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清海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清海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清海法师浏览次数:1392

清海法师(公元1922~1991年)

圆照寺,在山西省五台山台怀镇显通寺后面,由显通寺钟楼对面的石台阶走上去,所见到的第一座寺院就是圆照寺。圆照寺现在占地一万二千馀平方公尺,殿堂楼阁八十馀间,这是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的一座寺院。明永乐朝,印度高僧室利沙来华,永乐帝召见,奏对称旨,永乐帝封他为圆觉妙应辅国光范大善国师,赐金印、旌幡,并为建此寺。以后数百年间,盛衰无常。到了一九六六年后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全山寺院多遭到红卫兵的破坏,出家人也遣返原籍参加劳动改造。十年浩劫过后,到一九八四年,宗教部门调清海法师出任圆照寺住持,在清海手中才把破落的圆照寺修复。

清海法师俗家姓吴,名清圆,河南省南阳邓县人,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壬戌岁中秋节之日,出生于邓县林琶镇的一个佃农家庭。五岁时父母相继过世,孤苦无依,一度流落为乞丐。年岁稍长,受雇于戴芝厚中医师家中做长工,帮戴家牧牛割草,料理杂务。戴医师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常诵《金刚经》,所以清海在戴家受到佛法的熏陶,常去附近的香岩寺礼佛。日久之后,对出家人的清净生活十分向往,而有出家修行的念头。

民国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年),清海年十七岁,决心离俗出家,乃投入陕豫交界处的荆紫关莲花洞,依住持和尚削发为僧,年馀之后,到陕西双喜寺参学。后来闻知能海大师在四川成都弘传密教,同时新都宝光寺传三坛大戒,他千里跋涉,赶往四川新都宝光寺报名受戒,戒师为深德和尚。圆戒后到成都石羊场近慈寺,礼能海上师为亲教师,在近慈寺安居修学,如是十年,到一九四九年,他仍在近慈寺修学密乘。

一九五一年,四川省实行土地改革,近慈寺上百名僧侣,被分配到离寺颇远的贫瘠土地百亩,而寺附近的肥沃地四十亩却分给别人了。这样寺中道粮不继,和尚全要参加做工劳动生产。一九五三年,能海大师到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的成立大会,当选为佛协副会长。会后他到五台山开创道场,选定清凉桥的吉祥律院,做为他弘法传戒、进修定慧的场所。他命弟子先学等先上山筹备,清海也随着先学到了五台山。是年十月,能海大师到清凉桥讲《四分律根本阿含》,以后数年,大师在山上讲经译经,并修缮吉祥律院大殿。这段时间,清海一直随侍在大师身边,担任吉祥律院的维那。这时能海大师已年逾七十,冬季在零下三十度的气候中,也亲自参加各项劳动,这使清海十分感动,他心想誓要效法大师这种为法忘身的精神,为弘扬正法、延佛慧命而努力。

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开始,能海老法师奉命到北京学习,吉祥律院的常住众及五台山全部僧侣都在山上学习。以后数年,又有反右学习、政治学习,太多的学习会影响修行,但是大气候如此严峻,谁也不敢话说。一九六三年,清海随着能海大师自吉祥律院迁到附近的善财洞居住,再过两三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一九六六年夏天,太原的红卫兵到了五台山,以能海大师为首要的斗争目标,由夏至冬,能海老和尚受过多次批斗,到一九六七年初,红卫兵宣布解散全山寺庙,僧侣全部遣散回乡,参加劳动改造,能海大师也在遣返之列。宣布命令之日是丙午年除夕,次日是丁未年春节──一九六七年的二月九日,这天早上,能海老和尚在他和众人同睡的土炕上坐化了。而这时年已四十六岁的清海法师,也随着大伙离开五台山。清海的河南邓县老家,没有一个亲人,他无处可去,就投靠湖北一位远房宗兄,以拉板车为业维持生活,度过了苦难的十年。但在拉板车的生涯中,他仍然独身、吃素、持戒、念佛、心中不忘他是出家人,也永系着佛教事业。

「十年浩劫」过后,落实宗教政策,清海于一九七八年九月返回五台山,宗教部门派他住在灵鹫峰的广宗寺,负起修复广宗寺的任务。这时早年离山的和尚们陆续回山,他结合了一些人,在政府拨款的补助下,修缮广宗寺的工程于焉开始。经过数年努力,广宗寺渐复旧观,这时他已有了许多徒弟。一九八四年初,佛教协会调他到圆照寺出任住持。

这时宗教政策得到落实,佛教日渐复苏。圆照寺也得到政府拨款予以修缮。清海法师除了修缮殿堂外,他在天王殿内补塑了四大天王像,新塑了弥勒菩萨和韦陀尊者像;在大雄宝殿,补塑了三世佛像、三大士像及十八罗汉像;在都网殿内新塑了宗喀巴大师及其二大弟子像,以及四臂观音像、毗卢佛像。继而根据能海大师的遗教,以圆照寺为藏密金刚道场。

他整理了能海上师的遗稿,根据上师的遗教,首重戒律,次修定慧。他曾为弟子们讲过《比丘日诵》、《比丘戒本》、《律海心要》、《四分律》等律典。此外也先后讲过《大般若经》,《大日经》、《金刚顶经》、《现观庄严论》、《中观论》、《因明入正理论》、《俱舍论》、《菩提道灯论》、《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密宗道次第广论》等重要经论。

一九八八年,清海老法师被选为五台山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一九九○年后健康衰退,于一九九一年圆寂,世寿七十岁。他的弟子海照、海信、方僧、信行、海厚、心利等,为他修了一座高十六公尺的覆钵式舍利塔,供养他的灵骨。清海老法师生前编辑过一本《五台山灵鹫中峰大圆照寺树碑记汇集》,这是圆照寺的重文献。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