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禅者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文化(禅者说) > 六祖真身舍利的三次劫难——蝉友圈朝礼研学六祖七大圣迹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六祖真身舍利的三次劫难——蝉友圈朝礼研学六祖七大圣迹

发布时间:2020/06/28 佛教文化(禅者说) 广东禅素文化游 浏览次数:28

 

广东韶关以南华寺为名,南华寺以六祖惠能和《坛经》成为世界佛教文化的圣地。六祖惠能的真身至今安坐在南华寺的大殿里,每天都有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佛教信众和游客,向历经1300多年风雨动荡至今依然完好的六祖真身舍利顶礼膜拜,南华寺内,六祖殿前,香火绵绵不绝,蔚然壮观。

 

然而,这尊世界上年代最久远的人体真身,其实并非真正的“完好如初”,而是“看上去很美”它的身上曾经遭受过严重的创伤,骨骼内脏等也严重受损,目前人们看到的是经过精心修复的真身。人们在顶礼膜拜的同时,有多少人知道:六祖真身那华美的袈裟下面,同时掩盖和包容着一段怎样的历史信息?

 

六祖真身舍利,历史上共遭受过三次大的人为破坏,也同时有三次大的保护。今天人们瞻仰的真身舍利,其保护之艰辛,有赖于两个人:南华寺佛源老和尚和主政广东改革开放、参与开辟深圳经济特区的老领导习仲勋。

 

新罗人的传说和日本人的损害

 

六祖惠能圆寂于公元713年,留下肉身舍利,成为千古之谜既未注射防腐剂,又非真空密闭,广东气候炎热,环境潮湿,至今已历1300余年,不腐变,不枯朽,依然神态安详,栩栩如生。

 

据专家李紫介绍,佛教称火化为“荼毗”,音译自古印度的巴利文。按照规制,僧人遗体火化时要举行“荼毗仪”。手执火把的僧众,朗声唱赞:“既随缘而顺化,乃依法荼毗……”佛教传入中国,僧人遗体也多火化,但极个别因端坐而逝,所谓“身死而色身不散”的,经过特殊处理,便成为“真身”。这特殊处理并不神秘,大致是先用布帛紧缠躯体,涂以掺和泥土的香料,放入盛有石灰和木炭的大瓦缸中,待日久风干,再遍体多次涂漆即成。佛学学者印顺特别指出,遗体的颈部要用铁片固定,以免头颅下垂。真身与埃及木乃伊的区别,在于能够基本保持生前的形貌。如今所见的六祖真身,比常人细小,则是风干收缩之故。

 

六祖慧能大师

 

六祖去世后不久,即传说有新罗人夜盗六祖真身首级,后因六祖颈部有铁片保护,没有得逞。此无确切文献记载,故为传说。但也是人们认为的六祖真身第一次遭劫。

 

历经千年的六祖真身,一直安坐在南华寺,历朝历代不加侵害,反而敬重有加。日寇侵华时他遭遇到了一次劫难某日,南华寺来了几个日本兵,随行有医生。他们怀疑真身是假的,要剖开来一看究竟。

 

当日本人用手术刀,从六祖的背后剖开一个小洞,从小洞看进去,他们看到的是保存完好的骨骼和风干的内脏器官,而周围环境却根本没有很完善的保护措施。也许是由于惊骇和日本人的信仰习惯,这几个日本兵,不得不惊叹起来,最后只得认定这是菩萨真身,吓得顶礼膜拜而退。

 

日本人的手术刀,并没有对六祖真身造成很严重的损坏,同时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南华寺的完整试想:如果不是日本人信这个,很有可能整个寺庙都被抢掠后付之一炬了。

 

历史上最惨重的一次摧毁

 

第三次劫难是迄今为止最惨的一次,将慧能的真身几乎毁灭……

 

笔者曾有缘拜识佛界大德佛源老和尚,又蒙云门寺方丈明向大和尚赠送《佛源老和尚法彙》,见老和尚写道:“一天,六祖真身被红卫兵用手推车推到韶关游行,说是坏蛋、是假的、骗人的,要烧掉。结果被人用铁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个洞,将五脏六腑抓出来,丢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丢满一地,说是猪骨头、狗骨头,是假的。并在六祖头上盖个铁钵,上写:”坏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们看,但我们仍偷偷跑去看了,心里难过得流泪,偷偷把六祖灵骨收拾起来,但没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灵骨不能这么样被丢掉啊!于是用一瓦盒上下盖好,埋于九龙井后山的一棵大树下,作好标记。并送信给香港圣一法师,要他来时用照相机把这个地方拍下来,以待太平时取出。丹田祖师的灵骨也同遭残害,我也分别收敛。”

 

佛源法师是虚云老和尚的弟子,深受虚老的器重、爱护和培养,佛源老和尚对虚云老和尚的崇敬与爱戴深入于心又溢于言表,老和尚主持法会、作功课、管理寺庙、开示、日常谈话,无不以虚老为楷模。南华寺中兴于虚云,后来佛源又受虚云委托主持南华寺。1958年,佛源被打成“右派”并入狱,1961年出狱回到南华寺,但受管制并被迫害导致一系列严重疾病,老和尚由于三叉神经当年被铁棍戳断搞坏,影响咀嚼,数十年只能吃流质食物。

 

身体遭到摧残,但佛源的修佛意志丝毫不减,反而增强。曾经一度,南华寺的和尚们被迫还俗,佛源等少数和尚宁死不还,为此挨了不少打罚。

 

习仲勋给南华寺下严令

 

六祖灵骨被佛源秘密保存起来,香港圣一法师到南华寺,按照佛源的指引偷偷地拍照,记住了埋藏的地点。

 

佛源老和尚

 

一直到1979年,佛源获平反,随即奉调到北京中国佛学院主讲律学,见到了明真、巨赞两位法师,告知以六祖真身事,又向赵朴初先生作了禀报。赵朴初一听,大为震惊,认为这是一件大事!佛源回忆道:“朴老马上写信给习仲勋(当时广东省最高领导)要他派人到南华寺处理这件事。”

 

习仲勋接信,马上派专人去南华寺做工作,但当时的形势是宗教政策尚未完全落实,南华寺方面不同意恢复供奉六祖。来人向南华寺方面传达习仲勋的原话:“同意要恢复,不同意也要恢复!”话说得掷地有声,毫不含糊。南华寺方面只能听命。赵朴初随即派佛源从北京赶回南华寺,协助处理。

 

这段历史,在佛源老和尚的回忆中,十分感人:“六祖灵骨取出时,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湿,肋骨已有霉变,但仍有条块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时的形象。丹田祖师的灵骨就更不如从前了。我将二位祖师的灵骨捧回自己的屋中,用木炭火烘干抹净,用一整块檀香木将脊骨、肋骨一节节驳接在檀香木上,粘好之后,再如法放入真身内。外用绸布和漆封闭,并在檀香木上刻记,载明因果。六祖的腑脏已朽,只好烘干成末,与檀香末混合塑形,放置于六祖胸内。当时我嚎啕大哭,发誓要生生世世护持六祖真身。当年的情况难以想像,如果我知道我不会死的话,决不会把六祖、丹田的灵骨埋到后山,受此损坏。此事我亦未尽到保护之责,心里难受之极,只有今后更加细心爱护常住,舍身忘命也要保护好六祖。”

 

佛源老和尚亲眼所见,六祖灵骨,历经一千二百多年,仍是金黄色,且坚硬沉重。而丹田祖师的灵骨相对呈黑色,分量也轻得多,“端的有金铜之别,确实不可思议。”

 

佛源老和尚还反思道:“如果不经”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绝不会受此损坏的,我作为六祖的儿孙,不知道为此哭了多少次、多少年!但那个年月,周围每天都有人盯着我,谁敢露面哭泣。有的人只顾自己出风头,管他六祖不六祖。憨山大师也被砍了一刀,好在胸背只打了酒杯大的洞,没有如六祖、丹田那样把脏腑都掏出来。”

 

笔者多次到佛源老和尚晚年住持的云门寺,提起六祖灵骨的保护,都唏嘘不已,明向大和尚、性国法师等佛源老和尚的弟子,对习仲勋和老和尚都饱含无比的崇敬之情。

 

(文/许石林 本文图片为资料图片)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