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地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南地区 > 四川地区 > 峨眉山 > 古德名士 > 【普陀山朝圣】印光大师在普陀山法雨寺闭关的经历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普陀山朝圣】印光大师在普陀山法雨寺闭关的经历

发布时间:2017/06/30 古德名士 普陀山游学 浏览次数:1585

普陀山朝圣讯: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夏,法雨寺大众一再坚请大师讲经,大师推辞不掉,就为大家讲了一座《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便蒙钞》是清代红螺山资福寺达默法师编写的,为初学佛人按照天台教理,对弥陀要解进行逐条解说,印光大师这次讲经就选择《便蒙钞》来讲。

讲完《便蒙钞》后,印光大师就在关房闭关专修念佛。(闭关是佛教的一种修行方式,指闭门谢客隐居修行。闭关者或者阅读藏经,研究教理,或者专修一门,根据各人的目标而有所不同。期限也不一定,有几个月的,也有几年的。闭关期间,以不出关房为原则。因此,关房外须有人照顾饮食、医护等,称为护关。一座寺院有法师发心闭关修行是寺院的一件大事,往往要举行隆重的闭关仪式,由方丈带领全体僧众到大殿礼佛后,送闭关者入关;闭关圆满结束,方丈再带领大众迎接闭关者出关。)

大师修净土宗,闭的是净土关,他闭关的期限定为三年,护关侍者是融明法师。大师对明心法师的闭关指导中,介绍了自己的闭关经验:“入关仪式没有固定,总之以至诚恭敬为主。闭关专修净业,当以念佛为正行。早课仍照常念楞严,大悲十小咒。晚课弥陀经、大忏悔、蒙山,这些都要每天常念。此外就是一心念佛,应当从朝至暮,行住坐卧常念。躺卧时心中默念,常怀恭敬。只求心不外驰,念念与佛号相应;若心起杂念,当下摄心虔诚念佛,杂念就能消灭。切不可瞎想,什么得神通,得名誉,兴建寺庙等等。若有这些杂念妄想,时间一长必定着魔。纵然心地清净,伏住妄想,也不可心生欢喜,对人自夸。”

温州居士周孟由和弟弟周群铮到普陀山参访,发现法雨寺藏经楼的一间寮房门上贴着“念佛待死”四个字,兄弟俩认定里面有高人,叩门顶礼后,见到一位老法师,一问,正是狄楚青居士介绍的印光大师。周氏兄弟请教念佛,大师随缘开示,离开时,给了他们一些书信的底稿。

法雨寺化闻老和尚圆寂,高鹤年居士前往吊唁,与印光法师在丈室会晤。大师寮房之中,除了淡薄的衣单,别无长物,高鹤年居士不禁赞叹大师为清净僧宝,是得道高僧,说:“自古以来,大善知识都是威仪洁净,道气逼人,令人妄念不起,印光大师的威仪和道气,跟那些宗门教下的高僧没有两样。”高鹤年遂与大师成为莫逆的知己。

印光大师第一期三年闭关结束后,护关侍者融明法师回了家乡,大师给他写了一封信,嘱咐他要亲近净土道场和善知识,以免在与俗人的交往中,逐渐淡忘念佛求生净土这件大事,要做到“时时努力,念念在道,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这才可以在家乡随缘常住。”又表示:“谛闲法师专修净业,想必有大成就。他能把那些撑场面的心,统统放下,至极恳切念佛,恐怕他已经深得念佛三昧,我还没能得一心,日后没脸见他。所以我当仁不让,打算继续闭关。”

于是,印光大师又继续闭关三年。大师长期阅读大藏经,闭关专修念佛,亲证念佛三昧,为他日后弘扬净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印光法师文钞增广卷一-与融明大师书》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复明心师书》

《余会心-印光大师故事》

《印光大师永思集-高鹤年-印光大师苦行略记》

普陀山佛教朝圣资讯

来源|网络

关注佛旅网公众号更多精彩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