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可成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可成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邬坚巴.仁钦华浏览次数:753

可成法师(公元18? ?~1932年)

玉佛寺是上海有名的佛刹,属于禅宗临济宗法系,故又名玉佛禅寺。玉佛寺名气很大,但历史并不很久,它是清光绪八年(一八八二年)才建立的,比起相传创建于东吴赤乌年间的龙华寺和静安寺,要差上一千六百馀年。

相传在清光绪初年,常州天宁寺冶开禅师的弟子,普陀山的慧根和尚,发愿赴印度朝礼圣迹,沿着唐玄奘三藏取经的路线,出玉门关西渡流沙,越葱岭抵达印度。朝礼圣迹后,归来途经缅甸,得到华侨帮助,募化得玉佛五尊,由陆运运到上海。本拟由招商局江天轮运到普陀山,但招商局以江天轮没有起重机,普陀山码头亦没有起重设备,到普陀山玉佛不能上岸。这时上海闻人盛宣怀之父盛旭人、叔父盛朴人兄弟,提议把佛像留在上海建茅蓬供奉,以供信徒瞻仰礼拜。于是得到管理松沪铁路的庄录之助,玉佛供于张华滨八角亭。

光绪二十六年(一九○○年),慧根和尚复得庄录之助,在江湾建寺,供奉玉佛,即名玉佛寺。江湾的玉佛寺寺基三亩,殿堂房舍七十二间,颇为壮观。寺成未久,慧根和尚逝世,由本照和尚继任住持。本照和尚也是冶开禅师的弟子,他曾到北京请得《龙藏》一部,至此玉佛寺佛法僧三宝俱足,略具丛林规模。

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辛亥武昌起义,未几上海响应,兴建未久的玉佛寺竟毁于战火,幸两尊玉佛无恙,被移置公园内保存。后来,本照和尚在上海麦根路赁屋为寺(一说是盛宣怀舍其别墅为寺),将玉佛迁入供奉,仍名玉佛寺。未久,本照和尚逝世,由宏法和尚继任。宏法和尚也是系出常州天宁寺,他与天宁寺冶开禅师、南京香林寺济南和尚,多设方便,卫护法门。冶开曾在玉佛寺内创立居士念佛会,手书偈语,悬壁开示,一时善信云集,法门称盛。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宏法和尚又逝世,玉佛寺住持由可成和尚继任。可成和尚是江苏镇江人,出生年代不详,十二岁出家,在灵鹫寺披剃,以赋性敏慧,在寺中勤读经典,精进不懈,及长在宝华山受具足戒。以后行脚参访,历参江南诸大丛林。清末民初,在镇江金山江天寺任执事,前后五年。后来至香林寺受记别于临济宗法脉弥修老和尚座下。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受冶开、济南二位老和尚之命,到上海出任玉佛寺住持。

可成出主玉佛寺后,鉴于麦根路的寺址狭小,不敷使用,乃在当时的槟榔路(即现在玉佛寺的地址),募化得地基十馀亩,一说为盛宣怀所捐助。继而多方募捐,集资重建新寺。建寺工程于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开始,以资金不是一次集得,边募边建,历时十年之久,工程始告竣工。因可成和尚是临济宗法脉,所以命名曰「临济禅寺」。

玉佛寺建造之时,依照镇江金山寺规模,仿宋建筑,其主体有三进,第一进为天王殿,供四大天王、慈氏弥勒菩萨和韦陀尊者;第二进为大雄宝殿,供三尊金身大佛、诸天及海南观音像;第三进是玉佛楼,楼上供玉佛坐像,高一公尺九,系以整块白玉雕刻而成,玉色晶莹洁净,造形美观,栩栩如生。头部和身上以金带装饰,金带上镶着各色宝石、玛瑙、翡翠等,光彩耀目。两侧靠壁是藏经橱,藏着本照和尚由北京请来的《龙藏》。寺内两庑的建筑,东西配建有卧佛堂、弥陀堂、观音堂、禅堂、功德堂及僧寮等,全寺殿堂楼宇共二百馀间,具备十方丛林的规模。现在的玉佛寺,大致仍具当时的宏伟。

玉佛寺建成,在可成住持期间,早晚领众上殿,禅堂平时坐香,仪规严肃;举行禅七、参话头、讲开示,法缘极盛一时。其间他曾请四明山观宗寺的谛闲老法师,到玉佛寺讲经说法,善信听讲者云集。

可成自民国初年到上海,至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年示寂,前后近二十年,在这段时间内,上海市的佛教活动,他大都参加。最主要者,如参与中国佛教会、上海佛教会的筹组成立。事缘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以后,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各地兴起寺产兴学之风,寺院受扰者不胜枚举,危及佛教生存。上海佛教僧侣圆瑛、太虚、兴慈、可成,及名流居士王一亭、狄楚青、谢铸陈等,联合江浙佛教缁素,于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四月十二日,在上海觉园召开中国佛教会成立大学,章程中规定其宗旨为「举办慈善公益,普及平民教育,宣传佛教,整理教规」等。主要目的是籍此组织,保护寺院权益。佛教会成立,圆瑛当选会长,可成等当选执行委员。继之于是年六月,佛教人士复成立「上海市佛教会」,可成亦为主要发起筹组人之一。

可成在上海兴建寺院,热心弘法,人称之为「教门中之龙象,比丘中之善知识」,他于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五月,以病痔而逝世,世寿约六十馀岁。

可成老和尚示寂后,玉佛寺住持由他的法子远尘法师继任。远尘能力平庸,任住持十年,寺务废弛。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以庄严寺证莲老和尚为首的诸山长老出面,选出原泰县竹林寺住持震华法师继任,远尘退居。时当抗战时期,上海为汪伪政府统治,人心苦闷,一部分出家人也十分消极。震华出任住持后,整顿寺规,修缮殿堂,创设玉佛寺佛学院,发行《妙法轮》杂,使玉佛寺风气一新。

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震华的法子福善,以感染痘疹于二月二十日逝世,震华也以多年辛劳致疾,于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二日,以四十岁英年而病逝。是时,太虚大师以抗战胜利复员,驻锡玉佛寺,震华、福善都是支持太虚大师佛教改革最力的人,大师为震华封棺说法时,以伤感过度,中风复发,延至是月十七日示寂。一个月之中,老中青三代龙象都在玉佛寺逝世,这也是玉佛寺的大事。

震华以后继任住持的,有苇一、苇舫,在苇舫任住持的末年,已到了「十年动乱」的时代了。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