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鲁本堪钦.喜饶嘉措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鲁本堪钦.喜饶嘉措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鲁本堪钦.喜饶嘉措浏览次数:1091

鲁本堪钦.喜饶嘉措(公元1883~1979年)

喜饶嘉措,于藏历水羊年(一八八三年(注1),清光绪九年)出生在青海省循化县道帏乡起台沟贺庄一个藏族农民家庭,父拉龙加,母拉隆吉,给他取幼名多杰,佛号喜饶嘉措.坚华杰贝罗哲(意为「文殊菩萨喜悦的智慧」)。

八岁时,在循化古雷寺出家学经,习因明、讲辩等科。十六岁时负笈到拉卜楞寺游学,专研因明般若。在拉卜楞寺,喜饶从法相经院(因明院)第四学级开始学习,二十一岁时学完该院十二学级的全部经论课程,进入戒律部。戒律部在当时的佛学教育中是最高一级的研究机构,学完十二级的僧伽,可从事佛教经典的研究。喜饶嘉措聪明灵慧,二十岁出头就取得如此成就,深得拉卜楞寺主四世嘉木样器重,准备留其在寺。但喜饶嘉措在经师贡唐洛哲格西的劝说下,决意到西藏继续深造。

一九○四年,经一路辛苦,到达拉萨,入哲蚌寺之果芒经院,遍习《中观》、《俱舍》、《戒律》,旁及医药、历算、密乘等科。喜饶在经师桑春车等人指导下,潜心佛学研究,获得了西藏文化、历史方面的大量知识。在辩析大藏经《律经》页码的正误中,显示出他的学识和才华,得到人们的赞誉,他的声望越来越高。一九一五年(注2)喜饶嘉措考取西藏最高学位──拉萨三大寺「拉然巴」格西学位。

喜饶嘉措获得格西学位后,受达赖喇嘛之命,在拉萨罗布尔卡行宫主持校勘大藏经《甘珠尔》部,任总校勘之职。与此同时,喜饶还在三大寺承担讲学任务,成为藏语系文化学术界知名学者。西藏三大寺的著名学者及前西藏地方政府高级官员如阿沛.阿旺晋美、格敦群佩、赤江、索康.阿旺格勒、江格尖、察戎、更桑泽、多让、禾康.索南焕白等人皆出其门下,足见喜饶嘉措当时在西藏内外的影响之大。

一九三七年春,喜饶嘉措应国立中央、北平、清华、武汉、中山五大学之聘,担任西藏文化讲座讲师,对沟通汉藏文化,争取民族平等,贡献殊多(注3)。同年加入国民党。抗战开始后,喜饶嘉措连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一九三九年喜饶嘉措由南京赴青海各大寺视察,曾写了《白法螺妙音》等文章,号召佛门僧徒团结起来,保种保教,抗日救国,在蒙藏民众中影响颇大。一九四二年国民政府命令给喜饶嘉措颁以「辅教宣济禅师」名号,其文曰∶「喜饶嘉措格西内典精通,修持坚苦,早岁传经说法,僧侣皈依。抗战以后,受命前往青海地方视察宣传,启导边民,咸知趋南,行胜卓锡,劳瘁弗辞,护国精诚,深堪嘉尚,着颁给辅教宣济禅师名号,以示优崇。」

一九四三年夏,喜饶嘉措奉命入藏,由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和蒙藏委员会出面,利用其在西藏的声望和地位进行政治活动,被内定为国民党西藏省党部筹委会主任委员。年底,喜饶一行由重庆经西宁抵玉树,次年春行至西藏黑河后,被当地藏军阻挡,虽经多次交涉,因藏方只同意喜饶嘉措一人入藏,遂未能成行,旋又经四川返回重庆。一九四五年喜饶嘉措任国民代表大会代表。一九四七年任蒙藏委员会副委员长,对此,喜饶嘉措说,对于从政做官,实在没有兴趣,并表示辞谢。但他发愿竭尽个人的心力,来促进西藏与中央的团结一致,并加强西北人民与中央的联系,说明他爱国之心溢于言表。

一九四九年九月,西宁解放以后,青海省军政委员会即派人与喜饶嘉措联系,请其参加新中国的政权建设工作,喜饶嘉措欣然同意,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省文教委员会主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北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并先后当选为青海省第一、二、三届人代会代表,第一、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第一、二、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政协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委,省三届政协常委。

青海解放初期,少数民族地区由于长期受反动宣传的影响和散匪潜特的捣乱、破坏,部分地区有些动荡不安。喜饶嘉措不顾年迈体弱,不辞辛劳,多次跋涉于广大的农牧业地区,向各族人民,特别是藏族人民宣传政府的政策,并率领西北慰问团青海分团赴黄南地区,传达人民政府对少数民族的关怀,了解民众的生产和生活情况。这对安定人心,巩固社会治安,恢复和发展生产,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一九五一年,青海昂拉地区(今尖扎)藏族千户项谦,在特务和土匪唆使下,发动叛乱。西北局和青海省委采取了争取团结,在有利于民族团结的原则下获得解决的方针,曾于一九五一年八月至一九五二年四月之间,派喜饶嘉措先后四次(注4)亲自前往昂拉诚恳规劝,说服项谦。但由于项谦不接受政府的包括上述四次在内的十七次规劝和争取,解放军武装消灭土匪特务之后,项谦才归向人民,得到毛主席的接见。

一九五一年初,喜饶嘉措到北京,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毛泽东还特意送给他一辆小汽车和几台收音机。

一九五二年原西康白马地区(今属西藏)一些人在反革命分子的煽动和策划下,利用藏区人民普遍信仰宗教的心理,散布谣言,蛊惑人心,发动暴乱。为此,喜饶嘉措专门写文章对其作了淋漓尽致的揭露和批判。

一九五三年在中国佛教协会第一次大会上,喜饶嘉措当选为副会长,之后,他移居北京北新桥外的吉龙仓,致力于新中国的佛教事业。

一九五五年八月在全国佛协第二次理事(扩大)会议上,喜饶嘉措当选为全国佛协会长。一九五六年九月,中国佛学院成立,喜饶大师兼任院长。

喜饶嘉措在主持中国佛协工作的十馀年间,付出了自己的心血。他教育、团结各族教徒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满怀豪情地写文章号召佛教徒为创造现实的人间极乐世界而奋斗。他在《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佛教徒》一文中,强调要把佛教的前途同祖国的命运、繁荣富强紧密联系起来。

喜饶嘉措在佛学和藏族文化研究中造诣极高,他的经论和著作,是我国藏语系佛教和藏族文化的宝贵遗产和财富。他对宗喀巴的学说有独到的研究和见解,曾长期从事宗喀巴哲学的整理和阐扬工作,他长期讲授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他所写的《颂尊圣的香池》闻名西藏。一九五七年他写了《宗喀巴大师赞》,对宗喀巴的哲学思想和修持方法进行了全面的总结。他对古印度早期佛教也有精湛的研究。对《大智度论》的作者进行过考证和辩伪。

喜饶嘉措对于沟通汉藏文化也殊多贡献,为黎丹等人校订过《汉藏大辞典》初稿本,是有名的藏文字学专家。喜饶嘉措还通晓古藏文、梵文。一九五四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喜饶嘉措佛学论文集》,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四年出版了《喜饶嘉措文集》一、二、三集,这些著作堪称是佛学研究的珍贵财富。

喜饶嘉措多次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国访问,出席过尼泊尔第四次和柬埔寨第六次世界佛教徒大会,参加了在印度举行的释迦牟尼涅盘二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两次护送佛牙赴缅甸、斯里兰卡,并在两国各地巡回朝礼。喜饶嘉措参加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佛教对艺术、文学和哲学的贡献」讨论会。他一面进行佛学活动和友好活动,一面积极宣传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表达了中国人民和佛教徒与各国人民友好往来的愿望,增进了同这些国家人民和教徒的友谊及相互了解。喜饶嘉措以经学超众、知识渊博、才思敏捷,赢得了有关国家各界人士的尊重和好评。

对一九五九年西藏发生达赖喇嘛出走印度的事件,喜饶嘉措大师坚持立场,抱着诚恳的态度,希望达赖喇嘛以大局为重,回归祖国,和政府一道搞好西藏的事,搞好藏族人民的事,为祖国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做出贡献。

国务院为表彰喜饶嘉措的爱国行为,特意由周恩来总理赠给大师明代隆庆大铜钟一口。此钟重达二千公斤,由国务院派专车运至青海,青海省人民委鼗嵋嗖钪匦薰爬姿拢⒆判藿艘蛔油ぃ痪帕昶咴孪踩募未胱ǔ袒氐角嗪q毓爬姿轮鞒至寺涑傻淅瘛?span lang=en-us>

一九六四年六月,八十一岁的喜饶嘉措在北京西山重建佛牙舍利塔的开光典礼上献了辞。这是喜饶嘉措最后一次的公开活动。

喜饶嘉措胸怀坦荡,直言不讳,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他很关心政府和各项工作,对成绩热情赞扬,对缺点和错误,敢于直言。喜饶嘉措多次提出在少数民族地区进行社会改革,一定要重视民族地区的特点,即少数民族历史环境、生产生活、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差别的问题。他对一九五八年青海等地藏族地区平叛工作中出现的违反宗教政策的错误,提出过尖锐批评∶有的人不研究政府的宗教政策,认为宗教是迷信,应一破了事,产生了遣散僧侣、禁止念经,甚至对某些有宗教色彩的少数民族风俗习惯也加以禁止。他强调应该认真贯彻执行民族平等、团结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健全民族区域自治政权,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使他们有职有权,守职尽责。喜饶嘉措对「大跃进」期间,在牧区盲目开荒,影响牧业生产,对民主改革和平叛工作中的错误都提出过中肯的批评和建议。

喜饶嘉措是一位虔诚的佛教著名人士,也是一位在解放前担任过国民政府重要职务的知名人士;解放后,受到政府的信任与重用。喜饶嘉措对改革宗教度和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曾有过片面理解,经过组织上指出,他的认识有所提高。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称誉他是藏族同胞中有学问的人,是爱国老人。

由于「左」的错误,一九六四年十月批叛喜饶嘉措大会在北京佛学院召开,给喜饶嘉措强加上种种莫须有罪名,被指责为「里通外国」、「叛国集团骨干」、「串通叛乱」、「拟定反动纲领」等等,被批判斗争。喜饶嘉措对这些莫须有罪名动了肝火,对这些不实之词和那些栽赃诬陷的审查方式提出抗议。在「左」倾错误的影响下,他被视为态度顽固,批判逐步升级,甚至被隔离审查。年底又被遣送回青海接受批判,还在循化老家受到批斗,在西宁东关清真大寺内举办了所谓的「喜饶嘉措反党叛国集团罪行展览」,他多年收藏的经卷、佛像,穿过的袈裟,用过的佛具等正当的佛事活动法器,都被作为罪证而陈列。

一九六六年,十年动乱开始,在「四人帮」「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声浪中,八十三岁的喜饶嘉措被揪斗,受到残酷折磨。

藏历土猴年(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一日,在「文革」高潮中,喜饶嘉措终于含冤离开人世,终年八十五岁。

粉碎「四人帮」后,喜饶嘉措的冤案彻底得到平反昭雪。一九七八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共青海省委在给党中央关于喜饶嘉措问题复查结果和处理意见的报告中指出∶喜饶嘉措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做了大量有益于人民的工作,在政治上是爱国的,喜饶的案件是属于假案、错案,应予平反,恢复名誉,举行追悼会。

一九七九年十月六日,中共青海省、青海人民政府在西宁隆重举行喜饶嘉措追悼大会。全国政协、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国务院宗教局、全国人大常委会民族委员会、中国佛教协会及西藏、甘肃、云南等省区的党委统战部送了花圈。阿沛.阿旺晋美、杨静仁、李维汉、习仲勋、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汪锋、张仲良、周仁山、包尔汉、赵朴初、张执一、唐醒民、萧贤法、乔连升、黄正清等送了花圈。

中共青海省委、省人大、省人民政府、省军区、省政协等送了花圈。

追悼会由省长张国声主持,省政协主席扎喜旺徐致悼词。悼词高度评价了喜饶嘉措大师的一生。

喜饶嘉措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是致力于佛教匾档囊簧诜鹧系闹卮蟪删停唤鲈谖鞑亍⑶嗪#以谥泄鸾探绾褪澜绶鸾探缍加薪洗蟮挠跋臁?span lang=en-us>

【注释】

1.一说生于一八八四年,见《青海日报》一九五○年一月三四版和才旦夏茸的《藏族历史年鉴》第二百零八页。

2.一说为一九一六年,见《青海日报》一九五○年一月三日四版。年代有误差,主要是按年龄推算引起,虚实岁计算有差别。喜饶大师在三十二岁时取得「格西」学位则说法一致。

3.杨效平在《喜饶嘉措大师生平事略》中记为一九三六年夏之前,大师应聘此处采用《西北通讯》第一卷六期(一九四七年八月)李得贤的《青海旅为五大学文化讲师。京同乡欢迎喜饶大师记》一文中说法。

4.喜饶嘉措去昂拉规劝项谦的次数有三次、四次之说。四次说法来自《青海文史资料》第十五辑《解放初期平息昂拉地区叛乱与争取藏族头人项谦的经过》一文;三次之说,见《人民日报》一九八○年十二月十九日,习仲勋等人的《爱国老人喜饶嘉措》一文。

(毛文柄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