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文化 / 虚云老和尚的结发妻子 50年后给他写了封信…

虚云老和尚的结发妻子 50年后给他写了封信…

文:百年虚云

一瓶一钵垂垂老,万水千山得得来。深陷红尘的人们,觉得出家是一件挺惬意的事情,世事一抛,芒鞋一穿,挚瓶将钵,云水天涯,何其自在。其实哪有那么简单。人说,出家乃大丈夫之行,非帝王将相所易为。没有一种坚如磐石的信念,没有一种坚韧决绝的意志,是很难做到的。

虚云老和尚生出来时是一个肉球,母亲因惊厥而弃世,王氏,虚云老和尚庶母,出家后法名为妙净。虚老由庶母王氏抚养长大,父亲四十岁得子,钟爱有加,希今后能够科举及第,光宗耀祖。然师从小对佛法感兴趣,十七岁萌出家之志,为挽其心,在虚云和尚十七岁时,父为师娶二房妻子,一田氏,一谭氏,云老与二妻同居一室而不染。

后虚云和尚弃家前往闽海鼓山涌泉寺,礼妙莲长老为师出家。在同治三年甲子,虚云和尚父去世,庶母遂领二媳入佛门为尼。田氏出家后,法名真洁。旧患咯血,披剃四腊即离世;谭氏,为湘乡观音山尼,法名清节。师七十一岁,滇督李帅,暨其家眷来寺皈依。夏间,由鼓山转来湘乡家信,拆阅,系师在俗之发妻谭氏所寄。信里这样写道:

拜违尊颜,时深系念,奈云山阻隔,音问难通,疏慢之愆,职是之故,遥维德公大和尚,动定绥和,法体康健,曷胜远祝。

忆君遁别家山,已五十余年,寤寐之间,刻难忘怀,未审道履何处,仙乡何在,未获卫侍左右,实深歉疚!

今春正月。侧闻高隐闽海。优游自得。闻之不禁悲喜交集。然究未知的实下落。真令悬恋难测。因念上离父母养育之恩。下弃吾等结发之情。清夜思惟。其心安忍。况今兄薄弟寒。父母年迈。吾等命乖。未能兴宗继嗣。家中无倚靠之人。宗嗣无接续之丁。每忆念及。未尝不涔涔泪下也。

儒以五常为道,昔湘仙尚度文公,及妻,且我佛以亲怨平等,调达耶输,尽先度之,想吾等与君岂非缘乎!既不动乡关之念,还须思劬劳之恩,吾等无奈之何,今将家事,略述大概。

自驾别后,慈父令人四探无著,恸念于怀,常感有病,告老回家,养病一年余,至甲子年(同治三年)十二月初四日巳时逝世,丧事办妥后,姨母(即庶母王氏)领我并田氏小姐,同入佛门,姨母法名妙净,田氏鹅英,法名真洁,我名清节,家事概交叔婶料理,多作善举公益,余不烦叙。

鹅英吐红,披缁四腊,撒手西归,乙亥年伯父在温州病故,我大哥现牧西宁府,荣国(从弟)偕鹅英三弟赴东洋,华国继续君嗣,至富国从君去后,未见音信,古谓大善无后,君虽僧伽再世,然顿绝二祠香烟,虽是菩萨度尽众生,未免使愚迷谤无孝义,吾本于孝义有亏,常慕君之灵根深厚,志昂誓坚,若运花之不染污泥,又何必远离乡井,顿忘根本,吾之所以痛苦呈书者,特为此也。

去冬宣统元年己酉岁,十二月初八辰时,姨母王氏(比丘尼妙净)告辞西归,弥留时,跏趺说偈,偈云:

每因恩爱恋红尘,贪迷忘失本来人!八十余年皆梦幻,万事成空无一人!

今朝解脱生前累,换取莲邦净妙身。有缘念佛归西去,莫于苦海甘沉沦!

说毕,敛视寂逝,异香数日,端坐巍巍,俨然如生,嗟呼!世虽梦幻,本人也感涕矣!今寄数语,使知家中事务,信到之日,速请束装就道,万勿迟延,并将富国一同回家,(富国从弟,前与师同走出家。)不枉清节倾渴翘冀,端尽愚忱,是吾所深幸也。况兹圣教凋零,楚夏风俗,君岂不知,伏祈我师如迦叶尊者,放紫金光,同作法侣,满腔蓄泪,尽形一望也。鄙语千言难尽,意义在不言中,匪朝匪夕,盼祷无涯矣!肃此敬叩慈安,伏乞丙鉴不宣。

君亦鸿雁别故乡,冲霄独自向南翔,可怜同巢哀哀侣,万里秋风续恨长!

望断天边月,泪泉泻满睛,我栖湘江上,竹痕已成斑!

君必成大道,慧业日当新。昔时火宅侣,原是法城亲。

尼弟子清节顶礼百拜,哽咽泣书。(宣统二年二月十九日)

热门点击

为什么很多高僧大德修行一生还身染重疾?

我们不要看到出家僧众或是居士修行后还生病就大惊小怪。我们不要去在意他有病无病,而要看他今生能不能解决生死问题,能不能稳操往生净土的船票,这才是大事因缘。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20-37653981
18826280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