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李翱居士(西元772~841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李翱居士(西元772~841年)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东坡墨宝秀风采六榕寺里寻舍利浏览次数:987

李翱,字习之,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县东)人,自幼勤於儒学·博雅好古,贞元十四年(七九八年)登进士,官至山南东道节度使(总揽数州军事,治所在今四川襄樊)。在朝期间,因其性情刚急,议论无避,常有得罪,元和十年(八二○年)出为郎州(今湖南常德)刺史(一州之最高行政长官),他晚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郎州度过的。

李翱是唐一代儒学大师,和韩愈、柳宗元关系很好,是韩、柳共同倡导的古文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在对待佛教的态度上,开始与韩愈相同,主张反佛,曾写有《去佛斋》一文,认为佛法所说的内容,除了列子、庄子所说过的以外,其外皆是戎狄之道,表达了自己的反佛立场。但自仕途「蹭蹬」,贬宫外地後,他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多与方外人士相交往,深入佛理,探玄究旨。虽然一直在倡导儒学,然而其得自佛学,援佛入儒,儒表佛里,又未容讳言;其言行事迹不仅见於诸多佛典,历代学人也多持此见。

李翱与禅僧有广泛交往,诸如西堂智藏、鹅湖大义、药山惟俨、紫玉通道等大师,皆是他的禅师禅友,其中尤与药山惟俨过从频繁。李翱正是从药山禅师那里警悟得道,顿了本心。(《宋高僧传》卷十七《惟俨传》)任朗州刺史期间,一日到寺里谒见药山,启问「如何是道?」药山不语,只是用手向上指一下天空,又向下指一下面前的水瓶。李翱不解。禅师开口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一闻,顿开茅塞,连忙作礼拱谢,随即口述一偈「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相问无馀说,云在青天水在瓶。」(《五灯会元》卷五《李翱居士传》)李翱在此所悟的是万物各自在的本性,云在青天,水处瓶中,则各任其性也。李翱还曾向过药山说∶《法华经》中所谓的「恶风吹船,飘落鬼国」是什麽意思,药山反问∶「李翱小子问此何为?」身为刺史的李翱觉得受到轻侮,顿时怒形於色。禅师笑著说∶「如此便是『恶风吹船,飘落鬼国』也。」(《居士传》传三四引《真希元传》禅师这里是把李翱比作「船」,李翱心中的嗔毒比作「恶风」,「鬼国」则指苦海地狱,说明李翱未能息灭此嗔心,随其左右沈沦苦海。

李翱援佛入儒、儒表佛里的思想表现在他的哲学著作《复性书》中,他在该书中系统地阐述了性和情的关系。他认为人性是本善的,由於为情所惑,从而使善性不得彰明,唯有通过「无虑无思」、「寂然不动」的「正思」才能去情复性。这实际上就是佛性论的翻版。佛教把清净佛性看作是人的本性,世人因无明而不知其本有的佛性,主张用禅定等方法破除无明,恢复本来佛性。李翱所说的性,实际上相当於佛教所谓「佛性」。他所说的情,实际上相当於佛教所谓「无明」。他所说的正思,则相当於佛教所谓「禅定」。宋代名僧赞宁直言不讳地说∶「(翱)著《复性论》上、下二篇,大抵谓本性明白,为六情玷污,迷而不返。今牵复之,犹地雷之复见天地之心矣,即内教之返本还原也。」(《宋高僧传》卷十七《惟俨传》。难怪韩愈看了《复性书》後,惊呼道∶「吾道萎迟,翱且逃矣。」(同上)说李翱已弃儒逃禅。韩愈的话虽出自赞宁的记载,未必可信,然而李翱的《复性书》沟通儒佛两家思想,以佛解儒,儒表佛里,则属事实。没有对佛教义理的深刻钻研和信奉,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史向前编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