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宣鉴法师(西元782~865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宣鉴法师(西元782~865年)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东坡墨宝秀风采六榕寺里寻舍利浏览次数:1704

德山宣鉴和尚,四川剑南人。俗姓周。二十岁出家,成年受戒,初学律藏,修习性相,精通《金刚经》,称为周金刚。探闻重湖之间,禅道大兴,转志归心於禅,有婆子卖饼的公案。到龙潭,参於崇信,侍从三十馀年。晚年会昌法难,大中以後,恢复法仪,咸通初,请住湖南德山,禅徒云集,不下五百人。八十四岁圆寂。 「见性大师」。嗣法弟子九人,雪峰最为有名。其他岩头全豁、瑞龙慧恭、泉州瓦棺、咸潭资国等,都是闻名的龙象。

德山接人,必以棒喝,呵佛骂祖。以十二分教,当作鬼神簿;菩提涅盘,视为系驴索,痛骂各方宗师,即说∶『著衣吃饭,屙屎送尿,更无生死可怖,无涅盘可得,无菩提可证;只是平常一个无事人,於心无事,於事无心;即虚而灵,即空而妙。』其禅风类似临济。

德山和尚,初是法相宗的讲学僧,曾讲《金刚经》。以为千劫学佛威仪,万劫修佛细行,然後成佛。当时南宗殷盛,德山以为南宗说的「即心是佛」可能是魔说,即担《金刚经疏钞》,到南方湖南沣州。路逢一婆子,卖油兹,放下疏钞,想吃点心,婆子∶『担的什麽?』德山∶『《金刚经疏钞》。』婆∶『我有一问,答得通,油兹布施,否则,请向别处去买。』德∶『你问吧!』婆∶『《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上座想点那一个心?』绝好的问题,可能是禅风殷盛的地方,婆子都懂得,但德山无语,不能答,以为附近必有大德,即问婆子,因其指示,参於龙潭。入门即问∶『久仰龙潭,到来不见潭,龙也没有。』和尚出来∶『你到了龙潭。』德山行礼,退於寮舍。晚间入室,侍立至三更,龙潭∶『何不出去?』德山推开门帘,转身说∶『门外很暗。』给他点火,德山接火,龙潭吹灭纸烛,德山豁然大悟,下拜,潭∶『你看见了什麽?』德∶『某甲自今以後,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龙潭翌日示众云∶『此中有一个汉,牙如剑树,口如血盆;他时异日,向孤峰顶上,为吾立道去。』德山以为玄学虚论无用,烧却疏钞,即参於灵。

德山到沩山,挟复子於法堂,从东过西,从西过东,顾视云∶『无!无!』便出,到门首,自想「也不得草草」。便具威仪,再入相见。灵坐次,德山提起坐具云∶『和尚!』灵拟取拂子,德山便喝,拂袖而出。晚间灵问首座∶『适来新到,在什麽处?』首座∶『当时背却法堂,看草鞋出去也。』灵∶『此子以後,向孤峰顶上,盘结草庵,骂佛骂祖去在。』(碧岩录)。

传云∶「德山遭逢武宗废佛,避住广东罗浮山石室。」

大中初,德山一日托钵下堂(斋),雪峰(典座)∶『者老汉,钟未鸣,鼓末响,托钵向何处去?』德山回方丈。峰举似岩头,头∶『大小德山,末会末句後(末开悟)。』山闻,令侍者唤岩头来,问曰∶『汝不肯老僧哪?』岩头密启其意,山乃休去。明日升座,果与寻常不同,岩头至僧堂前,拍掌大笑云∶『且喜得老汉,会末後句,以後天下人,不奈伊何。』(无门关)

德山小参云∶『老僧今夜不答话,有问话者,三十棒。』时有僧出礼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话在也末问话,为什麽打?』山云∶『你是何处人?』僧云∶『新罗人。』山云∶『末跨船舷,好与三十棒。』僧於此有省。(葛藤集)

(曾普信著)

宣鉴法师(西元782~865年)

德山宣鉴和尚,四川剑南人。俗姓周。二十岁出家,成年受戒,初学律藏,修习性相,精通《金刚经》,称为周金刚。探闻重湖之间,禅道大兴,转志归心於禅,有婆子卖饼的公案。到龙潭,参於崇信,侍从三十馀年。晚年会昌法难,大中以後,恢复法仪,咸通初,请住湖南德山,禅徒云集,不下五百人。八十四岁圆寂。 「见性大师」。嗣法弟子九人,雪峰最为有名。其他岩头全豁、瑞龙慧恭、泉州瓦棺、咸潭资国等,都是闻名的龙象。

德山接人,必以棒喝,呵佛骂祖。以十二分教,当作鬼神簿;菩提涅盘,视为系驴索,痛骂各方宗师,即说∶『著衣吃饭,屙屎送尿,更无生死可怖,无涅盘可得,无菩提可证;只是平常一个无事人,於心无事,於事无心;即虚而灵,即空而妙。』其禅风类似临济。

德山和尚,初是法相宗的讲学僧,曾讲《金刚经》。以为千劫学佛威仪,万劫修佛细行,然後成佛。当时南宗殷盛,德山以为南宗说的「即心是佛」可能是魔说,即担《金刚经疏钞》,到南方湖南沣州。路逢一婆子,卖油兹,放下疏钞,想吃点心,婆子∶『担的什麽?』德山∶『《金刚经疏钞》。』婆∶『我有一问,答得通,油兹布施,否则,请向别处去买。』德∶『你问吧!』婆∶『《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上座想点那一个心?』绝好的问题,可能是禅风殷盛的地方,婆子都懂得,但德山无语,不能答,以为附近必有大德,即问婆子,因其指示,参於龙潭。入门即问∶『久仰龙潭,到来不见潭,龙也没有。』和尚出来∶『你到了龙潭。』德山行礼,退於寮舍。晚间入室,侍立至三更,龙潭∶『何不出去?』德山推开门帘,转身说∶『门外很暗。』给他点火,德山接火,龙潭吹灭纸烛,德山豁然大悟,下拜,潭∶『你看见了什麽?』德∶『某甲自今以後,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龙潭翌日示众云∶『此中有一个汉,牙如剑树,口如血盆;他时异日,向孤峰顶上,为吾立道去。』德山以为玄学虚论无用,烧却疏钞,即参於灵。

德山到沩山,挟复子於法堂,从东过西,从西过东,顾视云∶『无!无!』便出,到门首,自想「也不得草草」。便具威仪,再入相见。灵坐次,德山提起坐具云∶『和尚!』灵拟取拂子,德山便喝,拂袖而出。晚间灵问首座∶『适来新到,在什麽处?』首座∶『当时背却法堂,看草鞋出去也。』灵∶『此子以後,向孤峰顶上,盘结草庵,骂佛骂祖去在。』(碧岩录)。

传云∶「德山遭逢武宗废佛,避住广东罗浮山石室。」

大中初,德山一日托钵下堂(斋),雪峰(典座)∶『者老汉,钟未鸣,鼓末响,托钵向何处去?』德山回方丈。峰举似岩头,头∶『大小德山,末会末句後(末开悟)。』山闻,令侍者唤岩头来,问曰∶『汝不肯老僧哪?』岩头密启其意,山乃休去。明日升座,果与寻常不同,岩头至僧堂前,拍掌大笑云∶『且喜得老汉,会末後句,以後天下人,不奈伊何。』(无门关)

德山小参云∶『老僧今夜不答话,有问话者,三十棒。』时有僧出礼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话在也末问话,为什麽打?』山云∶『你是何处人?』僧云∶『新罗人。』山云∶『末跨船舷,好与三十棒。』僧於此有省。(葛藤集)

(曾普信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