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佛说净业障经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佛说净业障经

发布时间:2016/11/23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635

蝉友圈佛旅网

蝉友圈佛旅网

失譯人名今附秦錄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毘舍離菴(ān)羅樹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菩薩摩訶薩三萬二千,其名曰壞魔菩薩、神通遊戲光焰菩薩、蓮花身菩薩、放光王菩薩、常調身菩薩、滿眾願菩薩、寶莊嚴堅意菩薩、雜華眼菩薩、淨音聲王菩薩、光照明菩薩、妙真金菩薩、降伏一切諸根境界菩薩、大雷音菩薩、如意光積菩薩、文殊師利法王子,如是等三萬二千菩薩而為上首。

爾時有一比丘名無垢光,入毘舍離城次第乞食,以不知故入婬女家。時無垢光入其家已,是時婬女於無垢光起染污心,作是思惟:「我今必當與此比丘共行欲法。若不從我,我將殞(yǔn)命。」作是念已即便閉門,語比丘言:「願與尊者共行欲事。若不從我,我當必死。」時無垢光語婬女言:「且止。大姊(zǐ)!我今不應犯如此事。所以者何?佛所制戒我應奉行,寧捨身命不毀此戒。」

爾時婬女復更思惟:「我今當以呪術藥草令此比丘共為欲事。」語比丘言:「我今不能令汝退轉毀犯禁戒,但當受我所施之食。」而入舍內,便呪其食投比丘鉢。呪術力故,令此比丘便失正念,起於欲心展轉增盛。爾時婬女見此比丘顏色變異,即前牽手共為欲事。是時比丘與彼婬女共相愛樂行婬欲已,持所乞食還詣精舍。到精舍已,生大憂悔舉體煩熱:「咄哉!何為破大戒身?我今不應受他信施,我今則是破戒之人當墮地獄。」時無垢光向諸比丘同梵行者說如是言:「我今破戒,非是沙門,必趣地獄。」時諸比丘問無垢光:「有何因緣而破此戒?」時無垢光具說上事。時諸同學語無垢光:「仁者當知,此有菩薩摩訶薩名文殊師利,得無生法忍,善能除滅破戒之罪,亦令眾生離諸蓋纏。我今與汝共詣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所,除汝憂(yōu)悔。」

時無垢光猶故未食,與諸比丘詣文殊師利法王子所。到已問訊供養恭敬,即以上事具白文殊師利。文殊師利語無垢光:「汝今且食。食已當共詣如來所問如此事。如佛所說,當共受持。」

比丘食已,與文殊師利共詣佛所。到已頂禮佛足却坐一面。爾時無垢光比丘心懷恐懼不敢問佛。於是文殊師利即從坐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即以上事具白世尊。爾時世尊告無垢光:「汝實爾不?」答言:「實爾。」

佛告比丘:「汝本有心欲犯婬不?」答言:「不也。」

佛告比丘:「汝本無心,云何而犯?」比丘答言:「我於後時乃生欲心。」「如是比丘!心犯欲耶?」答言:「如是。」

佛告比丘:「我常不言心垢故眾生垢,心淨故眾生淨耶?」答言:「如是。」

佛告比丘:「於意云何?汝曾夢中受欲之時,心覺知不?」答言:「覺知。」

佛告比丘:「汝向犯欲,豈非由心而覺知耶?」答言:「如是。」「若如是者,比丘!寤、夢犯欲有何差別?」比丘答言:「寤、夢犯欲無差別也。」

佛言:「於意云何?我先不言一切諸法皆如夢耶?」答言:「如是。」

佛言:「於意云何?如夢諸法是真實耶?」答言:「不也。」

佛告比丘:「於意云何?寤、夢二心俱真實耶?」「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若非真實,是有法不?」「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於意云何?無所有法,為有生不?」「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若法無生,有滅、有縛、有解脫耶?」「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於意云何?無生之法,當墮阿鼻地獄、餓鬼、畜生中耶?」答言:「世尊!無生之法尚無所有,而當有墮三惡道耶?」

佛告比丘:「一切諸法本性清淨。然諸凡夫愚小無智,於無有法不知如故妄生分別,以分別故墮三惡道。」

復告比丘:「諸法無實而現種種所應作事,為著貪欲、瞋恚、愚癡凡夫等故分別諸法。不如如故,非是真實。」

復告比丘:「諸法虛誑,如野馬故。諸法如夢,本性自然逮清淨故。諸法究竟,如水中月、泡沫等故。諸法寂靜,無生老病死諸過患故。諸法無取,非是色法,不可見故。諸法無聚,如虛空故。諸法無性,過諸性故。諸法甚深,過虛空故。諸法廣大,無處所故。法無所作,究竟寂故。法無所依,境界空故。法無根本,畢竟空故。法離蓋(ɡài)纏(chán),煩惱結使不可得故。法離熾然,性不生故。法無障礙,本性淨故。諸法無報,猶如影故。諸法如幻,不如如故。法無所依,妄分別故。諸法流轉,而諸眾生著諸邊故。諸法不起,諸緣各各性相違故。法無染愛,無所屬故。法無穢污,一切結使不可得故。諸法無垢,淨過空故。法無微相,相寂靜故。諸法調柔,性不生故。諸法如如,初中後際無差別故。諸法解脫,不相屬故。諸法無聞,如瓦礫(lì)故。諸法非色,同虛空故。諸法平等,無積聚故。法不可持,猶如虛空不可執故。諸法無得,智者推求不可得故。法無擾(rǎo)動(dònɡ),三世淨故。法無扼(è)縛(fù),破闇冥故。法無荊(jīnɡ)棘(jí),離諸纏故。諸法安隱(wěn),如涅槃故。法無怖畏,過諸畏故。法無彼岸,無此岸故。諸法無量,過算數故。諸法無相,其相空故。諸法無作,斷諸願故。諸法無行,行虛誑故。法無戲論,滅覺觀故。法無窟宅,離住處故。法無有濁,常清淨故。法同涅槃生不可得,空無有故。比丘當知,諸法如是不可宣說,是故我昔坐於道場得無所得,無有一法有出有沒、有縛有解,亦無有法有障有纏、有憂有悔。所以者何?諸法清淨無雜穢故。」

爾時無垢光聞說是法,心懷踊躍悲喜交集,即時雨淚叉手合掌一心觀佛,即說偈言:

「快哉世尊大功德,  諸天世人所歸仰,
善覺一切妙勝行,  稽首能斷諸苦行。
無所依者為作依,  無有導者為獎(jiǎnɡ)導(dǎo),
安住實道常清淨,  稽首世尊大威德。
為世闇冥作燈明,  諸無目者為作目,
深著虛妄能度脫,  稽首勇猛大精進。
已離染污無瞋恚,  於諸縛著得解脫,
等於怨親能解縛,  稽首真實功德聚。
乾竭渴愛及愚癡,  破壞諸有除眾苦,
生死輪轉久已斷,  稽首大力無上乘。
於諸分別無所著,  解脫妙智難思議,
三界最勝離諸垢,  稽首清淨無垢人。
我今悉求如是道,  當脫無依眾生苦,
願令我得如是乘,  終不小乘盡諸漏。
億那由他無量劫,  常受眾苦不捨道,
如月盛滿顯眾星,  我觀如來亦如是。
譬如有人入大海,  其意下劣求水精,
雖遇無量珍寶聚,  捨之而取下賤者。
如人聞佛無量力,  而不生念我當得,
大乘廣博所作事,  放捨菩提證聲聞。
譬如有人見大王,  與諸群臣相圍繞,
不求王位悕(xī)臣佐, 當知是意非黠(xiá)慧。
如人聞佛大功德,  妙勝智慧所作事,
而於小乘生喜樂,  是則下劣懈怠心。
眾生不應貪小乘,  以如闇夜螢火明,
當悕日光普大照,  能破一切諸黑闇。
佛有無量大名聞,  聲徹人天諸惡趣,
佛光微妙為最上,  能照世間諸闇冥。
譬如師子處野干,  其心好樂野干眾,
放捨師子所應作,  而更隨逐野干法。
如有大人在聲聞,  其猶師子在野干,
貪樂小法以為足,  當知是輩行貧道。
若人欲求大乘道,  當應常發如是心,
利益世間斷眾苦,  不應同彼諸聲聞。」

爾時眾會聞無垢光所說偈已,四萬二千天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散摩訶曼陀羅華拘茂陀等供養世尊、文殊師利,讚無垢光作如是言:「善哉善哉!無垢!能報佛恩,於菩提道多所饒益。」

爾時世尊即時微笑。諸佛常法,若微笑時有五色光從口而出,所謂青、黃、赤、白、紅頗梨色,遍照無量無邊世界上至梵世,蔽於日月所有光明,還至佛所繞佛三匝從頂上沒。爾時阿難即從坐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有何因緣而現微笑?諸佛世尊不以無緣而現微笑。」

佛告阿難:「此無垢光比丘有大深慧,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今當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佛告阿難:「此無垢光比丘,於未來世彌勒佛所逮無生忍,亦當供養見賢劫千佛。過是之後復經十劫,供養二十億諸佛已,得成為佛,號名功德蓮華最勝妙行師子雷音如來。」

復告阿難:「功德蓮華最勝妙行師子雷音如來、應、正遍知,彼佛世界名無量音,七寶所成,無有緣覺聲聞弟子,純諸菩薩。彼佛世界常轉平等不退法輪。阿難!此無垢光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所乘妙勝淨佛土故。」

爾時世尊復告阿難:「譬如日光所至之處破眾闇冥。如是,阿難!若有眾生得聞此經,當知是處有大照明,能令眾生於一切法得無障礙。」

爾時阿難前白佛言:「世尊!云何眾生於一切法得無障礙?」

佛言:「且止。阿難!何用問此如是事為?如來若說障與無障,諸天世人皆當驚疑。」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願說障礙不障礙法。諸菩薩聞,能於後時五濁惡世,於諸世法不生染著。」

佛告文殊師利:「夫障礙者,貪欲是障礙、瞋恚是障礙、愚癡是障礙。布施是障礙、持戒是障礙、忍辱是障礙、精進是障礙、禪定是障礙、智慧是障礙。佛想是障礙、法想是障礙、僧想是障礙。空想是障礙、無相想是障礙、無作想是障礙。無行想是障礙、不生想是障礙。文殊師利!取要言之,若於諸法有縛有解,當知如是皆是障礙。」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云何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是障礙法?」

佛告文殊師利法王子:「一切諸法性無障礙,而諸凡夫愚小無智自生分別,於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而作障礙。所以者何?文殊師利!凡愚之人行布施時,於慳眾生不生恭敬,以不恭敬便生瞋心,以瞋心故墮大地獄。身自持戒,見犯戒者而生輕慢,說其過惡令他聞之生不恭敬,以不恭敬故墮於惡趣。自修忍辱,以忍辱故而生高心:『我是忍辱,餘人麁(cū)惡。』以是忍故而生放逸,當知即是眾罪之本。自行精進,於懈怠者生如是念:『如此愚人,不應食他信施供養,乃至不應受一飲水。』常於己身而起貢高、卑下他人,當知是輩愚小無智。自行禪定,見亂想者發如是念:『我常修定,其餘比丘多諸亂心說於邪論。如此之人去道尚遠,何能得佛?』作是念時,隨所起念,一念一劫還受生死,受生死已甫(fǔ),當更修菩提之道。自恃多聞,於無名法以不真智妄生分別,見有所得起大憍慢:『我說是輩是大愚癡無智之人,諸覺所覆非是大人。』雖復志求大乘之道,作如是言:『我當於世為最為勝。』而於聲聞小乘之人不生恭敬,輕慢惡賤說其過罪,以其惡心說麁語故而墮惡趣。」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菩薩不應於佛法中妄宣人惡。」

佛言:「如是如是。文殊師利!於意云何?菩薩豈不於諸眾生常起慈心憐愍愛念,不以惡眼而視之耶?」

文殊師利言:「如是。世尊。」

「復次文殊師利!於意云何?菩薩豈當於一眾生不以聲聞、緣覺、大乘而度脫耶?」「不也。世尊。菩薩未曾捨一眾生而不度脫,常於一切起平等心。」

佛告文殊師利:「譬如良醫等療眾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諸貧民,常作是念:『云何能令眾生免苦得離諸病?』文殊師利!菩薩亦爾,常於眾生起大悲心發平等意:『云何當令一切眾生受行佛法使不斷絕?』又如良醫所有醫方經書呪術不斷絕時,心生歡喜踊躍無量。文殊師利!菩薩亦爾,諸佛種性不斷絕時,心生歡喜亦復如是。文殊師利!一切眾生不盡如醫能治眾病,設有能者是亦難得。文殊師利!菩薩亦爾,不盡如佛起菩提心而自莊嚴,設有能者是亦難得。又如良醫於諸醫方經書祕(mì)術,不應懈怠以修醫法。文殊師利!菩薩亦爾,不應懈怠如羸病人發菩提心。文殊師利!自然無師是為難得,不從他知是亦難得,妙勝之心是亦難得,修行佛法是亦難得。」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於一切法心無障礙逮得清淨?」

佛告文殊師利法王子言:「若有菩薩觀於貪欲是一切法、瞋恚愚癡是一切法,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於諸五欲不生愛樂亦不放捨,觀欲實性即是佛法,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而於五蓋以求菩提,如是觀時不得五蓋及與菩提,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九惱法即是慈心,思惟觀察九惱法時不得他人及與己身,名最上慈,以於諸法無所得故。菩薩觀忍亦復如是,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於犯戒即是不犯、觀非毘尼即是毘尼、觀於繫縛即是解脫、觀於生死即涅槃界,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貪欲界即涅槃界,瞋恚、愚癡亦復如是,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一切法即是佛法,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一切法無有體相亦無根本,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慳及施不作二想、持戒毀戒不作二想、瞋恚忍辱不作二想、懈怠精進不作二想、亂心禪定不作二想、愚癡智慧不作二想,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復次文殊師利!若有菩薩觀諸煩惱即是佛法,是則名為淨諸業障。」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觀諸煩惱即是佛法?」

佛告文殊師利:「於意云何?汝頗見法能還與法作繫縛不?」答言:「不也。世尊!」「文殊師利!於意云何!頗見有法能為諸法作解脫不?」「不也。世尊!」「文殊師利!云何菩薩得無生忍?」文殊師利言:「一切煩惱即無生忍。所以者何?一切煩惱同虛空性。以是義故,我觀諸法無智無斷、無證無修,而諸凡夫障礙所蔽無有佛法,見有斷結修佛法故。」

爾時世尊讚文殊師利法王子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善能解說無盡之法。文殊師利!過去久遠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日無垢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現於世。文殊師利!日無垢光如來壽九十劫,國名眾香。彼佛世界多諸眾生好樂小法,少能修習無上大乘。彼佛世尊般涅槃後,法住千歲分布舍利,如我滅後等無差別。時有比丘名曰勇施,慚愧樂學善修戒身,多聞智慧顏貌端正,成就第一清淨妙色。爾時勇施著衣持鉢入難勝城,次行乞食到長者舍,其家有女容貌端正未適夫主。時長者女見勇施已生愛染心,作如是念:『我若不得勇施比丘以為夫者,當自殞命。』初不向人說如此念,欲心內結遂以成病。爾時勇施乞食得已還詣精舍。而於後時女父命終,爾時其母而問女言:『汝何因緣而致斯病?』女時默然遂不飲食。爾時女母密遣餘女,先來親善同苦樂者,而往問言:『以何因緣而致斯病?』時女答言:『我於先時見一比丘顏貌端正,便生欲心以致斯病。若得從意我病則愈,若不得者便當殞命。』是時餘女聞此事已,還向其母具說上事。其母聞已作是思惟:『今我此女病患如是,若使不得勇施比丘,當作何計?』復作是念:『我今當請勇施比丘數至我家,當使此女從受經法。』

「爾時勇施而於異時入城乞食,復至其家。見長者女身體羸瘦,而問之言:『此女何緣而有此病?』時母答言:『而我此女好聽經法。我常固遮不遂其意,以致斯病。』爾時勇施語其母言:『莫遮此女使不聽法。』母還報言:『尊者!若能教授此女經法,我當聽之。』爾時勇施即便許可。其母語言:『從今已往常至我家。』答言:『可。』爾時長者女聞是語已心大歡喜:『我今當作種種方便,令此比丘於我生著。』時長者女語勇施言:『唯願尊者!哀愍我故常至我舍。』爾時勇施默然許可,即受其食還詣精舍。

「爾時其母語其女言:『從今已往好自莊嚴,以好栴檀種種雜香以塗其身,更著新好上妙衣服。如是莊嚴可得從意。』其後勇施數到其家轉相親厚,數相見故便失正念而生欲心,即與彼女共行婬法,心遂耽(dān)著往來頻數。時彼女夫見此比丘往來頻數,心生疑恚,即設方便欲斷其命。勇施比丘聞是事已,即作是念:『當以毒藥持與彼女令斷夫命。』爾時勇施即以毒藥持與彼女,而語之言:『若必念我,可持此藥以殺汝夫。』時長者女即以毒藥和著食中,勅(chì)其婢(bì)使:『持此飯食以飯我夫。』夫食飯已即便命終。爾時勇施聞彼命終,心生大悔作是思惟:『今我所作是大重惡。何名比丘,受行婬法又斷人命?我今如是當何所歸?』生大憂惱:『我若命終當墮惡道。誰能免我如是之苦?』以是事故,從一精舍至一精舍,惶怖馳走衣服落地,作如是言:『咄哉怪哉!我今即是地獄眾生。』

「時有精舍名曰醯(xī)無,中有菩薩名曰鼻揉多羅,勇施比丘即入其房舉身投地。時彼菩薩問勇施言:『何為以身自投於地?』答言:『大德!我今即是地獄眾生。』又復問言:『誰乃令汝為地獄人?』勇施答言:『我作大罪,犯於婬戒又斷人命。』時彼菩薩語勇施言:『比丘莫怖。我今力能施汝無畏。』爾時勇施聞彼菩薩施無畏聲,心生歡喜踊躍無量。爾時鼻揉多羅菩薩,即時從地接起勇施牽其右手,將至異處坐林樹中。時鼻揉多羅菩薩湧身虛空高一多羅樹,語勇施言:『今汝於我生深信不?』勇施即時叉手合掌而答之言:『我見仁者,如遇大師亦如世尊。』

「爾時鼻揉多羅菩薩,即時入於諸佛境界大乘妙門如來寶印三昧。入三昧已,即於身上出無量佛身,皆金色三十二相遍林樹間。爾時諸佛即時同聲說是偈言:

「『諸法同鏡像,  亦如水中月,
凡夫愚惑心,  分別癡恚愛。
法無作無處,  如虛空清淨,
亦無有覺知,  虛誑不牢固,
於內求恚愛,  未甞有得者。
凡夫生染愛,  實無有染著,
如於眠夢中,  染著於諸色,
亦如刀割物,  而刀無所知。
凡夫亦如是,  愚惑妄分別,
於愛生染著,  於恚增諍訟。
世間猶如夢,  空無不牢固,
如焰空中雲,  癡愛寂無相。
諸法如草木,  心不在內外,
愛非壽命人,  自性無所有。
凡夫見諸法,  計從因緣生,
無作不可取,  性離常寂靜。
諸法猶如幻,  凡夫生取著,
幻性無堅固,  貪瞋癡亦然。
諸法常無相,  寂靜無根本,
無邊不可取,  欲性亦如是。
眾生如鏡像,  計著於我所,
離如妄分別,  無堅固可取。
諸法如影響,  欲恚無處所,
如幻夢水月,  實無染恚者。
境界不真實,  空無不可取,
分別法無主,  根本常寂靜。
譬如幻化人,  無有貪恚癡,
幻夢等諸法,  其邊不可得,
如月現於水,  而不在水中。
凡夫染癡恚,  癡愛恚無性,
貪瞋恚愚癡;  諸緣常空無,
無眾生壽命。  虛無常寂靜,
無眼亦無耳,  鼻舌亦復然;
凡夫癡無智,  虛妄生牢固。
如虛空無邊,  無盡無去來,
諸法亦如是,  如手摸虛空。
種種分別法,  實無分別者,
凡愚計諸陰,  而實無有生。
我觀一切法,  性相無所有,
無生亦無滅,  未曾有聚散。
諸法性解脫,  寂靜無處所,
無能悕取者,  解此名為智。』

「爾時林中萬二千天子,詣鼻揉多羅菩薩來聽法者,聞說是偈即時皆得無生法忍。勇施比丘見諸化佛神通變現,於諸法中思惟選擇,離諸蓋纏得無生忍。

「文殊師利!汝莫生疑。爾時鼻揉多羅菩薩豈異人乎?今彌勒菩薩是也。勇施比丘豈異人乎?寶月如來是也。」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勇施比丘已成佛耶?」

佛告文殊師利:「今已成佛,在於西方去此佛土恒河沙數諸佛世界,有國名常光,寶月如來於彼成佛。文殊師利!汝觀是法能令眾生離諸業障,受行婬法斷人命根能令現身得無生忍。所以者何?能觀三界如影響(xiǎnɡ)故。猶如幻師觀於幻人無有障礙。文殊師利!諸凡夫人於無有法妄生分別,墮諸惡趣受於無量百千萬苦。」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有菩薩得聞是經,受持讀誦書寫供養尊重讚歎,而於現世得何等利?」

佛告文殊師利:「於意云何?如日光明照閻浮提,於諸眾生有幾所利?」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如日光明照閻浮提,於諸眾生而作利益,無量無邊不可思議。」

「文殊師利!當知是經亦復如是,能令菩薩破諸結縛,能生無量智慧光明,亦於諸法得無障礙,速疾能生無礙智辯,若說法時不為眾魔及外道之所破壞、斷其樂說。文殊師利!譬如大火焚燒草木無有遺餘,當知是經燒一切結亦復如是。文殊師利!如雪山王,諸餘黑山不能障翳(yì)。若有菩薩得聞是經亦復如是,諸餘外道不能如法而毀壞者。文殊師利!如轉輪王,諸小國王無敢拒逆。若有菩薩得聞是經亦復如是,一切雜論嚴飾章句,如是之人不能抑制。文殊師利!譬如比丘善能持律,能除他人破戒疑悔。當知此經亦復如是,能令眾生離諸憂悔。文殊師利!如日天子所至之處能破眾冥(mínɡ)。若有菩薩得聞是經亦復如是,能破一切無明黑闇(àn),能生一切智慧光耀。所以者何?以因是經善修慧故。」

爾時惡魔來至佛所白佛言:「世尊!如來大悲憐(lián)愍一切,常施安樂。唯願世尊莫說此經。所以者何?若說此經,諸魔宮殿皆悉震動,諸憂惱箭入我身中。以此經典行閻浮提故,世尊!我今當令如是經典,無有受持讀誦書寫供養之者,當使此經似如邪道,令諸眾生起於邪見,讀誦方廣大乘比丘心生疑悔誹謗此經。」

爾時釋提桓因以佛神力,即於佛前頭面禮足,以天曼陀羅華而散佛上,白佛言:「世尊!惡魔波旬設諸方便欲為此經而作留難。世尊!我當受持讀誦書寫供養恭敬。如來滅後,我與阿難當令此經行閻浮提,普令周遍。我與四王諸鬼神等,常當擁護說是經者。若有受持讀誦書寫供養恭敬是經典者,於諸擁護我為宗主。」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汝當受持讀誦書寫供養恭敬如是經典,亦為他人流布顯(xiǎn)現。所以者何?阿難!此經則是諸法之鏡。」

阿難言:「如世尊教,我當受持。當何名斯經?云何奉行?」

佛告阿難:「此經名為『淨諸業障』,亦復名為『入於諸法無障礙慧』。」

說是經時,六十比丘不受諸法漏盡意解,八十菩薩得無生法忍。

爾時尊者阿難,文殊師利法王子,及諸天、世人、乾闥婆、阿修羅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佛說淨業障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