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佛说十二头陀经|求那跋陀罗译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佛说十二头陀经|求那跋陀罗译

发布时间:2016/12/19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1416

佛说十二头陀经

蝉友圈

[toggle title=”查看简体版” state=”close”]

佛说十二头陀经

宋于阗国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给孤独园精舍,与八千比丘僧、菩萨万人,皆着衣、持鉢游行乞食。食已,至阿兰若处,加趺而坐。

尔时,世尊怡然微笑。时,长老摩诃迦叶从座起整衣服,长跪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从昔来,未曾见佛无缘而笑。愿见哀愍,告示我等。」

佛告迦叶:「见阿兰若处,十方诸佛皆赞叹,无量功德皆由此生。求声闻者得声闻乘,求缘觉者得缘觉乘,求大乘者速得无上正真之道,我今住此,是故喜耳!」

尔时,摩诃迦叶闻佛所说,欢欣踊跃叹未曾有,重白佛言:「世尊!此阿兰若处利益弘深,能令众生依此修学成三乘道。唯愿,世尊!开示我等阿兰若法。」

佛告迦叶:「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略说其义。」

迦叶白佛言:「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迦叶:「阿兰若比丘,远离二着,形心清净,行头陀法。行此法者,有十二事:一者、在阿兰若处;二者、常行乞食;三者、次第乞食;四者、受一食法;五者、节量食;六者、中后不得饮浆;七者、着弊纳衣;八者、伹三衣;九者、冢间住;十者、树下止;十一者、露地坐;十二者、但坐不卧。

「一者、阿兰若比丘行头陀时,应作是念:『我今在此空闲之处,为无上道舍身命财,修三坚法,死当如?死,不生顾恋。』若至病苦须人之时,当作是念:『我今一身为法出家,法为我伴,若勤行法者即是救护,是为阿兰若法。』行者本以居家多恼,舍父母妻子出家行道,而师徒、同学还生结着,心复多娆乱,是故受阿兰若法,令身远离愦閙住于空闲。远离者,离众閙声,若放牧处,最近三里,能远益善。若得身远离已,亦当令心远离五欲五盖。阿兰若比丘法当如是。

「二者、欲入聚落乞食之时,当制六根令不着色声香味触法,又不分别男女等相,得与不得其心平等,若好若恶不生增减。不得食时应作是念:『释迦如来舍转轮王位出家成道,入里乞食犹有不得,况我无福薄德之人,而有得耶?』是为乞食法行者。若受请食、若众僧食,起诸漏因缘。所以者何?受请食者若得食,便作是念:『我是福德好人故得。』若不得食则嫌恨请者:『彼无所别识,不应请者请,应请者不请。』或自鄙薄懊恼自责而生忧苦,是贪爱法则能遮道。僧食者,入众中当随众法,断事摈人,料理僧事,处分作使,心则散乱妨废行道。有如是等恼乱事故,应受常乞食法。

「三者、头陀比丘不着于色、不轻众生,等心怜愍不择贫富,故受常次第乞食法。

「四者、应作是念:『我今求一食尚多有所妨,何况小食、中食、后食?若不自损,则失半日之功,不能一心行道,为佛法故,为行道故,不为身命,如养马养猪。』是故断数数食,应受一食法。

「五者、得一食时,应作是念:『我今若见渴乏众生,以一分施之,我为施主、彼为受者。』施已,作是愿言:『令一切众生兴福救之莫堕悭贪。』持食至空静处,减一叚着净石上施诸禽兽,亦如上愿。若欲食时,当敷尼师坛净手,作是念言:『身中有八万户虫,虫得此食皆悉安隐。我今以食施此诸虫,后得道时当以法施。』汝是为不舍众生。若不见困乏者,但食三分之二,以自支身命。所以者何?行者若贪心极噉,令腹胀胸塞妨废行道。若留一分,则身轻安隐,易消无患,于身无损则行道无废,是故应受节量食法。

「六者、节量食后,过中饮浆则心生乐着,求种种浆果浆蜜浆等,求欲无厌,不能一心修习善法;如马不着勒,左右噉草不肯进路。若着辔勒,则噉草意断随人意去,是故受中后不饮浆法。

「七者、应入聚落中,拾故尘弃物浣之令净,作弊纳衣覆除寒露。有好衣因缘,则四方追求堕邪命中。若得人好衣,则生亲着;若不亲着檀越则恨。若僧中得衣,如上说僧中之过,有好衣是未得道者生贪着处。好衣因缘招致贼难,或至夺命。有如是等患故,应受弊纳衣。

「八者、应少欲知足,衣趣盖形,不多不少,白衣为好故畜种种衣,或有外道苦行裸形无耻。是故佛弟子应舍二边,处中道受,但三衣法。

「九者、若佛在世若灭度后,应修二法,所谓止观。无常空观,是佛法初门,能令厌离三界。冢间常有悲啼哭声,死尸狼籍眼见无常。又火烧鸟兽所食不久灭尽,因是尸观,一切法中易得无常想。又冢间住,若见死尸臭烂不净,易得九想观,是离欲初门。是故应受冢间住法。

「十者、行人已作不净无常等观,得道事办。若未得道者心则大厌,是故应舍至树下思惟求道。又如佛生时,成道、转法轮、般涅槃时皆在树下,行者随诸法常处树下,有如是等因缘故,应受树下坐法。

「十一者、在树下住,如半舍无异,荫覆凉乐又生爱着,我所住者好。彼树下如是等生漏故,至露地住,作是思惟:『树下有种种过:一者、雨漏湿冷;二者、鸟屎污身、毒虫所住。有如是等过,空地则无此患。』露地者着脱衣裳随意快乐,月光遍照令心明利,易入空定,是故应受露地坐法。

「十二者、身四威仪中坐为第一,食易消化气息调和,求道者大事未办,诸烦恼贼常伺其便,不宜安卧。若行若立心动难摄,亦不可久,是故应受常坐法。若欲睡时脇不着席,是为十二头陀之法。」

佛告比丘:「汝等念者系心一处无令散乱,禅定功德从是得生。一切凡夫以颠倒故,系有我人众生受命,随逐假名起诸妄见。从本以来五阴清净,空无我所,不生、不灭、不出、不在;非凡夫、非不凡夫、非圣人、非不圣人,离诸名数言语道绝;诸佛不能行、不能到。汝等今者宜各静缘谛观身相。」

时诸比丘闻佛所说,心生欢欣,即观此身,皮肤、血肉脓烂秽恶,筋骨脉髓肪膏脑膜,目泪洟唾肝胆脾肾,心肺痰癊、生熟二藏,小肠大肠、大小便利,发毛爪齿胞垢污等,三十六物九孔不净,从外至内从内至外,推求我相了不可得。精勤不已遂见色心念念生灭,如水流灯焰,生无所从来,灭无所至,现在不住。知此五阴从本以来空无所有,灭除诸相证如实智,成阿罗汉。诸菩萨等,思惟法已,得无生忍,满足十地。

佛告诸大众:「谁能于后像法之中,护持此经广宣流布,使求佛道者识其要妙?」

时天帝释与龙神八部,闻佛宣告从空而下,稽首佛足,而白佛言:「世尊!若像法之中有三乘人,在空闲处求佛道者,我等为作卫护,不令诸恶鬼神得娆乱之。」

文殊师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我当承佛威神,于未来世护持此经使不断绝,有修学者为作开导。」

尔时,阿难前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云何奉持?」

佛告阿难:「此经名为『头陀苦行』,亦名『离着集诸善本』,汝当奉持。」

尔时,天龙八部、一切大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说十二头陀经

[/toggle]

 

佛說十二頭陀經

宋于闐國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給孤獨園精舍,與八千比丘僧、菩薩萬人,皆著衣、持鉢遊行乞食。食已,至阿蘭若處,加趺而坐。

爾時,世尊怡然微笑。時,長老摩訶迦葉從座起整衣服,長跪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從昔來,未曾見佛無緣而笑。願見哀愍,告示我等。」

佛告迦葉:「見阿蘭若處,十方諸佛皆讚歎,無量功德皆由此生。求聲聞者得聲聞乘,求緣覺者得緣覺乘,求大乘者速得無上正真之道,我今住此,是故喜耳!」

爾時,摩訶迦葉聞佛所說,歡欣踊躍歎未曾有,重白佛言:「世尊!此阿蘭若處利益弘深,能令眾生依此修學成三乘道。唯願,世尊!開示我等阿蘭若法。」

佛告迦葉:「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略說其義。」

素食学校

迦葉白佛言:「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迦葉:「阿蘭若比丘,遠離二著,形心清淨,行頭陀法。行此法者,有十二事:一者、在阿蘭若處;二者、常行乞食;三者、次第乞食;四者、受一食法;五者、節量食;六者、中後不得飲漿;七者、著弊納衣;八者、伹三衣;九者、塚間住;十者、樹下止;十一者、露地坐;十二者、但坐不臥。

「一者、阿蘭若比丘行頭陀時,應作是念:『我今在此空閑之處,為無上道捨身命財,修三堅法,死當如?死,不生顧戀。』若至病苦須人之時,當作是念:『我今一身為法出家,法為我伴,若勤行法者即是救護,是為阿蘭若法。』行者本以居家多惱,捨父母妻子出家行道,而師徒、同學還生結著,心復多嬈亂,是故受阿蘭若法,令身遠離憒閙住於空閑。遠離者,離眾閙聲,若放牧處,最近三里,能遠益善。若得身遠離已,亦當令心遠離五欲五蓋。阿蘭若比丘法當如是。

「二者、欲入聚落乞食之時,當制六根令不著色聲香味觸法,又不分別男女等相,得與不得其心平等,若好若惡不生增減。不得食時應作是念:『釋迦如來捨轉輪王位出家成道,入里乞食猶有不得,況我無福薄德之人,而有得耶?』是為乞食法行者。若受請食、若眾僧食,起諸漏因緣。所以者何?受請食者若得食,便作是念:『我是福德好人故得。』若不得食則嫌恨請者:『彼無所別識,不應請者請,應請者不請。』或自鄙薄懊惱自責而生憂苦,是貪愛法則能遮道。僧食者,入眾中當隨眾法,斷事擯人,料理僧事,處分作使,心則散亂妨廢行道。有如是等惱亂事故,應受常乞食法。

「三者、頭陀比丘不著於色、不輕眾生,等心憐愍不擇貧富,故受常次第乞食法。

「四者、應作是念:『我今求一食尚多有所妨,何況小食、中食、後食?若不自損,則失半日之功,不能一心行道,為佛法故,為行道故,不為身命,如養馬養猪。』是故斷數數食,應受一食法。

「五者、得一食時,應作是念:『我今若見渴乏眾生,以一分施之,我為施主、彼為受者。』施已,作是願言:『令一切眾生興福救之莫墮慳貪。』持食至空靜處,減一叚著淨石上施諸禽獸,亦如上願。若欲食時,當敷尼師壇淨手,作是念言:『身中有八萬戶蟲,蟲得此食皆悉安隱。我今以食施此諸虫,後得道時當以法施。』汝是為不捨眾生。若不見困乏者,但食三分之二,以自支身命。所以者何?行者若貪心極噉,令腹脹胸塞妨廢行道。若留一分,則身輕安隱,易消無患,於身無損則行道無廢,是故應受節量食法。

「六者、節量食後,過中飲漿則心生樂著,求種種漿果漿蜜漿等,求欲無厭,不能一心修習善法;如馬不著勒,左右噉草不肯進路。若著轡勒,則噉草意斷隨人意去,是故受中後不飲漿法。

「七者、應入聚落中,拾故塵棄物浣之令淨,作弊納衣覆除寒露。有好衣因緣,則四方追求墮邪命中。若得人好衣,則生親著;若不親著檀越則恨。若僧中得衣,如上說僧中之過,有好衣是未得道者生貪著處。好衣因緣招致賊難,或至奪命。有如是等患故,應受弊納衣。

「八者、應少欲知足,衣趣蓋形,不多不少,白衣為好故畜種種衣,或有外道苦行裸形無恥。是故佛弟子應捨二邊,處中道受,但三衣法。

「九者、若佛在世若滅度後,應修二法,所謂止觀。無常空觀,是佛法初門,能令厭離三界。塚間常有悲啼哭聲,死屍狼籍眼見無常。又火燒鳥獸所食不久滅盡,因是屍觀,一切法中易得無常想。又塚間住,若見死屍臭爛不淨,易得九想觀,是離欲初門。是故應受塚間住法。

「十者、行人已作不淨無常等觀,得道事辦。若未得道者心則大厭,是故應捨至樹下思惟求道。又如佛生時,成道、轉法輪、般涅槃時皆在樹下,行者隨諸法常處樹下,有如是等因緣故,應受樹下坐法。

「十一者、在樹下住,如半舍無異,蔭覆涼樂又生愛著,我所住者好。彼樹下如是等生漏故,至露地住,作是思惟:『樹下有種種過:一者、雨漏濕冷;二者、鳥屎污身、毒蟲所住。有如是等過,空地則無此患。』露地者著脫衣裳隨意快樂,月光遍照令心明利,易入空定,是故應受露地坐法。

「十二者、身四威儀中坐為第一,食易消化氣息調和,求道者大事未辦,諸煩惱賊常伺其便,不宜安臥。若行若立心動難攝,亦不可久,是故應受常坐法。若欲睡時脇不著席,是為十二頭陀之法。」

佛告比丘:「汝等念者繫心一處無令散亂,禪定功德從是得生。一切凡夫以顛倒故,繫有我人眾生受命,隨逐假名起諸妄見。從本以來五陰清淨,空無我所,不生、不滅、不出、不在;非凡夫、非不凡夫、非聖人、非不聖人,離諸名數言語道絕;諸佛不能行、不能到。汝等今者宜各靜緣諦觀身相。」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心生歡欣,即觀此身,皮膚、血肉膿爛穢惡,筋骨脈髓肪膏腦膜,目淚洟唾肝膽脾腎,心肺痰癊、生熟二藏,小腸大腸、大小便利,髮毛爪齒胞垢污等,三十六物九孔不淨,從外至內從內至外,推求我相了不可得。精勤不已遂見色心念念生滅,如水流燈焰,生無所從來,滅無所至,現在不住。知此五陰從本以來空無所有,滅除諸相證如實智,成阿羅漢。諸菩薩等,思惟法已,得無生忍,滿足十地。

佛告諸大眾:「誰能於後像法之中,護持此經廣宣流布,使求佛道者識其要妙?」

時天帝釋與龍神八部,聞佛宣告從空而下,稽首佛足,而白佛言:「世尊!若像法之中有三乘人,在空閑處求佛道者,我等為作衛護,不令諸惡鬼神得嬈亂之。」

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我當承佛威神,於未來世護持此經使不斷絕,有修學者為作開導。」

爾時,阿難前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云何奉持?」

佛告阿難:「此經名為『頭陀苦行』,亦名『離著集諸善本』,汝當奉持。」

爾時,天龍八部、一切大眾,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十二頭陀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