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果一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果一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果一法师浏览次数:1317

果一法师(公元1922~1994年)

东晋简文帝年间,一代佛学大师释道安,在中原受战争影响,住不下去,率领弟子数百人,南下襄阳避乱,他的上座弟子慧远,也随侍在他身边。晋孝武帝宁康元年(三七三年),一行人抵达襄阳,初驻白马寺,后来另建檀溪寺,在襄阳弘化。晋武帝太元三年(三七八年),建都长安的前秦主苻坚,遣将苻丕,率师十万,南取襄阳。这时道安大师为襄阳太守朱序所留,不能离开,他乃「分张徒众,各随所之」。就是将弟子分遣到各地,去弘法传教。众弟子离开时,安师一一予以临别训诲,而对慧远独无一言。

慧远惶恐,跪问安师曰∶「远不肖,师对大众皆有训勖,而独不及远?」

安师曰∶「贤者上等根器,见识过人,岂复相忧?」

于是慧远与弟子数十人,南适荆州,住上明寺。后来欲往罗浮山,途经浔阳,见庐峰清秀,足以息心。浔阳刺史桓尹,于庐山西北麓香炉峰下,为建东林寺,于太元十一年(三八六年)落成。此后,远公大师在此结白莲社,与无量寿像前建斋立誓,共期西方。此为东林寺建寺之始,也是中国净土宗立宗之始。

东林寺创建以来,到清季末,历时一千五百馀年,历经沧桑,屡有兴废。不幸到了民国时代,以住持不得其人,东林寺残破不堪,几至完全湮没。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后叶,山上来了一位游方和尚,到了庐山东林故址,眼见祖师道场沦为荒榛,发下大愿,重兴东林。其间历经艰难困苦,终于使名刹重光,东林中兴。于此,我们介绍这位中兴东林寺的游方和尚──果一法师。

释果一,俗家姓刘,名明益,湖北省松滋县人,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出生于松滋乡间农村。他的父亲务农为业,母亲易氏,信仰佛教,果一常随着母亲到寺庙礼佛,自幼八识田中就种下菩提种子。在果一成长的岁月里,由国内的军阀内战到八年的日寇侵华之战,他一直在战争中渡过。幼年断断续续的读过几年书,间或随着父亲下田。抗战期间的民国三十年(一九四一年)前后,国家正陷于日寇铁蹄的蹂躏之中,他于是被军队「抓壮丁」,当了一阵子兵。跟着部队转战各地,看到战争的残酷,农村人民生活的艰困,体悟到人生是大苦聚,因而萌起出家之想。

抗战末期,果一脱离军队,回到家乡,于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春季,他二十四岁之年,至湖北梁山观音禅寺,依圣观和尚剃度出家,法名果一,号道心。在寺中学习佛门仪轨半年,同年秋天,在湖北枝江县圣寿寺,依妙礼和尚受具足戒,成为一名比丘。翌年,移居枝江县的弥陀寺,专修净土法门,以持名念佛为宗。

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春,行脚参访,到过江、浙的诸大丛林。据说参访宁波四明观宗寺时,曾在「弘法研究社」听过几个月的课,后来研究社受时局影响停课,他乃渡海去朝礼普陀山。朝山归来,秋天到了庐山,挂单于归宗寺。后来应常住之请,先后担任过维那、副寺的职事。翌年,移锡于星子县的栖贤寺,任副寺。后来因寺中的《五百罗汉图谱》失窃,因他是外来的和尚,被星子县政府拘捕,关入监狱,冤枉牢坐了近一年多,次年春天案情侦破,他始获得无罪开释。

再回到庐山,受一位韩大载居士的照顾,住在庐山小天池诺那塔院,代为守塔。后来他在小天池附近撰了一处风景绝佳之处,结茅而居,把茅蓬命名为「广济茅蓬」,他在蓬中念佛潜修。他是修净土的,而净土祖庭的东林寺就在山上,他常到东林寺礼佛拜塔,而慧远大师所创建的千年古刹,如今只剩下破寮数间,薄田数亩,住着几个非僧非俗的出家人,守着破落的庙宇。他徘徊伤感,心中发愿∶「有朝一日,我要中兴东林。」

他在广济茅蓬一住数年,到一九五三年春末夏初,听说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要到庐山养病。得此消息,他满心欢喜,天天翘首盼望,希望早一天能见到这位当代大德。是年五月,老和尚到了庐山,驻锡大林寺。果一当天就去参谒老和尚,请求留下服杂役。老和尚应允,果一就留下服侍汤水,任诸杂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虚云老和尚驻锡云门。一九五一年发生「云门事件」,五二年老和尚受中央之请,北上抵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筹备会议。在京时驻锡广济寺,其间曾应请到上海主持「祝愿世界和平会议」,继而又到杭州、苏州主持法会,五三年四月返京,参加了「中国佛教协会」的成立大会。事先筹备会欲推老和尚为会长,老和尚坚辞。会后曾到山西大同,朝礼云岗大佛。回京后请假离京,当道者劝他到庐山养病,这样老和尚才有庐山之行。

老和尚在大林寺期间,果一曾陪着他往九江能仁寺、靖安宝峰寺礼佛,自然也去朝礼东林寺远祖道场。果一曾把他发愿中与东林之事禀告老和尚,老和尚对他说∶「你可以去住茅蓬,有着东林寺这样祖师道场,就是守着一砖半瓦,也比茅蓬强得多。」果一敬闻教诲,铭记于心。是年七月,老和尚要去云居山,中兴真如禅寺,时老和尚身边只有侍者觉民一人,果一禀告老和尚,他要随侍同去,另外两位僧侣也要同去,老和尚应允,命他三人先到云居山察看,并做准备。

虚云老和尚中兴云居的因缘,其中经过,记载在《虚云和尚年谱》上。《年谱.一九五三年》记载∶

五月,师偕侍者觉民南行...取道入庐山,以陈真如居士已先在匡庐相候也,在庐山住大林寺。

六月,有数禅人,自云居山来,为师言,日寇中原,以云居山险峻,易藏游兵,遂将真如寺全部焚毁。今只见毗卢遮那大铜佛,兀坐于荒烟蔓草中耳。师恻然伤之,念云居自唐代元和年间开山,历代祖师最胜道场。自道容祖师开山,弘觉道膺继之,其后齐禅师、融禅师、老夫舜、佛印了元、圜悟克勤、大慧宗杲,皆曾任该寺住持...以历代祖师道场零落至此,傥不重兴,将湮没矣。遂发愿重修。先请准当道,往云居结茅,居士祝华平等愿相伴送,师遂于七月初五日入云居山。

云居山在庐山之东,占地三百馀里,属江西省永修县管辖,层峦青翠,望若插霄,及登山顶,又为大片平地,群峰环抱,有若天然城廓。老和尚抵达之日,果一预在山下迎候。沿西路登山,沿途所见,消壁插天,荒草没膝,盘山二十馀里,果一扶持老和尚前进,遇到陡险狭窄之处,甚至背上一段路。抵达真如寺,但见断垣残壁,瓦砾荒榛。附近有破屋数间,觉民、果一及二僧临时栖止。老和尚爱静,择定距破屋半里处,果一等伐木取材,搭盖了一处茅屋,由老和尚独居。

初到山上时,除老和尚外,只有果一等四个人,不到一个月,各地衲子闻风而至,已有四、五十个人。老和尚命果一为真如寺副寺,照应众人生活。以后人数与月俱增,寒冬渐至,住的方面,可以伐木取材,搭建茅蓬;而一日两餐,食指浩繁,也煞费周章。亏得上海慈善家简玉阶居士,捐施净资,维持道粮。而采购运输,由果一一身任之。渡过寒冬,老和尚筹划修建殿宇,及垦荒种植。是时山上僧侣已逾百人,老和尚乃升果一为当家师兼知客,把僧侣分为两组,善土木工程者,修造殿宇;善耕耘种植者,从事垦田。

果一在老和尚身边任事,前后一年多,到了是年秋天,山上各种人才俱备,工程和种植都进行得很顺利,此时他乃禀知告老和尚,说明他欲返回庐山中兴东林的愿望。老和尚点头应允,果一拜别老和尚,回到庐山。他到东林寺去挂单,不意寺中僧侣告诉他说,东林寺是子孙庙,不接受挂单,而被拒于门外。果一感慨万分,心中发愿∶

东林寺本是远公初祖开创的道场,与十八高贤在内的百馀人共结莲社,六时念佛,何等风光。而今竟沦为子孙庙,远公有知,当作何想?我有生之年,定要中兴东林,革此陋习。

他住不进东林寺,乃到九峰马尾,另结茅蓬,仍度其念佛潜修的生活,以待机缘。他朝夕系念∶「身居九峰,心怀东林。何时才能达到中兴东林的宿愿?」皇天不负苦心人,七年之后,机会终于来了,一九六一年,中共国务院的周恩来南下视察,在庐山管理单位人员陪同下,也去视察了东林寺。周恩来当场指示∶「东林寺是中国佛教圣地之一,在历史上有极大的影响,应该列为重点文物予以保护。」

由于周恩来的指示,庐山管理当局奉命唯谨,不等果一去找他们,宗教科的人便去找到果一师,请他去住持东林寺。果一乃迁锡东林寺,他宿愿得偿,立即展开行动。他到东林寺之初,以殿宇年久失修,倒塌的固是断垣残壁,未倒塌也是残破不堪。甚至于屋檐下就是农民的菜园。寺中虽有寺产,但零零落落的两三亩地,也都荒芜着。他拿寺产与农民交换,先收回院落中的土地。继而就有出家人来依附的,他来者不拒,率众垦荒,一则自给,再则与农民交换,收回寺院周围的寺产,并进一步修葺殿堂,经过数年的努力,东林寺已粗具规模。

可是到了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东林寺和果一又遭到厄运。果一和常住僧侣都被赶出寺院,粗具规模的东林寺也受到破坏。果一乃又回到九峰茅蓬,自耕自食,度过十年艰苦岁月。「十年浩劫」过去,一九七八年,果一又被有关部门找回东林寺,他一切从头开始,再来一一整修。一九八○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寺院交还给出家人管理,果一正式成为东林寺住持,他恢复十方丛林旧制,开单接众。进而更积极进行建设工作,用尽一切办法,向政府请求补助,向四方善信募化,先后修复了慧远祖师塔,佛陀跋陀罗和尚塔,斋堂、莲社、三笑堂、藏经楼等等;新建了山门、五百罗汉堂,重新开凿莲池,种植莲花。

而最为艰鉅的工程,是重建「大雄宝殿」。这座大殿,矗立在两公尺四高的大理石月台上,大殿正面宽七间,深二十四公尺,高十九公尺,总面积八百三十六平方公尺;大殿内的西方三圣像,高达五公尺,法相庄严。这一座大殿,气势雄伟壮观,在长江沿岸大寺院中,可说是首屈一指。东林寺中兴重建,到一九八九年才大部分竣工。重建后的东林寺总面积一万馀平方公尺,而寺产──包括自行开垦的及以价购买的,已达到两百馀亩。其中可耕田种植农作物,另有一部分山林地,种植松柏杉竹,使寺中常住达到自给自足的目标。

东林寺中兴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切顺利,其间也历经许多纠纷。在寺院权益受到损害时,他不惜聘请律师,依法律途径来解决。这在当时的社会风气来说,是一项创举。《江西日报》上曾登载说∶「宗教人士学法用法的典型。」

果一和尚身为方丈,他一切以身作则,出坡劳作,身居人先;上殿过堂,从不落后。他一生坚持清修苦行,严于律己,生活简朴,有出人想象者。东林寺施工期间,他到湖北宜兴采购建筑材料,往返路上,他以自带的馒头咸菜裹腹,不浪费三宝的钱财。他恪遵古训,三宝钱财,买酱油的钱不能买醋。语云∶「众生受业力之支配,菩萨以愿力为目标。」果一和尚以中兴东林为愿力,实是大菩萨行。

他第二度回到东林寺,感于僧材缺乏,首先礼请福建海灯和尚,山西净天法师等到寺中为常住讲经;继而在东林寺开坛传戒,以续佛慧命,绍隆佛种。例如一九九三年,他生前最后一传戒,戒子达千馀人之多。由第一次传戒后,他即着手筹备「江西佛学院」,其间也是经过种种困难,终于在一九九二年开始招生。为了礼请优良教师,编定教材,也费了他无限心力,他亲自制定「信念持名,一门深入,修学并重,以修为主」的办学方针。他为了弘扬净土法 及净宗文化,一九九一年发起组织「净土宗文化研究学会」,并向真禅、明 、惟贤、海灯及黄念祖、郑颂英等缁素大德征询意见。此学会于一九九二年成立,并于是年召开过学术会议,同时也由学会发行了《净土》杂。

果一和尚晚年,先后担任过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江西省暨九江市佛教协会会长,以及江西省人民政府政协常务委员等职务。果一和尚自一九六一年住入东林寺,其间除「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外,他为东林寺尽瘁二十馀年,把一所残垣断壁的破落道场,中兴重建为庄严名刹。一九九四年初,他计划雕刻一座四十八公尺高的阿弥陀佛石像。他特别由西安聘请佛像美工师,美工师尚在途中,他三月四日发病,五日向身边弟子一一交待后事,特别关照知客师,西安美工师来时,一定要好好招待。三月六日午后,在弟子念佛声中示寂。世寿七十三岁,僧腊、戒腊各五十年。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