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受十善戒經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受十善戒經

发布时间:2014/08/20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854

受十善戒經

蝉友圈

 

[toggle title=”查看简体版” state=”close”]

受十善戒经

后汉失译人名

十恶业品第一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陀林须达长者美称夫人精舍中,与大比丘众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以慈梵音告舍利弗:「今为汝等说除十恶不善业报。谛听,谛受!一心忆持,慎莫忘失!

「十恶业者:一,杀生业;二,偷盗业;三,婬欲业;四,妄语业;五,两舌业;六,恶口业;七,绮语业;八,贪欲业;九,瞋恚业;十,愚痴业。舍利弗!汝今应当普教众生,清净身业、清净口业、清净意业,五体投地,归依和上,诚心忏悔此三恶业;如是三说。既忏悔已,身业清净、口业清净、意业清净,次第应当自称其名,归依于佛,归依于法,归依于僧;如是三说。归依佛竟,归依法竟,归依僧竟;如是三说。复应问言:『善男子、善女人!汝能持不?』若言能持,复应问言:『汝今身心无过患耶?身过患者,出佛身血,杀阿罗汉,破和合僧,诽谤断善,逆佛正法不?』若言不者,复当问言:『汝心中念欲作五逆谤正法不?汝曾偷盗佛物、法物、贤圣僧物、现在僧物、招提僧物不?于母、姊、妹、比丘尼边作不净不?』若言不者,复当更教:『汝今如是身心清净,大德忆念,我今欲受十善业戒,十不善业我已忏悔,唯愿大德,慈愍我故听我受持!』尔时应教:『优婆塞某甲,优婆夷某甲,汝今应当一心数息,系念在前,过去七佛、现在释迦牟尼尊佛,及弥勒等未来诸佛。』

「教念佛已,应作是言:『七佛僧听,释迦牟尼诸佛僧听,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贤圣僧听,某甲优婆塞,某甲优婆夷,身、口、意净,堪为法器。今欲乞受十善心戒及八戒法。』如是三白,然后教言:『我归依于佛,归依于法,归依于僧。』如是三说。『弟子某甲,归依佛竟,归依法竟,归依僧竟。』如是三说。『某甲忆念,坚持汝身,持身如佛,持身如法,持身如僧,身三业者,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婬欲,如是身三汝当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终身。』若言能持,复当问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满分善不?』

「若言能者,复当白言:『事实如是,当随师教。弟子某甲,归依于佛,归依于法,归依于僧。』如是三说。『归依佛竟,归依法竟,归依僧竟。』如是三说。『某甲忆念,坚持汝口,持口如佛,持口如法,持口如僧。口四业者:一、不妄语,二、不两舌,三、不恶口,四、不绮语。如是口四,汝当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终身。』若言能持,复当问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满分善不?』

「若言能者,复当白言:『事实如是,当随师教。弟子某甲,归依于佛,归依于法,归依于僧。』如是三说。『归依佛竟,归依法竟,归依僧竟。』如是三说。『某甲忆念,坚持汝心,持心如佛,持心如法,持心如僧。意三业者:一者、贪欲,二者、瞋恚,三者、愚痴。如是意三汝当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终身。』若言能持,复当问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满分善不?』

「若言能者,复当白言:『事实如是,当随师教。若受十善,不持八戒,终不成就;若毁八戒,十善俱灭。弟子某甲,从今清旦至明清旦,大德忆念,大德当为我作和上,八戒法者,应当至心坚持八戒。归依于佛,持心如佛;归依于法,持心如法;归依于僧,持心如僧。』如是三说。『归依佛竟,归依法竟,归依僧竟。』如是三说。『大德忆念,从今清旦至明清旦欲受八戒,唯愿大德慈愍听许!』复应告言:『汝能受持八戒斋不?』若言能者,『汝当持心,心如诸佛及阿罗汉。』若言能者,复当告言:『汝从前际至于今际,于其中间,若身、口、意犯舍堕法不?如此之罪乃至根本最大重罪,今于三世诸佛、阿罗汉前、和上僧前,至诚发露,五体投地,忏悔诸罪,是名行布萨法。既布萨已,名清净住,堪为法器。次当受持如来八戒。汝能持不?』如是三问。八戒斋者,是过去、现在、诸佛、如来,为在家人制出家法:一者,不杀;二者,不盗;三者,不婬;四者,不妄语;五者,不饮酒;六者,不坐高广大床;七者,不作倡伎乐故往观听,不着香熏衣;八者,不过中食。应如是受持。

「不杀亦不盗,  不婬不妄语,
远酒避花香,  高床过中食。
圣人皆远离,  如是等八法,

汝等应受持。

「持此受斋功德,不堕地狱,不堕饿鬼,不堕畜生,不堕阿修罗,常生人中,正见出家,得涅槃道。若生天上,恒生梵天,值佛出世,请转法轮,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为赞叹此法,而作颂曰:

「若能行十善,  随顺正法教,
生生常见佛,  身意悉开解,
永离诸苦缚,  疾成无上道。
若人持八戒,  随律顺毘尼,
如诸佛正法,  受持不毁犯,
当知身与意,  俱时得解脱。
此名涅槃路,  诸佛之所行。」

说是偈已,告舍利弗:「汝好受持十善、八戒,慎莫忘失,破灭法种,普为一切天、人广说。」舍利弗白佛言:「如是,如是,当谨受持!」

时舍利弗及会听者,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受十善戒经十施报品第二

佛告舍利弗:  汝今应当知,
一切受生者,  无不爱身命,
是故应行施,  普慈等众生,
视众如眼目,  是名不杀戒。
过去来今佛,  一切智所说,
恕己可为喻,  勿杀勿行杖,
若见杀生者,  如刀刺其心。

「普视众生己无异,  持是不杀生天上,
常值诸佛菩萨众,  所以受持不杀戒。
为施一切无畏故,  命终生于忉利天,
象马玉女相娱乐,  梵天摩尼琉璃殿,
色如白银黄金花,  常坐七宝妙座上,
金机宝器七宝花,  无量天女作妓乐,
捧足举宫游虚空,  头戴宝冠坐正殿。
舍除贪婬入正受,  值遇诸佛说四谛,
悟解疾得须陀洹,  或有踊跃发大心,
未来当成菩提道,  亦生兜率焰摩陀,
首陀会天阿祇多,  梵辅富楼光遍净,
上至阿迦腻咤天。  往反游戏诸天薗,
与大慈悲菩萨俱,  坐卧进止同甘饍,
昼夜六时常听法,  弥勒天王常为说,
不退转行大法轮。  未来必当见弥勒,
降魔成佛转法轮,  于彼佛法得出家。
复见贤劫千如来,  毘楼至佛为授记,
阿耨多罗三菩提,  是名不杀最胜果,
亦名慈悲梵行本。  一切诸佛之所说,

一切诸佛之所行。

「一切爱眼目,  爱子亦复尔,
爱寿命无极,  是故不杀生,
名为梵行最。  不杀无杀想,
亦不噉于肉,  见杀者如贼,
必知堕地狱。  噉肉者多病,
断命自庄严。  当行大慈心,
奉持不杀戒,    必成菩提道。」

告舍利弗:「汝今当知,杀生之业当知极重!我昔与汝游巴连弗邑,彼大城中有长者女,名提婆跋提。生一男儿,端正无双,如红莲花,天女无比。母甚怜念,抱至我所,而白我言:『世尊!我儿可爱,如天童子。我爱此儿,过于我身,百千万倍。』我时告言:『善女当知!一切凡夫自爱寿命,如海吞流终无厌足。汝今云何自言爱子,以何为证?』

「时女白言:『世尊!我爱此子,设使火起焚烧我身,终不放舍。』

「尔时世尊为化彼女,以神通力作四夜叉,各擎火山从四面至,火在远时,女自以身及随身服障蔽此子,火渐渐近,举手覆面以儿遮火。佛告善女:『汝言爱子,云何持子障火自救?』时彼女人白言:『世尊!唯愿救我,不惜此子。』佛摄神力,母子清凉,即发无上正真道心。

「佛告女人:『汝爱自身及爱汝子。云何自杀及教他杀?当知杀生受大恶报,必定当堕极剧苦处阿鼻地狱,系属法律阎罗王所。何等名为极重法律?彼阎罗王昼夜六时说杀生报有十恶业:

「『一者,杀生之业恒生刀山焰炽地狱,刀轮割截,节节支解,作八万四千段。一日一夜六十亿生、六十亿死。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二者,杀生之业必定当生剑林地狱,有八万四千剑树,各高八万四千由旬,一一树生八万四千剑枝,一一枝生八万四千剑花,一一花生八万四千剑果,此杀生人寻剑树上,心遍一切诸剑树头,其余支节遍可剑林,一一节遍八万四千剑枝,削骨彻髓,剑花、剑果无不周遍,身体碎坏,如葶苈子。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三者,杀生之业生镬汤地狱,百千万沸,肉尽出骨,置铜柱上,自然还活,百千棘刺化为铁刀,自割肉食,还落汤中。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四者,杀生之业生铁床地狱,有一铁床,纵广正等五十由旬,四方铁鋩俱来射心,大铁网车轹其顶上,劈足而出。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五者,杀生之业生铁山地狱,四方铁山状如铁窟,窟中出火从四面来。有五夜叉,斫罪人身,分为四段,掷于火中,四山便合,碎散如尘。火鸟卒起,铁嘴诸乌及以铁蛇,从支节入,破骨出髓。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六者,杀生之业生铁网地狱,有大铁山,高百千由旬,满中铁汤,铁网在上,一一网间铁嘴诸虫无量无边从顶上入,贯骨彻髓,劈足而出。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七者,杀生之业生赤莲花地狱,有一莲花,八万四千叶,一一华叶状如刀山,高五由旬,百亿剑林同时火然,罪人坐中,花一叶开,一叶开时,火山剑林烧肉破骨,苦痛百端,此相合时,百千刀山同时切己。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八者,杀生之业生五死五活地狱之中,有五大山,五百亿刀轮在山顶,上有大水轮在刀轮上,罪人在中,身如华敷,卧寒氷上,五山刀轮从五方来,唱言活活,分为五段,五死五活,碎身如尘。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九者,杀生之业生毒蛇林地狱之中。有无量恒河沙热铁毒蛇,一一蛇长数千由旬,口中吐毒,如热铁丸,从罪人顶入,遍身中一一支节;有无量蛇,吐毒吐火,焚烧罪人。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十者,杀生之业生铁械枷锁地狱之中,十二由旬铁山为械,六十由旬铁柱火网为锁,八十由旬铁狗口中吐火为杻,虚空铁箭自落射心,杻械枷锁化生铜丸,从眼而入,遍体支节,从足而出。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杀生,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尔时世尊告舍利弗:「杀生之业在地狱中,虽复受苦,此名华报;方生人中,多病短命;复生四生诸众生中,受种种苦,无量无边不可称计。

「云何名不盗戒?不盗戒者,普施一切众生财物、外命,是故诸佛说不盗戒,名为甘露清凉安隐,护持是戒名生天路、名得道处、名涅槃衣、名解脱命。是故诸佛赞叹不盗,断饿鬼因。

「偷盗果报有十种恶:

「一者,盗报必定当堕肉山地狱,肉山罪人项如大山,有百千头,于一一头颊生肉埠,百千铁狗从铁山出,嘊喍嘷吠争取食之。有诸铁钉从狗口出,入罪人顶从足跟出,剥取其皮敷百千由旬铁刺之上,身皮俱苦经八万四千岁,心如刀割苦痛难处,是名第一偷盗果报。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二,盗报生饿鬼中,身极长大五十由旬,行如五百车声,节间火然,如十火车,饥噉铁丸,渴饮融铜,发如铁刺,自缠身体,百千万岁受无量苦,耳不曾闻水谷之声,是名第二偷盗果报。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三,盗报生于寒氷地狱之中,百千万岁八方氷山以为衣服,如莲花敷,自噉其肉,火箭入心,是为第三偷盗果报。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四,盗报生罗剎中,女如天女,面貌端正,男有千眼,以铁羇头,狗牙上出,耳端生火,女作姿时,举体火然,饮血噉肉、噉火噉炭,食脓食吐,百千万岁受罗剎身,极大苦恼,是为第四偷盗果报。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五,盗报生铁鹿地狱,受铁鹿形,有百千头,有百千手、百千尾、百千蹄甲、百千重皮。五百亿铁虎、百千亿铁师子剥取其皮,一一皮间生无量铁刺,犹如刀剑,削骨彻髓,苦痛无量,百千万岁受苦无极,是名第五偷盗果报。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六,盗报生在人中,裸形黑瘦,眼目角睐,口气臭秽,常处牢狱,执除粪秽,为王家使,虽生人中,状如牛马,父不爱子,子不孝父,母不爱子,子不孝母,百千万岁苦痛无量,是名第六偷盗果报。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七,盗报生刀剑花大地狱中,刀林剑林无量无边,有诸罪人身如铁瓮,纵广正等百千由旬,狱卒驱蹴,如风吹花,生剑花端,百千剑花,分剥其皮,作无数段,削骨彻髓,从空而落;生刀花上,刀花诸刺,分剥其皮,作无量段,劈破其骨,为无数段,彻髓刺心,求死不得;四方铁山化生无量铁蒺䔧刺,如大弩箭,同时射心,无量亿岁受如此苦,是为第七偷盗果报。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八,盗报生于火山大地狱中,受大狱形有百千头,于其背上担负五百火形猕猴,手执火刀以剥其皮掷火山上,心生火狼啮骨彻髓,身如火聚四方逃走,经火山中终不得脱,受苦万端求死不得,百千万岁受如是苦。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九,盗报生于穿鼻大地狱中,穿鼻狱者有十二铁钩,钩其眼耳及鼻口舌,打棒折齿,剥其面皮,化为肉段,内置口中,成大火箭,射心至足,求死不得,百千万岁受苦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第十,盗报生屠剥狱,卧铁机上,狱卒以刀剥皮割心,终不肯死,百千万岁受苦如是。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偷盗,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云何名不婬戒?不婬戒者,有五功德利,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之所赞叹。不婬者,住佛威仪身香如佛。何等为五?

「一者,不动眼识,不视婬色,设见色时如见粪虫,如刀入心,如火烧眼,心不起爱,无常所切,眼火横动,何爱之有!

「二者,不闻婬声,设闻婬声,不动耳识,悦可耳根,愚痴音声,动毒蛇林,为爱种子,此名贼风,从耳根出,妄见所起,如夜叉吟,何爱之有!此是幻响,愚夫爱之,鼓动诸根是露人声,从痴爱河顺五欲流,深知是贼,不动耳识。

「三者,鼻根嗅香,当知是香从八风起,痴风鼓动,爱风吹来,花等诸香从妄想生,颠倒横有,从鼻识起,横言是香或称美味,鼻识惊动,草木众花皆称是香,如来摄身,不嗅香臭,体解非真,不赞香触。

「四者,不动舌识,不说世利,不赞婬事,口终不说婬欲触乐,不住狂惑黐胶屋宅,亦不乐说可爱乐事,增长无明五贼痴爱,是故诸佛不动舌识。

「五者,意寂不动,不起婬心,不念婬事,不想婬乐,不动婬根,婬识不转,如解脱心,住寂灭处,处常乐城,安隐无为,随学佛心,住真如际,一向入于十八大空、九种涅槃。

「佛及菩萨得五功德,身形清净常生莲花,身净无垢心亦淡泊,是故诸佛说不婬戒,最胜清净,无上功德,具足五利,赞叹称美,为解脱因,不可穷尽。婬为极重无索系缚,譬如老象,溺五欲泥,普为一切诸罪根本。婬欲之罪吾今当说:

「汝等一心听,  婬浊恶万行,
没溺诸禅定,  障蔽解脱道。
善男子女等,  欲求解脱道,
远离三界狱,  火坑五欲河,
汤火寒氷山,  解脱生死畏,
持心如诸佛,  当持不婬戒。
欲求长寿天,  寿命无量劫,
梵天转轮王,  富有七财宝,
持心如诸佛,  当持不婬戒。
欲得见诸佛,  闻法证道果,
具足六神通,  游诸十方国,
持心如诸佛,  当持不婬戒。

「婬有十过患。何等为十?

「一者,贪婬之人,虽生天上,为天帝释,受五欲乐,心如偷食狗,常醉不醒,没于五欲驶流河中。

「二者,贪婬之人,虽为人王,威力自在,作恩爱奴,野人所使,多得财宝,如火受薪,不知厌足,亡身丧国,死堕恶道。

「三者,贪婬之人,恒系属他,六贼驱策,无常大象蹑其背上,心如猨猴,不知众难,欲火焚烧,不识父母、兄弟、姊妹,犹如猪狗,更相荷担,无复惭愧。

「四者,贪婬之人,常饮不净女人脓血,于无量劫常处胞胎,生藏、熟藏、子藏,诸虫以为衣服,唼?女根,用为饮食。

「五者,贪婬之人,心如利刀,眼如火车,割截烧灭功德行藏。

「六者,贪婬之人,到剎利众,然结使火、起贪欲薪,意欲剥夺犹如罗剎;到婆罗门众不生惭愧,犹若幻人,但作妖祥说不净事;到沙门众不知归依,动诸情根如胶着草,欲染诸使围绕意根,六情火起烧善种子,破灭先世梵行白业,举手动足犹如利刀,眼如猛火口如罗剎,遍体毛孔婬火所使。

「七者,贪婬之人,造八种业,杀生、作杀生具刀剑杖等、和合男女、作大妄语、饮酒、歌颂作婬境界,或复偷盗一切宝器、庄严虫聚,为心王所使,眼根恶狗偷噉臭秽。

「八者,贪婬之人,为婬所使,心如大火亦如铁聚,直当陷坠,破灭梵行,必堕地狱。

「九者,贪婬之人,身坏命终如掷贝珠顷,必定当堕赤铜地狱。赤铜地狱纵广正等七千由旬,如铜花林,下有铁床,床上复有百千由旬热铜八楞柱,柱端有镜,镜中自然有诸女像或作男形,婬人爱念,动诸情根,同时火起,铜花化为大热铁钉,铜柱变成沸铜,镬汤铁床火然,女化为狗,男化为刀,驱蹴罪人受无量苦,噉热铁丸,吞饮洋铜,求死不得,经无量岁,寿命一劫。

「十者,贪婬之人,不得见佛,如重云障,破梵行故,必定当堕阿鼻地狱,身满狱中寿命一劫,左右宛转复经一劫。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婬欲,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

「地狱命终,生鸠鸽中,受龙蛇身,污梵行故,百生千生不见于佛,不闻于法,终不得道!」

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婬欲不断绝,  相续生众生,
无明为根本,  老死刀所切。
横受毒蛇林,  血盛囊不净,
如粪虫乐屎,  贪婬者亦然。
九孔流欲火,  恩爱如毒刺,
颠倒妄见起,  幻惑故生爱。
一切女色滑,  如树生狂花,
颠倒风所吹,  萎花为虫聚。
女人如画瓶,  渧渧脓血流,
瓶满复淋漏,  不净盈于外,
眼见不净汁,  如偷狗贪婬。
当自灭诸爱,  一心观不净,
服饮于甘露,  住大涅槃城。」

佛告舍利弗:「若有持心、持身不造婬欲,持眼不视婬色,持耳不听婬声,持鼻不嗅婬香,持舌不触婬舌,如此名为具足智慧,行八正路。不婬净身心,喻如莲花,不着尘垢,成须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罗汉道、辟支佛道、无上大道,皆从不婬清净故得。

「口四业者,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赞叹邪见语:

「若能不妄语,  说不妄语戒,
持口如佛口,  常说诚实语。
是人生天上,  口香熏诸天,
若生于世间,  谓诸香庄严,
犹如香山水,  流入涅槃河。
若能不两舌,  心亦无二种,
舌如诸佛舌,  莲花叶覆面,
五种杂色光,  从于舌相出,
常说大人法,  至诚不两舌。
若能不恶口,  是名大丈夫,
人中端正者,  一切皆乐见。
如栴檀杂香,  若能不绮语,
口常出妙香,  犹如优鉢罗。
生处得值佛,  口业如实净。
若不赞邪见,  不说邪见业,
生处常出家,  正命常具足,

如佛住涅槃,  皆从实语得。」

佛告舍利弗:「口四过者,有十大恶业。何等为十?

「一者,妄语人诽谤人,不闻言闻,不得道果言得道果,不见言见,如此恶人,虽不得病,犹如癞狗。」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一切天人中,  猛火烧铁丸,
烧破一切人,  此贼不为胜。
何等为大贼?  唯有一种人,
宁使节节火,  骨化为融铜,
吞噉于刀山,  镬汤刀锯解,
碎身作火聚,  此苦不为恶。
妄语大毒害,  烧坏天人福,
游行阿鼻狱,  刀轮为脚足,
铁毒蛇为舌,  口火烧大千,
眼如迸铁丸,  雨大镬汤雨,
烧灭善根花,  毕定堕恶道,
无量亿千劫,  求出无由脱。
如是大恶人,  举身是火山,
烧坏一切善。

「恶口者,口虽含香,臭如死尸,恒乐说他诸不善事,口所吐说如刺、如刀、如剑、如戟、如屎、如尿、如虫、如脓。天、人中香,无过善语;三界中臭,无过恶口。

「二者,恶口之人,口有所吐,如雨铁丸,烧坏他家,此人未来堕大地狱,热铁烧身,饮热铁汁;设生世间,作病癞狗及病癞人,无量劫中常食脓血,心所念者,纯是不善与恶相应。

「三者,两舌,其两舌人犹如水火,不作言作,他人作善,实言净语,狂横言非,他所不作,横为他作,一切世人常不乐见,必定当堕大恶道中,铜锯解舌,为数千段。

「四者,绮语,绮语者反上作下,反下作上,调戏无节,巧言利辞,说无益语、说不利语、说无义语,赞叹五欲语、心不明了语、黑暗语,如刺、如林,钩羂众生。此人恶报命终,当堕刺林地狱,百千铁刺钩其舌,出作百千段。

「五者,赞叹邪见,邪见之人,口如盛火,烧诸善根,无父、无母、无佛、无法、无比丘僧、无阿罗汉、无辟支佛、无师、无友、无善知识。心如疾风,吹崩一切诸善根树,此是大贼。说无因果,口如大水,漫流三界,婬欲无度,调弄同类,造五无间,断绝般若,犯四重禁,至无间罪,皆从邪见、颠倒恶心。邪风吹动恶不善口,阿鼻狱火铁刺舌生。如此妄语、恶口、两舌、绮语、赞叹邪见,此大恶人虽在世间,四大所成、五阴严饰,当知地大即是铁山、刀林、剑树,百千铁刺,无数铁虫、铁嘴、诸乌、铁网、蒺车轹绝其身,当知水火即是融铜,无数镬汤是热铁丸,沸屎铁河以流节间,当知大小节节自然,犹如铜柱,众火同时从六根起,烧坏身心,堕大地狱,当知风大犹如雹雨,无数刀林百千剑树,动于支节从溪谷生,当知五阴即是五贼,十八罗剎系属狱种阎罗王民,识为热铁,状如融铜,满阿鼻狱,自高强健,多力恶口,骂詈诽谤毁呰人者,今安所在。」

佛告舍利弗:「恶口、妄语、两舌、绮语、赞邪见者,此人不为一人作贼,普为一切诸天、世人作大劫贼。譬如群贼威力自在,烧破一城,杀害一切及四天下一切人民。此人所得罪报,为多少耶?」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人所得罪,如须弥山不可称量。」

佛告舍利弗:「此人虽复获大罪报,不如妄语、恶口、两舌、绮语、赞叹邪见,须臾所造获大重报,身坏命终堕大地狱,经无量劫受苦无穷,百千诸佛不能得救。诸佛观此谤法罪人,与十方界地狱俱生地狱俱灭,是故智者当摄身口!」

佛告舍利弗:「若有受持此十善戒,破十恶业,上生天上为梵天王,下生世间作转轮王,十善教化,永与地狱三恶道别,譬如流水至涅槃海;若有毁犯十善戒者,堕大地狱,经无量世受诸苦恼。舍利弗!汝好受持十善戒羯磨法,破十不善业。」

时舍利弗及诸大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说受十善戒经 [/toggle]

受十善戒經

後漢失譯人名

十惡業品第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陀林須達長者美稱夫人精舍中,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以慈梵音告舍利弗:「今為汝等說除十惡不善業報。諦聽,諦受!一心憶持,慎莫忘失!

「十惡業者:一,殺生業;二,偷盜業;三,婬欲業;四,妄語業;五,兩舌業;六,惡口業;七,綺語業;八,貪欲業;九,瞋恚業;十,愚癡業。舍利弗!汝今應當普教眾生,清淨身業、清淨口業、清淨意業,五體投地,歸依和上,誠心懺悔此三惡業;如是三說。既懺悔已,身業清淨、口業清淨、意業清淨,次第應當自稱其名,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復應問言:『善男子、善女人!汝能持不?』若言能持,復應問言:『汝今身心無過患耶?身過患者,出佛身血,殺阿羅漢,破和合僧,誹謗斷善,逆佛正法不?』若言不者,復當問言:『汝心中念欲作五逆謗正法不?汝曾偷盜佛物、法物、賢聖僧物、現在僧物、招提僧物不?於母、姊、妹、比丘尼邊作不淨不?』若言不者,復當更教:『汝今如是身心清淨,大德憶念,我今欲受十善業戒,十不善業我已懺悔,唯願大德,慈愍我故聽我受持!』爾時應教:『優婆塞某甲,優婆夷某甲,汝今應當一心數息,繫念在前,過去七佛、現在釋迦牟尼尊佛,及彌勒等未來諸佛。』

「教念佛已,應作是言:『七佛僧聽,釋迦牟尼諸佛僧聽,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賢聖僧聽,某甲優婆塞,某甲優婆夷,身、口、意淨,堪為法器。今欲乞受十善心戒及八戒法。』如是三白,然後教言:『我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弟子某甲,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某甲憶念,堅持汝身,持身如佛,持身如法,持身如僧,身三業者,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婬欲,如是身三汝當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終身。』若言能持,復當問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滿分善不?』

「若言能者,復當白言:『事實如是,當隨師教。弟子某甲,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某甲憶念,堅持汝口,持口如佛,持口如法,持口如僧。口四業者:一、不妄語,二、不兩舌,三、不惡口,四、不綺語。如是口四,汝當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終身。』若言能持,復當問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滿分善不?』

素校

「若言能者,復當白言:『事實如是,當隨師教。弟子某甲,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某甲憶念,堅持汝心,持心如佛,持心如法,持心如僧。意三業者:一者、貪欲,二者、瞋恚,三者、愚癡。如是意三汝當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終身。』若言能持,復當問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滿分善不?』

「若言能者,復當白言:『事實如是,當隨師教。若受十善,不持八戒,終不成就;若毀八戒,十善俱滅。弟子某甲,從今清旦至明清旦,大德憶念,大德當為我作和上,八戒法者,應當至心堅持八戒。歸依於佛,持心如佛;歸依於法,持心如法;歸依於僧,持心如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大德憶念,從今清旦至明清旦欲受八戒,唯願大德慈愍聽許!』復應告言:『汝能受持八戒齋不?』若言能者,『汝當持心,心如諸佛及阿羅漢。』若言能者,復當告言:『汝從前際至于今際,於其中間,若身、口、意犯捨墮法不?如此之罪乃至根本最大重罪,今於三世諸佛、阿羅漢前、和上僧前,至誠發露,五體投地,懺悔諸罪,是名行布薩法。既布薩已,名清淨住,堪為法器。次當受持如來八戒。汝能持不?』如是三問。八戒齋者,是過去、現在、諸佛、如來,為在家人制出家法:一者,不殺;二者,不盜;三者,不婬;四者,不妄語;五者,不飲酒;六者,不坐高廣大床;七者,不作倡伎樂故往觀聽,不著香熏衣;八者,不過中食。應如是受持。

「不殺亦不盜,  不婬不妄語,
遠酒避花香,  高床過中食。
聖人皆遠離,  如是等八法,

汝等應受持。

「持此受齋功德,不墮地獄,不墮餓鬼,不墮畜生,不墮阿修羅,常生人中,正見出家,得涅槃道。若生天上,恒生梵天,值佛出世,請轉法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為讚歎此法,而作頌曰:

「若能行十善,  隨順正法教,
生生常見佛,  身意悉開解,
永離諸苦縛,  疾成無上道。
若人持八戒,  隨律順毘尼,
如諸佛正法,  受持不毀犯,
當知身與意,  俱時得解脫。
此名涅槃路,  諸佛之所行。」

說是偈已,告舍利弗:「汝好受持十善、八戒,慎莫忘失,破滅法種,普為一切天、人廣說。」舍利弗白佛言:「如是,如是,當謹受持!」

時舍利弗及會聽者,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受十善戒經十施報品第二

佛告舍利弗:  「汝今應當知,
一切受生者,  無不愛身命,
是故應行施,  普慈等眾生,
視眾如眼目,  是名不殺戒。
過去來今佛,  一切智所說,
恕己可為喻,  勿殺勿行杖,
若見殺生者,  如刀刺其心。

「普視眾生己無異,  持是不殺生天上,
常值諸佛菩薩眾,  所以受持不殺戒。
為施一切無畏故,  命終生於忉利天,
象馬玉女相娛樂,  梵天摩尼琉璃殿,
色如白銀黃金花,  常坐七寶妙座上,
金机寶器七寶花,  無量天女作妓樂,
捧足舉宮遊虛空,  頭戴寶冠坐正殿。
捨除貪婬入正受,  值遇諸佛說四諦,
悟解疾得須陀洹,  或有踊躍發大心,
未來當成菩提道,  亦生兜率焰摩陀,
首陀會天阿祇多,  梵輔富樓光遍淨,
上至阿迦膩吒天。  往反遊戲諸天薗,
與大慈悲菩薩俱,  坐臥進止同甘饍,
晝夜六時常聽法,  彌勒天王常為說,
不退轉行大法輪。  未來必當見彌勒,
降魔成佛轉法輪,  於彼佛法得出家。
復見賢劫千如來,  毘樓至佛為授記,
阿耨多羅三菩提,  是名不殺最勝果,
亦名慈悲梵行本。  一切諸佛之所說,

一切諸佛之所行。

「一切愛眼目,  愛子亦復爾,
愛壽命無極,  是故不殺生,
名為梵行最。  不殺無殺想,
亦不噉於肉,  見殺者如賊,
必知墮地獄。  噉肉者多病,
斷命自莊嚴。  當行大慈心,
奉持不殺戒,  必成菩提道。」

告舍利弗:「汝今當知,殺生之業當知極重!我昔與汝遊巴連弗邑,彼大城中有長者女,名提婆跋提。生一男兒,端正無雙,如紅蓮花,天女無比。母甚憐念,抱至我所,而白我言:『世尊!我兒可愛,如天童子。我愛此兒,過於我身,百千萬倍。』我時告言:『善女當知!一切凡夫自愛壽命,如海吞流終無厭足。汝今云何自言愛子,以何為證?』

「時女白言:『世尊!我愛此子,設使火起焚燒我身,終不放捨。』

「爾時世尊為化彼女,以神通力作四夜叉,各擎火山從四面至,火在遠時,女自以身及隨身服障蔽此子,火漸漸近,舉手覆面以兒遮火。佛告善女:『汝言愛子,云何持子障火自救?』時彼女人白言:『世尊!唯願救我,不惜此子。』佛攝神力,母子清涼,即發無上正真道心。

「佛告女人:『汝愛自身及愛汝子。云何自殺及教他殺?當知殺生受大惡報,必定當墮極劇苦處阿鼻地獄,繫屬法律閻羅王所。何等名為極重法律?彼閻羅王晝夜六時說殺生報有十惡業:

「『一者,殺生之業恒生刀山焰熾地獄,刀輪割截,節節支解,作八萬四千段。一日一夜六十億生、六十億死。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二者,殺生之業必定當生劍林地獄,有八萬四千劍樹,各高八萬四千由旬,一一樹生八萬四千劍枝,一一枝生八萬四千劍花,一一花生八萬四千劍果,此殺生人尋劍樹上,心遍一切諸劍樹頭,其餘支節遍可劍林,一一節遍八萬四千劍枝,削骨徹髓,劍花、劍果無不周遍,身體碎壞,如葶藶子。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三者,殺生之業生鑊湯地獄,百千萬沸,肉盡出骨,置銅柱上,自然還活,百千棘刺化為鐵刀,自割肉食,還落湯中。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四者,殺生之業生鐵床地獄,有一鐵床,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四方鐵鋩俱來射心,大鐵網車轢其頂上,劈足而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五者,殺生之業生鐵山地獄,四方鐵山狀如鐵窟,窟中出火從四面來。有五夜叉,斫罪人身,分為四段,擲於火中,四山便合,碎散如塵。火鳥卒起,鐵嘴諸烏及以鐵蛇,從支節入,破骨出髓。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六者,殺生之業生鐵網地獄,有大鐵山,高百千由旬,滿中鐵湯,鐵網在上,一一網間鐵嘴諸蟲無量無邊從頂上入,貫骨徹髓,劈足而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七者,殺生之業生赤蓮花地獄,有一蓮花,八萬四千葉,一一華葉狀如刀山,高五由旬,百億劍林同時火然,罪人坐中,花一葉開,一葉開時,火山劍林燒肉破骨,苦痛百端,此相合時,百千刀山同時切己。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八者,殺生之業生五死五活地獄之中,有五大山,五百億刀輪在山頂,上有大水輪在刀輪上,罪人在中,身如華敷,臥寒氷上,五山刀輪從五方來,唱言活活,分為五段,五死五活,碎身如塵。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九者,殺生之業生毒蛇林地獄之中。有無量恒河沙熱鐵毒蛇,一一蛇長數千由旬,口中吐毒,如熱鐵丸,從罪人頂入,遍身中一一支節;有無量蛇,吐毒吐火,焚燒罪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十者,殺生之業生鐵械枷鎖地獄之中,十二由旬鐵山為械,六十由旬鐵柱火網為鎖,八十由旬鐵狗口中吐火為杻,虛空鐵箭自落射心,杻械枷鎖化生銅丸,從眼而入,遍體支節,從足而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殺生之業在地獄中,雖復受苦,此名華報;方生人中,多病短命;復生四生諸眾生中,受種種苦,無量無邊不可稱計。

「云何名不盜戒?不盜戒者,普施一切眾生財物、外命,是故諸佛說不盜戒,名為甘露清涼安隱,護持是戒名生天路、名得道處、名涅槃衣、名解脫命。是故諸佛讚歎不盜,斷餓鬼因。

「偷盜果報有十種惡:

「一者,盜報必定當墮肉山地獄,肉山罪人項如大山,有百千頭,於一一頭頰生肉埠,百千鐵狗從鐵山出,嘊喍嘷吠爭取食之。有諸鐵釘從狗口出,入罪人頂從足跟出,剝取其皮敷百千由旬鐵刺之上,身皮俱苦經八萬四千歲,心如刀割苦痛難處,是名第一偷盜果報。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二,盜報生餓鬼中,身極長大五十由旬,行如五百車聲,節間火然,如十火車,饑噉鐵丸,渴飲融銅,髮如鐵刺,自纏身體,百千萬歲受無量苦,耳不曾聞水穀之聲,是名第二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三,盜報生於寒氷地獄之中,百千萬歲八方氷山以為衣服,如蓮花敷,自噉其肉,火箭入心,是為第三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四,盜報生羅剎中,女如天女,面貌端正,男有千眼,以鐵羇頭,狗牙上出,耳端生火,女作姿時,舉體火然,飲血噉肉、噉火噉炭,食膿食吐,百千萬歲受羅剎身,極大苦惱,是為第四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五,盜報生鐵鹿地獄,受鐵鹿形,有百千頭,有百千手、百千尾、百千蹄甲、百千重皮。五百億鐵虎、百千億鐵師子剝取其皮,一一皮間生無量鐵刺,猶如刀劍,削骨徹髓,苦痛無量,百千萬歲受苦無極,是名第五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六,盜報生在人中,裸形黑瘦,眼目角睞,口氣臭穢,常處牢獄,執除糞穢,為王家使,雖生人中,狀如牛馬,父不愛子,子不孝父,母不愛子,子不孝母,百千萬歲苦痛無量,是名第六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七,盜報生刀劍花大地獄中,刀林劍林無量無邊,有諸罪人身如鐵甕,縱廣正等百千由旬,獄卒驅蹴,如風吹花,生劍花端,百千劍花,分剝其皮,作無數段,削骨徹髓,從空而落;生刀花上,刀花諸刺,分剝其皮,作無量段,劈破其骨,為無數段,徹髓刺心,求死不得;四方鐵山化生無量鐵蒺䔧刺,如大弩箭,同時射心,無量億歲受如此苦,是為第七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八,盜報生於火山大地獄中,受大獄形有百千頭,於其背上擔負五百火形獼猴,手執火刀以剝其皮擲火山上,心生火狼嚙骨徹髓,身如火聚四方逃走,經火山中終不得脫,受苦萬端求死不得,百千萬歲受如是苦。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九,盜報生於穿鼻大地獄中,穿鼻獄者有十二鐵鉤,鉤其眼耳及鼻口舌,打棒折齒,剝其面皮,化為肉段,內置口中,成大火箭,射心至足,求死不得,百千萬歲受苦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十,盜報生屠剝獄,臥鐵机上,獄卒以刀剝皮割心,終不肯死,百千萬歲受苦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云何名不婬戒?不婬戒者,有五功德利,過去、現在、未來諸佛之所讚歎。不婬者,住佛威儀身香如佛。何等為五?

「一者,不動眼識,不視婬色,設見色時如見糞蟲,如刀入心,如火燒眼,心不起愛,無常所切,眼火橫動,何愛之有!

「二者,不聞婬聲,設聞婬聲,不動耳識,悅可耳根,愚癡音聲,動毒蛇林,為愛種子,此名賊風,從耳根出,妄見所起,如夜叉吟,何愛之有!此是幻響,愚夫愛之,鼓動諸根是露人聲,從癡愛河順五欲流,深知是賊,不動耳識。

「三者,鼻根嗅香,當知是香從八風起,癡風鼓動,愛風吹來,花等諸香從妄想生,顛倒橫有,從鼻識起,橫言是香或稱美味,鼻識驚動,草木眾花皆稱是香,如來攝身,不嗅香臭,體解非真,不讚香觸。

「四者,不動舌識,不說世利,不讚婬事,口終不說婬欲觸樂,不住狂惑黐膠屋宅,亦不樂說可愛樂事,增長無明五賊癡愛,是故諸佛不動舌識。

「五者,意寂不動,不起婬心,不念婬事,不想婬樂,不動婬根,婬識不轉,如解脫心,住寂滅處,處常樂城,安隱無為,隨學佛心,住真如際,一向入於十八大空、九種涅槃。

「佛及菩薩得五功德,身形清淨常生蓮花,身淨無垢心亦淡泊,是故諸佛說不婬戒,最勝清淨,無上功德,具足五利,讚歎稱美,為解脫因,不可窮盡。婬為極重無索繫縛,譬如老象,溺五欲泥,普為一切諸罪根本。婬欲之罪吾今當說:

「汝等一心聽,  婬濁惡萬行,
沒溺諸禪定,  障蔽解脫道。
善男子女等,  欲求解脫道,
遠離三界獄,  火坑五欲河,
湯火寒氷山,  解脫生死畏,
持心如諸佛,  當持不婬戒。
欲求長壽天,  壽命無量劫,
梵天轉輪王,  富有七財寶,
持心如諸佛,  當持不婬戒。
欲得見諸佛,  聞法證道果,
具足六神通,  遊諸十方國,
持心如諸佛,  當持不婬戒。

「婬有十過患。何等為十?

「一者,貪婬之人,雖生天上,為天帝釋,受五欲樂,心如偷食狗,常醉不醒,沒於五欲駛流河中。

「二者,貪婬之人,雖為人王,威力自在,作恩愛奴,野人所使,多得財寶,如火受薪,不知厭足,亡身喪國,死墮惡道。

「三者,貪婬之人,恒繫屬他,六賊驅策,無常大象躡其背上,心如猨猴,不知眾難,欲火焚燒,不識父母、兄弟、姊妹,猶如猪狗,更相荷擔,無復慚愧。

「四者,貪婬之人,常飲不淨女人膿血,於無量劫常處胞胎,生藏、熟藏、子藏,諸蟲以為衣服,唼?女根,用為飲食。

「五者,貪婬之人,心如利刀,眼如火車,割截燒滅功德行藏。

「六者,貪婬之人,到剎利眾,然結使火、起貪欲薪,意欲剝奪猶如羅剎;到婆羅門眾不生慚愧,猶若幻人,但作妖祥說不淨事;到沙門眾不知歸依,動諸情根如膠著草,欲染諸使圍繞意根,六情火起燒善種子,破滅先世梵行白業,舉手動足猶如利刀,眼如猛火口如羅剎,遍體毛孔婬火所使。

「七者,貪婬之人,造八種業,殺生、作殺生具刀劍杖等、和合男女、作大妄語、飲酒、歌頌作婬境界,或復偷盜一切寶器、莊嚴蟲聚,為心王所使,眼根惡狗偷噉臭穢。

「八者,貪婬之人,為婬所使,心如大火亦如鐵聚,直當陷墜,破滅梵行,必墮地獄。

「九者,貪婬之人,身壞命終如擲貝珠頃,必定當墮赤銅地獄。赤銅地獄縱廣正等七千由旬,如銅花林,下有鐵床,床上復有百千由旬熱銅八楞柱,柱端有鏡,鏡中自然有諸女像或作男形,婬人愛念,動諸情根,同時火起,銅花化為大熱鐵釘,銅柱變成沸銅,鑊湯鐵床火然,女化為狗,男化為刀,驅蹴罪人受無量苦,噉熱鐵丸,吞飲洋銅,求死不得,經無量歲,壽命一劫。

「十者,貪婬之人,不得見佛,如重雲障,破梵行故,必定當墮阿鼻地獄,身滿獄中壽命一劫,左右宛轉復經一劫。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婬欲,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地獄命終,生鳩鴿中,受龍蛇身,污梵行故,百生千生不見於佛,不聞於法,終不得道!」

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婬欲不斷絕,  相續生眾生,
無明為根本,  老死刀所切。
橫受毒蛇林,  血盛囊不淨,
如糞蟲樂屎,  貪婬者亦然。
九孔流欲火,  恩愛如毒刺,
顛倒妄見起,  幻惑故生愛。
一切女色滑,  如樹生狂花,
顛倒風所吹,  萎花為蟲聚。
女人如畫瓶,  渧渧膿血流,
瓶滿復淋漏,  不淨盈于外,
眼見不淨汁,  如偷狗貪婬。
當自滅諸愛,  一心觀不淨,
服飲於甘露,  住大涅槃城。」

佛告舍利弗:「若有持心、持身不造婬欲,持眼不視婬色,持耳不聽婬聲,持鼻不嗅婬香,持舌不觸婬舌,如此名為具足智慧,行八正路。不婬淨身心,喻如蓮花,不著塵垢,成須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羅漢道、辟支佛道、無上大道,皆從不婬清淨故得。

「口四業者,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讚歎邪見語:

「若能不妄語,  說不妄語戒,
持口如佛口,  常說誠實語。
是人生天上,  口香熏諸天,
若生於世間,  謂諸香莊嚴,
猶如香山水,  流入涅槃河。
若能不兩舌,  心亦無二種,
舌如諸佛舌,  蓮花葉覆面,
五種雜色光,  從於舌相出,
常說大人法,  至誠不兩舌。
若能不惡口,  是名大丈夫,
人中端正者,  一切皆樂見。
如栴檀雜香,  若能不綺語,
口常出妙香,  猶如優鉢羅。
生處得值佛,  口業如實淨。
若不讚邪見,  不說邪見業,
生處常出家,  正命常具足,
如佛住涅槃,  皆從實語得。」

佛告舍利弗:「口四過者,有十大惡業。何等為十?

「一者,妄語人誹謗人,不聞言聞,不得道果言得道果,不見言見,如此惡人,雖不得病,猶如癩狗。」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一切天人中,  猛火燒鐵丸,
燒破一切人,  此賊不為勝。
何等為大賊?  唯有一種人,
寧使節節火,  骨化為融銅,
吞噉於刀山,  鑊湯刀鋸解,
碎身作火聚,  此苦不為惡。
妄語大毒害,  燒壞天人福,
遊行阿鼻獄,  刀輪為脚足,
鐵毒蛇為舌,  口火燒大千,
眼如迸鐵丸,  雨大鑊湯雨,
燒滅善根花,  畢定墮惡道,
無量億千劫,  求出無由脫。
如是大惡人,  舉身是火山,
燒壞一切善。

「惡口者,口雖含香,臭如死尸,恒樂說他諸不善事,口所吐說如刺、如刀、如劍、如戟、如屎、如尿、如蟲、如膿。天、人中香,無過善語;三界中臭,無過惡口。

「二者,惡口之人,口有所吐,如雨鐵丸,燒壞他家,此人未來墮大地獄,熱鐵燒身,飲熱鐵汁;設生世間,作病癩狗及病癩人,無量劫中常食膿血,心所念者,純是不善與惡相應。

「三者,兩舌,其兩舌人猶如水火,不作言作,他人作善,實言淨語,狂橫言非,他所不作,橫為他作,一切世人常不樂見,必定當墮大惡道中,銅鋸解舌,為數千段。

「四者,綺語,綺語者反上作下,反下作上,調戲無節,巧言利辭,說無益語、說不利語、說無義語,讚歎五欲語、心不明了語、黑暗語,如刺、如林,鉤羂眾生。此人惡報命終,當墮刺林地獄,百千鐵刺鉤其舌,出作百千段。

「五者,讚歎邪見,邪見之人,口如盛火,燒諸善根,無父、無母、無佛、無法、無比丘僧、無阿羅漢、無辟支佛、無師、無友、無善知識。心如疾風,吹崩一切諸善根樹,此是大賊。說無因果,口如大水,漫流三界,婬欲無度,調弄同類,造五無間,斷絕般若,犯四重禁,至無間罪,皆從邪見、顛倒惡心。邪風吹動惡不善口,阿鼻獄火鐵刺舌生。如此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讚歎邪見,此大惡人雖在世間,四大所成、五陰嚴飾,當知地大即是鐵山、刀林、劍樹,百千鐵刺,無數鐵蟲、鐵嘴、諸烏、鐵網、蒺車轢絕其身,當知水火即是融銅,無數鑊湯是熱鐵丸,沸屎鐵河以流節間,當知大小節節自然,猶如銅柱,眾火同時從六根起,燒壞身心,墮大地獄,當知風大猶如雹雨,無數刀林百千劍樹,動於支節從溪谷生,當知五陰即是五賊,十八羅剎繫屬獄種閻羅王民,識為熱鐵,狀如融銅,滿阿鼻獄,自高強健,多力惡口,罵詈誹謗毀呰人者,今安所在。」

佛告舍利弗:「惡口、妄語、兩舌、綺語、讚邪見者,此人不為一人作賊,普為一切諸天、世人作大劫賊。譬如群賊威力自在,燒破一城,殺害一切及四天下一切人民。此人所得罪報,為多少耶?」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人所得罪,如須彌山不可稱量。」

佛告舍利弗:「此人雖復獲大罪報,不如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讚歎邪見,須臾所造獲大重報,身壞命終墮大地獄,經無量劫受苦無窮,百千諸佛不能得救。諸佛觀此謗法罪人,與十方界地獄俱生地獄俱滅,是故智者當攝身口!」

佛告舍利弗:「若有受持此十善戒,破十惡業,上生天上為梵天王,下生世間作轉輪王,十善教化,永與地獄三惡道別,譬如流水至涅槃海;若有毀犯十善戒者,墮大地獄,經無量世受諸苦惱。舍利弗!汝好受持十善戒羯磨法,破十不善業。」

時舍利弗及諸大眾,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受十善戒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