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仁山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仁山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仁山法师浏览次数:1258

仁山法师(公元1887~1951年)

释仁山,别号天晴,俗家姓顾,江苏省金坛县人,清光绪十三年(一八八七年)出生。仁山自幼颖悟过人,入塾受学读书,专攻制艺,为同里乡前辈冯梦华(煦)所喜爱。十四岁参加县试,县令见他年纪最幼,而文字最佳,特拔置为案首。是时,冯梦华以进士及第(冯为光绪十三年丁亥科一甲三名进士),官安徽布政使,闻仁山十四岁入学,召他至安徽藩署,留他在署中读书,期望他将来能成大器。仁山十八岁参加江南乡试,行前冯公勉励他说∶「观子之貌,清逸绝俗,此行果售,步入仕途,异日必为庙廊之器;如不然,学出世法,他日亦必为佛门龙象。」冯公为清末名臣,博通世学,亦精内典,对仁山的看法,果然有他的见地。冯公后来曾官安徽巡抚,致仕后立义赈会,救灾恤难,不遗馀力,乡里有冯善人之称。

仁山精通制艺八股,旁涉老庄之学,文宗韩柳,诗则近于元白。他才思敏捷,倚马千言可待。他于光绪三十年(一九○四年)参加甲辰科乡试,及入场屋,以是时将废科举(光绪三十一年八月清庭废除科举),学台不考八股,改试策论经义,且涉及洋务。这一方面仁山素无准备,非其所长,考试结束,名落孙山。仁山试场失意,一时颇为沮丧,后来细想,科举取士,不过是帝王笼络读书人的权术,我何必滞惑本真,缠结自性,以博利禄呢?他想及冯公勉励的一席话,乃决计出家。

他回到金坛∶「绝情哭母,推田赠兄,卸衣于火,投笈于江。」乃投入镇江金山的观音阁,依西来老和尚落发出家。西来老和尚为他剃度之日,庆得种子,传法有人,喜极而泣。光绪三十一年(一九○五年),仁山到南京宝华山受具足戒,得戒和尚浩月,开堂和尚若舜,都对他十分赏识,频加奖诲。圆戒之后,回到金山,穷究经典。清末自戊戌年百日维新之后,光绪末年(一九○八年),社会上有「庙产兴学」之说,给佛教带来莫大的威胁。全国各地,时有强占寺庙,改办学堂的事件发生。寺庙为了自保,莫如自己先在寺院中兴办学堂,则可阻止地方人士的侵占。是时清廷也有朝旨,要各省县成立僧教育会,以寺产兴办佛教学堂,培育僧材。当时首先开办僧学堂的,是扬州天宁寺的文希和尚。

扬州有二十四处丛林寺院,以天宁寺为首刹,天宁寺原为东晋时代的谢公祠,佛陀跋陀罗曾在此处译六十《华严经》,为历史名刹。光绪三十二年(一九○六年),文希和尚开风气之先,在天宁寺开办僧侣学堂,全名是「扬州天宁寺僧普通学堂」,事先与诸山协议,经费由扬州各寺院分担。那时风气未开,仅招收到了二十多名学僧,日常课程除佛学外,并授以英文、日文。由金山观音阁去的仁山和泰县宏开寺去的智光,是两位最优秀的学生。

在扬州诸山长老中,文希是思想颇为开明的出家人。他开办学堂后,闻日本佛教教育很进步,想到日本考察一番,但当时多数寺院的住持,都是十分保守的人,根本无意办学堂,勉强承担一部分办学经费,目的是在保护寺产,认真办学不是他们的本意。并且以保守派的眼光,看日本那种娶妻吃肉的俗化佛教,有如洪水猛兽,是不值得借镜的。所以当文希东渡之日,途经镇江,有人向官厅检举,说他到日本的目的是勾结革命党。官厅听说革命党,「谈虎色变」,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文希加以拘捕,关入牢中。文希被收押,天宁寺的僧学堂自然停办。学生星散,仁山、智光等也各回寺院。

过了一年多,到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是年秋季,杨仁山居士在南京创办只洹精舍,对外招生。求知若渴的仁山得知,当然不错过这个机会,就赶到南京入学。同时入学的,除了扬州僧普通学堂的同学智光外,还有栖云、了悟、善亮等学僧。开学未久,时年二十一岁的太虚也中途入学。学堂中,由杨仁山老居士讲《楞严经》,苏曼殊授英文,谛闲法师担任学监。本来是难得的求学机会,无奈这个学堂寿命也不长久,到了宣统元年的下半年,只洹精舍因经费困难,在无力为继的情形下也停办了。仁山、智光等又失了学。

不久,江苏省僧教育会,在南京开办「江苏僧师范学堂」,学堂设在南京三藏殿,月霞法师担任学堂监督(后来由谛闲继任)。仁山自然不肯错过机会,到南京请求入学就读,而智光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