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地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南地区 > 四川地区 > 峨眉山 > 峨眉山朝圣资讯 > 峨眉山为什么从道教名山变成了佛教胜地?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峨眉山为什么从道教名山变成了佛教胜地?

发布时间:2019/11/07 峨眉山朝圣资讯 浏览次数:378

四川省峨眉山(今天的风景区集中在大峨山,事实上另有二峨山、三峨山、四峨山共同组成完整的峨眉山,其他三山都没有大峨山高大,甚至四峨山的位置还有一定争论),为众所周知的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传说中普贤菩萨的道场,万年寺那座著名的铜铸普贤白象塑像和金顶的峨眉山佛光名扬四海。今天的峨眉山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代表,正以浓厚的宗教文化与秀美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使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流连忘返。

但是,历史上峨眉山并非以佛教闻名,自东汉年间,道教在四川境内鹤鸣山诞生以来,峨眉山长期一直是道教胜地,与鹤鸣山、青城山号称道教“蜀中三山”的代表,为什么峨眉山的道教会慢慢消失,这是四川文化历史上一个十分奇特的谜团。

一,峨眉山长期都是道教名山

东汉中期,道教原始形态天师道(五斗米道),因张道陵在鹤鸣山(位于今成都市大邑县)而创立,天师道结合了巴蜀境内古代民族的巫术手段,但同时在下层民众中推行治病。从张道陵、张衡到张鲁,经历祖孙三代,天师道在巴蜀基本传开,收获信徒不少。东汉末年中原流行太平道,以黄巾军起义撼动了王朝根基,而西南的天师道也受到一定敌视,往往被贬低称“鬼道”,信徒则称“米贼”。天师道首领张鲁最终被曹操打败,张氏后人被迁到邺城和洛阳,标志天师道开始在中原传播。但巴蜀境内的信徒依然不少,晋朝时期,著名道士范长生在青城山修道,拥有极高声望,被北方流民的氐羌首领李雄尊为师长,李雄家族因得到范长生支持建立了十六国之一的成汉。这是传说故事之外,青城山真正能够为道教名山的一段重要依据。从鹤鸣山到青城山,再到峨眉山,道教是蜀中早期影响极大的宗教,也因此具有客观地历史背景,并非充满神化色彩的传说故事。

当然,从留下的一些资料中,峨眉山过去一直为道教名山的许多说法也有相当水分,例如 流传至今的清朝嘉庆年间王燮编撰的《峨眉县志》引《五符经》说: 峨眉山朝山会皇人住峨眉山北,绝崖之下,苍玉为屋,黄帝往授(受)三一五芽之法。《青神县志》又称:汉光武之世,有史通平者,自会稽来蜀,至峨眉山谒天真皇人,得三一之法。可见,“皇人”和“天真皇人”实际是一个,是属于道教所崇奉的神仙。

事实上,比较可信的官方史料里,峨眉山作为道教的渊源最早是在南北朝的《魏书》卷114《释老志》。谈到“道家之原,出于老子”,然后说道教的传播:“授轩辕于峨眉”。另外,两晋南北朝伪托汉朝刘向撰写的《列仙传》卷上《陆通传》说:陆通者,云楚狂接舆也。好养生,食囊卢木实及芜菁子。游诸名山,在蜀峨眉山上,世世见之,历数百年去。同书《葛由传》又说:葛由者,羌人也。周成王时,好刻木羊卖之。一旦骑羊而入西蜀,蜀中王侯贵人追之上绥山。绥山在峨眉山西南,高无极也,随之者不复还,皆得仙道。故里谚曰:得绥山一书巴,虽不得仙,亦足以豪。山下立祠数十处云。

所谓“绥山”是今天的二峨山,与大峨山毗邻,历史上同为峨眉山的一部分。《列仙传》一类还是属于传说故事性质,像楚狂接舆为春秋时的隐者,与孔子同时,他的名气主要是和孔子联系在一起,曾以歌讽劝孔子避乱退隐,《论语》说: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避之,不得与之言。后来大诗人李白更是根据这一典故留有名句:“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另外,唐代著名道士司马承祯在《天宫地府图》说:“三十六小洞天,在诸名山之中,亦上仙所统治之处也。”第七小洞天即为“峨眉山洞,周回三百里,名曰虚陵洞天,在嘉州峨眉县,真人唐览治之。”照司马承祯排列的次序,峨眉山在“天宫地府”中是处在青城山之后,龙虎山之前,青城山属于“十大洞天”之第五,而龙虎山属于“七十二福地”之第三十二。可见当时江西还没有成为道教的中心,而巴蜀作为道教源地,峨眉山相距鹤鸣山、青城山并不远,所以毫无疑问是道教的重要名山之一。

除开具有传说性质的记载,就历史本身来说,也有一些相当著名的道士专程来峨眉山修道,如大名鼎鼎的药王孙思邈。孙思邈十分长寿,据说活到了百岁高龄,他年轻的时候,在隋朝炀帝大业年间和唐高祖武德年间,两次到峨眉山采药和修道。尤其第二次峨眉山时,专门炼制“太一神精丹”。唐代峨眉山上居住的道士相当普遍。据《峨眉县志》载:唐代道士曾在山上建有玉皇观、雷神祠等活动场所,唐末还有道士在传说中的天真皇人向黄帝授道地方的所谓授道台,修筑了静室305间,招徕了上百名道童,这大概是峨眉道教最兴盛时代。

而从文艺作品唐诗中,也记录有不少峨眉山道士的踪迹,最著名的就是李白对峨眉山修道的赞颂了。且不管李白是否出生于四川,但李白25岁以前长期生活在家乡蜀地是历史事实。他深受巴蜀文化影响,一好任侠击剑,二好游访名山修道,而峨眉山正是李白年轻时修道的一大胜地。到二十五岁,李白离开家乡漫游四方,到过江南以后,因为天台山在崇道背景下的影响,才成为重多唐代文人诗歌中一大标志(就道教文化影响而言,比写峨眉山要多),李白也没有例外。但李白此后还有一次返回蜀中,依然是上峨眉山修道,峨眉山一直是李白对家乡蜀中一个重要的精神羁绊。

两宋以后,峨眉山道教才逐步走向了衰落,后来陈抟、张三丰等著名道士也曾来峨眉访道,并留有一些遗迹。著名的陈抟老祖身世是一个谜团,尽管他最终在华山修道,但有一个比较主流的说法,陈抟出生于普州崇龛县,也就是今天重庆市潼南区崇龛镇。因此,陈抟才会对峨眉山有亲切感,一度自号“峨眉真人”。

宋元明时期,已经是峨眉山道教的衰落期。如南宋前期曾任四川制置使兼知成都府的著名诗人范成大,淳熙三年(1176)写有《峨眉山行纪》,已经描绘道教声势大不如前,仅有“雷洞坪、雷洞寺、龙神堂、两龙庵、六仙桥、玩丹石、牛心寺、茂真人庵、峨眉新观”等九处地点,不过,也还有一些道士及支持道教的士大夫在继续修建宫观。

最晚明朝后期,四川巡抚卫赫嬴崇尚道教,在明万历十三年(1585)于“千人洞”附近捐资兴建纯阳殿,还一度加派驻兵守护峨眉山道教殿宇。到崇祯六年(1633)四川监察御史刘宗祥又捐资予以增修,记载这两次修建经过的碑记至今犹存纯阳殿后院,算是峨眉山道教遗迹最后一段时期残存的证据。

曾经担任峨眉山市政协副主席的骆坤琪先生(撰写的《峨眉山掌故传奇》当年畅销一时)考察,最晚在明末:“二峨山有道观三十余座,大峨山附近和峨眉城郊有道观四十余座,计八十座左右。”并称:“特别是猪肝洞一带(猪肝洞今称紫芝洞,是二峨山主要景点),道观林立,直到清末仍未衰减,其中临眺楼、三皇殿、五皇殿、老君殿、紫芝殿、纯阳殿、清虚楼、灵霄楼、玉蟾殿、东岳殿等,气势宏大,雄伟壮观。” 所以,事实上峨眉山的道教主要是明末清初逐渐从大峨山渐渐转移,不再为世人所了解。

二、峨眉山佛教传播兴盛轨迹

历史上佛教自进入中国开始,由于早期佛教普遍以典籍形式传播,习惯通过“经典”推崇自己历史久远,其实早期佛教传播历史可信度并不高,包括在四川出现和在峨眉山流传同样如此。佛教比较可信的传播是在两晋南北朝时期,峨眉山最早出现佛教的历史不如道教久远是确凿可信的。但同时,总的发展趋势是佛教日益兴盛,道教逐渐衰落,也是事实。

公元5世纪初的东晋末年(据说是隆安五年,401),相传普贤信仰已经在峨眉山一带传播,有蜀地本土僧人慧持在观心坡下建造峨眉山最早的佛寺——普贤寺(今万年寺前身)。观心坡就位于今万年寺后方观心岭,是峨眉山著名的险坡,左右都是悬崖,坡长约十里。

南北朝后期的6世纪,是中国佛教传播的第一个鼎盛时期,四川一度成为中国南方佛教与江南齐名的两大中心,历史上寺庙最多时曾多达100多座,到唐朝前期成为禅宗最繁荣的地区。众所周知的乐山大佛就是唐玄宗继位初期开凿,乐山距峨眉山不算远,正说明当时蜀地佛教开始走向繁荣。公元8世纪期间,禅宗在峨眉山一支独秀。到唐末的僖宗乾符三年(876),皇帝正避难成都。僧人慧通在峨眉山重建普贤寺,改名白水寺,事实上,可能这才是峨眉山主要佛寺大量出现的一个标志。之后宋朝建立,宋太祖赵匡胤,派遣以僧继业为首的僧团去印度访问。回国后,继业奉记来峨眉山营造佛寺,译经传法,铸造重62吨,高7.85米的巨型普贤铜佛像供奉于白水寺(今万年寺),并恢复普贤名,称白水普贤寺,成为峨眉山佛像中的精品,文化、艺术价值极高,几乎是峨眉山的名片和标志。

整个两宋时期,正逢蜀地佛教又一个兴盛阶段。巴蜀地区众多摩崖石刻大多是唐宋期间开凿,又以宋代遗迹居多,也堪称为顶峰。例如安岳石窟,广元石窟,大足石刻都是如此,说明佛教在四川越来越繁荣的一个重要变化。

从宋到明末的500年间,峨眉山佛寺也高僧辈出,在佛盛道衰大环境的影响下,有许多道侣弃黄冠而服缁衣,有的则离开峨眉,另寻洞府,有的则弃道返俗,道家更显清冷。例如著名的万年寺,就是得到神宗万历皇帝的御赐匾额——圣寿万年寺(即著名的普贤骑白象铜像所在处),所以至今称为万年寺。

峨眉山规模最大的佛寺——报国寺也是万历年间出现,起初名叫会宗堂,是一个道士明光建造在伏虎寺旁不远处,有意儒释道并存,互相协调融合,据说寺里起初供奉“三教”在峨眉山的地方代表的牌位:佛教为普贤菩萨,因为峨眉山是普贤道场;道教是广成子,据说他是李老君的化身,他在峨眉山授过道;儒教的代表是楚狂,楚狂名接舆,和孔子同时代,楚王请他去做官,他装疯不去,后来隐居峨眉山。但这一现象存在不过几十年,清初顺治九年(1652),寺庙搬迁到现在位置,改由僧人闻达负责重修,成为一座佛寺,香火十分兴旺,康熙年间,也获得皇帝赐名,有了“报国忠君”的别样寓意。

就连唯一存留至今的道教宫观是海拔1000多米华严坪附近的纯阳殿,到乾隆嘉庆重修以后也完全成为一座佛寺。今殿内主持的是比丘尼,供奉的是药师佛及日光菩萨、月光菩萨等佛像,均为铜质饰金的清代文物。纯阳殿在今天的意义主要是殿宇背后的石碑,记录了峨眉山起初佛道并存,后来道士逐渐消失的历史事实。

当地一些道教信徒渐渐另行开辟二峨山,二峨山位于大峨山西南不远,是峨眉山与今沙湾区的分界,海拔约2000米(与成都市与眉山市仁寿区相邻海拔约900米的二峨山隧道不是一个地方)。在明末清初以来,逐步建起清虚宫、冲霄阁、紫芝洞、虚灵洞天等,当时宫观气魄也十分雄巍,整个二峨山海拔虽然不算高,但地形地貌复杂,泉水溶洞群是二峨山的一大标志,另外原始森林等景致也吸引着不少的探险爱好者前往。由于这里还保留比较原始的风貌,开发和宣传不似大峨山那么成熟,相对比较冷门。

文/和运超

附:唐代与峨眉山道教有关的诗歌名目

《峨眉饵黄精》,唐·韦应物
《赠别郑炼赴襄阳》,唐·杜甫
《峨眉东脚临江听猨怀二室旧庐》,唐·岑参
《楚狂接舆夫妻》,唐·吴筠
《登峨眉山》,唐·李白
《天柱山赠峨眉田道士》,唐·施肩吾
《寄峨眉山杨炼师》,唐·鲍溶
2018年8月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