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百千頌大集经地藏菩萨请问法身赞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百千頌大集经地藏菩萨请问法身赞

发布时间:2016/11/23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332

蝉友圈佛旅网九华山朝圣之旅

蝉友圈文化

開府儀同三司特進試鴻臚卿肅國公食邑三千戶賜紫贈司空

謚大鑒正號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奉 詔譯

歸命禮法身,  住於諸有情;
彼由不遍知,  輪迴於三有。
其性即生死,  淨時亦復然;
清淨是涅槃,  亦即是法身。
譬如乳相雜,  醍醐不可得;
如煩惱相雜,  法界不可見。
譬如淨乳已,  酥精妙無垢;
如淨其煩惱,  法界極清淨。
如燈在其瓶,  光耀無所有;
如在煩惱瓶,  法界不照耀。
彼彼令一邊,  其瓶若得穴;
由彼彼一邊,  光明而外出。
以三摩地杵,  破壞煩惱瓶;
遍滿於虛空,  普遍光照耀。
法界亦不生,  亦不曾壞滅;
一切時不染,  初中常無垢。
譬如吠(fèi)瑠璃,常時極光明;
石藏以覆蔽,  彼光不照耀。
如是煩惱覆,  法界妙清淨;
不照於生死,  於涅槃光明。
有性若有功,  則見於真金;
無性若有功,  困而無所獲。
如糠覆其上,  不名為粳(jīng)米;
煩惱覆其上,  亦不名為佛。
若得離於糠,  顯現於粳米;
遠離於煩惱,  法身得顯現。
世間作譬喻,  芭蕉無堅實;
而有貞實果,  食味如甘露。
如無實生死,  流轉煩惱海;
其果即佛體,  甘露施有施。
如是於諸種,  相似生其果;
無種亦無果,  智者必不信。
種子則其性,  諸法之所依;
次第若能淨,  獲得成佛位。
日月常無垢,  以五種覆蔽:
雲、霧與烟等, 羅睺手及塵。
如是心光明,  覆蔽以五垢:
貪愛、瞋恚、眠、掉舉與疑惑。
如火洗其衣,  種種垢不淨;
若擲於火中,  燒垢不燒衣。
空類諸契經,  所有如來說;
一切斷煩惱,  不曾壞其性。
譬如地下水,  常住而清淨;
智隱於煩惱,  清淨亦復然。
法界亦非我、  非女亦非男;
遠離一切執,  云何分別我?
諸法無所著,  女男不可得;
貪盲調伏故,  示現男女相。
無常苦空性,  心淨慮有三;
最勝心淨慮,  諸法無自性。
如胞胎孕子,  有之而不現;
如煩惱所覆,  法實不可見。
分別有四種,  所生大造者:
分別我、我所、 名想及境界。
一切佛大願,  無所有無相;
自覺相應故,  諸佛常法性。
如言兔有角,  分別而非有;
如是一切法,  分別不可得。
分析如微塵,  分別不可得;
如初後亦爾,  智云何分別?
如是和合生,  和合亦滅壞;
一法自不生,  云何愚分別?
兔、牛二角喻, 此名遍計相;
依住於中道,  如善逝法性。
如月及星宿,  現於清水器;
影像而顯現,  如是圓成相。
初中亦為善,  常恒不欺誑;
彼無五種我,  云何我分別?
譬如熱時水,  故名為熱水;
是則其冷時,  則名為冷水。
覆蔽煩惱網,  是則名為心;
若離其煩惱,  則名為等覺。
眼識緣於色,  影像極清淨;
不生亦不滅,  法界無形相。
耳識緣於聲,  清淨識三種;
以自分別聞,  法界無形相。
鼻依香而嗅,  無色亦無形;
鼻識是真如,  法界應分別。
舌界自性空,  味界性遠離;
無依亦無識,  法界自性故。
清淨身自性,  所觸和合相;
遠離於所緣,  我說為法界。
諸法意為最,  離能所分別;
法界無自性,  法界而分別。
能見聞而嗅,  是味及所觸;
瑜伽法是知,  如是圓成相。
眼、耳及與鼻,  舌、身及末那;
六處皆清淨,  如是彼之相。
心見有二種:  世間、出世間;
我執為流轉,  自覺是真如。
無盡是涅槃,  若盡貪及癡;
覺彼是佛體,  有情歸依處。
一切於此身,  有智及無智;
繫縛自分別,  由悟得解脫。
菩提不遠近,  不來亦不去;
壞滅及顯現,  於此煩惱網。
說於眾契經,  住於自思惟;
照以智慧燈,  即得最勝寂。
菩提不遠想,  亦無隣近想;
是六境影像,  皆由如是知。
如水與乳合,  同在於一器;
鵝飲盡其乳,  其水如常在。
如是煩惱雜,  智在於一器;
瑜伽者飲智,  棄捨於煩惱。
如是我我執,  乃至所取執;
若見二無我,  有種而滅壞。
是佛般涅槃,  常恒淨無垢;
愚夫二分別,  無二瑜伽句。
種種難行施,  以戒攝有情;
一切損忍辱,  界增此為三。
於諸法精進,  靜慮心加行;
常習於智慧,  復得菩提增。
方便共為慧,  以願皆清淨;
以力妙堅智,  界增為四種。
不應禮菩薩,  此為甚惡說;
不親於菩薩,  不生其法身。
增於甘蔗種,  欲食於石蜜;
若壞甘蔗種,  無由石蜜生。
若護甘蔗種,  三種而可得:
糖、半糖、石蜜,於中必得生。
若護菩提心,  三種而可得:
羅漢、緣覺、佛,於中必得生。
如護於稻芽,  農夫必當護;
如初勝解行,  如來必作護。
如白十五日,  而見月輪形;
如是勝解行,  影現佛形相。
如是初月輪,  剎那剎那增;
如是入地者,  念念見增益。
如白十五日,  月輪得圓滿;
如是究竟地,  法身而得生。
勝解彼堅固,  常當於佛法;
能發如是心,  得為不退轉。
染依得轉依,  得受為淨依;
由分得覺悟,  名為極喜地。
常時於染污,  欲等種種垢;
無垢得清淨,  名為離垢地。
滅壞煩惱網,  照耀得離垢;
無量之暗瞑,  離名發光地。
清淨常光明,  遠離世吉祥;
圍遶智慧焰,  名為焰慧地。
一切明工技,  種種靜慮飾;
難勝於煩惱,  得勝難勝地。
於三種菩提,  攝受令成就;
生滅於甚深,  名為現前地。
遊戲於光網,  遍以帝釋嚴;
超越欲暴流,  名為遠行地。
一切佛加持,  預入於智海;
自在無功用,  不動於魔使。
於諸無礙解,  瑜伽到彼岸;
於說法談論,  名為善慧地。
身以智所成,  如虛空無垢;
諸佛皆所持,  普遍如法雲。
佛法之所依,  行果皆所持;
所依皆得轉,  故名為法身。
離不思議熏,  及離流轉習,
如汝思思者,  云何而得知?
超過諸語境,  一切根非境;
意識所取者,  如所有我體。
次第而積集,  佛子大名稱;
皆以法雲智,  微細見法性。
爾時洗濯(zhuó)心,超渡生死海;
彼以大蓮花,  安立為大座。
無量寶葉光,  寶光明為臺;
無量億蓮花,  普遍為眷屬。
先以十種力,  以無畏四種,
餘佛不共法,  大自在而坐。
一切善皆集,  福智以資糧(liáng);
圓月在星宿,  遍滿而圍遶。
則以佛日手,  以寶光無垢;
灌頂於長子,  普遍皆令灌。
彼住大瑜伽,  皆見以天眼;
無明攪(jiǎo)擾(rǎo)世,惡習苦怖畏。
狀如金光色,  從彼瑜伽光;
彼無知所覆,  得開無明門。
以福智感招,  彼獲無執定;
隨緣而圓寂,  心得皆變化。
諸法無自性,  自性於境界;
菩薩王妙見,  法身妙無垢。
皆以無垢身,  安住於智海;
即作眾生利,  如巧摩尼珠。
一切瑜伽者,  大瑜伽自在;
佛影皆變化,  遍滿而流出。
或有八臂者,  三目熾(chì)盛身;
彼皆瑜伽王,  普遍而流出。
皆以慈悲手,  勝喜執持弓;
射以般若箭,  皆斷細無明。
以大力昇進,  執持智慧棒;
一切無明㲉(què),普遍皆碎壞。
強力諸有情,  金剛熾盛身;
調伏有情故,  則為金剛手。
自為作業者,  示現種種果;
教誡如教理,  變為平等王。
飢渴猛熾身,  能施諸飲食;
常患諸疾者,  則為善醫王。
魔王於營從,  魔女於莊嚴;
菩薩作親友,  能施菩提場。
由如日月形,  彼光皆悅意;
流出如電光,  照曜俱胝剎。
由以一燈故,  遍照皆得然;
若一燈滅盡,  一切皆隨盡。
如是異熟佛,  示現種種光;
一化現涅槃,  餘佛示歸寂。
一亦無滅度,  日光豈作暗?
常現於出沒,  示現剎土海。
於無智暗世,  能淨智慧眼;
往於俱胝剎,  矜愍化有情。
彼皆不疲倦,  由彼大慈甲;
一切於神足,  瑜伽皆彼岸。
皆觀時非時,  令彼得流轉;
剛強於諂曲,  暫時而棄捨。
無量調有情,  頓作令清淨;
無量佛變化,  頓時得暫變。
於三界海中,  而擲(zhì)調伏網;
舒展妙法網,  普遍令成熟。
則以調伏網,  普遍令成熟;
普遍令舉出,  於中漂流者。
則如千有情,  普遍令度已;
度已令覺悟,  妙法不生疑。
世尊妙法鈴,  普遍令得聞;
由此振聲故,  除落煩惱塵。
增上無明人,  令淨於一時;
以日光明威,  破壞眾翳瞙(mò)。
隨從暗煩惱,  及餘罪身者;
令彼作利益,  積漸令清淨。
彼彼人現化,  安住如水月;
煩惱攪(jiǎo)擾(rǎo)心,不見於如來。
如餓鬼於海,  普遍見枯竭;
如是少福者,  無佛作分別。
有情少福者,  如來云何作?
如於生盲手,  安以最勝寶。
云何而能見,  無上之法身?
俱胝日光身,  光網以圍遶。
諸天以少善,  不能而得見;
上次於大天,  云何而得見?
彼色不能見,  諸仙離煩惱;
天、修羅、梵等,云何餘少慧?
然以佛威力,  清淨自心故;
能見如是類,  獲得一切盛。
有情福端嚴,  佛住彼人前;
光明照耀身,  三十二勝相。
彼如是丈夫,  當見如大海;
不經於多時,  即得智如海。
世尊彼色身,  安住於多劫;
能調可調利,  趣於戒種類。
廣壽大瑜伽,  少壽何因故?
多人俱胝餘,  示現增減壽。
無量俱胝劫,  以命命增長;
因緣皆無盡,  獲得無盡果。
若有相應顯此理,  唯身以慧作分析;
彼人生於淨蓮花,  聞法所說無量壽。

百千誦大集經地藏菩薩請問法身讚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