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大方广如來藏经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大方广如來藏经

发布时间:2016/11/24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349

蝉友圈佛旅网吃住行

蝉友圈文化

開府儀同三司特進試鴻臚卿肅國公食邑三千戶賜紫贈司空

諡大鑒正號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奉 詔譯

如是我聞:

一時,婆伽梵住靈鷲山寶蓋鹿母宅,於栴檀藏大樓閣中成等正覺,十年之後,當熱時際,與大苾芻眾千人俱,有學、無學、聲聞、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皆得自在,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獲得正智。猶如大龍所作已辦,捨棄重擔逮得已利,盡諸有結到於彼岸。所謂:具壽大迦葉波、具壽漚(ōu)樓頻䗍(luó)迦葉波、具壽那提迦葉波、具壽伽耶迦葉波、具壽大迦旃延、具壽俱郗(xī)羅、具壽薄俱羅、具壽離波多、具壽須菩提、具壽滿慈子、具壽語自在、具壽舍利子、具壽大目揵(qián)連、具壽憍陳如、具壽烏陀夷、具壽羅呼羅、具壽難陀、具壽鄔波難陀、具壽阿難陀,與如是等上首苾芻一千人俱。

復有六十殑伽河沙數菩薩摩訶薩俱,從種種佛剎而來集會,皆是一生補處,得大神通力無所畏,已曾承事無量俱胝那庾多百千諸佛,悉皆能轉不退法輪;若有無量阿僧祇世界有情纔(cái)稱名者,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所謂:法慧菩薩、師子慧菩薩、虎慧菩薩、義慧菩薩、勝慧菩薩、月光菩薩、寶月光菩薩、滿月光菩薩、大勇健菩薩、無量勇健菩薩、無邊勇健菩薩、三世勇健菩薩、得大勢菩薩、觀自在菩薩、香象菩薩、香悅菩薩、香悅吉祥菩薩、吉祥藏菩薩、計都菩薩、大幢菩薩、無垢幢菩薩、無上幢菩薩、極解寶剎菩薩、無垢寶剎菩薩、歡喜王菩薩、常歡喜菩薩、虛空庫菩薩、迷盧菩薩、大迷盧菩薩、蘇迷盧菩薩、功德寶光菩薩、陀羅尼自在王菩薩、持地菩薩、除一切有情病菩薩、歡喜意菩薩、憂悲意菩薩、無憂菩薩、光藏菩薩、栴檀菩薩、於此無爭菩薩、無量雷音菩薩、起菩提行菩薩、不空見菩薩、一切法自在菩薩、慈氏菩薩、曼殊室利童真菩薩,如是等而為上首,有六十殑(jìnɡ)伽沙數菩薩摩訶薩俱。

復有無量世界中,無量阿僧祇天、龍、藥叉、揵(qián)達(dá)嚩(pó)、阿蘇羅、孽(niè)嚕(lū)茶、緊那羅、摩呼羅伽,人非人等皆來集會;復有國王、大臣、寮佐、長者、居士及諸人眾皆來集會。

爾時世尊,與百千眾前後圍遶恭敬供養。爾時世尊於栴檀藏大樓閣中,食時之後入佛神力故,從栴檀藏忽然涌出俱胝那庾多百千蓮花,一一蓮花有俱胝那庾多百千葉,量如車輪色香具足;是諸蓮花上昇虛空,遍覆一切諸佛剎土共相合成,如寶宮殿安住虛空,彼一切俱胝那庾多百千蓮花皆悉開敷(fū);於一一花中皆有如來結跏趺坐,具三十二大丈夫相、放百千光。是時以佛威神力故,諸蓮花葉忽然痿(wěi)瘁(cuì),形色臭穢而可厭惡,皆不悅意;於花胎中諸如來等,各放無量百千光明,普現一切諸佛剎土皆悉端嚴。

爾時一切菩薩及四部眾皆悉驚愕,生奇特想,怪未曾有。以佛世尊現作如是神通之事,大眾見斯,咸懷疑惑,作是念言:「何因緣現俱胝那庾多百千蓮花,於須臾頃形色變壞,甚可厭惡,無復悅意;於蓮花中現如來相,結跏趺坐,放百千光明,如是光明令人愛樂?」

爾時金剛慧菩薩摩訶薩,及諸大眾皆悉雲集於栴檀藏大樓閣中恭敬而坐。

爾時世尊告金剛慧菩薩摩訶薩言:「汝善男子!今應可問如來、應、正等覺甚深法要。」

爾時金剛慧菩薩摩訶薩承佛聖旨,普為一切天人世間,菩薩摩訶薩及四部眾懷疑惑故,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一切世界現於俱胝那庾多百千蓮花,一切於花胎中皆有如來結跏趺坐放百千光;是諸蓮花忽然之間,形色可惡而令生厭,於彼花中俱胝那庾多百千如來,合掌而住儼(yǎn)然不動?」

爾時金剛慧菩薩摩訶薩以伽他問曰:

「我曾不見如來相,  而作神通之變化;
現佛無量千俱胝,  住蓮花胎寂不動。
放千光明而影現,  悉皆映蔽諸佛剎;
奇特於法而遊戲,  彼諸佛等悉端嚴。
猶如妙寶而顯現,  於惡色蓮花中坐;
是蓮花葉皆可惡,  云何作是大神通?
我曾見佛如恒沙,  見彼殊勝神通事;
我未曾見如是相,  如今遊戲之顯著。
唯願天中尊說示,  何因何緣而顯現?
唯願世利作哀愍,  為除一切諸疑惑。」

爾時世尊告金剛慧等上首菩薩,及一切眾菩薩言:「諸善男子!有《大方廣如來藏經》甚深法要,如來欲說,是故先現如是色相。汝等善聽!極善聽!作意思惟。」

爾時金剛慧菩薩等一切菩薩摩訶薩言:「善哉!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諸善男子!如此如來變化蓮花,忽然之間成惡色相,臭穢可惡令不愛樂,如是花中而現佛形,結跏趺坐放百千光明,相好端嚴人所樂見。如是知已,有多天、龍、藥叉、健達嚩、阿蘇羅、�(niè)路茶、緊那羅、摩呼羅伽,人非人等,禮拜供養。如是,如是!善男子!如來、應、正等覺,以佛自己智慧光明,眼見一切有情欲、瞋、癡、貪、無明、煩惱。彼善男子、善女人,為於煩惱之所凌沒,於胎藏中有俱胝百千諸佛,悉皆如我。如來智眼,觀察彼等有佛法體,結跏趺坐寂不動搖,於一切煩惱染污之中,如來法藏本無搖動,諸有趣見所不能染,是故我今作如是言:『彼等一切如來,如我無異。』善男子!如是如來以佛智眼,見一切有情如來藏。善男子!譬如以天妙眼,見於如是惡色惡香諸蓮花葉纏裹逼迫,是以天眼見彼花中,佛真實體結跏趺坐。既知是已,欲見如來,應須除去臭穢惡業,為令顯於佛形相故。如是,如是!善男子!如來以佛眼,觀察一切有情如來藏,令彼有情欲、瞋、癡、貪、無明、煩惱藏,悉除遣故而為說法;由聞法故則正修行,即得清淨如來實體。善男子!如來出世若不出世,法性法界一切有情,如來藏常恒不變。

「復次,善男子!若諸有情可厭煩惱藏纏,為彼除害煩惱藏故、淨如來智故,如來、應、正等覺為於菩薩而說法要,作如是事令彼勝解。既勝解已,於法堅持,則於一切煩惱、隨煩惱而得解脫。當於是時,如來、應、正等覺於其世間而得其數,是能作於如來佛事。」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如彼蓮花可厭惡,  并其胎葉及鬚(xū)蘂(ruǐ);
譬如天眼而觀見,  是如來藏無所染。
若能除去萎花葉,  於中即見如來身;
復不被諸煩惱染,  則於世間成正覺。
今我悉見諸有情,  內有如來微妙體;
除彼千俱胝煩惱,  令厭惡如萎蓮花。
我為彼等而除遣,  我智者常說妙法;
佛常思彼諸有情,  悉皆願成如來體。
我以佛眼而觀見,  一切有情住佛位;
是故我常說妙法,  令得三身具佛智。

「復次,善男子!譬如蜜房懸(xuán)於大樹,其狀團(tuán)圓,有百千蜂遮護其蜜,求蜜丈夫以巧方便,駈(qū)逐其蜂而取其蜜隨蜜所用。如是,如是!善男子!一切有情猶如蜜房,為俱胝百千煩惱、隨煩惱之所藏護,以佛智見能知此已,則成正覺。善男子!如是蜜房,智者丈夫既知其蜜,亦復了知於俱胝百千眾煩惱蜂之所守護;如是一切有情,以如來智見知已成佛,於彼為俱胝百千煩惱、隨煩惱之所遮覆。善男子!如來以巧方便力,為害蜂者教諸有情駈(qū)逐欲、瞋、癡、慢、憍、覆、忿、怒、嫉、慳、煩惱、隨煩惱故,如是說法,令諸有情不為煩惱之所染污,無復逼惱亦不附近。善男子!云何此等有情,我以如來智見為淨除故,於諸世間而作佛事?善男子!以清淨眼見諸有情如是清淨。」

爾時世尊說伽陀曰:

「猶如蜜房狀團圓,  眾蜂護而所隱覆;
求蜜丈夫而見已,  悉皆駈逐於眾蜂。
我見有情在三有,  亦如蜜房無有異;
俱胝眾生煩惱蜂,  彼煩惱中如來住。
我佛常為淨除故,  害彼煩惱如逐蜂;
以巧方便為說法,  令害俱胝眾煩惱。
云何成佛作佛事?  常於世間如蜜器;
猶如辯才說好蜜,  令證如來淨法身。

「復次,善男子!譬如稻、麥(mài)、粟(sù)、豆,所有精實為糠所裹,若不去糠不堪食用。善男子!求食之人,若男若女,以其杵(chǔ)臼(jiù)舂(chōnɡ)去其糠而充於食。如是,如是!善男子!如來、應供、正遍知以如來眼觀見一切有情具如來體,為煩惱皮之所苞裹,若能悟解則成正覺,堅固安住自然之智。善男子!彼如來藏處在一切煩惱之中,如來為彼有情除煩惱皮,令其清淨而成於佛,為說於法,常作是念:『何時有情�(tuō)去一切煩惱藏皮,得成如來出現於世?』」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稻穀(ɡǔ)與粟糜(méi),大小麥等及於豆;
彼等為糠之所裹,  是不堪任於所食。
若能舂杵去於糠,  於食種種而堪用;
精實處糠而不堪,  不懷有情為作利。
我常觀見諸有情,  以煩惱裹如來智;
我為除糠說妙法,  願令速悟證菩提。
與我等法諸有情,  住百煩惱而藏裹;
為令淨除我說法,  何時速成諸佛身?

「復次,善男子!譬如臭穢諸惡積聚,或有丈夫懷挾金磚(zhuān)於傍而過,忽然悞(wù)落墜于穢中;而是金寶沈(chén)沒(mò)臭穢,或經十年,或二十年,或五十年,或百千年處於糞穢,是其本體不壞不染,亦不於人能作利益。善男子!有天眼者,見彼金磚(zhuān)在於臭穢,告餘人言:『丈夫!汝往於彼糞穢之中,有金勝寶。』其人聞已,則便取之,得已淨洗,隨金所用。善男子!臭穢積聚者,是名種種煩惱及隨煩惱;彼金磚者,是名不壞法;有天眼者,則是如來、應、正遍知。善男子!一切有情如來法性真實勝寶,沒於煩惱臭穢之中,是故如來、應、正等覺,為於有情除諸煩惱臭穢不淨,而說妙法當令成佛,出現世間而作佛事。」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有人懷金磚,  忽然悞(wù)落於糞穢;
彼處穢中多歲年,  雖經久遠而不壞。
有天眼者而觀見,  告餘人言此有金,
汝取應洗隨意用。  如我所見諸有情,
沒煩惱穢流長夜,  知彼煩惱為客塵;
自性清淨方便說,  令證清淨如來智。

「復次,善男子!譬如貧窮丈夫,宅內地中有大伏藏,縱廣正等一俱盧舍,滿中盛金,其金下深七丈大量;以地覆故,其大金藏曾不有言語彼丈夫:『丈夫!我在於此,名大伏藏。』彼貧丈夫心懷窮匱(kuì),愁憂苦惱,日夜思惟,於上往來,都不知覺,不聞不見彼大伏藏在於地中。如是,如是!善男子!一切有情住於執取作意舍中,而有如來智慧、力、無所畏諸佛法藏,於色、聲、香、味、觸耽著受苦;由此不聞大法寶藏,況有所獲,若滅彼五欲則得清淨。

「復次,善男子!如來出興於世,於菩薩大眾之中,開示大法,種種寶藏;彼勝解已,則便穿掘,入菩薩住。如來、應供、正遍知,為世間法藏,見一切有情未曾有因相,是故譬喻說大法藏,為大施主,無礙辯才、無量智慧,力、無所畏,不共佛法藏。如是,善男子!如來以清淨眼,見一切有情具如來藏,是以為於菩薩宣說妙法。」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貧人家伏藏,  金寶充滿在於中;
是彼不動不思惟,  亦不自言是某物。
彼人雖復為主宰,  受於貧乏而不知,
彼亦不說向餘人,  而受貧窮住苦惱。
如是我以佛眼觀,  一切有情處窮匱;
身中而有大伏藏,  住諸佛體不動搖。
見彼體為菩薩說,  汝等穿斯大智藏;
獲得離貧作世尊,  能施無上之法財。
我皆所說而勝解,  一切有情有伏藏;
若能勝解而精勤,  速疾證於最勝覺。

「復次,善男子!譬如藤子、多羅子、贍部果子、阿摩羅果子,由其子芽展轉相生成不壞法,若遇地緣種植,於其久後成大樹王。如是,如是!善男子!如來以如來眼,見一切有情欲、瞋、癡、貪、無明、煩惱乃至皮膚邊際,彼欲、瞋、癡、無明、煩惱藏中有如來藏性,以此名為有性;若能止息名為清涼,則名涅槃。若能淨除無明煩惱,是有情界是則名為大智聚體,彼之有情名大智聚。若佛出現於天世間說微妙法,若見此者則名如來。善男子!若彼見如來、應、正等覺,令諸菩薩摩訶薩咸皆悟解如來智慧,令顯現故。」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藤子之中樹,  藤芽一切而可得;
於根贍部咸皆有,  由其種植復得生。
如是我見悉無餘,  一切有情喻藤子;
無漏最勝佛眼觀,  是中備有如來體。
不壞是藏名有情,  於中有智而不異;
安住在定處寂靜,  亦不動搖無所得。
為彼淨故我說法,  云何此等成正覺?
猶如種子成大樹,  當為世間之所依。

「復次,善男子!譬如貧人,以一切寶作如來像,長可肘量。是貧丈夫欲將寶像經過險路,恐其盜劫,即取臭穢故破弊帛以纏其像,不令人測。善男子!是貧丈夫在於曠野忽然命終,如來寶像在於臭穢弊惡帛中,棄擲于地,流轉曠野;行路之人往來過去,踐踏跳驀(mò),不知中有如來形像。由彼裹在臭穢帛中,棄之在地,而皆厭惡,豈生佛想?是時居住曠野諸天以天眼見,即告行路餘人而言:『汝等丈夫!此穢帛中有如來像,應當速解,一切世間宜應禮敬。』如是,如是!善男子!如來以如來眼,見一切有情如彼臭穢故帛煩惱,長於生死險道曠野之所流轉,受於無量傍生之身;彼一切有情煩惱臭穢故弊帛中,有如來體如我無異;如來為解煩惱穢帛所纏裹故,為諸菩薩而說妙法,云何得淨如來智見去離煩惱,得一切世間之所禮故,猶如於我。」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穢帛令厭惡,  纏裹彼之如來體;
寶像穢帛之所纏,  棄於曠野險惡處。
諸天天眼而見已,  即告行路餘人言:
『寶像在彼臭帛中,  應當速解而恭敬。』
我以天眼如是見,  我觀一切諸有情,
被煩惱帛之所纏,  極受憂惱生死苦。
我見煩惱穢帛中,  結跏趺坐如來體;
安住寂然不傾動,  皆無所有解脫者。
為見彼已而驚悟,  汝等諦聽住勝覺;
一切有情法如是,  於怖畏中常有佛。
即解彼已現佛身,  彼時一切煩惱靜;
是故號名於如來,  人天歡喜而供養。

「復次,善男子!或有孤獨女人,惡形臭穢容貌醜(chǒu)陋,如畢舍支,人所見者厭惡恐怖,止於下劣弊惡之家,偶然交通腹中懷姙(rèn),決定是為轉輪王胎;然彼女人雖復懷姙(rèn),亦曾無有如是思念,唯懷貧匱下劣之心,由心羸劣常作是念:『我形醜陋,寄於下劣弊惡之家而過時日,亦不足知是何人類生於我腹。』如是,如是!善男子!一切有情無主無依,生三有中,寄於下劣弊惡之舍,為生死苦之所逼迫。然一一有情有如來界、具如來藏,是彼有情不覺不知。善男子!如來不令一切有情而自欺誑,佛為說法:『善男子!汝等莫自欺誑,發大堅固精進之心,汝等身中皆有佛體,於其後時畢成正覺。汝今已入於菩薩數,即非凡夫;久後亦墮於如來數,即非菩薩。』」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婦人無依主,  形容醜惡令厭怖;
寄於弊惡下劣家,  或時而有王胎孕。
彼懷如是之胎孕,  決定是為轉輪王;
其王威德七寶圍,  統領四洲為主宰。
彼愚醜女曾不知,  於已腹中有如是,
在於賤貧弊惡舍,  懷貧窮苦心憂惱。
我見一切諸有情,  無主受於窮迫苦;
在於三界中耽樂,  身中法藏如胎藏。
如是見已告菩薩,  一切有情具法性;
胎中世利有光明,  應生恭敬勿欺誑。
發堅精進以修持,  不久自身成作佛;
不久當坐菩提場,  解脫無量俱胝眾。

「復次,善男子!譬如以蠟(là)作模,或作馬形、象形、男形、女形,泥裹其上而用火炙(zhì),銷鍊真金鑄(zhù)於模內,候其冷已,是其工匠將歸舍宅;其模外為黑泥覆弊,形狀燋(jiāo)惡內有金像,或工匠及工匠弟子,知其模冷,即壞其泥,既淨持已,於須臾頃,是金寶像則便清淨。如是,如是!善男子!如來以如來眼觀見一切有情,如金像模,外為煩惱泥所覆裹,於內虛沖滿有佛法無漏智寶。善男子!我今觀見一切有情悉皆如是,在菩薩眾而說妙法,若菩薩摩訶薩,若得寂靜清涼,如來為彼有情,以金剛器仗淨其法眼,除其煩惱及隨煩惱,為淨如來智寶藏故。善男子!如來猶如持寶像者善男子,而破彼色及隨煩惱,令得解脫是名如來。善男子!如來、應、正等覺,見一切有情如來藏,為無邊俱胝煩惱藏中之所沈(chén)沒(mò),為彼有情破煩惱藏,於佛智見安立無上正等菩提。」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譬如外色泥作模,  於內空虛無所有,
銷鍊真金滿鑄瀉(zhù xiè),其數或百或一千,
工匠之人知冷已,  則破其泥現於像;
泥除則淨其寶像,  匠意琱琢皆成就。
我見一切諸有情,  猶如金像在泥模,
煩惱於外而蓋覆,  如來之智處於內。
若得寂靜及清涼,  前際清淨智菩薩,
以法器仗而捶擊,  煩惱由斯悉摧壞。
所有如來之佛子,  猶如金像令可愛,
常得天世人供養,  圓滿身相具十力。
我見一切諸有情,  如是清淨成善逝,
成就善逝成佛眼,  滿足無上薩婆若。」

佛告金剛慧菩薩言:「善男子!若在家出家善男子、善女人,於此如來藏經典法要,受持、讀誦、書寫經卷,為他廣說,得福無量。或有善男子、善女人,或餘菩薩,為於積集如來智故,精勤供養一切如來,於一一世界,成就如是色三摩地;由此色三摩地威力,過恒河沙諸佛世界;過恒沙數俱胝那庾多現在諸佛,於一一佛所供養承事,并及菩薩聲聞僧眾。如是乃至過五十恒河沙諸佛世尊,當於和暢安樂之時,各送百千珍妙樓閣,一一量高十踰繕那,縱廣正等一踰繕那,如是一切以寶成天妙香器,散種種花,成辦種種受用之具,日日如是乃至千劫。金剛慧!若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發菩提心於此如來藏經,取其一喻,或在於身,或在經卷。金剛慧!以此福業與前福業,如來安立百分、迦羅分、千分、百千分、俱胝分、俱胝百分、俱胝千分、俱胝百千分、俱胝那庾多百千分,不及於此迦羅一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金剛慧!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求無上菩提者,於彼諸佛世尊,并及菩薩聲聞大眾,取曼陀羅花百千斛(hú),日日供養,復滿千劫。金剛慧!若餘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發菩提心聞此如來藏經法要,乃至合掌禮敬作隨喜語。金剛慧!以此勝福善根,與前善根獻花功德,如來安立比前功德,百分、迦羅分、千分、無數分,不如一分。」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或有樂求菩提者,  聞此經典而受持,
乃至書寫於經卷,  若能恭敬於一偈,
應聽彼福而無量,  發生無量福德藏。
得聞如來之藏經,  若能求勝菩提行,
以神通力住上乘,  供養恭敬人中尊,
并及十方聲聞眾,  乃至滿足於千劫,
多千劫數如恒沙,  超於彼數不思議。
一一世間行無量,  純以寶作妙樓閣,
其量高十踰繕那,  縱廣有一踰繕那,
塗香燒香而供養,  於中七寶微妙座,
以妙繒綵敷其上,  及餘妙座皆敷設,
其數猶如恒河沙,  一一供養於諸佛。
一一送彼如來所,  所有剎中諸如來,
其數猶如恒河沙,  悉皆供養而承事。
若有智者聞此經,  取於一喻而正行,
若能受持及讀誦,  此福超過前福聚。
有情歸依於此經,  疾證於彼無上覺,
此如來藏相應法,  若智菩薩能思惟,
一切有情勝法性,  速疾覺悟自然智。」

佛告金剛慧:「以此得知,如是法門,於諸菩薩摩訶薩成多利益,能引薩婆若智。金剛慧!我念過去無量無數廣大不思議無量不可說劫,從此已後,當於是時有佛,名常放光明如來、應、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調御士、無上丈夫、天人師、佛、婆伽梵。金剛慧!以何因緣彼佛世尊名常放光明?金剛慧!彼佛世尊常放光明如來、應、正等覺為菩薩時,在母胎中,以身光明透徹于外,普照東方十佛剎土微塵等百千世界;如是照已,乃至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各十佛剎微塵等百千世界普皆照曜。金剛慧!彼諸世界,由於菩薩在母胎中身光普照,而是光明令人適悅發生歡喜。金剛慧!由彼菩薩身光照故,微塵數百千世界,是中有情為光照觸,獲大威德,色相具足,具念、具慧、具行、具智、具於辯才。是彼諸世界中一切有情,墮于地獄、傍生、閻魔羅界、阿蘇羅趣者,由彼菩薩身光明照,光纔(cái)觸已,一切皆捨惡趣之身,生於人天。是彼諸世界所有人天,由於菩薩身光照觸,皆於無上菩提得不退轉,獲五神通。是彼諸世界所有不退轉菩薩,以彼菩薩身光照觸,光纔(cái)觸已,悉皆成就無生法忍,各各獲得名五百功德轉陀羅尼。如是微塵百千世界,由彼菩薩身光明照成吠瑠璃,黃金為繩(shénɡ)以界八道,一切寶樹八行布列,花果莊嚴,色香殊異;是諸寶樹,香風搖擊,從其樹出和雅悅意微妙之聲,所謂:佛聲、法聲、僧聲、菩薩聲、菩提聲,根、力、覺分、解脫、等持、等至之聲。由寶樹聲,彼微塵數百千界中一切有情,悉皆獲得法喜禪悅。是諸世界中所有一切有情,遠離地獄、傍生、閻魔羅界、阿蘇羅趣。是彼菩薩在母腹中,光明如月合掌而住,晝夜六時常放光明,乃至誕生。金剛慧!是彼菩薩,亦初生已便成正覺。彼佛世尊既成佛已,而於身中常放光明,乃至般涅槃時常放光明。彼佛世尊般涅槃後,所有舍利置於塔中常放光明。金剛慧!以是因緣,彼時人天號彼世尊,名為常放光明如來。

「復次,金剛慧!彼佛世尊常放光明如來住世之時,有一菩薩名無量光,與二十俱胝菩薩以為眷屬。是時無量光菩薩,於彼常放光明如來、應、正等覺,已曾問此如來藏法門。金剛慧!是彼常放光明如來、應、正遍知,於五百劫不起于座,廣宣說此《如來藏經》。以種種句於法了別,無礙辯才,百千譬喻,哀愍攝受彼菩薩故,是故廣演此如來藏甚深法要,於彼十方各十佛剎微塵數俱胝百千世界中,菩薩以小功力而皆警覺。金剛慧!彼中菩薩聞此《如來藏經》,乃至得聞此經名號,一切漸次善根成熟;已成熟已,各於異國而成正覺,除四菩薩摩訶薩不取菩提。金剛慧!勿生異念,當彼之時,無量光菩薩豈異人乎?即汝身是。何以故?汝金剛慧於彼,往昔為菩薩時,名無量光。金剛慧!彼佛世時,其四菩薩不取菩提者,所謂:曼殊室利菩薩、得大勢菩薩、觀自在菩薩,則汝金剛慧是為第四。金剛慧!如是大利益如來藏法要,菩薩摩訶薩,由聞此故佛智成就。」

爾時世尊說伽他曰:

「昔常放光明世尊,  過去之世無量劫,
以身常放大光明,  照曜俱胝百千界。
初成無上正覺已,  彼時無量光菩薩,
問彼世尊此法王,  如是經典彼時說。
當彼佛時聞此經,  從於彼佛而聞已,
悉皆獲得勝菩提,  唯除於此四菩薩。
得大勢及觀自在,  曼殊室利為第三,
第四即汝金剛慧,  當於是時聞此經。
昔時無量光菩薩,  即是於汝金剛慧;
當於彼時為佛子,  我曾於先行勝行。
聞此妙經之名號,  從師子憧如來所,
恭敬合掌聞此經,  我昔由此善根業,
速得最勝菩提位,  是故智者持此經。」

爾時世尊復告金剛慧菩薩言:「若善男子、善女人,被於業障之所纏縛,得聞此《如來藏經》,受持讀誦,為他敷演;由彼聞此經典,讀誦受持、諷誦敷演、書寫經卷,以小勤勞業障銷滅佛法現前。」

爾時具壽慶(qìnɡ)喜白佛言:「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纏縛業障,彼得幾(jǐ)佛世尊加持說法,獲得多聞,得與如是法要相應?」

佛言:「慶喜!若善男子、善女人,於百佛所得加持說法,或有二百,或三、四、五百,或千,或二千,或三、四、五、六、七、八、九,或十千佛所加持說法。或有二百千,或有俱胝那庾多百千佛所,得說法聞持。慶喜!若有菩薩得此如來藏法,書寫經卷、讀誦受持、思惟其義、為他廣說,而彼菩薩應作是念:『我今獲得無上菩提。』其人應受人、天、阿蘇羅供養恭敬。」

佛說是已唯然歡喜,爾時世尊復說伽他曰:

「菩薩聞此修多羅,  作是思惟獲勝覺;
若有人手得此經,  人天禮拜應恭敬。
諸佛世尊大導師,  稱讚彼人人中最,
亦名最勝之法王。  若經入于彼人手,
是人照曜如滿月,  應受禮敬如世尊,
能持法炬為世雄,  由入此經於彼手。」

爾時世尊說是經已,金剛慧菩薩摩訶薩等,并諸菩薩、諸大聲聞眾、人、天、阿蘇羅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大方廣如來藏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