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终关怀 > 《西藏生死书》读后感:生死无憾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西藏生死书》读后感:生死无憾

发布时间:2014/06/04 临终关怀 标签:临终关怀佛教朝圣朝圣游学蝉友圈西藏生死书浏览次数:1952

这本书,我看了好几天。我被此书深深吸引,深深折服。它出脱于佛教经典,又给出了各代藏传佛教大师和上师们的修证体验和经验,真是功德无量,令人受惠多多,无以言报,唯有致以遥远地感恩与虔敬地顶礼!

很感谢贤宗法师能推荐《西藏生死书》这本书来让我们阅读。香海禅寺青年读书会的同修和义工师兄们大概都会很认真地阅读这本奇特而珍贵的书,因为大家要在本月(2011年12月)的读书分享时候,各自分享读书体会的。

很钦佩《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能以大乘菩萨道的精神,从关爱整个人类命运出发,来详细地披露藏地佛法的精髓,给生活于不同大洲、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们一个殷切地忠告,要以慈悲为本,来关怀临终人们的心身灵的痛苦与快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汉传佛教这里,我们对临终关怀这方面的工作,也是存在很大地空白的。所以这本书的问世和发行,势必给有志于拯救人类苦难的人们,一个极好的推助,也提供了一个佛教理性真知与正行的、正确的出发点。

在我们汉传佛教这里,由于大多数人们对于临终关怀问题,还是个盲点,所以,这种事情,几乎是不被提上日程的。只有在净土宗念佛法门里面,我们可以了解到有关临终助念的方法。在一部分有缘的地区和人群中,人们也开始这样做了。但是,由于许多年轻人不懂得这方面的道理,往往对临终助念团抱有怀疑。甚至一再出现,过世老人生前念佛,而往生之时孩子们不接受念佛助念团来家中过世老人的灵棚、或者灵堂给老人助念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

至于各种汉地的医疗机构,就更没有这方面的预案和设置,也没有专业人员从事临终关怀的工作,致使无数的临终的人们得不到精神的照顾和心灵的慰藉。

这本《西藏生死书》,目前来说,就是一个最好的人类临终关怀事业的启蒙教材。有必要向国家政府民政部门、医疗部门、和卫生组织、各大中小慈善机构,及其寺院、道观等等方面广泛地推荐。有必要让越来越多的人,发起大悲心,来投入精力财力物力,真正把这件事情做起来。

阅读后,我想到那句话。叫作“向死而生”。人生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按照自性真心和妙真如性来说,既非悲剧,也非喜剧。一切都是规律,生死也就是自然规律。通过《西藏生死书》来看,死亡也就是转生,况且死亡这个过程虽然时间短暂,但也是有好多方面要活着的人们来把握的,来帮助的。祈祷和助念,修颇瓦法,非常重要。这个意思就得由《西藏生死书》启蒙我们重视起来它。仅仅我们知道了这些原理,还很不够,要把这些临终关怀的理念和知识,普及开来,让社会大众都懂得临终关怀的重要,让每个人都能正视死亡和临终关怀,又能安心地往生,不走岔路,不误入歧途,不下堕三恶道。

只要这些工作达到了圆满的基础和条件,那么活着的人们就会很安心,就能很大程度上消除对于死亡的恐惧和惊慌失措感。

人生无外就这么两件大事,一个是生,一个是死。凭借人的小聪小慧,要生得好,也不容易,要死的好也不容易。我们只有开发更加本真的智慧,觉悟世界的本来面目,才能了解人类转生过程的更多的内容,才能知道怎样做好临终关怀和助念这些功德事。

通过阅读《西藏生死书》,我们知道,死亡的事情,也不是完全不可知的。

在这部神奇的书籍里面,我们可以初步了解到“临终中阴”“法性中阴”“受生中阴”“意生身”等等概念,这就使得我们对死亡那个过程的神秘感,减少了许多。难得人类之中有许多智者,中国的外国的,在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研究死亡的问题。难行能行,知难而进,为恶魔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这方面的知识。但是,通过索甲仁波切的弘扬,我们就进一步明白了这些事情。这是非常重要的人生课题。可是人们大都忽略得太麻木了。

我们很清醒自己能有这个福报,在有生之年,就接触到了《西藏生死书》,就明白了一些临终关怀的道理。在书里,索甲仁波切说:“世界最伟大的传统,当然包括基督教在内,都清楚地告诉我们:死亡并非终点。它们也留下来世的憧憬,赋予现世生活神圣的意义,然而尽管已有那么多宗教的教义,现代社会仍然是一片精神沙漠,大多数人认为这一生仅止于此,对于来世没有真正或真诚的信仰,因此大多数人的生活缺乏任何究竟的意义。”

死亡也是发现和证悟自性的最佳良机。在死亡过程开始后,身体有个“外分解”过程,分别是地大、水大、风大、火大的陆续离开;心灵也有个“内分解”过程,首先是父亲遗传的白菩提下降到心轮,内在的三十三种嗔,产生的一切意念全部停止运作,整个阶段称为“显现”。接着是从母亲那里遗传来的红菩提借着中脉上升,渐渐经验到一片赤红,这时四十种贪产生的一切意念停止运作,这个阶段叫作“增长”。接下来是白菩提和红菩提会合,经验到一团漆黑,由痴产生的一切意念全部停止运作,这个阶段就叫作“完全证得”。然后“明光地”出现,就像清净的天空,没有云雾烟。它就是“死亡明光心”。

这一切死亡的常识,都来自《中阴闻教得度》这部书。《中阴闻教得度》是古印度的一部经典,由莲花生大士创作并传入西藏。战乱时被埋藏于地下,称为“伏藏”。后被有缘人再次发现。近代被翻译成英文,传入西方世界,名《西藏度亡经》。

所谓“中阴”指死亡和再生之间的中间状态,但它还有更广、更深的涵意。在中阴教法中,比起任何其他教法,可能更可以让我们看到佛的生死知识是多么精深博大;如果能够从觉悟的角度彻底了解我们所谓的「生」和「死」,就可以了悟两者是多么密不可分。而把死和生联系起来,就是“转世托生”。心理学家容格不认为人死以后一切都消失了,他非常欢喜找到了《西藏度亡经》真正的意义,那就是“中阴解脱”。他把《西藏度亡经》称作他一辈子的心灵伴侣。

书中有对人类自我毁灭行为的深恶痛绝,有对漠视生命尊严行为的深刻批判,有对人类未来的深切希望和祝福。书中也用佛法关于“无常”的规律对人生虚假世相这个“大骗局”进行了无情揭露。其故而宣称:“虽然我们一直认为,如果放下的话,就会一无所有,但生命本身却再三透露相反的讯息:放下才是通往真正自由的道路。”进而说明,超越死亡的办法就是“整个生命在教我们如何发掘那颗强烈的善心,并训练我们实现它。”所以我们要向死而生,做勇敢的战士,关注“那种视野更宽广的领域,学习如何在改变中活得自在,如何让无常变成我们的朋友。”

作者深怀对人类的悲悯之心,以自己对佛法的亲身体证,写出了《西藏生死书》这部事关人类福祉的重要著作。

这部著作超越了哲学和科学,也是对宗教的一个实践性的大力提升,更主要地是把佛法的精髓在临终关怀这方面的智慧和经验,系统地给予了展示和讲解,填补了人类思维和学问领域的巨大空白,揭开了死亡神秘的面纱。这些有关死亡的智慧和思想,被作者紧密联系到人类的修行和日常行为道德上,使得整部著作具有了非凡的生命伦理学的崭新意义,对于人类重新构建新型伦理关系,净化人间环境和心灵,都有无可估量的作用。

其对大自然祥和的图示展现,对大圆满禅定的精确讲述,都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大圆满法不是复杂的系统,不是诱人的技巧,而是一种状态,是诸佛和一切修行人精进行道的心要,是那个全然觉性的状态,也是个人精神进化的极致。这个宝藏多么令人心胸豁然开朗啊。特别作者用现代的语言,当然是翻译者也有一份功劳,把古老的佛教偈语,变成通俗易懂的白话文和自由体诗歌的形式,展现在读者面前,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此书完全体现了人间佛教悲悯现代大众的慈悲精神,紧贴现代人们的心灵脉搏,尊从随顺现代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习惯的恒顺众生原则,权巧方便地进行了生与死究竟解脱大法的开示,其佛心的真情流露,无处不闪烁出觉悟性品格和智慧的思想光芒。

这部书,让末学也真正明白了,人类生活在地球上所要做的同一件事:“就是与我们基本的、证悟的自性结合。”这就坚定了我们禅修悟道的信念。同时我们也就发现了人类从自我毁灭的境地,终于要绝路逢生的一个转机,并期待更多的醒悟者、有缘人,能够踏上这条正确的精神救赎之旅途,开拓全新的离苦得乐的康庄大道。这就有希望最后进入“无法可说,”无法可修“的绝对奇妙境界。我们非常熟悉作者所讲出的大圆满禅定的内容:即“因、道、果”和“见、定、行”的修法,或者叫作方式。可见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在基本的修正环节上有着很多吻合之处,也就像“英雄所见略同”。

我们通过阅读《西藏生死书》,学会了反复透视人生的方法,那就是:要透视生命的鲜活,就用死亡做镜子;要透视死亡的秘密,就用生命的现实做镜子。反复观照,就能很好地透视生和死。

有了《西藏生死书》,我们就不会再拒绝对死亡问题的研究和关注了。

人类,一定要好好地生活,还要好好地死。人,最好的死法,就是往生,就是乘阿弥陀佛的大愿力之法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个是凡夫俗子当生了脱生死的最把握的一件事情。

书中对我印象最深的话,还有一句,那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是三个要件组成的:意义,物质,能量。就凭这三个概念的组合,我深刻认知了法界的实相。我几乎找到了本我。我和觉悟的境界贴得更加紧密了。

《西藏生死书》这本书,已经成为了今生影响我最深刻的书籍之一。我永远忘不了它的恩德。我在此感恩作者和译者,感恩本师释迦牟尼佛,感恩大智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摩诃萨。

《西藏生死书》的作者是索甲仁波切(sogyalrinpoche),他出生于西藏,由本世纪最受尊敬的上师蒋扬钦哲仁波切养育成人。他后来被上师认出是拖顿索甲的转世。他1971年在英国剑桥大学研究比较宗教学,1974年开始弘扬佛法。在欧美各国生活、教学二十多年,使他通达西方的心灵。由于他思路清晰、从容自在、幽默风趣,所以传法时深受听众的欢迎。他为繁复的现代世界发展出一套解说西藏佛法要义的方法。索甲仁波切属于伟大的大圆满传承,具备这个传承的标记:生动活泼、心胸广大、直指本性。

《西藏生死书》的译者是郑振煌先生,他是台湾台南县人。他1945年出生,是国立台湾大学外国语文学系学士、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硕士。他现任中华维鬘学会理事长。他从大学时代起即虔心学佛,参访海内外高僧大德,尤其亲炙台中莲社导师李炳南教授及“慧炬”创办人周宣德教授,钻研世、出世间法数十年,毕生以弘法利生为志业。他致力于推展居士菩萨道及佛教现代化、国际化、学术化、生活化;并长年主持佛学讲座、研习营及禅修营。

郑振煌先生潜心佛学研修数十年,高质量的翻译了大量藏传、南传佛教书籍,对当代佛教文化有重要贡献。他的主要译著有:《西藏生死书》《藏密度亡经》《当野马遇上驯师——修心与慈观》《圣道修行》,《武艺中的禅》,《何来宗教》,《法味》,《佛教在中国》,《慧眼初开》,《观音——半个亚洲的信仰》,《菩提树的心木》,《了义炬》,《观呼吸》,《人生锦囊》,《学佛释疑》,《心如炽火》,《认识藏传佛教》,《心灵甘露》,《西藏生死书》,《心灵神医》,《西藏佛教的修行道》,《意识的歧路》,《西藏佛教简介》,《达赖喇嘛谈心经》,《达赖喇在哈佛》,《古铜佛像》,《心地观经》(末三嘛品,英译本),《行愿——玄奘的故事》(英译本),《孔子圣迹图》(英译本),《水月禅心》(英译本),《肢体语言》等三十部

我希望大家都对《西藏生死书》的作者和译者生起恭敬心,做导师想,感恩他们的功德,听从其慈悲愿心的开示,认真去在生活中落实佛法。

我本人,在此要把《西藏生死书》这部书推荐给全天下的人,希望大家都来阅读,都来觉悟于当下,在人间共成辉煌的佛教道果。

当然了,感动一时容易,落实在一切时、一切处,那就很难了。但是,大乘菩萨行,要求我们知难而进,难行能行,一定要努力。为了大众的福报,为了人类的文明,为了度尽苦难众生,让我们一起发起菩提道心,在临终关怀的事业上,共同奋斗吧!

请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

行动。行动。再行动!

南无阿弥陀佛!

标签:蝉友圈 佛教朝圣 朝圣游学 佛教知识 临终关怀 西藏生死书

蝉友圈 www.livingc.com  印度朝圣 五台山朝圣 峨眉山朝圣 普陀山朝 九华山朝圣 终南山朝圣 鸡足山朝圣  南岳衡山朝圣  南华寺云门寺朝圣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