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梅光羲居士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梅光羲居士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梅光羲居士浏览次数:1894

梅光羲居士(公元1880~1947年)

梅光羲,字撷芸,江西南昌人,生于清光绪六年(一八八○年)岁次庚辰梅氏为洪都望族,书香世家。撷芸幼年受传统教育,攻读八股文。少年入泮,中了秀才。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十九岁参加乡试,中式举人。二十三岁,以道员在湖北候补,为湖广总督张之洞所赏识,拔擢为湖北武备学堂监督。

光绪二十九年(一九○三年),之洞欲造就撷芸成为文武全才,派遣赴日本,入陆军振武学堂,受正规军事教育。振武毕业,又入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政治经济。这时中国的情势,东战败于日本,西割地于英法,朝野骚然,不可终日。清廷乃下诏求才,相与讲富国强兵之策。当时士人,能以一艺进,莫不崭然露头角。撷芸以世家子,少年科第,兼擅新知,一时封疆大吏咸思罗致以自重。友辈亦皆以撷芸取功名如囊中物,前程无限,而撷芸慨然叹曰∶「功成者堕,名成者亏,此非吾师杨先生之教也。」

撷芸所称的杨先生,即当时佛学大师杨仁山居士。撷芸之学佛,实由同乡好友桂伯华之启发。伯华有弟元度,与撷芸为戊戌科同年。撷芸对伯华,亦以兄礼事之。伯华曾参加康梁变法运动,戊戌政变后,从杨仁山学佛。光绪二十八年,撷芸既受秩,如京陛见,途过金陵,由桂伯华之引介,从杨仁山学《大乘起信论》、《华严》、《三论》及净土诸宗之要。从此他尽弃以往所学,专心研读佛典,后来曾有「非佛书不读,非佛行不行」之说以自勉。他研究佛学,于法相唯识之学用功特多,卒成为唯识学大家。

撷芸首度在湖北服官时,曾致书杨仁山居士曰∶

去岁蒙教,获闻妙法,亿劫颠倒,今始知归。此德此恩,粉身碎骨未足报也。自叩别尊颜,倏忽逾月,尘劳碌碌,无得暂停。浊世浮沉必将退堕,茫茫后顾实为可危,惟有仰求我师慈悲哀悯耳。

窃念今日娑婆世界,现身入世,破邪说,立正义,普救众生者,惟我师一人而已。虽复众生业重,佛法当在,不知不觉。然以我师大慈大悲,度必有哀其沉沦而为之垂救者。弟子用是敢至心恳请转大法轮,于无说中,方便开示。窃闻相宗各书,以《成唯识论》及《瑜伽师地论》为最要。《成唯识论》已有窥基之述记,而《瑜伽师地论》尚未见有注释。我师达一切法,具一切智,可否将此《瑜伽师地论》详加注解,俾诸众生有所仰赖,此固我师之慈悲,亦即弟子之所请求者也。

由这封信中,我们可以窥知撷芸学佛之经过,用功之精勤,及其与杨仁山居士师弟间之关系。

光绪三十三年(一九○七年),撷芸自日本学成归国,仍返回湖北,任湖北提法司使。未几,入张之洞幕,助张推行练军办学之新政。宣统二年(一九一○年),调任广东司法研究馆监督时,广州白云山双溪寺住持月宾,邀太虚法师到广州,协助其组织僧教育会。撷芸、太虚同出场仁山居士门下,二人在广州相晤,撷芸即以新刊成之《成唯识论述记》一部相赠,太虚即携以自随,时一披阅。

辛亥革命(一九一二年)后,撷芸先后任职于教育、交通、司法各部,侨寓北平(北京),与佛教居士时相往还。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前后,出任山东省高等监察厅厅长。他在济南新西门大明湖畔,组织佛学社,设佛学讲座,定期讲法相唯识之学。三十年后,即一九四九至一九八六年近四十年,在台湾讲经弘法的李炳南居士,就是当时撷芸座下的学生。

北伐统一后,撷芸重任司法官,先任司法院编纂委员,后来先后主持安徽、江西两省的司法行政。在山东任职期间,出版了他第一部唯识学的著作《相宗纲要》。此书出版于民国九年(一九二○年),欧阳竟无为之作序。这本书是把唯识学中最繁琐的名相,如「三时教相」、「五位百法」等,一一加以解释,首尾相贯,极有系统,总计条目一百五十二条,相当于一部法相小辞典。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撷芸发表《相宗新旧两译不同论》的论文,分析中土译传世亲之学的有三家,菩提流支与真谛所译称旧译,玄奘之译称新译,而新旧两译在义理上有八点不同。由于新旧两译义理之不同,才导致了后世的空有之争。他并认为唯识学至护法论师始正式成立,而达到精粹的程度。由于此论理明辞晰,观点新颖,深为当时佛教学者所重视。太虚法师曾作〈相宗新旧两译不同论(梅撷芸作)书后〉发表在《海潮音》月刊,守培法师亦发表了评论的文章。

对日抗战期间,撷芸任职于司法院,侨寓重庆。时太虚法师亦在重庆,撷芸协助法师组织佛学社,推动弘法事业。他介绍早年学生李炳南谒见太虚法师,法师命李协助蜀僧释定九,到重庆及附近各县监狱中弘法,颇有绩效。后来,李炳南居士并在歌乐山云顶寺开设了弘法道场,深受太虚法师之赞许。

撷芸晚年,日常手不离经典,与人谈话亦莫不以佛教理论、善恶因果相勉。战时重庆,物质生活极端困难,撷芸居陋室,食粗粝,终日忙于佛学写作。与人通信,也多是讨论佛学。他在重庆长安寺佛学社讲《大乘起信论》、《唯识要义》等,风雨不辍,直到他卧床不起才停了下来。

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政府复员,撷芸以卧病仍居重庆。延至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五月病逝,享年六十有八。

他生平廉俸所得,大部分用于刊印佛书。早期他曾资助南京「金陵刻经处」印经费用。欧阳竟无创设「支那内学院」时期,他也予以经济上的支持。

撷芸的佛学著作,除早年的《相宗纲要》外,以后又出版了《相宗纲要续篇》、《大乘相宗十胜论》、《相宗史传略录》、《因明入正理论解录集注》、《法苑义林章唯识注》、以及〈相宗新旧两译不同论〉等论文多篇。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