街道时,心里曾默默地说: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今天怎么搞的,特别怀旧。他抬起头望了一下那有点刺眼的阳光,这光线实在太透明了,好像要把他心中的所有隐私都反射出来似的,他有些烦恼起来。

  每天中午都去海边散步,散步成了他近来消磨中午时光的一种手段,望着沙滩上零零星星的贝壳,猛然地想找出一些生命的闪光和感动来,想回忆进大学后的一点生命关怀,就像在沙滩上漫无目的地搜索贝壳一样。

  一

  冬是我的室友,也是我进大学来的第一个朋友,我惊异于他有那么广博的见识和深刻的思想。记得开学第一天晚上,大家都还很陌生和拘束,谈话不多,都想早早地上床睡觉,这时他走到我跟前说:我们出去散散步吧?眼睛里充满了真诚和渴望,事实证明他既是一个健谈者也是一位很好的听众……我们的谈话常常在争论中达到默契,他是一个人文思想很深的人,我们说的尽是一些自己也弄不懂的问题,在这样逍遥邀游的对话中,我们不自觉地变得很狂大,有时两个人同时狂笑起来。只有这时,我们才有点鲁迅和尼采式的咏叹味。记得那天,情绪非常低落,于是我们就去鼓浪屿流浪。我们穿梭在古街老巷之中,谈一些各自的心事。我说:“在一次舞会上,有个女孩子主动请我跳舞,让我好感动,这种兴奋的心情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冬听过后,微笑着说:“虽然你看起来好像很洒脱的样子,其实你内心也是很孤独的,你的生命也需要别人来关怀,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一旦有人来关护和注意你,哪怕这种重视只是一点点,你都会很感动,都会极力去珍惜的。”不错,生命在本质上是孤独的,在流浪的羁旅中,生命是需要关怀的。合子是一个很敏感的大男孩,我们都喜欢文学,正是欣赏余杰、品味三毛的年龄。接到大学通知书,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憧憬。三十多个小时的列车旅程塞给了我一身的疲惫,刚进宿舍就瞥见那脸纯真灿烂的笑容,他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块家乡烧饼,那晚很饿的感觉使我至今还记得那块烧饼的味道。合子是一个典型纯朴的乡村少年,勤劳忍耐的品质在他身上灼灼涌动。他清楚地记得故乡的一切,那父老乡亲、那小桥流水,还有念念不忘的是毕业后要回去当镇长。我佩服他有这么简单朴素的想法,相比之下,自己的念头太虚纱了,像空洞的楼阁。那时合子因为爱上一个女孩子而陷入深深的单恋之中,冬也为失眠问题而苦恼,我也很波动,这三个年轻的灵魂在宿舍里乱窜,我提议买啤酒和花生米去海边发泄吧,那天下午,三个孤独的灵魂在校园里溜达,我们各自说了许多,可谁也不能安慰谁,在心里滴淌的仍是无奈,但毕竟我们都想相互沟通,都想彼此关怀。

  二

  中午散步回来,常常会看见一位衣衫楼槛的中年妇女,头发干黄凌乱叉错,没有一点眼神,只有眼珠会偶尔转动一下,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身上挂着一件不合时宜的既破又脏的衣服,她踊踊而行。她走到一个垃圾箱前,弯身去掀盖子,开始搜寻起来,我忍不住走近看了看,原来是找被扔掉的剩余饭菜,我看着她那污积不堪的手,把那被细菌侵蚀过的食物塞进嘴里,很机械地吞下,我有些同情起来。她,或许是抱了很强的愿望来这块南方热土打工的,或许她本有一个很幸福安稳的家,但现在,她成了生活的奴隶,对她来说,需要的只是填饱肚子。在这灯红酒绿的文明世界里,没有-给她一点关怀,没有人注意她,她只是这个发达物质世界的一处贫穷的附着而已。她,流浪在这乳黄色的霓虹灯下,对她来说,生活就是维持生存。想到这,我默然了,我不也是一个漂泊异乡的流浪者吗?在本质上,我们竟如此地相似,我怜悯她,但我又能帮她什么呢?我一无所有。她或许并不需要什么物质施舍需要的只是精神尊严。当年写《沉沦》的留学日本的郁达夫说过这样的话:什么知识才华对我有什么用,我耍的是一颗能安慰体贴我的心。可我什么也没有,我只有悄悄地快速逃走。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在这精彩和无奈的交辉处,我迷惘了,聊以极力地找寻这些生命的感动处来填-空虚的心灵。叹人生无常、生命多变、道路歧异。康德说:亲爱的朋友们,真正的朋友是不存在的。这些生命个体的轨迹匆匆交叉而又忽忽分开,于是,一切都将这样过去,明天各人又各奔前程,生命无所谓长短,无所谓欢乐、哀愁,无所谓爱恨、得失……一切都要过去,象那些落花,那些流水……只不过,在这过程中,生命不能没有关怀的方式。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