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能观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游记攻略

更多>>

佛旅资讯

更多>>

斯里兰卡

能观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能观法师浏览次数:777

能观法师(公元1866~1941年)

近慈寺位于四川省成都南郊石羊场,本来是成都文殊院的下院,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以年久失修,破落不堪。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能海大师自五台山到太原讲经,未几日寇侵华战争开始,交通中断,不能回五台山,乃带着随行弟子返回四川,初住成都文殊院,而弟子日多,都希望有一处专修黄密的道场,得到文殊院退居方丈法光老和尚协助,把文殊院下院近慈寺,供能海开办道场。近慈寺寺院甚大,但因年久失修,十分破旧。能海法师乃雇工修缮,先行迁入,再重加建设。

能海法师以培育僧材的理念,改建近慈寺为密宗金刚道场。他把近慈寺的改建工作,委托给他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的同修道友能观法师负责,数年之后,近慈寺建有五堂口、一所译经院,相当于一所体系完整的僧团大学。这五堂的名称是∶沙弥堂、学戒堂、学事堂、加行堂、金刚院,外加一所专门培养汉藏译经人才的译经院,并特别由北京请来一位札萨大喇嘛主持。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年),能海法师二度入西藏学法,把近慈寺的法务交给能观法师负责。

能观法师,俗家姓程,名昌祺,字芝轩,四川省黔江县人,清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出生。少年孤苦,奋发自励,曾中武秀才。光绪二十六年(一九○○年),与吴鼎昌,刘宗沛联袂留学日本。能观进入日本宏文师范学校,吴鼎昌初入成城学校普通科,后专学经济,刘宗沛入东京高级商业学校。适孙中山先生在东京组织同盟会,能观与刘宗沛、吴鼎昌等一同加入。后来三人先后回国,吴鼎昌仕途得意,民国(一九一二年)后任中国银行监督、总裁,创办《大公报》,以至于日寇侵华战争期间,担任贵州省主席等要职。而程芝轩、刘宗沛,后来先后出家做了和尚。

能观于光绪末年(一九○八年)学成返国,他有感于清廷内政不修,社会凋蔽,农村破产,失业者众,亟谋改革之道,欲倡办职业教育。他乃撰写课程纲要,上书清廷学部,请予推广。此后东南各省,始有职业学校的设立。

宣统三年辛亥(一九一一年),武昌起义,四川响应。民国肇建后,四川督军熊克武,以芝轩为同盟会同志,举芝轩为督军府教育部长。芝轩治事忠勤,日步行赴官署,雨则张伞蹑屐,属吏受他的感化,人皆廉洁,事无滞积。既而目睹革命人士日趋腐化,争权夺利,政以贿成。力争之,而弗能用,慨然叹曰∶「革命者固如是乎?」乃称病辞归。

继而在成都创办了一所职业学校,亲自任教,以为模范。他办教育主张学生自治,每有建设改革,皆写成标语,以示方向;又使学生讨论,然后施行。每星期六下午与星期日,必与学生集会讨论学校行政得失,众生个人勤惰,自省过失。初有自讳者,而同学纠其失,故学生不敢自欺,人人自奋,过失日寡。学校宿舍洒扫清洁事务,皆由学生轮值。数百学子,毋须管理,事务仅教员一、二兼任之。数年之间,成绩甚着。

后来地方上以教育法令问题,推举芝轩为代表到北京请示。公毕,到东三省游历,考查当地教育。参观其职业学校,览其章程,赫然则与他前所上教育部的相同。回到成都,成都有教会所办的华西学校,创校者西人某,邀请芝轩参预华西学校改革。这所学校本来只是中学程度,经过芝轩的擘划改革,草拟章程,申请立案,提高程度,不十年间,由高中改制为大学,即后来有名的华西大学。芝轩初任文科主任,后任教务长,校中重要的章程制度皆由芝轩制定,内外公文皆由芝轩主稿。他所聘请的教授,皆是蜀中宿儒,及海内外科学专家,故华西大学之名,声誉雀起。

芝轩虽然在教会学校任教,但他并不信西人的宗教。早在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成都的少城公园,有「少城佛学社」的组织,四川大学教授刘洙源(后来出家法名昌宗),及一位军人出身的龚辑熙居士(即后来出家的能海法师)等,都曾在此讲经,芝轩与刘洙源、龚缉熙均为好友,日往听讲,以此而信仰佛教。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早年与他同往日本留学的刘宗沛居士,于是年出家法名慧定。

刘宗沛是四川威远县人,廪生出身,自日本留学归国后,初在北京任职,民国肇建(一九一二年)后返回四川,历任夔关坐办、四川财政厅科长等职。民国九年(一九二○年),刘湘逞兵渝州,四川督军熊克武命宗沛往交涉。宗沛临行匆遽间取书一卷,途次启视,则是一本《阿弥陀经》,读之无所悟。这时夔关监督朱芾煌,适自京师归,劝宗沛皈佛,而成都少城公园有佛学社之设置,旧友程芝轩、龚缉熙等均往听讲,这时宗沛外伤国政,内感川祸,回念初心,徒呼负负。遂发心长斋奉佛,日持圣号十万为常课。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奉命代理四川财政厅长,固辞。日与程芝轩、龚缉熙等,以弘扬佛法为己任,凡遇刻经、放生善举,恒随喜捐资。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宗沛辞职回乡,就祖遗老屋中辟静室三楹,以诵《楞严经》为日课。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乃依藏僧降巴喇嘛出家。尔后,他舍产改为弥陀道场,度女及戚属四十人出家,遐迩从化,长斋持名者数百人。

刘宗沛出家之翌年,龚缉熙居士也依佛源老和尚出家,法名能海;未几,芝轩亦皈依于佛源老和尚,法名能观。他自此开始茹素,家中设置佛堂,早晚礼佛诵经。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最早在成都设讲座弘扬佛法的刘洙源教,辞去教职,隐居深山潜修。芝轩也有步刘洙源后尘之志,自此他废弃电灯不用,点菜油灯,预为入山作准备。盖恐入山潜修时,山中无电灯而不习惯也。他久想辞职出家,而以校中主事之西人及全校师生之坚留而未果。蹉跎至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先在校中任教,后来赴美留学的方叔轩教授,学成归国,接替了芝轩的工作,至此他才能抽身,辞去华西大学的职务。

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秋,程芝轩居士到五台山落发出家(佛源老和尚已于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示寂),现沙弥相,仍以能观之名为法号,是年他已七十一岁。翌年春,在南京宝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圆戒后回到四川,在重庆、成都弘化。民国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年),能海法师在成都郊外建设密宗道场近慈寺,请能观老法师主持其事,期年而寺宇焕然一新,百馀僧侣住入熏修。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年),能海法师二度赴西藏学法,把近慈寺寺务委之于台源和尚,而法务则委之于能观法师。

民国三十年(一九四一年)夏,能观老法师率僧侣四十人,赴峨眉山毗卢殿,建护国息灾法会,七月功德圆满,返回成都。未几于成都近慈寺示寂,世寿七十六岁。遗言七日荼毗后,骨灰散于河中与水族结缘。生前着有《阴符经解》一书行世。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