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章太炎居士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章太炎居士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章太炎居士浏览次数:610

章太炎居士(公元1868~1936年)

章太炎,原名学乘,字枚叔。后更名炳麟,字太炎,浙江馀杭人,生于清同治七年(一八六八年)。早年攻读儒书,尝读蒋良骥的《东华录》及全祖望的《台湾遗事》,即有排满思想,立志不仕进。二十三岁时,受业于浙江大儒俞樾(曲园),治文字、声韵、训诂之学,进而通《春秋左氏传》,撰写《春秋左氏读》数十万言,文名大着。

光绪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年),至上海,任《时务报》撰述,与新会梁启超为同事。时,浏阳谭嗣同在南京以知府候补,时往上海与梁启超相聚,与太炎亦相往来,相与讨论新学及佛学。

太炎除为《时务报》撰文外,同时兼职于《经世报》及《昌言报》,撰文鼓吹维新变法。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戊戌政变,谭嗣同殉难,太炎亦遭到通缉,避祸台湾,旋往日本,晤孙中山先生于横滨,共论救国大计。光绪二十六年(一九○○年),太炎撰〈客帝匡缪〉一文发表,并剪去发辫,以表示立志革命。光绪二十八年(一九○二年),在东京发起「中夏亡国二百四十年纪念会」,留日学生多数参加。他在日与孙中山先生保持联络,时相往还,曾相与讨论均田之法,与革命成功后建都的地点问题。

太炎于光绪二十九年(一九○三年)初返回上海,在上海《苏报》撰文,发表革命排满言论。这时革命家邹容亦在上海,二人一见如故,极为相得。邹容着《革命军》一书,太炎为之作序,并代向乌目山僧释宗仰,及赞同革命的金天翮等人措资印行。

这时,保皇党派的康有为撰写〈南海先生最近政见书〉在报端发表,驳斥革命排满之说。太炎乃撰写〈驳康有为论革命书〉以反斥之。以此触怒清廷,严旨缉拿,并查禁爱国学社,封闭苏报馆,即世所称的「苏报案」。

苏报案株连甚广,光绪二十九年(一九○三年)癸卯六月三十日,租界工部局发出拘票,派出大批中西巡捕,拘捕「钦犯」。要拘捕的人犯中,除了章太炎、邹容之外,还有爱国学社的成员蔡元培、吴敬恒、钮永建、汤樵、冯镜如、龙厚泽等多人。被拘诸人闻得消息,或分头藏匿,或远走高飞,惟有章太炎不走不避,他说∶「革命必要流血。」

当捕役到爱国学社时,章太炎坐在客室里,自称「我就是章太炎,」遂被拘捕。在捕房里,他写信通知邹容,要他自行投案,邹容果然自行到案。后来,太炎被判监禁三年,邹容二年。苏报案在当时是一件轰动社会的大事,在激发革命排满情绪上有相当的影响。

太炎之研究佛学,是流亡日本时期,受了桂伯华的影响。在上海狱中监禁时,他潜心研究佛学,精读因明及唯识法相等经论。他对邹容说∶「学此可以解三年之忧。」

光绪三十二年(一九○六年)七月,太炎刑满出狱,而邹容竟于两年刑满之前一个月病死狱中。太炎出狱后,孙中山先生派员迎他至日本东京,加入同盟会,主持同盟会之《民报》,阐扬民族主义,而《民报》由之传播益广。是年,桂伯华在东京发起迎请月霞法师讲经,月霞法师在东京讲《楞伽经》、《维摩经》,太炎与留日学人苏曼殊、孙少侯、刘申叔夫妇、蒯若木夫妇都到会听讲。宣统二年,太炎以意见不合退出同盟会,自行组织「光复会」,被推为会长。

辛亥年(一九一一年),上海光复,他回到上海,主编《大共和日报》,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聘他为枢密顾问。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袁世凯邀请他到北京,任他为筹边使。他与袁语言不合,被袁幽禁于北京龙泉寺。一时舆论大哗,袁不得已,特许他弟子黄侃随时探视,并准许法部参事吴承仕从他受业,负调护之责。在这段时间,他为承仕讲授国学。他口授胜义,承仕记录,这就是后来所传的《 汉微言》。

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袁世凯死,太炎回到上海。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七月,随孙中山先生到广州,参加护法,任大元帅府秘书长。孙中山先生派他往云南及四川联络各军,之后又回到上海。

五四运动之后,他渐入老境,思想趋于保守,已无复当年豪气,因而反对新文化运动。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脱离孙中山先生改组的国民党,潜心著述,不豫政事。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松沪战争爆发,迁居苏州,在苏州创办章氏国学讲习所,亲自主讲,有志于此而往学者极众。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四日,病逝于苏州,享年六十九岁。他有弟子数百人,其中以钱玄同、黄侃(季刚)最为著名。

太炎博览群书,治文字、音韵、训诂之学,世人尊为国学大师。其于佛学研究,因苏报案系狱三年,他在狱中究心内典,治因明及法相唯识之学。在狱中尝语邹容曰∶「学此可以解三年之忧」。三年刑满出狱,抵东京时,在留学生欢迎会上演讲,他说∶「革命必须用宗教发起信心,增进国民的道德。」又谓∶「佛教的理论,使上智人不能不信;佛教的戒律,使下愚人不能不信。通上彻下,最是可用的。」

他在日本期间,购得小字藏经,于《民报》编务之外,详审研读。民国初年,为袁世凯幽禁于北京龙泉寺之后,托宗仰上人为他购得频伽精舍藏经一部,数年幽禁,等于闭关阅藏。

宗仰上人,俗名黄中央,法名印楞,号宗仰,自署乌目山僧。他是一个革命和尚,光绪二十五年赴上海,住犹太富商哈同夫人罗迦陵的频伽精舍,从事革命活动。苏报案发生,宗仰亦在拘捕名单之中,以走避得免。太炎入狱,宗仰初留沪设法营救。太炎被判监确定,见无可挽回,乃东渡日本。太炎刑满出狱,宗仰由日本赶回迎接,并资送太炎赴日本,二人堪称生死之交。

太炎早期的哲学思想,颇有唯物论的倾向。后来受到佛学思想的影响,则形成唯心主义的思想体系。他尝自称他的学术思想是∶「始则转佛成真,终乃回真向俗。」也就是开始由儒学转到佛学,最后又从佛学转到儒学。可见他受佛学影响之深。

太炎的佛学著作,有〈五无论〉、〈无神论〉、〈建立宗教论〉、〈人无我论〉、〈四惑论〉、〈国家论〉、〈大乘佛教缘起论〉、〈大乘起信论辩〉等。这些论着,不仅富有学术思想价值,而对当时混乱思潮中的中国学者,更具有启发的作用。后来,国内学者如梁启超、梁漱溟、胡适之等之从事佛学研究,未尝不是受到太炎思想的启发。

太炎在革命时期,以佛学思想来推动革命∶他在〈答铁铮〉一文中,根据佛教中「自贵其心,不依他力」的教义,提出「依自不依他」来强调民族自尊心;以大乘六度中「头目脑髓皆可布施」的教义,来激励革命人士勇猛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来反抗清廷的黑暗统治,和帝国主义的侵凌。

太炎也以佛学理论来反对「有神论」的迷信宗教;如他在〈无神论〉一文中,运用佛家因明(逻辑)的方法,以驳斥基督教「上帝创造世界、创造人类」的说教;他在〈建立宗教论〉一文中,主张建立一种无神的宗教——佛教,用以反对其它有神的宗教。

太炎治学,极为渊博,在国学、史学、文字学、论理学诸方面i皆有高深的造诣与贡献。他生平著述极富,有《章氏丛书》、《章氏丛书续编》、《章氏丛书三编》行世。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