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方子藩居士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方子藩居士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方子藩居士浏览次数:1609

方子藩居士(公元1908~1968年)

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中国八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的第二年春天,上海市出现了「佛教青年会」,这是一个由青年居士组成的佛教社团,根据青年人学佛的特点,展开弘法活动,以后若干年间,活跃在上海佛教界。最初组这个社团的核心人物是方子藩、陈海量、郑颂英、赵朴初、蔡惠明、罗永正等一般青年学佛居士。现在以方子藩为代表,来介绍这个团体及其它几位居士。

方子藩,字远梵,浙江宁波人,清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出生。于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前后曾留学日本,学习化工;后来又到美国考察化学工业,深有心得。中日抗战之前回国,在上海企业家林涤庵所创办的大丰工业原料公司及天丰化学制药厂工作。中日战争期间,他研究出我国自制的消炎药「消治龙」,抗战期间,我国西药来源极为困难,消治龙的问世,为战时受伤的军民作了极大贡献。

子藩自幼出身于佛教家庭,他因母亲笃信佛教而皈依三宝,青年时期常到观宗寺听谛闲老和尚讲经,此后一直研读佛经,礼佛无间。在上海工作期间,接触许多佛教大德,也与青年学佛的朋友相聚,讨论佛学。他们讨论组织一个以青年为对象的社团,扩大影响,接引更多的青年学佛。他们的理念与计划,得到沪上名流居士范古农、蒋维乔、丁福保等多人的支持与赞助,抗战胜利之后,筹组社团的计划就进入了行动阶段。

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的春天,方子藩等几位居士,先成立了筹备委员会。参加筹备的人都是四十岁以下的青年人,众人共推子藩为筹委会主任委员,郑颂英、张孝行为副主任委员。罗永正、陈海量、赵朴初、王兆基、蔡惠明、吴保源、史美、传贤灼等为筹备委员。初在林森中路「觉园」内借地办公,分工合作,积极推动筹备工作。是年八月二十五日,「上海市佛教青年会」召开成立大会,许多大德居士到场道贺,太虚大师也莅临指导。《太虚大师年谱》于是事亦有记载∶

二十五日,上海市佛教青年会开成立大会,大师出席指导。

青年会成立之日,子藩与郑颂英分别报告筹备经过,推举出理监事,通过征求会员办法、发行会刊的筹备工作。翌年元月,青年会的会刊《觉讯》创刊号出版,刊登出征求会员的启事,继之召开会员大会,组织理事会,推举子藩为理事长,余伯贤、郑颂英、叶竹青为副理事长,以及陈海量,李行孝、蔡惠明、罗永正等为理事。

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冬,佛青会以借用的会址过于狭小,不敷使用,子藩提议登报征求市区内适宜房舍。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元旦,佛青会迁入林森中路康福里租赁的新会址,新址楼上是陈海量居士开设的大雄书局。包括子藩在内的数位理监事,各人都有自己的事业或职业,会中事务多由副理事长郑颂英及理事陈海量二位居士处理。郑颂英是宁波人,三十多岁,经营纸业;陈海量也只三十二、三岁,原是大法轮书局的经理,当时已创业开设大雄书局。由于陈海量的书局就在佛青会楼上,所以海量相当于「驻会理事」,就近照应会务。

佛青会有三、四位职员上班工作,后来在台湾以星相术驰名的梁湘润居士,民国三十七、八年(一九四八、四九年)间,曾在会中担任过总干事。会刊《觉讯》出版,由方子藩任发行人,蔡惠明任编辑。蔡惠明是宁波人,《觉讯》发行之初,他即任编辑。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三月上旬,他在张孝行居士的引见下,在玉佛寺直指轩皈依太虚大师。(十数日后,大师以脑溢血示寂)民国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初,惠明在《觉讯》上编青少年专栏,推动成立佛青年的「青少年部」,后来青少年部成立,李行孝居士为主任,惠明负责推动工作。蔡居士于一九五七年「整风反右」时被画为右派,历经苦难,后来平反,近年在海内外佛教杂上,屡有他的著作。

《觉讯》的第二任编辑是丁鸿图居士,他是浙江永嘉人,杭州高中毕业,曾随永嘉周孟由老居士学佛,自费发行《明信》月刊,普赠各界。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举家迁上海,时与陈海量居士讨论佛学。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底接任《觉讯》编辑,自二十三期编起,一九五○年因病辞职,一九五二年元月以肺结核病不治逝世,享年仅三十五岁。鸿图逝世后,《觉讯》仍由蔡惠明居士继续主编。而发行人也由郑颂英居士继任。《觉讯》的内容,是以青年学佛者为对象,内容有评论、通讯、科学、哲学、宗教、传记、青年修养、杂俎、文艺等。系藉与青年有关的问题,以宣传佛教思想。版面由最初的八版增加到二十版。发行量也由最初的三千份增加到五千份,在当时,是青年学佛者十分喜爱的一分刊物。一九五五年九月停刊,前后发行了一○四期。

在方子藩居士领导下的佛青会,活动范围颇为广泛,包括弘法、修持、福利、康乐等方面。在弘法方面,有星期佛学讲座,于每星期日上午举行,程序上于礼佛之后,全体共诵《金刚经》,再由礼请的法师或居士讲演一小时。这项工作,最初由史久云居士主持,后来由陈无我居士主持,许多知名的法师和居士都在该讲座作过演讲。同时每星期日晚间举办佛学座谈问答,对于佛经及有关佛学问题当面解答,此外也有佛学通讯问答,以通讯方式解答佛学问题。

电台弘法,也是佛青会工作重点之一。佛青会下设「心光讲学会」,专门在电台播讲。佛青会的弘法部,免费赠阅佛书,佛青会设有图书馆,免费对外开放。当然,发行《觉讯》也是弘法的一部分。

在修持方面,也是佛青会的重要活动。会中设有修持部,周六集会念佛共修,此外还设有持诵组、蒙山普利组、仪规法器组、往生助念团等组织。在康乐活动方面,佛青会经常举办朝山活动、名胜旅游、工厂参观、素食聚餐等,迎合青年热的兴趣和爱好,以导向佛化。

在社会福利方面,佛青会做得十分有绩效。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开始,佛青会创办中西医义务诊疗所,聘请中西医师为贫病者免费治疗,开始时每天登门病患二、三十人,后来与日俱增,达到每天百人以上。由于应诊的医师经验丰富,服务认真,获得贫困民众一致的好评。佛青会的福利部,除免费医疗外,以募集所得的经费,夏令施茶水,及施赠急救药品,冬令施粥、施寒衣,都做得很有成绩。

佛青会成立之初,只有会员几十个人,后来迅速发展,最多时有会员三千人左右,是一个相当成功、相当有影响力的佛教社团。

子藩连任佛青会会长多年,《觉讯》创刊后,他常发表文章。一九四九年后,他曾担任中国民主建国会上海市委员、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工商联合会常务委员。在事业方面,他担任上海化学原料工业公司经理,大丰工业原料公司总经理,天丰化学制药厂总经理;此外,还担任过化工实验学校校长。在佛教界,他除担任佛青会会长外,还担任过中国佛教协会理事、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

子藩生平信佛虔诚,家中设有佛堂。早晚功课,寒璁不辍。他奉行佛陀教法,生活简朴,律己甚严,待人谦和可亲。培育提携佛教青年,不遗馀力。晚年在上海化工研究院主持实验工作。一九六八年,在一次农药试验中受到感染,以黄疸型肝萎缩逝世,享年六十一岁,遗有著述《皇忏随闻录》等行世。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