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咱雅班智达.南喀嘉措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咱雅班智达.南喀嘉措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邬坚巴.仁钦华浏览次数:907

咱雅班智达.南喀嘉措(公元1599~1662年)

咱雅班智达.南喀嘉措,于藏历第十绕迥之土猪年(一五九九年,明万历二十七年)生于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古鲁青鄂拓克的桑噶斯家族,原名南喀嘉措。祖父是都尔本.卫拉特颇有名望的洪果.扎雅齐。洪果.扎雅齐的长子是和硕特著名首领拜巴噶斯,拜巴噶斯有八子,咱雅班智达排行第五。实际上咱雅班智达并非拜巴噶斯的亲生子,而是他十六岁出家时被拜巴噶斯所认的一个义子。这是因为厄鲁特蒙古各部议定,让每个诺颜各出一子当僧人,于是,准噶尔的哈喇忽喇、楚琥尔乌巴什、杜尔伯特的达赖台吉、土尔扈特的和鄂尔勒克、和硕特的昆都仑乌巴什等首领,各献出一子当僧人,作为厄鲁特诸部最高首领的拜巴噶斯,由于他当时还没有亲生儿子,便把和硕特诺颜巴巴汗的儿子咱雅班智达认为义子,献出当僧人。

咱雅班智达年满十六岁(一六一五年,明万历四十三年)时出家为僧,他拜满珠习礼呼图克图为师,受了沙弥戒。火龙年(一六一六年),他经过青海湖踏上去西藏游学的道路,翌年(一六一七年)抵达拉萨,便与第巴相交,进入专学显宗的显宗经院学经。起初诵经修法时,就因卓识超群而为众人所惊叹。后来他精通显宗,曾在拉萨大昭寺经过辩经获得最高等级的拉然巴格西学位。木猪年(一六三五年),咱雅班智达在接受五世达赖喇嘛的比丘戒之后,成为里塘寺中十大格隆之一,得到吉本、阿巴两个喇嘛称号。咱雅班智达与五世达赖关系密切,凡诵经皆在达赖喇嘛面前。咱雅班智达在西藏学经整整二十二年。土虎年(一六三八年),五世达赖与四世班禅命咱雅班智达离开西藏,返回厄鲁特蒙古生根,弘法传教,还把手中的玛瑙珍珠赐给了他。这时,咱雅班智达已是一名谙熟经典、满腹学识的喇嘛了。

土兔年(一六三九年),咱雅班智达回到了厄鲁特蒙古,开始了他的讲经传教、弘扬佛法的活动。起初,他在卫拉特四部传教、驻锡于塔尔巴哈台(今新疆塔城)附近的拜巴噶斯之子鄂齐尔图汗的营地。到一六四○年(明崇祯十三年),他参加了在塔尔巴哈台召开的卫拉特(厄鲁特)和喀尔喀各部王公会议,促使会议制定的「法典」充分肯定格鲁派和喇嘛的神圣地位与特权。一六四一年间,先后到喀尔喀蒙古、札萨克图、土谢图和车臣等部传播格鲁派教法,成为七旗三大汗的喇嘛。咱雅班智达曾向札萨克图汗说,他是受达赖喇嘛之命,「遍游七旗」宣扬佛教的,并劝说札萨克图汗「要虔诚敬佛,尤其要敬重宗喀巴」,教导众人吃斋念经。札萨克图汗对咱雅班智达十分敬重,每日献给他三苹整羊,最后又奉献给他三十五匹驿马,称他为「拉然巴咱雅班智达」。

咱雅班智达不仅到喀尔喀蒙古各部宣扬佛法,而且还多次奔走于厄鲁特蒙古各部首领之间,为他们「祈福、诵经、弘扬积善之源」。咱雅班智达甚至不辞劳苦,曾长途跋涉到伏尔加河下游土尔扈特部去弘传教义。一六四五年(清顺治二年),在为土尔扈特首领书库尔岱青之子举行葬礼时,向该部王公与僧俗群众「讲诵经典,广行妙法」,受到王公贵族的尊重,这次收到的布施就有二万匹马之多。由于咱雅班智达的四处传教,使黄教在厄鲁特蒙古地区得到了推广,咱雅班智达弘扬的佛法,「尤如久旱之地遇甘露滋润,积善种子深入人心」。

咱雅班智达在奔走传教的同时,还为各部王公主持葬礼,举办法事。一六四三年,他受和硕特部首领昆都仑乌巴什的邀请,去为该部一个贵族岱青和硕齐「殡葬建塔」。一六五三年秋,准噶尔部著名领袖巴图尔珲台吉去世后,咱雅班智达应巴图尔珲台吉子女的邀请,到准噶尔部参加了隆重的葬礼,为巴图尔珲台吉诵经,并主持其遗体的火化,将其骨灰保存在「奔巴」(奔巴为藏语,即瓶的意思)中,为这位厄鲁特民族领袖作了四十九天的法事。与此同时,他还给巴图尔珲台吉的遗孀授戒,讲诵经典和世俗道理,因而颇受巴图尔珲台吉继承人僧格的敬重,还给僧格作了灌顶仪式。

咱雅班智达对他的上师达赖喇嘛十分敬奉。一六四七年,鄂齐尔图车臣汗曾问咱雅班智达∶「你为什么到处奔走呢?」咱雅班智达回答说∶「一方面为传布神圣的佛教,另一方面是收集和捐献礼品,以便酬谢在我求学时期曾给予我巨大恩惠的达赖喇嘛。」咱雅班智达每次讲经与主持法事之后,都得到施主们的大量布施,而他往往把这些布施献给西藏的达赖喇嘛。一六五一年,他到拉萨大昭寺时,就向五世达赖奉献了白银五万两。一六五二年他又向札什伦布寺奉献了白银两万五千两。

咱雅班智达在积极从事佛事活动的同时,为厄鲁特蒙古文化事业也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于一六四四年即着手翻译著名藏族文献《玛尼全集》(又名《玛尼噶本》)和《十万宝颂》。为了更有利于传播西藏的佛教和文化,咱雅班智达于一六四八年,在回鹘式蒙文的基础上,吸取厄鲁特人民日常方言,创造了厄鲁特蒙古族自己的文字──托忒文,又称卫拉特文。托忒文至今仍为我国新疆地区蒙古族所通用。咱雅班智达创制的托忒文在沟通蒙藏文化,保留厄鲁特民族历史文献方面起了显着的作用。一六五○年,咱雅班智达为和硕特、土尔扈特、杜尔伯特、准噶尔等部首领用托忒文翻译了《金光明经》、《金刚经》等经典。据统计,一六五○至一六六二年间,咱雅班智达用托忒文翻译了一百七十馀种藏文著作。这些译着大部分为佛教典籍,也有一部分是伦理、历史、文学、医学方面的著作,如《明鉴》、《贤劫经》、《四部医典》等。他还用托忒文记录了厄鲁特蒙古著名英雄史诗《江格尔》。这说明咱雅班智达不仅是一位佛学家,还是一位著名的翻译家。

咱雅班智达自一六四○年参加蒙古各部王公会议后,竭力维护厄鲁特内部团结,在调整与喀尔喀蒙古的关系中起了重要作用,从而稳定了封建统治秩序,增强了抵御外侮的能力,使厄鲁特各部由分散逐步走向统一,在厄鲁特民族发展史上作出了贡献。

咱雅班智达于藏历第十一绕迥之水虎年(一六六二年,清康熙元年)在第三次赴藏途中于青海境内圆寂,享年六十三岁,遗体被送到拉萨大昭寺。

(无心编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