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懒悟和尚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懒悟和尚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懒悟和尚浏览次数:739

懒悟和尚(公元1900~1996年)

佛门僧侣中,除了以诗闻名的「诗僧」外,能书善画者更是代不乏人,如唐代狂草书家怀素,五代杰出画家贯休,宋代山水巨擘巨然,元代书画双绝溥光,明末清初更有所谓「四大画僧」──弘仁、石溪、石涛、八大。民国年间,亦有一位以画著名的僧侣,就是法名溪如的懒悟和尚。

释溪如,俗家姓李,出家后法名溪如,号晓悟,河南省潢川县人,出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一九○○年)。「懒悟」这个名字,是因他出家之后,中年时代,全心投入作画习禅,忽略生活细节,经常不洗澡,不换衣服,不拘于形表,这样别人就喊他「懒和尚」,他也不以为忤。日久之后,他索兴把「晓悟」改为「懒悟」,就这样以「懒悟」名世了。

懒悟幼年家贫,读了几年私塾即辍学,十馀岁丧母,贫无所依,乃投入潢川县的远锋庵剃度出家,做小沙弥,随侍庵生,撞钟击犍,习禅诵经。如此过了十年,才受具足戒,成为比丘。

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福建厦门南普陀寺住持转逢法师,把原来为子孙庙的南普陀寺改为十方丛林,住持改为「选贤制」,订下十方常住规约二十条,并选出福建同安籍的会泉法师,出任首任住持。会泉锐意改革,和转逢商议办佛学院,培育僧才。翌年,闽南佛学院成立,由会泉担任院长,聘请出身宁波观宗寺观宗学社的常惺法师任副院长,对外招生。是年,懒悟二十五岁,出家十年,由于天资颖悟,努力学习,这时学力已有相当基础。他千里负笈,由河南到了厦门,考入闽南佛学院,成为第一届学生。

在校攻读两年,毕业后东渡日本,据说是研究法相唯识学。在日本居留五年,除了研究佛法外,对绘画发生了兴趣,暇时练习绘画,自得其乐,所以后来他的画有点日本风味,肇因于此。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他回到国内,驻锡灵隐寺,在这断时间,曾入名画家林风眠门下习画,并与国画家唐云为友,互相砥砺,再加以杭州山水名胜的陶冶,使懒悟的画艺进展神速,数年之后,连林风眠和唐云等对他的画也十分赏识和推崇。

大约在民国二十三、四年(一九三四、五年),他离开杭州,欲往庐山东林寺隐居,途经安庆迎江寺,为住持本僧及常住竺庵、心坚二师所挽留,在寺中西堂任职,后来出任安庆城北的太平寺住持。在安庆住了二十多年,以画闻名。

他的画初学四王──王祈、王时敏、王 、王鉴。到安庆以后,致力于创自释弘仁的新安画派遗风,用干墨皴擦,有疏峻之趣;但于石涛、石溪之画也得力颇多。他有一方图章,文曰「二石之后」,可见他画风承袭的源流。但他能变古创新,自成一格,他的画以江南山水居多,清新雅致,秀劲超逸,兼而有之。

由于全心投入作画,对生活细节不大措意,衣着随便,很少换洗,以致污垢满身,他也不放在心上,不但不常换衣,并且也很难得洗一次澡,颇有金山活佛妙善法师的味道。虽然如此,但他在安庆市面上交游愈广,上至达官显要,下至街头百姓,大多相熟。他的「懒和尚」一名,是在安庆被叫开的;而「懒悟」一名,也是由此而改的。安庆有一位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居士,与懒悟友谊颇笃,有诗赠曰∶

云树年年别,交游淡更成。

人间懒和尚,天外瘦书生。

好纸何妨旧,颓毫更有情。

平生任疏略,墨里悟空明。

懒悟在安庆,名气很大,许多官绅名流,都以求得到懒悟的画为荣,而懒悟有他的怪脾气,达官贵人未必能求得,贩夫走卒或至于不求而得。于是安庆流传着安徽省主席刘镇华求画碰壁的故事。

刘镇华(公元一八八二~一九五五年),字雪亚,河南巩县人,辛亥年间曾领导河南民军起义,民国成立后任镇嵩军统领,历任陕西省长,署陕西督军。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内战时失利,丢了陕西地盘。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投身吴佩孚,率军围西安八个月,城中死人无算。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五月,任安徽省主席,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四月去职。故事发生在安徽省主席任内。

传说刘镇华向人夸口,懒悟的画还要不到?他以同乡身分,派人以汽车接懒悟到他官邸吃饭,一叙乡情。懒悟知道他想要画,而又不愿画给他,于是在宴席上左一杯、右一杯,不请自饮,未终席即酩酊大醉。刘镇华无奈,只好派人用汽车送他回去。

懒悟善医道,经常在安庆市上穿街走巷,为人治病。遇到贫困孤幼须要救济者,他大把钱掏出来扶穷济贫;遇到善男信女有困难的,则为之开示佛法,指点迷津。所谓财施、法施、无畏施,他全作到了。

在安庆住了二十多年,他交到一位知心好友,是一位裱褙匠刘师傅。这并不因为刘师傅为他裱画,而是两人相契于心。二人经常相聚,见面却又有说不完的话。后来刘师傅病逝,懒悟伤心的说∶「以后再也找不到知心相谈的人了。」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九五○年以后,他驻锡安徽合肥的明教寺。最初几年,经常参加地方活动,和书画界人士相往还。到了「十年浩劫」期间,他和其它有名气的出家僧侣一样,遭受冲击,并且是名气愈大,遭受的冲击愈大。在当时的种种打击和迫害之下,于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含恨死于合肥市的月潭庵中,世寿七十岁,僧腊约五十五、六年。

一九七九年改革开放之后,安徽省的宗教部门,于一九八一年十月,在九华山为懒悟建塔立碑,予以「平反」,「恢复名誉」。

懒悟生前,随他学画的弟子极多,其中有一位颇得他真传的学生名彭希庆,曾有诗赠懒悟曰∶

枯笔欲写平生事,点染苍烟与绿苔。

爱住青山云雾处,胸中丘壑腕中来。

(本文参考资料∶近代高僧与佛学名人小传,释道元〈书僧懒悟和尚〉)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