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海仁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海仁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东坡墨宝秀风采六榕寺里寻舍利浏览次数:1335

(西元1886~1978年)

香港的外岛大屿山上,在地名昂平的山腰处,早年有一所毫不起眼、十分简陋的小茅篷,名为「阿弥陀佛茅篷」。茅篷距离宝莲寺有数百公尺,石径崎岖,四周松竹参天,风景极为幽美。茅篷虽然简陋,却住著一位人所共仰的大德,他就是本文要介绍的海仁老法师。海仁老法师,在广东老一辈的法师中,是一位辈份较长,德高望重的尊宿。他是广东僧侣中,最早到江南大丛林参访的人。由於他回到广东宣扬,以後才有筏可、融秋、灵禅、茂蕊等诸位法师到江浙参访,而後弘化各方。所以,海仁老法师在清末民初时代,是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人物。

海仁老法师俗家姓陈,出家後法名法慈,字海仁。他是广东省中山县人,生於清光绪十二年丙戌岁(一八八六年)。他的父亲讳沛槐,务农为业,母亲张氏,在他四岁的时候即因病弃世,这时他的妹妹才出生四个月。他的父亲照应不了这一对孤儿,又续弦,他兄妹二人依继母而长大成人。

海仁幼年读过几年私塾,以家贫辍学,年龄稍长之後,随著父亲下田耕作。他因为自幼丧母,每感璁往寒来,苦空无常,心存郁结,无以自解,因此,就有了出家的念头。光绪三十一年(一九○五年),海仁年二十岁,迳自离家出走,到广东博罗县的罗浮山华首台寺,依述莲老和尚剃度出家。落发後在寺中依师礼佛诵经,撞钟击楗,学习佛门仪轨。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在本山受具足戒。圆戒之後,於宣统元年(一九○九年)出外行脚参访。他初到福建厦门,挂褡於五老峰下的南普陀寺,住云水堂。是时南普陀寺住持是喜参老和尚,喜老是开悟过的人,海仁参谒,受到喜老的开示。

宣统二年(一九一○年),海仁行脚江南,朝礼名山大刹。後来到了宁波,在阿育王寺挂单,拜舍利数月。继而到太白山天童寺,聆慧明老法师讲《法华经》,继而又听佛乘老法师讲《楞严经》。初沐法水,心中喜悦,得未曾有。自是对《楞严经》倍加注意,下过一番功夫。宣统三年,行脚到奉化雪窦寺,在禅堂住了一期;继而又去扬州高 寺,参谒楚泉和尚,入禅堂专究向上一著。每届夏间,即赴各地听经,到了冬天,仍赴高 参禅,如是往返,凡有三年。

一九一三年(民国二年),自扬州去到宁波观宗寺,听谛闲法师讲《楞严经》。是年秋间,他约了同参十人,谒请证圆法师为他们专授《楞严经》。此时月霞法师在上海哈同花园,开讲《摩诃般若经》,海仁到上海听讲。当时同席听讲的还有远参、增秀、海山等诸法师。翌年,海仁曾随著月霞法师,到安徽九华山,朝礼地藏王菩萨道场。并於东崖下院,听月霞法师讲《地藏经》、《金刚经》。

一九一五年(民国四年),海仁法师行脚到安庆迎江寺挂褡,住在藏经楼阅藏。一年馀後,南旋上海,仍继续行脚参访生涯。在江浙一带云游十方,逢冬参禅,遇夏学经。他到过的地方,有扬州福缘寺,听谛闲法师讲《楞严经》,前後凡七次;在虞山兴福寺,听《法华经》;在常州天宁寺,听元奘法师讲《法华经》。先後听过《楞严》、《法华》凡十馀遍。当时的宗门大德,如冶开、来果、法忍等,他都一一亲觐,聆听教诲。

一九一六年(民国五年),海仁法师曾返回广东一行。那时广东的僧侣,多不了解行脚参访的利益,海仁法师乃告以江、浙法筵的概况,鼓励大家及早参访,以增长见闻。於是乃有筏可、茂峰、融秋、灵禅、幻波诸位法师,先後前往江南参访。如筏可、融秋、灵禅三师之到金山江天寺,入大彻堂坐禅;茂峰法师之到宝华山受戒,而後到宁波观宗寺,依谛闲法师学《天台教观》,他还渡海到台湾参访,考察日寇窃据下的台湾佛教;茂蕊法师也到过江、浙参访过,凡此等等,都是受了海仁法师的影响。後来诸师返回广东,皆独树法幢,教化一方。以至於香港的佛教,也是因为这几位法师的弘化而隆盛起来。

一九二○年(民国九年),海仁法师三十五岁,他在扬州随同性莲老和尚到了香港。在此之前,有悦明、顿修,大悦三师,在香港大屿山住茅篷,清苦自修,他们於一九二四年(民国十三年),把茅篷交给纪修老和尚,改建茅篷为十方道场,就是後来有名的宝莲寺。海仁法师初抵香港,也在大屿山几处茅篷挂褡,听性莲老和尚讲授《法华经》,并逐次复讲。性莲老和尚宗说兼通,德学俱备。初到大屿山,见胜境幽邃,是一个清修的好地方,有在此终老之意。乃於讲经之暇,另结茅篷,书其门额曰「阿弥陀佛」。茅篷既成,首举佛七百日,由海仁法师辅佐而完成。过了两年,性莲老和尚返回扬州,以法缘在彼,三年未能返回,乃写信给海仁法师,要他继主「阿弥陀佛」茅篷。

这所简陋的茅篷,位在大屿山地名昂平的山腰,距离宝莲寺有数百公尺,石径崎岖,四周松竹参天,花木扶疏,是一个人迹罕到的地方。茅篷旁边有巨石,兰苔遍布。下有流泉,潺 不息,其味甘冽,风景之胜,环境之幽,不啻人间仙境。海仁法师即以此为安身立命处所,乃在此潜修,足不出山。他修持的定课,为拜佛、拜经。他跪拜处不用木垫,而是铺以大席,五体投地,每日数百拜,寒璁无间。间或出外讲经,回到茅篷之後,入夜仍拜佛无间。他尝对人说∶「每日拜佛,既有功德,又做了运动,二者兼有。不然的话,身著逸魔,无以自拔。」

海仁法师住在大屿山,目的在於自修,不求闻达。但日久之後,香港的学佛人士,终於渐渐知道了大屿山的阿弥陀佛茅篷中,住著一位潜修的大德海仁法师。在那个时代,讲经的法师不多,学佛的人听经殊为不易。因此,香港的学佛人士,就渐渐找到山中,依海仁法师就学,请法师为他们讲经。

在最早依他受学的学生中,有一位名叫林楞真的女青年,年方十馀岁,聪颖好学。在五、六个听经的人中,楞真最为精进。原来林楞真是香港何东爵绅的夫人、何张莲觉居士的内侄辈,何张莲辈觉居士後来在港兴建东莲觉苑,林楞真後来担任东莲觉苑苑长,也成为香港有名的护法居士。此外,先後依海仁法师受学的,比丘如慧广、祖印、泉慧、真常、了知、源慧、宏量、圣扬等;比丘尼如慈祥、宽荣、宽如、愍生、惠光等,是为其中较著者,後来都是港澳两地的弘法健将。尤其是祖印、泉慧二师,於一九五七年,随竺摩法师到檀香山,驻锡檀华寺弘化。年馀後竺摩法师离开檀岛,到星洲弘化,祖印、泉慧二师留在檀香山,住持檀华寺。还有一位愍生法师,他是继林楞真居士之後,继任东莲觉苑苑长的人。

一九三七年(民国二十六年),日寇侵华战起;一九四一年(民国三十年)日寇发动太平洋战争,十二月窃占香港;是年海仁老法师已年近花甲,他不愿在日寇的武装统治下过生活,辗转回粤,经湛江抵达雷州府,驻锡真如精舍,在此居住了五、六年之久。其间常应邀到各地敷演经论,普施法雨。而以到湛江去的次数最多。湛江有一座福寿山寺,住持是一位远慎老尼师。一九四五年(民国三十四年),日寇败降,抗战胜利後,海老到湛江讲经,福寿山寺有一个剃度未久年方十五、六岁的比丘尼去听经,十分精进,海老一见,许为法器。海老於一九四七年(民国三十六年)回香港时,把那位十馀岁的比丘尼也带到香港,予以培育。他就是後来在日本获得硕士学位,一九七二年到美国弘化,在美西洛杉机创办「美西佛教会」和「圆觉寺」的文珠法师。

还有一位妙峰法师,他也正是海仁老法师在湛江弘化时,培育出来的青年学僧。妙峰法师是广东湛江人,一九二七年(民国十六年)出生,十馀岁出家後,依海老座下受教三年有馀,奠定佛学基础。他後来曾到台湾,於一九六二年应聘赴旧金山讲经,他是第一个到美洲新大陆弘法的人,现在纽约住持慈航精舍及金佛山法王寺。

日寇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後,海老回到香港,仍驻锡大屿山的阿弥陀佛精舍。海老早於一九二一年(民国十年)开始弘法,最初是回到他的故里广东中山县,开讲《大乘起信论》。当时参加讲筵的,多为当地教育文化界人士,他们获聆法音,得未曾有。以此因缘,他们成立了一个佛学弘法社,礼请海老为导师。这个弘法社,成为海老在中山县布教的基础。自此以後,乡人皈佛者日多。复以梓里相关,他仆仆往返於香港、中山间,凡十馀次之多,中山县的佛法,由此而得到弘传。

一九二一年(民国十年),海老首次到中山县讲经时,圆满後由中山到澳门,受请於北江丹霞山别传寺,讲《梵网经》。回到大屿山後,未几,再应九龙善信之请,於启仁道讲《维摩诘经》。自此以後,历年应各大道场之邀,开坛说法,演诸经论,历半世纪之久。他先後讲《楞严经》二十馀次,其他经论,随缘演说者,不知凡几。直接、间接得受法益的人,不计其数。

海老身长魁梧,赋性耿直,素行纯朴,澹泊自持。他生平对人以厚,律己以严。於事不徇情、不阿好,有不如法者,辄厉声呵之。他一生懔於因果,薄於享受,不置产业,不积私蓄,不做寺主。信施对他的供养,除道粮外,尽以施人。善信以多资供养,必先入厨,摸其米缸曰∶「当家不受,以有馀米,不增贪念也。」他的一领旧衲,穿著数十年,衣物多馀的,也必以施人。

一九四九年,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始政,许多名山道场,斋粮不继,海老知道了这种情形,乃罄其所有,汇款接济,并多方奔走,劝人布施,以济助大陆寺院。而他自己所住的茅篷,却只长宽丈许,多年失修,蛀烂不堪,天落雨时会漏,他用油纸贴补。信众劝他重修,他说∶「那有这些闲钱?」别人愿意代他修,他亦不许,因陋就简,聊避风雨而已。直到晚年,以茅篷的产权,移交给大光和尚,从此他上无片瓦,下无立锥,就毫无牵 了。有後辈询问其生平履历者,他也从来不说。

海老教导後学,他所授的经论,首作笔记,逐句讲解。学人听讲,也要写笔记,倘有乖遗,必予呵斥。以是,受过他教导的学人,有如受过科班训练。他於诸经论,说理踏实,绝无倥侗之弊。海老一生教演天台,愿生兜率内院。他生平严守本分,不事表扬。力之所及,为佛教培人材。示人以知苦、念佛、修福、惜福等诸平实语,不以奥妙的空话炫人。住大屿山数十年,虽然没有形式上办佛学院,而教导出的後学,相继成材,是以虽无僧学之名,而有僧学之实。

一九六五年,海仁老和尚八十岁华诞,十方善信要给他祝寿,他坚决拒绝,最後不得已,答应在宝莲寺普佛上供,所得果仪,悉数用以结缘。老和尚八十岁以後,较少出外活动,於一九七八年示寂,世寿九十三岁,僧腊七十三夏。老和尚一生志弘《楞严》,教学亦以《楞严经》为主,撰有《楞严经讲义》及相关论文多篇。

(于凌波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