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旅研究 > 襄樊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襄樊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发布时间:2013/03/13 佛旅研究 标签:开发与利用襄樊佛教文化资源浏览次数:907

    襄樊是一座有着2800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城,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文化资源。大家所熟悉的且最热衷的就是“三国文化”,特别是对诸葛亮等这样的历史名人,真可以说是家喩户晓,这些年来,我们对三国文化资源的开发,作了大量的工作,并也初见成效,但是对襄樊同样有着深厚渊源的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却又显得极不相衬。

    佛教本来是一种外来文化,至东汉初年传入中国,至今已有近两千年历史。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与中国固有的老庄道家和孔孟儒家文化等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融合,并最终成为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这个长期的融合过程中,我们襄阳在历史上却发挥了重要的不可磨灭的作用!其中在佛教史上使印度佛教中国化的著名代表人物就是释道安大师。释道安大师是佛图澄大师的高徒,他无论在建设理论体系、整顿佛教戒律,还是培养人才方面等都不愧为最早进行中国佛教全面建构的一位大师,堪称为一代佛教领袖人物,是印度佛教中国化的第一人!而道安大师的这些重要活动则主要正是在我们襄阳深居15年期间进行的。不仅如此,而且在襄阳期间道安大师在统一僧尼“释姓”姓氏、编篡佛经目录以及开创“净土”信仰(当时为弥勒净土信仰)等方面,都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同时,特别指出的是道安大师所培养的人才中,最器重的弟子慧远后来在庐山开创了净土宗(此已为弥陀净土信仰)而也又成为一代佛教领袖人物,净土信仰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千百年来从中国直至走向世界,经久不衰,目前在国内和世界上并大有发展之势,这些无不与道安大师有着深切的渊源!

    道安大师当时在襄阳,不仅受到大儒家习凿齿的极力推崇,而且正是因为如此,也一直受到东晋上层人物并直至孝武帝的赞赏和支持。道安大师在襄阳弘传佛法,由他亲自将清河大富豪张殷所捐赠的檀溪村一座在宅院所改建成的檀溪寺也一度成为全国佛教活动的中心,由他亲自选址筹建的习凿齿住地后山的谷隐寺,成为佛教活动的重要场所,谷隐寺三面环山,面对汉水,谷深林幽,千百年来也吸引了无数的文人墨客,留下了如曾巩(北宋文学家)谷隐寺诗——“岘山群峰外,窅(尧—所见深远貌)然空谷深。丹楼依碧殿,□(“兄”字去音,意“远”)出道安林。习地抱邻曲,虚窗潄清音。竹静幽鸟语,果熟孤猿吟。故多物外趣,足慰倦客心。但恨尘羁绁(“绁”,与“羁”为一词组,即指马笼头和马缰绳),无由数追寻”等许多动人的诗篇!

    正是由于道安大师在襄阳弘传佛法的影响,声名大振,所以也受到了北方前秦符坚的亲睐,并直至后来发兵十万攻伐襄阳为要迎请道安大师。这场战争历时一年多时间,到第二年公元379年春以前秦符坚的胜利而告终。双方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多少次艰苦的激烈战斗,在我们襄阳城,因为当时的守将朱序的母亲韩夫人为帮助儿子守卫带领一班妇女在西北角重新筑起了一道新城后名为“夫人城”而为抗击战留下了一个永远的纪念!我们襄阳历来有所谓的“兵家必争之地”之说,但是我们很多人并不知道,其实这场战争并不是为了争夺地盘,这正如前秦符坚在场战争结束后洋洋自得所说的一段话,“朕以十万之师,攻取襄阳,所得一个半人啊!”“一个”就是指释道安大师,“半个”就是指习凿齿(其实习凿齿也仅仅是因为足疾而称之,“四海习凿齿”,“弥天释道安”由道安大师来襄阳二人最初见面时所留下的这一千古名对足见其才华非同一般,而且何况习凿齿也又酷爱佛法)。所以,符坚发动这场攻伐襄阳的战争,与当时东晋争夺的就是佛教人才,而绝非是“争之地”!所以由此看来,当时在历史上释道安大师处于何等重要的地位!古人们对释道安大师这样一位佛教人才重视到不惜一切代价的地步,甚而我们古代襄阳人为极力护卫释道安大师,妇女老幼和襄阳将士们为此也谱写了一曲血与火的颂歌!而今天,我们的先人们为我们襄樊所留下的这么丰厚的文化资源,除原宗教局一位胡中才局长曾专门著有一部《弥天释道安》专著进行了一些研究外,我们却很少有人问津。我们襄樊的发展,传统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有着巨大的优势,尤其是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开发利用襄樊佛教文化资源,发挥襄樊传统文化优势,我们认为有着很大的潜力。特别是目前汉江旅游业的开发和崔家营电站等国家重点项目建设更为此而带来了新的生机。所以,我们认为从战略上看,我们应该以襄阳观音阁地带为开发发展为轴心,带动周围名胜古迹的渐次开发。这里不仅以其所据的地理位置优势和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如上述释道安大师的业绩),独具特色,而且在其周围更由于有着襄阳从东汉末年特别是三国文化享誉国内外著名代表人物诸葛亮的老师庞德公故居(岘首山南),而且相继又有着西晋初年为完成一统大业而在襄阳建功立业的羊祜、杜预在岘首山所留下作为见证的庙宇遗迹;岘首山旁并有东晋太医王叔和墓和唐代大诗人杜工墓;岘首山上据米公祠所存一唐代石碑记载,据说在此山原有一报善寺殿门下,曾埋有梁武帝所赠释迦牟尼佛小指骨真身舍利,此更乃宝中之宝啊!

    古人登岘山览景留下的作为历史见证的诗篇很多,其中唐大诗人襄阳孟浩然
    《与诸子登岘山》诗: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得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吕严雪夜过岘山有诗:岘山一夜玉龙寒,桧林千树梨花老。襄阳城内人不知,襄阳城外江山好。

    岘山是历代游人来襄阳必登之圣地!真是“襄阳城外江山好”,“襄阳城内人不知”啊!

    与岘首山相邻的北边又有唐代风云人物曾为武则天时宰相襄阳人张柬之张文贞公祠;观音阁北面一是有距今1900多年为襄樊市最早园林建筑群体之一的习家池,二除岘山头临江有历经千年风雨“独有习家池上月,不随江水向东流”、“幽寻不可再,留步情芳菲”千百年来给人们不知留下了多少美好难忘的情怀、记忆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现已重修开放并已正式作为旅游景点素有汉水普陀寺之称的凤林寺(观音阁)外,此一带更有作为释道安大师祖庭的谷隐寺及道安大师初来襄阳时所寄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