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慧寂法师(西元807~883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慧寂法师(西元807~883年)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东坡墨宝秀风采六榕寺里寻舍利浏览次数:444

仰山慧寂和尚,广州人,俗姓叶。十五岁请出家,父母不许;十七岁再求出家,父母犹豫不决,夜见曹溪发出白光。以为其子诚意,乃许其出家。住韶州南华寺。十八岁到江西吉州,拜谒耽源应真,传授圆相九十六种。二十一岁拜谒沩山灵,侍从十五年,受其心印。三十五岁,领众出世,转法三处。敕赐「澄虚大师」号。相公郑愚、陆希声等,受其接化。曾住河南王莽山,七十三岁移住江西大仰山,称为「小释迦」。七十七岁示寂, 「智通禅师」。

沩山仰山,父子唱和,互相激扬宗风。灵∶『禅客来时,你怎样接待?』仰∶『我有办法。』『怎样办法?』仰∶『我可提拂子来问∶「你有这个麽?」可能有话回答。我就要说∶「那个无所谓,这个怎麽样?」』灵∶『那是向上的爪牙,很有趣味。』

灵一日示众云∶『好许多人,只得大机,不得大用。』仰山举似山下庵主∶『此语你作如何想法?』主∶『再说一次看!』仰山又说一次,主不说话,踢倒仰山;仰山回来报告,灵大笑。

仰山∶『如何是真佛住处?』灵∶『以思无思之妙,返思灵焰之无穷,思尽返源,性相常住,事理不二,真佛如如。』仰山大悟。

仰山值日作务归来,∶『甚麽处来?』仰∶『田中来。』『田中多少人?』仰山插锹叉手立,∶『今日南山太有人刈茅。』仰山拔锹便行。

一日师徒游山,到盘石上坐,仰山侍立,忽鸦衔一红柿落在面前,灵拾与仰山,仰山接来洗,度与和尚,∶『子甚处得来?』『是和尚道德所感。』『子也不得无分。』分半与他。师∶『忽有人问,你作麽生只对?』仰∶『东寺师叔若在,某甲不致寂寥。』师∶『放你一个不只对罪。』仰∶『生之与杀,只在一言。』师∶『不孤汝见,别有一人不肯。』仰∶『阿谁?』师指露柱云∶『者个。』仰∶『道什麽?』师∶『道什麽?』仰∶『白鼠推迁,银毫不变。』

某日普请,大众到茶园摘茶去,师跟众出门,正在工作。师∶『整日摘茶,只听你的声,不见你的身,拿出你身来,给我看!怎麽样?』仰山摇摇茶树,师∶『你只得其用,不得其体。』仰∶『那麽,和尚怎麽样?』师不说话,良久,仰∶『和尚得其体,不得其用。』师∶『想给你三十棒呀!』仰∶『和尚棒,某甲吃,某甲棒,谁要吃?』师∶『放你三十棒。』(葛藤集)

仰山梦入弥勒内院,堂中座位已满,唯第二座空,仰山就坐。有一尊者,白槌曰∶『今当第二座说法。』仰山起立,白槌曰∶『摩词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谛听!谛听!』众始散去。及觉,举似和尚,师∶『予已入圣位。』仰山下拜。

香严有发明偈,灵闻得∶『此子彻矣!』仰∶『此是心机意识,著述得成,待某甲,亲自勘过。』即问香严∶『见和尚赞师弟发明颂,你试举看!』严举了,仰∶『此是宿习,记持而来,若有正悟,别更说看!』严举去年贫来是贫语,仰∶『如来禅,许吾弟会;祖师禅,未梦见在。』严∶『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且喜,闲师弟,会祖师禅也。』

灵午睡,见仰山来,面壁不见他,仰∶『和尚怎可这样?』和尚站起来∶『我刚才做梦,要你猜一猜。』仰山捧一盆水来,和尚洗脸。香严来,师∶『刚才我做梦,仰山猜对了,你猜一猜吧!』严捧一杯茶来,师∶『你两位,神通胜过 子舍利弗。』

师∶『你的有心的作用,停止以来,多久了?』仰山不敢说,却问∶『和尚,无来几年?』『已经七年了。』反问∶『你怎麽样?』仰∶『慧寂正闹。』

师∶『黄盘作虎吼,百丈作斩势,黄盘打百丈;百丈示众云∶「今日给虎咬一口。」这话,你怎样看法?』仰∶『和尚怎样看法?』师∶『百丈应该把虎杀掉,怎可说亲遭一口呢?』仰∶『不是!不是!百丈骑虎头,又会收虎尾,有始有终。若一斧杀掉;话就不完结。』和尚喜极了,师∶『寂子有甚险崖之句。』

师∶『子一夏不见上来,在下面作何所务?』仰山∶『某甲在下面锄得一片田,下得一箩粟。』『子今夏不虚过。』『和尚一夏作得个什麽?』『日中一食,夜後一寝。』仰∶『和尚今夏,亦不虚过。』乃吐舌,师∶『寂子何得自伤己命。』

灵一日看见仰山来,即双手相交,相拂三下,却坚一指;仰山也双手相交,相拨三下,却向胸前,仰一手,覆一手,以目瞻视,灵休罢而去。

仰山初参耽源,源∶『忠国师当时,传得六代祖师圆相,共九十六个,授与老僧..我今付汝,汝当奉侍。』仰山阅览,便烧却。一日,源∶『前来诸相,甚宜秘惜。』当时看了,便烧却也。』『吾此法门,无人能会,唯先师及诸祖,诸大圣人,方可委悉,子何得烧之?』『某甲一览,便知其意,但用得,不可执本也。』源∶『虽然如此,於子即得,後人信之不及。』『和尚若要,重录不难。』即重集一本呈上,且无遗失。源∶『然!』

韦 一日请仰山作伽陀偈,乃以纸画一圆相,注云∶『思而知者,落在第二头;不思而知者,落在第三头。』

僧∶『法身会说法麽?』仰∶『我不能说,另外有一人会说。』『会说的人在那里?』仰山推出枕子来,灵探知,就说∶『寂於用剑刃上事。』

南塔涌初谒临济,归侍仰山,仰∶『你来做什麽?』涌∶『礼拜和尚。』『看见了和尚麽?』『看见了。』『和尚像驴麽?』『我看见和尚,也不像佛。』『已然不像佛,像个什麽?』『如有相似,与驴何别?』仰山吃惊云∶『凡圣两忘,情尽体露;吾以此验人,已二十年,无决了者,子保任之。』指谓人曰∶『此子肉身佛也。』

某僧来,仰∶『近离甚处?』从那里来?生从何来?僧∶『庐山。』西有香炉峰,南有五老峰。仰∶『曾游五老峰麽?』否则不识庐山面目。僧∶『未曾到。』应吃卅棒。仰∶『 黎未曾游山。』

临济高足三圣慧然,有大机大用,因仰山问∶『你名叫什麽?』圣∶『慧寂。』仰∶『慧寂是我。』圣∶『我名叫慧然。』仰山大笑。龙虎对峙的商量,首初互相矛盾,人境俱夺。仰山眼里没有三圣,三圣眼裹没有仰山,宾主互换,箭锋相交;乃至「慧寂是我」、「我名慧然」,问题改变了,人境俱不夺。

沩仰宗在五家中,最早绝迹,因其谨严的宗风,不合南地;符号圆相,又不容易普及;而且师资远离人世,不得地利,等等所致,很可惜。

(曾普信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