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朝圣游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度朝圣游学 > 印度朝圣景点 > 拘尸那罗 > 拘尸那罗:最令佛弟子感伤的地方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拘尸那罗:最令佛弟子感伤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5/07/12 拘尸那罗 浏览次数:1123

拘尸那罗涅槃塔 佛陀涅槃像(蝉友圈印度朝圣2013.9)

  佛旅网 印度朝圣之旅 在所有的圣地中,最令佛弟子感伤的地方,就是拘尸那罗(kushinagar)。

二千五百多年前,就在这儿的寂静树林间,至善的人间心灵导师佛陀,在此大般涅盘。

在亲近得力的诸大弟子—舍利弗、目犍连等相继过逝后,佛陀晚年在人间说法的脚步,似乎就寂寞了许多。自称“譬如旧车,方便修理,尚勉强可行”的佛陀,以八十岁高龄且重病稍愈的身体,从远280公里以外的吠舍离往西北方向出发,脚步蹒跚却常行而不歇,他一路长途跋涉、走走停停,来到了拘尸那罗。

依照与波旬的约定,示灭。于是传来弟子们,最后一次回答他们心中的疑问。这一夜有位120岁的老人名须跋陀罗,闻佛欲灭度,前往双树间,见佛闻法,当夜受具足戒。是释迦摩尼住世最后弟子。然后让弟子阿难在两棵娑罗树之间打起一个卧床,侧卧在上,佛安慰道:“世皆无常,会必有离,勿怀忧恼”“世实危脆无坚牢者,我今得灭如除恶病。……”“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语毕,安详的离开了世间,双树惨然变白。

从此以后,广懋的恒河平原上,就再也看不到世尊慈谒的身影与正直的足迹,但他所说的教法与中道之路,却永远引领着无数的弟子们朝向苦灭的彼岸。

拘尸那罗大涅槃寺

  拘尸那罗之古今

拘尸那罗因为是佛陀入灭的地方,佛教徒对整个地方十分敬重,加以礼膜朝拜,在这里建了佛塔、僧院。阿育王时,曾立有2根石柱,现已毁坏。1852年西方学者开始在此进行发掘,历时60年才停止,取得了不少成果。现已发掘出的遗址有卧佛殿、大涅槃塔、安加罗塔和圣者殿等,以及不少佛像。20世纪以来印度政府和各国佛教徒投资修复、新建不少佛寺佛塔,成为世界佛教徒重要朝圣之地,也吸引了各国的游客。

供养佛陀袈裟(蝉友圈印度朝圣2014.1)

  5世纪时,中国晋僧法显来此礼佛,看到“城中人民亦稀旷,止有众僧民户”,说明已经开始凋零。7世纪时.唐僧玄奘来此,描绘当地“城郭颓毁,邑里萧条,故城砖基,周十余里。居人稀旷,阎巷荒芜”。城西北阿恃多伐底河西岸有婆罗树林,其树皮青白,叶甚光润。有两棵树特别高,为佛陀涅槃处。

东晋高僧法显在《佛国记》中称为拘夷那竭城:“到拘夷那竭城。城北双树间希连河边,世尊于此北首而般泥洹。及须跋最后得道处,以金棺供养世尊七日处,金刚力士放金杵处,八王分舍利处。诸处皆起塔,有僧伽蓝,今悉现在。城中人民亦稀旷,只有众僧民户。”

8世纪时高僧慧超亦到过此地,在所着《往五天竺国传》中称为拘尸那国:“拘尸那国。佛入涅盘处。其城荒芜。无人住也。佛入涅盘处置塔。有禅师在彼扫洒。每年八月八日,僧尼道俗,就彼大设供养。”

  佛陀的离世与最后遗教

  在二千四百七十年前那个农历二月十五日的傍晚,已经八十高龄的佛陀带领着众多的弟子,平静地走进了拘尸那伽城的娑罗双树林间。佛陀抬眼望去,只见树林里矗立着两棵巨大的娑罗树。两树的枝叶繁茂葱郁,树冠相互攀援连结在一起,形似一张天然的宝床。虽然春天还没有到来,树上却已经开满了红艳的花朵。林中树木的花叶,在傍晚的微风中一起飕飕作响,树林西边的天际悬着一轮火红的落日,从娑罗树枝叶的间隙里洒落一地橙黄的光斑,仿佛是从娑罗树上坠落的繁花,铺满了地面。

看着周围的这一切景致,佛陀微微颔首,他缓缓地吩咐身边的侍者——阿难尊者说:“请你去为我在那两棵娑罗树下的空档敷设一张床吧。要头在北面,面向西方,因为我的教法在我身后将会弘传到天竺的北方去,未来也会流布到世界的西方。今夜我就将进入涅槃,获得无上的安稳与喜乐了。”

阿难陀遵照佛陀的吩咐,和其他的弟子一起到林中收集干枯的树枝,堆积在在娑罗树下,又在树枝上面铺上厚厚的一层落叶和野草,最后又在柴草上面铺上了一件大衣,就安置好了佛陀的睡床。搀扶着佛陀躺了下来。

佛陀以吉祥卧的姿势,头北面西侧卧在娑罗双树下的床上,静静地合上眼睛,似乎睡着了,气息匀净,丝毫看不到行将辞世的人衰朽老弱的痛苦样子。众多的弟子们听说了佛陀的授记,都五内如摧,一起围坐在佛陀的周围,止不住地吞声垂泣。有的人实在忍不住悲痛,跑到林子的深处,放声恸哭起来。阿难陀凝望着佛陀沉静的脸庞,双泪汩汩不绝地流淌下来,也转身跑向密林深处,通过痛哭来宣泄心中哀痛至极的情愫。这时,他身旁的一位比丘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道:现在要紧的不是痛哭,而是应该抓紧时间向佛陀请示几个关系到正法久住的问题:

第一,佛陀住世的时候,僧团依佛陀为师。佛陀涅槃以后,应该依谁为师呢?

第二,佛陀住世的时候,僧团依佛陀安住。佛陀涅槃以后,应该依什么安住呢?

第三,佛陀住世的时候,恶人有佛陀调伏。佛陀涅槃以后,僧团中再出现恶人,应该怎么调伏呢?

第四,佛陀住世的时侯,佛陀的言教,大家容易信服和接受。佛陀涅槃以后,把佛陀的言教结集成为经典,该如何做才能令人生起对佛法的信心呢?

听了这位比丘的话,阿难陀猛然醒悟过来,于是拭干了眼泪,来到佛陀的床前,拜伏在地上向佛陀请示那四个问题。佛陀听到阿难尊者的提问,睁开明亮清澈的双眼,慈爱地凝视着拜倒在地上的阿难陀答道:

在我涅槃以后,我的弟子都应该依戒律为师;都应该依四念处安住;对待僧团中出现的恶人,都应该采取沉默的孤立方式处理。在我涅槃以后,把我的言教结集成经典,应该在一切经典的篇首安立“如是我闻”的字句,可以令人对经典生起信心。

作完了这些嘱咐,佛陀环视了一遍围坐在自己周围的弟子们,看到的是一张张悲戚流泪的面孔。佛陀在弟子们嘤嘤的吞噎声中,用和往常说法没有两样的态度,继续和缓而亲切地向弟子们做着最后的教诲:

我的弟子们呐,都请不要再为我的离去悲伤!即使我再住世一劫的时间,也终究会有入灭的那一天。人在这世之上,如果要求个长久相聚、相守永不分离的法子,是终不可能的。你们如果真能依照我的教法修行,尽力去做自利利人的工夫,那么你们人人都能具足佛法,我再久住下去,也对大家没什么利益了。我所要度的众生都已经度尽了,如果还有未度的众生,我也都已为他们安排下了得度的因缘。如果你们能够实实在在地随顺我的修行,那么你们所在之处,就是我的法身常在的地方!

我涅槃以后,你们要尊敬珍重戒律,善为受持,不可遗忘。戒律才真正是指引你们修行解脱的大师!你们持戒,就像穷人得到了宝物,就像在黑暗中燃起的明灯——这和我住世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佛子的哀思

  我的弟子们呐!你们不可有骄慢轻视别人的心;不可有谄曲逢迎别人的心;不可有欺诈诓骗别人的心;不可有悭贪吝啬的心。你们为人,心要端正,诚实正直的心地才是你们最应该崇尚的的品德。

我的弟子们呐!你们要知道,多欲的人,苦恼也多。人们如果渴望从无穷无尽的烦恼痛苦中解脱出来,那就一定要懂得知足。知足之法,是为通向幸福安乐的大道。

我的弟子们呐!你们要牢记我说的法,不可忘失。我所扮演的角色,就像一个良医,了解道众生的病痛,对症下葯。可是患者服不服药,就不是我的责任了。我又像一个向导,能够把正确的道路指给赶路的人。可是路人听了我的话,却不按照我指明的方向走,这过错也不在于我啊。

……

弟子们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聆听佛陀这最后的遗言。

午夜时分,一轮满月升上了西面的山顶,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的山河大地,一时都显得无比静穆与壮美。

佛陀平静地说完了他对弟子们的嘱咐,重新合上了双眼,静美的脸庞映着天上的满月,透射出清润温暖的光辉。佛陀像是安祥地睡去了,又像是沉浸在永恒的玄思冥想之中。也许在那一刻,佛陀又回到了他曾说过法的灵鹫山和鹿野苑,回到了他曾游行和乞食过的王舍城,回到了祇陀太子和给孤独长者共同供养的园林,回到了他曾洗浴过的尼连禅河边,回到了他曾修道的苦行林和大雪山,回到了生他养他的父母之邦迦毗罗卫国,回到了他诞生的地方——蓝毗尼园。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