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大兴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大兴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大兴法师浏览次数:1185

大兴法师(公元1907~1985年)

大兴和尚,俗家姓朱,名万全,安徽省太湖县人。清光绪三十三年(一九○七年),出生于太湖县牛镇乡的朱家村。他家世务农,耕作所入,仅足糊口。他的祖父朱汉臣信佛,常带到他寺庙烧香拜佛,以此自幼在八识田中就种下菩提种子。七岁时和邻童在村中嬉戏,为跑江湖者所拐走,在外吃了许多苦头,两年多后才被家人寻回。由于家境不裕,在私塾中读了两年书,就跟着家人下田耕作。十馀岁时跟祖父到屯溪去,时当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军阀割据,内战频仍,他途中为军队拉去当兵。因年纪小不能拿枪作战,就跟着号目学吹号,当了一名小号兵。

大兴在军中数年,年岁渐长,善根日渐成熟,一心想到庙中出家。一九二五年(民国十四年),大兴年十九岁,在军中开小差(即私自逃离军队),跑到九华山的百岁宫,依常法和尚落发出家,法名大兴,法号了维。自此就在寺中做着挑水劈柴、担粮种菜的粗重工作。一九三一年,他到南京古林万寿寺,依果慧老和尚受具足戒。之后行脚参访,朝礼过五台、峨嵋、普陀诸大名山。参访数年,一九三六年回到九华山万岁宫。

大兴法师在外参访数年,见识增长,在修持上注重禅净双修,并且修持与劳动结合,工作不忘修行。他在万岁宫自愿充当水头,每日挑水供寺众食用。挑着水参禅念佛,心不旁婺。中日八年战争期间,他照旧担水修行,足不下九华山,世间战争,与他不相干。一九四五年日本战投降,中国抗战胜利。两三年后,他到了青阳县城东的火炎山寺挂单,一住十年,默默修行。他是一个老实人,不自我表现,也不受人重视。一九五八年,他又回到九华山,在后山九子岩下的双溪寺居住,仍是做些别人不愿做的粗重工作。他有一项拿草药治病的技术,每到山下时,随缘给人治病,往往药到病除,不收分文,村人都对他很有好感。

一九六六年一「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红卫兵小将到山上「破四旧」,山上的许多寺院都受到破坏,但这些对于大兴和尚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的影响,因为他又老又穷,一切随遇而安。后来到红卫兵解散全山寺庙,要山上所有的僧尼离庙返乡,鼓励年轻僧还俗结婚,中老年人参加劳动生产。大兴在山上待不下去,他就在山下公社的生产大队插队,做耕田翻土,放牛割草的粗活。他仍是劳动不忘修行,边工作边念佛,如此度过了动乱的十年。

一九八○年以后,落实宗教政策,寺庙又恢复了宗教活动。大兴也重回双溪寺。这时他已七十多岁了,依旧默默修行,随缘度日。一九八四年秋天,他突然加紧持诵阿弥陀佛圣号,二六时中,念佛不辍。是年年底,他以积蓄的钱买了红糖白糖各五斤,送到厨房中供众,并且向当家师海量法师告假要走。海量法师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也没有放在心上。过了旧历年,一九八五年的二月上旬,年近八十的大兴和尚行路时跌了一跤,摔伤了腿,行动不便,就终日或坐或卧,佛号不辍。由二月十五起,他不再进食,只小声念佛。十七日午夜,他在寮房中大声喊人,寺众闻声赶到,他对大众说∶「我要走了,我不火化、我不要火化。」说过后就作吉祥卧,小声念佛。众人也为他助念,他在佛号声中,安详往生。世寿七十九岁,僧腊六十年。

大兴和尚往生后,他的遗体由妙信法师为他抹澡净身,更换新衣,装缸之前,用石灰木炭垫底,遗体趺坐装缸,再用木炭围身。依当家师海量法师的意思,七日予以火化。不意山下村民议论纷纷,推出代表到双溪寺交涉,要求保留不要火化。海量法师不便违拂众意,答应了村民的要求。到了第七天,村民把缸抬到寺外空地上,搭了一个草棚,把缸置于棚下,周围又围上了稻草。年馀之后,村民自动捐钱出工,拆掉草棚,用砖砌了一个圆形的塔,并立碑纪念。

一九八八年,有一位由上海去朝九华山的李正有居士,到后山的时候,九华山佛教协会后山分会的人,把大兴和尚的事迹告诉了李居士,并带他去礼塔。同时也把打算建一座安灵堂的计划告诉他。李居士回到上海,与一位同修章景贤居士商议,二人承担下建安灵堂的费用,二人合捐了一万多元的人民币,送到九华山佛协的后山分会。后山分会约了有关人员会同开缸,拆去砖塔,开缸之后,只见大兴和尚趺坐缸中,颜面如生,喉节可辨,毛发犹存。拣去木炭,他手结弥陀印,这是与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