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禅者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文化(禅者说) > 90后法师出家日记:上厕所与扫厕所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游记攻略

更多>>

佛旅资讯

更多>>

斯里兰卡

90后法师出家日记:上厕所与扫厕所

发布时间:2018/03/26 佛教文化(禅者说) 浏览次数:1725

 

出家以前,以为出家人是不用上卫生间的,记得以前在四祖寺参加禅文化夏令营,走进卫生间,看见一位仰慕已久的法师在里面小解,感觉信仰都要崩塌了。

 

到了自己出家这一遭,却依旧是个凡夫俗子,才知道,出家人还是有大小便利。

 

很多人都喜欢问,出家前后会有什么差别,总是会想起赵州和尚这则公案。

 

曾经有学人参禅参得紧,请教赵州古佛:“急切处,请师道!”赵州却悠然离开,回来时却道:“尿是小事,须是老僧自去始得。”

 

就像这小便一样,这样的小事,却要老僧亲自去方得。修行的切要处,别人是没得替代的,终究要自己亲自面对的。

 

可真要在寺院里的生活,不仅要上厕所,还有扫厕所。

 

无人替代,躲不过时,这可真是一大考验了,拎起起一大桶水,晃晃荡荡走到厕所里,拿着马桶刷,一处处洗净,并不容易。

 

听老居士们说,师父入住安国寺以后,一切的建设都还没有开始,不到一个星期,就找来工人,修建好了这个简陋却实用的卫生间。

 

虽然现代的卫生间已经不像古代那样需要花大心力去清洁,可是大俗人面对这个心中的污秽之处,心里总是有些抗拒,才知道自己平日里念诵的“不垢不净”,原来还是差得远呢。

 

好不容易把卫生间洗刷一遍,心里又不禁开始嘀咕,怎么这段时间没有人来方便呢,怎么没有人恰好看见我正在付出辛勤的劳动呢?师父怎么没有刚刚好不经意间就发现呢?不由得又磨蹭了一会儿,怎么还没有人路过呢?

 

可是打扫过几次,却发现每天都在寺院里做义工的方居士常常就抢先打扫过了。原来,每次我自己去打扫时,只是嫌它脏,不得已而为之,像小猫咪洗脸一样,划拉两下子罢了。方居士则不然,对于方居士来说,这就是修行的定课。

 

这和修行有什么关系吗?读经打坐不是更好的修行吗?

 

记得曾经读过一个故事,在古印度,有一位博闻强识的修行者,了解当时众多的宗教与学派。

 

有趣的是,各种宗教对如厕都有着自己的规定,他觉得有的外道,如厕的方式虽然方便却不卫生,有的外道如厕的方式虽然卫生却太过繁琐,花费了太多时间。

 

后来他接触到佛教,发现佛弟子们如厕的方式取乎中道,即不至于太繁琐,又不会留存污垢,后来他就决心在佛教的僧团中出家,当生证得了阿罗汉果。

 

而在中国,也因为扫厕所留下了一段“知音”的佳话。

 

憨山大师在天界寺听无极大师讲《法华经》时,发现寺院的厕所异常整洁,而且每天早起之时,就发现厕所已经打扫完毕了,那他是什么时候打扫的呢?

 

憨山大师断定这个寺院负责打扫厕所的净头一定是个不寻常的人,晚上就故意不睡,悄悄从走廊下走过去观察,原来在大众放参之时,这位高人就去打扫完毕了。

 

 

又过了几日,寺院的厕所竟变得不那么整洁了,他就赶紧去询问,原来净头一直患有黄肿病,最近病体难支,遂卧倒在床。二人相见,十分默契,遂成为知交好友。

 

而这个人就是明代妙峰禅师。憨山与妙峰两位大师的法谊为后人称叹不已,却是从寺院里这个为人不屑的卫生间里开始的。

 

曾经听一位老师讲起,他常常被请去许多大企业为他们“号脉”,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总是会十分热情地接待,向他展示公司的方方面面,参观完各个办公室、会议室,将企业的文化、架构逐一介绍。

 

可是,每次他到一个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一趟卫生间,每每这个时候,他就能对这个公司给出一个诊断了,卫生间的卫生、设施,往往反映了这个公司真正的管理水平与企业文化。

 

卫生间是否舒适,就能看出公司对员工有多么关心。

卫生间是否方便,就能看出公司的工作是否注重效率。

卫生间设施是否齐全,就能看出公司的管理是否科学。

卫生间里是否真的卫生,就能看出公司的员工多么尽责。

……

 

 

想起前几天去东坡赤壁,那里的公厕里贴着一张小小的标语:“冲水是一桩小事,文明是一件大事。”

 

卫生间只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角落,可是生活中每件事都是大事。不仅因为它体现了文明的发展,更与每个人的修行大事息息相关。

 

而在禅林里,一切建筑都是禅门手眼施设,这一方小小的茅厕,有着“架房”、“雪隐”诸多风雅的称呼,处处都体现着对大众身心的呵护与方便的接引,增进大众的信仰,而上厕所与扫厕所,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真实的修行状态。

 

记得有一次,方居士正在前面大殿里忙活,我看卫生间还没有打扫,正欲清扫,一位居士却不客气地说:“还是方居士打扫得干净!”我听了很是惭愧,却有一切不服气,凭什么我就扫不干净呢?

 

有一次外出归来,发现卫生间不是很整洁,便有些奇怪,便问了一句:“方居士最近不在么?”

 

“是啊!出去旅游啦!”

 

我却很是侥幸,想着终于给自己留了一个积累资粮的好机会,也就欣然拿起刷子……却发现怎样也没有往日那般洁净,特别是便池的缝隙,积累了太多黄黄的水垢,刷了好多次,似乎还是很顽固,没有什么改变!

 

我心底里便暗暗佩服起方居士,也才留心到,在我楼下这个小小的公共卫生间里,就有这么一位“绵密”的行者。

 

方居士人过中年,却总有一股子向上昂扬的劲头,只要有活儿干,就能够自己捣鼓起来,干重活从来不带喘气,而做起手工,又能一个人在逼仄的库房里,默默缝好一千个手提袋!

 

在社区里,方居士也是一名活跃分子,经常在社区里做义工去街道上服务周边的邻里,一大早就能看见太极拳、太极扇的健身人群里看见方居士的身影!

 

就这样,方居士竟然每天都清晨从家里出发,赶在早课前就从容地步入大殿……记得有一天下午晚课过后,我看见一个矫健的身影大步流星地走出去,便攀谈了几句,可没想到方居士原来正赶着回去加班加点继续诵经。《地藏经》、《普门品》……都不能落下,原来一天的功课排得满满当当!

 

慧公老和尚说,“以老实做人为修学的起点,以轻安明净为修学的验证”,这一天的修行满满当当,连在卫生间里也不放过,岂不正是生活禅的化身么!(文章选自腾讯佛学 )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