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佛说菩萨内戒经|求那跋摩译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佛说菩萨内戒经|求那跋摩译

发布时间:2016/12/19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970

佛说菩萨内戒经

蝉友圈

[toggle title=”查看简体版” state=”close”]

佛说菩萨内戒经

宋北印度三藏求那跋摩译

佛以十五日说戒时,文殊师利正衣服,以头脑着佛足,起长跪,白佛言:「若有初发意菩萨,于道于俗当用何等功德,以开化一切众生,使各得成其功德?唯佛当以沤惒拘舍罗为我曹分别说之!」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若所问甚深、甚深,多所过度、多所安隐。若谛听、谛受,吾当为若具说其要,各自以意施行之。」诸在会者及文殊师利皆言:「受教!」

佛言:「当先三自归三尊,当言:『某自归佛、自归法、自归比丘僧、自归菩萨、自归摩诃萨、自归文殊师利菩萨、自归摩诃般若波罗蜜。某身作恶、口言恶、意念恶,不知故作,后不复作。菩萨道十万劫常行四等心,某从十万劫以来,身作恶、口言恶、意念恶,不知故作,后不复作。某先世时,不行菩萨道,今这行菩萨道。以弃恶故,从今以往昼夜作善,不敢复犯诸恶。』

「波蓝质兜波初发意菩萨,当行六波罗蜜。何谓六?第一檀波罗蜜:布施意行;第二尸波罗蜜:持戒意行;第三羼提波罗蜜:忍辱意行;第四惟逮波罗蜜:精进意行;第五禅波罗蜜:一心意行;第六般若波罗蜜:智慧意行。若见人分檀布施,政心代其欢喜;若见人持戒,政心代其欢喜;若见人忍辱,政心代其欢喜;若见人精进,政心代其欢喜;若见人坐禅,政心代其欢喜;若见人智慧说经,政心代其欢喜。

「菩萨当知三愿乃为菩萨。何谓三?一,愿我当作佛,我当作佛时,令国中无有三恶道者,皆有金银、水精、琉璃七宝,人民寿无极,皆自然饭食、衣被,五乐、倡伎、宫殿舍;二,愿我往生阿弥陀佛前;三,愿我世世与佛相值,佛当授我莂。是为三愿,合会为十五戒,具菩萨所当奉行。惒闍名明师,阿祇利名文殊师利,前已过去菩萨,皆从波蓝质兜波发意行菩萨道,自致得作佛;无有菩萨道亦无有佛,是故当行菩萨道,当作佛。

「菩萨入松寺有五事:入松寺,不得着葌入松寺;不得持繖盖入松寺;当礼佛,绕塔三匝,入松寺;若见不净污秽当扫弃,入松寺;见诸沙门皆当作礼。

「菩萨行道路有二事:若天热、若雨时,见有树木、屋舍,当让人先坐;若见井水、泉水、若见人持水,当让人饮,若见大溪水极自饮。是为二事。

「菩萨得人饮食时有三事:视上下皆令等;若不等得,当分令等;饭已,得水饮,当让上座先饮,若饮已,不得先起去,当与众人俱起。是为十法则。」

第一时

「南无佛!今受尸四十七戒。何谓四十七?

「一者,菩萨不得杀生,身、口、意不得念杀生,念杀生者不得为菩萨也。

「二者,菩萨不得盗他人财物。

「三者,菩萨不得淫妷他人妇女。

「四者,菩萨不欺怠人。

「五者,菩萨不得饮酒。

「六者,菩萨不得两舌。

「七者,菩萨不得恶口。

「八者,菩萨不得妄言。

「九者,菩萨不得绮语。

「十者,菩萨不得嫉妬。

「十一,者菩萨不得瞋恚。

「十二者,菩萨不得痴疑。

「十三者,菩萨不得信邪魔道。

「十四者,菩萨不得持恶行教人。

「十五者,菩萨当广方便益布施。

「十六者,菩萨不得悭贪。

「十七者,菩萨不得贪利他人财物。

「十八者,菩萨不得邪心贼害人。

「十九者,菩萨不得谗击人。

「二十者,菩萨不得挝捶人。

「二十一者,菩萨不得掠取良民作奴婢。

「二十二者,菩萨不得贩卖奴婢。

「二十三者,菩萨不得卖妻子与人。

「二十四者,菩萨不得男女更相婬戏。

「二十五者,菩萨不得至博戏婬女舍。

「二十六者,菩萨不得至黄门家。

「二十七者,菩萨不得相欺诈。

「二十八者,菩萨不得持重称侵人。

「二十九者,菩萨不得持轻称欺人。

「三十者菩,萨不得持大斗侵人。

「三十一者,菩萨不得持小斗欺人。

「三十二者,菩萨不得持长尺侵人。

「三十三者,菩萨不得持短尺欺人。

「三十四者,菩萨不得断弃牛马五阴。

「三十五者,菩萨不得卖牛马。

「三十六者,菩萨不得卖象驼。

「三十七者,菩萨不得卖骡驴。

「三十八者,菩萨不得卖猪羊。

「三十九者,菩萨不得卖鸡犬畜生。

「四十者,菩萨不得卖经法。

「四十一者,菩萨不得至邪魔道家。

「四十二者,菩萨不得至担死人种家。

「四十三者,菩萨不得入死丧家。

「四十四者,菩萨不得入酒舍。

「四十五者,菩萨不得入羹饭舍。

「四十六者,菩萨得人饭时心念言:『我何时当布施与人,令饱满如我今日。』

「四十七者,菩萨相见心当欢喜,如见父母兄弟,见他人亦尔,无有异。若见人作菩萨道行,当等心视之,不得言某人善、某人恶。

「是为四十七戒具菩萨。身、口、意不得犯十恶,不得教人犯,亦不得劝勉人犯之。昼夜思惟:『我持是戒,坚住不动,会当得三术:一者,得阿惟越致;二者,得阿惟颜;三者,当得作佛。』」

第二时

「南无佛!今受羼阿惟越致法四门。何谓四?佛二十因缘、法二十因缘、身二十因缘、摩诃般若波罗蜜二十因缘。

「何谓佛二十因缘?是为佛、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耶三佛陀术闍,发心所念,天眼洞视,豫知他人心中所念;遮兰那身、口、心所行三般术闍,遮兰那三般是三盖,乃成须迦头,须迦头是泥洹;由迦庇多,世间之父;阿耨多罗,天上天下无有在其上者;浮溜沙,勇猛男子;昙摩沙罗祁,昙摩者法,沙罗祁者驭法世;多提惒摩耨沙那,教天上、天下人佛陀;波迦惒,政蹈地足下平;行时直举足;手足指间肉相连;紫磨金色;两手两肩项上有浮肉;颊车如师子;四十齿正白平;出舌入耳、入目、入鼻、自覆面;肉髻。是为佛二十种因缘。

「何谓法二十因缘?阿术闍本痴;僧迦罗所为;惟然那知众事;那摩留波,那摩名,留波,眼所见;沙罗耶多那,福罪法来至;波利,眼、耳、鼻、口、身、意;痛痒惒檀那,若病未差时惒毒痛,若病已差快痛三根:那迦摩怛那,波惒怛那,惟波惒怛那;男子、女人所爱乐;愿欲作天、作人,愿令我身富贵无有极;伛波他那,师使弟子授教作波惒,其事成耶祁天下人生;闍罗摩罗那,闍老,摩罗那死。是为十二因缘生死。四意。何谓四?身意念、痛痒意念、心意念、法意念,是谓四意念。四神足,欲、精进、意、慧,是为四神足。是为法二十种因缘。

「何谓身二十因缘?三事身所作。何谓三?杀、盗、婬。身自不杀,不得教人杀;身自不盗,不得教人盗;身自不淫,不得教人淫。四事口所作。何谓四?两舌、恶口、妄言、绮语。口自不两舌,不得教人两舌;自不恶口,不得教人恶口;自不妄言,不得教人妄言;自不绮语,不得教人绮语。三事意所作。何谓三?嫉妬、瞋恚、痴疑。意自不嫉妬,不得教人嫉妬;意自不瞋恚,不得教人瞋恚;意自不痴疑,不得教人痴疑。身、口、意不得犯是十事,不得教人犯。是为身、口、意法二十种因缘。

「何谓摩诃般若波罗蜜二十因缘?先世所念,欲令一切天下人皆作佛,欲令一切天下人皆洞视,欲令一切天下人皆彻听。波罗质然知人意,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人意。阿耨沙耶阿耨沙耶然那,知一切天下人意所念,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一切人意所念。因利耶波利浮利耶然那,眼、耳、鼻、舌、身、意,因利,佛所知,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佛现威神然那,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摩诃迦留祁然那,佛慈心念一切天下人,欲令一切天下人。萨惒浮然那,皆知一切天下人事,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一切人事。阿那恕罗然那,佛智慧一切天下鬼神、天神、龙神皆不能禁制,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是智慧。是为摩诃般若波罗蜜二十种因缘,合会为八十种因缘阿惟越致菩萨法。以过去、当来、今现在菩萨,是为八十种因缘皆合会,是为菩萨法。」

 第三时

「南无佛!今受惟逮法二十因缘,行之自知宿命。何谓二十?有五因缘多福。何谓五?檀那福多、尸福多、念福多、所作善无量福多、治政松寺无量福多。是五多福。

「有五因缘护身。何谓五护?身护、口护、意护、尸护、戒护。是为五因缘护身。

「菩萨有五意。何谓五?尸意、好心善意、布施意、念善道意、慧意。是为五意。合会为二十种因缘,行之自知宿命,乃致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何谓阿耨多罗?天上天下无有在其上者。」

第四时

「南无佛!今受四禅法。何谓禅法?菩萨坐禅一心念佛,佛空、无所有,意便止。复念贪婬五所欲,已无贪婬五所欲,便得一禅;菩萨坐禅一心念法,法亦空、无所有,意便无瞋恚痛痒,已无瞋恚痛痒,如是便得二禅;菩萨坐禅一心念摩诃般若波罗蜜,亦空、无所有,意便无愚痴,如是便得三禅;菩萨已得三禅,诸恶已尽,无所复念,意清净不动不摇,便得四禅。一心不复转,自然得五旬,是为菩萨行禅法。」

第五时

「南无佛!今受般若三昧法。何谓三昧法?菩萨三昧,慈哀念一切十方诸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债主、泥犁、薜荔、畜生,诸在厄难勤苦及人非人、萨惒萨,皆欲令解脱勤苦,得出生人道,奉行六波罗蜜、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是为菩萨三昧法。

「菩萨三昧,等心护一切十方诸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债主、泥犁、薜荔、畜生中人及非人、非萨惒萨,皆欲令解脱勤苦,富乐安隐,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是为菩萨三昧法。

「菩萨三昧,等意慈心哀愍念一切十方诸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债主、泥犁、薜荔、畜生中人非人、萨惒萨,视之护之,如母视护赤子,一切平等无有异意,已平等是为三昧法。从是自然得五旬。菩萨坐起昼夜思惟,常当平心等意,尔乃为菩萨三昧法。」

第六时

「南无佛,南无菩萨,南无摩诃萨!今受三昧法,如菩萨摩诃萨。今我持心,所作当如虚空,今持虚空作平,是故行菩萨道,持心视天下万民如一,当如视父母兄弟妻子无异,当等心视之。今我欢喜为十方天下人民作善,是为文殊师利菩萨三昧。持是三昧戒具者,文殊师利菩萨当来与共语:『持是三昧戒具者,是为诸菩萨中最尊。』是为文殊师利菩萨三昧菩萨摩诃萨。

「文殊师利三昧菩萨坐欲起时,叉手念腹中所愿言:『我是菩萨摩诃萨,文殊师利菩萨我所作分檀布施用,是故我得菩萨道。若人从菩萨求目,菩萨当以目与之;若人从求身,菩萨以身与之;若人求财物,菩萨当以财物与之!』常当念言:『我是菩萨,文殊师利亦是菩萨,今我当谛持是身与不妄。菩萨常当念使十方天下人民安隐富乐,如使十方人民勤苦,我当念令安隐富乐解脱。菩萨当谛持身法,行菩萨道,菩萨当急欲作沙门,当持禅波罗蜜,我急当至阿弥陀佛所,我持是三昧,急欲与水精、琉璃、金银共会相娱乐。』文殊师利菩萨惒闍名阿提波罗,阿祇名阿提调。」

 第七时

「南无佛,南无法,南无比丘僧,南无诸摩诃萨,南无洹那鸠溜菩萨!三昧道住止,是故念:『十方天下人民若在冥中者,我何时当作大光明如日月,为十方人民作光明,如菩萨当为十方天下人民作大光明?』是三昧谛持心,当政要安心平心,当为十方天下人民,如日月作光明。是菩萨三昧道,当为十方天下人民,心作平。今十方有菩萨,十方菩萨行三昧,这等用是月三昧,如他菩萨亦用是三昧,如洹那鸠溜菩萨问释迦文佛:『是三昧云何?』释迦文佛默然无所语。洹那鸠溜复问三昧,释迦文佛复无所语。洹那鸠溜菩萨自念:『佛何等心?』洹那鸠溜知佛心,洹那鸠溜便起往为佛作礼,洹那鸠溜便挝揵椎,十方三昧菩萨皆来会,六万菩萨皆前为佛作礼已,皆坐。洹那鸠溜问佛:『当为十方天下人民平心三昧,名为何等为月三昧?』佛语:『六万菩萨皆平心已平心,诸拘楼檀皆动摇不能住持,佛威神安天下,是三昧名月三昧,已得闻是三昧者,皆当平心行之。』」

 第八时

「南无佛,南无法,南无比丘僧,南无诸菩萨,南无摩诃萨,南无文殊师利菩萨!我自念命前世时已行菩萨道,自念我已奉事三百亿佛,自念我前世为菩萨时,常以慈悲喜护之心愍伤一切人、非人及蜎蜚蠕动之类,恒为之感痛,我常以经道劝励开导之,使得入正法,远去恶为善。耳不受善恶之声,眼不视好丑之色,鼻不嗅臭香之气,口不尝味味之味,身不求麁细之饰,意不求可欲之欲,我自断六。

「我自断三,六事不得起:耳得定,不闻善恶之声;眼得定,不视好丑之色;鼻得定,不嗅臭香之气;口得定,不贪着五味;身得定,不知寒温之痛痒;意得定,无复往来之思想。身行檀波罗蜜,但欲布施;眼为尸波罗蜜,但欲持戒;耳为羼提波罗蜜,但欲忍辱;鼻为惟逮波罗蜜,但欲精进;口为禅波罗蜜,但欲一心;意为般若波罗蜜,但欲智慧。我常以是六事救济施惠一切,我今来生复得见佛经戒,复得奉事三尊。我今当复以六事教化一切,广利法门,开导众人,使成大道,为一切人非人作唱导。

「时当死不犯净戒;时当死,死不为欲惑;时当死,死不为可不可动,是我平愿,人来索身当以与之,制其所索我不逆也,是为菩萨。九时之戒以平等心持之,是为持戒。所以尔者,我为十方诸佛故,我为诸经法故,我为诸比丘僧故,我为诸菩萨摩诃萨故,我为十方天下人非人、蜎蜚蠕动之类故,我持是诸事忧念众生,以故我今得菩萨道,行诸菩萨法。是故菩萨道难值难闻,闻之者,皆得阿惟越致。我今持我身命,归十方诸佛,一心不复退转。」

 第九时

「南无佛,南无法,南无比丘僧,南无诸菩萨,南无摩诃萨,南无文殊师利菩萨!菩萨道甚难,我以身命救济一切众生无所爱惜。菩萨不作罪,亦不畏罪,宿命到来、怨家债主至,菩萨欢喜毕罪,亦不怖懅。菩萨持法如法,持戒如戒,菩萨以信故得作佛。菩萨博读众经,悉入诸道,顺化众生。菩萨常行慈心,言语儒软,不中伤人意。菩萨与妻子并居,如养怨家,常护其意。菩萨视女人如虎狼师子如毒蛇,菩萨不畏;爱欲不能动菩萨意,菩萨舍欲故,爱欲不能得沾污菩萨清净之行。如莲华不于高山、陆地生也,菩萨于爱欲中生,如莲华虽淤泥中生,不为泥涂所污也。菩萨戒内不戒外也,外行如地,内戒如水,水以清净濡软为行,地以多容多受为功德也。一切百草、树木皆从地得生长,一切万物皆从水得生活,是故菩萨功德如地如水。菩萨山居独处,亦不恐惧。菩萨虽居家畜养妻子,常如独处,恬然安定,无复痛痒思想之念。以故菩萨功德尊大、巍巍堂堂,无端无底、无边无限,功德难称难量,是为菩萨十时之戒。

「菩萨常行四等心,平等无异,已信功德便得一住,已得一住便得二住,已得二住便得三住,已得三住便得四住,已得四住便得五住,已得五住便得六住,已得六住便得七住,已得七住便得八住,已得八住便得九住,已得九住便得十住,已得十住便得作佛,便度一切众生,是为菩萨积累功德自致得道。其有人随我讽诵是经者,既却诸恶,得佛疾也。见者、闻者一时欢喜者,既却己身无央数之罪,令得十住信心,以致得道。常当以月十五日,一日一夜诵读是经,其福盖于三界中;莫作限碍缚着之行,是则远离功德,不为菩萨道也。」

第十时

「南无佛,南无法,南无比丘僧,南无诸菩萨,南无檀那鸠溜菩萨,南无文殊师利菩萨!菩萨常慈心愍念一切人民,见贫者、富者、豪者、贵者、卑贱者,强健、羸瘦、怯弱者,心常念之,欲使齐等。常愿使十方平如水,无山坑,人民贫富等等无异,寿命长短等等无异,豪贵卑贱等等无异,求道同心,常愿俱发大乘之业,一切人非人,皆发无上正真之道,悉有智慧,悉行布施,无有悭贪,悉持经戒,悉能忍辱,皆能精进,一心入定,见化三昧皆有沤惒拘舍罗。见迷惑者,愿使之疾见正道;阴冥者,得覩光明。疾者,皆使除愈;强健,各现色力。陆行,愿使人、马、车牛肥壮,人手足,筋力强健,财物安隐;船行者,东西南北、上水下水各得其愿,船车安隐,帆行条利。贾市百倍千倍万倍,住止得处,卖买便利,贵贱各得所愿。居家者,妻子、父母、公妪皆使安隐,水火、盗贼、疾病、县官无有。居官者,常得安隐,慈心爱育人民,家人富饶,无有贫穷、忧厄、苦剧者。是为菩萨十一时戒平等之行。善男子、善女人闻是欢喜,皆得阿惟越致。诸天神、地神、山神皆来侍卫带持是经者,一切灾害不敢干犯,是为菩萨已得神通。」

 第十一时

「南无佛,南无法,南无比丘僧,南无诸菩萨摩诃萨,南无文殊师利菩萨!菩萨从一数、二随、三止、四观、五还、六净以次得道,得须陀洹,得斯陀含、阿那含,得阿罗汉、辟支佛,皆不于中住;得佛道,现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紫金色,十种力、四无所畏、十八法不共、八种大音声,亦不于中住。菩萨发大乘之业,以僧那僧涅度脱一切人非人,以波罗蜜示现众人,以慈悲喜舍救济众人,菩萨以儒软伏诸刚强,菩萨以沤惒拘舍罗和合众人,菩萨以谦恭慈仁安慰众人,菩萨以和悦欢喜降伏诸恶逆,菩萨以道力度诸愚痴,菩萨以贞洁度诸爱欲,菩萨以大慈愍念众生,菩萨以省约绝诸财宝,菩萨以清净断诸醉酒,菩萨以讷言正心口忍辱,菩萨以经行立于精进,菩萨以少食绝于睡卧,菩萨以无欲轻身强健,菩萨以无瞋怒养于道德,菩萨以无嫉妬合聚众人,菩萨以功德归流一切人非人,是为菩萨十二时戒平等之行,救济一切众生,是为飞行菩萨功德具足。

「有善心、好意乐闻是经,讽诵读是者,是为十住阿惟颜。菩萨入水不沈,入火不烧,索头与头,索眼与眼,索耳与耳,匃鼻与鼻,投身虎口,不惜身命,是为菩萨大士尊贵功德,难称难量,无端无底,无端无限,不可度量。各尊承世尊经戒,以自卫身行,与是经合者,举厝得所,善加精进,善远诸恶,莫犯是,犯是者非为菩萨也。是为菩萨具足正戒,一生补处,旦暮朝晡,当得作佛,光明相好皆已照现,是为功德成满,诸善已现,威神具悉,一切皆敬,伏无敢当菩萨者。」

佛说菩萨功德十二时正戒竟,文殊师利菩萨及诸来会神通菩萨、飞行菩萨、成就菩萨、现化菩萨,及八方上下诸菩萨,[台-台+犮]陀和菩萨、罗隣那竭菩萨、憍越兜菩萨、那迦达菩萨、深弥菩萨、摩诃须菩萨、惒菩萨、因提达菩萨、惒轮稠菩萨等,合七万二千人,皆大踊跃欢喜,各现光明,展转相照,各各起正衣服,前以头脑着地,为佛作礼。

第十二时

佛说菩萨戒十二时竟,文殊师利白佛言:「菩萨用何功德得是十住?唯愿天中天,分别说之。」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多所爱念,多所安隐,吾当为若具说其要,谛听谛受。」文殊师利言:「受教!」

佛言:「有十住菩萨功德,各有高下自有次第。」文殊师利言:「何等为十?」

「一住波监质兜波菩萨法住。」佛言:「上头见师端正无比,视面色无有厌、无有逮者,尊贵无有能过者,所教授无有能踰者,见佛威神仪法如是,便稍入佛道中转导之,皆随其意教度脱之,见勤苦者皆愍伤之,稍稍解晓佛语信向之,新发起意学佛道悉欲得了知,佛智十难处悉欲逮得之。何等为十难处?佛十种力是:一者,当供养佛;二者,当随其所乐当教语之;三者,所生处皆尊贵;四者,天上天下无有能及者;五者,佛智慧悉逮得;六者,世世所生处,得见无央数佛;七者,佛经悉逮得;八者,悉过度诸生死;九者今脱去不久;十者,悉度脱十方人。

「二住何等为阿闍浮菩萨法住?」佛言:「有十意,念十方人。何等为十意?一者,悉念世间善;二者,洁净心;三者,皆安隐;四者,柔软心;五者,悉爱等;六者,心念但欲布施与人;七者,心悉当护;八者,念人与我身无异;九者,心念十方人我视如师;十者,心念十方人视如佛。阿闍浮菩萨法当多学经;多学经已,当独处山;独处山,当与善师从事;与善师从事,当在善师边,当易使,当随时,随时所作为勇;所作为既勇,当学入慧,中心所受法当悉持;既悉持,悉持法当不忘也;既不忘者,当安隐处山。所以者何?益于十方人故。

「三住何等为喻阿闍菩萨法住者?」佛言:「入于诸法中,用十事。何等为十事?一者,诸所有皆无常;二者,诸所有皆勤苦;三者,诸所有皆虚;四者,诸所有皆非我所;五者,诸所有皆无主;六者,诸所有皆无利也;七者,诸所有皆无所止;八者,诸所有皆无所处;九者,诸所有皆无所着;十者,一切无所有诸法,悉入一法中,一法悉入诸法中。是为喻阿闍菩萨教法。

「四住何等为阎摩期菩萨法住者?」佛言:「常愿于佛处生,有十事:一者,不复还;二者,多深思于佛;三者,深思于法;四者,念比丘僧视十方人;五者,思惟万物皆无所有;六者,十方佛剎皆虚空;七者,宿命所作了无所有;八者,所有如幻皆虚空;九者,诸所勤苦无所有;十者,泥洹虚空亦无所有,用是故生于佛法中。是为阎摩期菩萨教法。

「五住何等为波喻三般菩萨法住者?」佛言:「所作功德悉度十方人,有十事:一者,悉护十方人;二者,悉念十方人善;三者,悉念十方人悉令安隐;四者,悉爱十方人;五者,悉哀念十方人;六者,悉念十方人莫使作恶;七者,悉引十方人着菩萨道中;八者,悉清净于十方人;九者,悉度脱十方人;十者,悉使十方人般泥洹。是为波喻三般菩萨教法。

「六住何等为阿者三般菩萨法住者?」佛言:「有十法,深哀慈心:一者,用人说佛善恶心无有异;二者,说经法善恶心无有异;三者,说菩萨善恶心无有异;四者,求菩萨道人共相道善恶心无有异;五者,人言十方人有多少心无有异;六者,覩十方人展转相道善恶心无有异也;七者,中有人说言十方人易脱难脱心无有异;八者,若有人言说法多少心无有异;九者,有人说法坏心无有异;十者,有法处无法处心无有异。是为阿者三般菩萨教法。

「七住何等为阿惟越致菩萨法住者?」佛言:「有十事,坚住不动:一者,言有佛、无佛不动还;二者,有法、无法不动还;三者,有菩萨、无菩萨不动还;四者,有求索菩萨、无求索菩萨道者不动还;五者,持法得不动还;六者,有诸过去佛、无诸过去佛不动还;七者,有诸当来佛、无诸当来佛不动还;八者,有现在佛、无现在佛不动还;九者,佛智慧尽、不尽不动还;十者,当来、过去、现在世事呼若干种不动还。是为阿惟越致菩萨教法。

「八住何等为鸠摩罗浮童男菩萨法住者?」佛言:「菩萨于十事中住:一者,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悉净洁;二者,无有能得长短者;三者,心一反念在所欲生何所;四者,十方人知谁慈心者;五者,十方人所信用悉知;六者,十方人若干种悉知;七者,十方人所作为悉知;八者,十方诸佛剎土成败悉知;九者,得神足念飞在所至到;十者,诸悉净洁。是为鸠摩罗浮童男菩萨教法。

「九住何等为喻罗闍菩萨法住者?」佛言:「用十事得:一者,十方人所出生悉知;二者,十方人所系恩爱悉知;三者,十方人所念本末、所从来悉知;四者,十方人所作宿命所趣向悉知;五者,若干种诸法悉知;六者,十方人所念若干种变化悉知;七者,诸佛剎善恶坏败悉知;八者,过去、当来、现在无央数世事悉知;九者,十方人等不等悉知;十者,教授十方人说虚空法悉知。是为喻罗闍菩萨教法。

「十住何等为阿惟颜菩萨法住者?」佛言:「菩萨入于十智中能分别知,有十事:一者,何因当感动十方诸佛剎中;二者,当明无央数佛剎中;三者,我日日当署置无央数佛剎中菩萨;四者,我日日当度脱无央数佛剎中民人。五者,我当安隐无央数佛剎中众生;六者,十方人莫不闻我声欢喜得度脱者;七者,悉念十方人民使得佛道,皆舍家作沙门;八者,十方人所思想善恶我悉知之;九者,十方人我悉当内着佛道中,悉使发菩萨意;十者,十方人我悉当度脱。是阿喻罗闍菩萨了不能及知阿惟颜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所作为,了不能及知阿惟颜菩萨事,亦不能知神足念,不能知飞行,亦不能逮知阿惟颜菩萨当来、过去、今现在事。是为阿惟颜菩萨教法。」

佛说菩萨内戒经

[/toggle]

 

佛說菩薩內戒經

宋北印度三藏求那跋摩譯

佛以十五日說戒時,文殊師利正衣服,以頭腦著佛足,起長跪,白佛言:「若有初發意菩薩,於道於俗當用何等功德,以開化一切眾生,使各得成其功德?唯佛當以漚惒拘舍羅為我曹分別說之!」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若所問甚深、甚深,多所過度、多所安隱。若諦聽、諦受,吾當為若具說其要,各自以意施行之。」諸在會者及文殊師利皆言:「受教!」

佛言:「當先三自歸三尊,當言:『某自歸佛、自歸法、自歸比丘僧、自歸菩薩、自歸摩訶薩、自歸文殊師利菩薩、自歸摩訶般若波羅蜜。某身作惡、口言惡、意念惡,不知故作,後不復作。菩薩道十萬劫常行四等心,某從十萬劫以來,身作惡、口言惡、意念惡,不知故作,後不復作。某先世時,不行菩薩道,今這行菩薩道。以棄惡故,從今以往晝夜作善,不敢復犯諸惡。』

素食学校

「波藍質兜波初發意菩薩,當行六波羅蜜。何謂六?第一檀波羅蜜:布施意行;第二尸波羅蜜:持戒意行;第三羼提波羅蜜:忍辱意行;第四惟逮波羅蜜:精進意行;第五禪波羅蜜:一心意行;第六般若波羅蜜:智慧意行。若見人分檀布施,政心代其歡喜;若見人持戒,政心代其歡喜;若見人忍辱,政心代其歡喜;若見人精進,政心代其歡喜;若見人坐禪,政心代其歡喜;若見人智慧說經,政心代其歡喜。

「菩薩當知三願乃為菩薩。何謂三?一,願我當作佛,我當作佛時,令國中無有三惡道者,皆有金銀、水精、琉璃七寶,人民壽無極,皆自然飯食、衣被,五樂、倡伎、宮殿舍;二,願我往生阿彌陀佛前;三,願我世世與佛相值,佛當授我莂。是為三願,合會為十五戒,具菩薩所當奉行。惒闍名明師,阿祇利名文殊師利,前已過去菩薩,皆從波藍質兜波發意行菩薩道,自致得作佛;無有菩薩道亦無有佛,是故當行菩薩道,當作佛。

「菩薩入松寺有五事:入松寺,不得著葌入松寺;不得持繖蓋入松寺;當禮佛,繞塔三匝,入松寺;若見不淨污穢當掃棄,入松寺;見諸沙門皆當作禮。

「菩薩行道路有二事:若天熱、若雨時,見有樹木、屋舍,當讓人先坐;若見井水、泉水、若見人持水,當讓人飲,若見大溪水極自飲。是為二事。

「菩薩得人飲食時有三事:視上下皆令等;若不等得,當分令等;飯已,得水飲,當讓上座先飲,若飲已,不得先起去,當與眾人俱起。是為十法則。」

第一時

「南無佛!今受尸四十七戒。何謂四十七?

「一者,菩薩不得殺生,身、口、意不得念殺生,念殺生者不得為菩薩也。

「二者,菩薩不得盜他人財物。

「三者,菩薩不得淫妷他人婦女。

「四者,菩薩不欺怠人。

「五者,菩薩不得飲酒。

「六者,菩薩不得兩舌。

「七者,菩薩不得惡口。

「八者,菩薩不得妄言。

「九者,菩薩不得綺語。

「十者,菩薩不得嫉妬。

「十一,者菩薩不得瞋恚。

「十二者,菩薩不得癡疑。

「十三者,菩薩不得信邪魔道。

「十四者,菩薩不得持惡行教人。

「十五者,菩薩當廣方便益布施。

「十六者,菩薩不得慳貪。

「十七者,菩薩不得貪利他人財物。

「十八者,菩薩不得邪心賊害人。

「十九者,菩薩不得讒擊人。

「二十者,菩薩不得撾捶人。

「二十一者,菩薩不得掠取良民作奴婢。

「二十二者,菩薩不得販賣奴婢。

「二十三者,菩薩不得賣妻子與人。

「二十四者,菩薩不得男女更相婬戲。

「二十五者,菩薩不得至博戲婬女舍。

「二十六者,菩薩不得至黃門家。

「二十七者,菩薩不得相欺詐。

「二十八者,菩薩不得持重稱侵人。

「二十九者,菩薩不得持輕稱欺人。

「三十者菩,薩不得持大斗侵人。

「三十一者,菩薩不得持小斗欺人。

「三十二者,菩薩不得持長尺侵人。

「三十三者,菩薩不得持短尺欺人。

「三十四者,菩薩不得斷棄牛馬五陰。

「三十五者,菩薩不得賣牛馬。

「三十六者,菩薩不得賣象駝。

「三十七者,菩薩不得賣騾驢。

「三十八者,菩薩不得賣猪羊。

「三十九者,菩薩不得賣雞犬畜生。

「四十者,菩薩不得賣經法。

「四十一者,菩薩不得至邪魔道家。

「四十二者,菩薩不得至擔死人種家。

「四十三者,菩薩不得入死喪家。

「四十四者,菩薩不得入酒舍。

「四十五者,菩薩不得入羹飯舍。

「四十六者,菩薩得人飯時心念言:『我何時當布施與人,令飽滿如我今日。』

「四十七者,菩薩相見心當歡喜,如見父母兄弟,見他人亦爾,無有異。若見人作菩薩道行,當等心視之,不得言某人善、某人惡。

「是為四十七戒具菩薩。身、口、意不得犯十惡,不得教人犯,亦不得勸勉人犯之。晝夜思惟:『我持是戒,堅住不動,會當得三術:一者,得阿惟越致;二者,得阿惟顏;三者,當得作佛。』」

第二時

「南無佛!今受羼阿惟越致法四門。何謂四?佛二十因緣、法二十因緣、身二十因緣、摩訶般若波羅蜜二十因緣。

「何謂佛二十因緣?是為佛、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耶三佛陀術闍,發心所念,天眼洞視,豫知他人心中所念;遮蘭那身、口、心所行三般術闍,遮蘭那三般是三蓋,乃成須迦頭,須迦頭是泥洹;由迦庇多,世間之父;阿耨多羅,天上天下無有在其上者;浮溜沙,勇猛男子;曇摩沙羅祁,曇摩者法,沙羅祁者馭法世;多提惒摩耨沙那,教天上、天下人佛陀;波迦惒,政蹈地足下平;行時直舉足;手足指間肉相連;紫磨金色;兩手兩肩項上有浮肉;頰車如師子;四十齒正白平;出舌入耳、入目、入鼻、自覆面;肉髻。是為佛二十種因緣。

「何謂法二十因緣?阿術闍本癡;僧迦羅所為;惟然那知眾事;那摩留波,那摩名,留波,眼所見;沙羅耶多那,福罪法來至;波利,眼、耳、鼻、口、身、意;痛痒惒檀那,若病未差時惒毒痛,若病已差快痛三根:那迦摩怛那,波惒怛那,惟波惒怛那;男子、女人所愛樂;願欲作天、作人,願令我身富貴無有極;傴波他那,師使弟子授教作波惒,其事成耶祁天下人生;闍羅摩羅那,闍老,摩羅那死。是為十二因緣生死。四意。何謂四?身意念、痛痒意念、心意念、法意念,是謂四意念。四神足,欲、精進、意、慧,是為四神足。是為法二十種因緣。

「何謂身二十因緣?三事身所作。何謂三?殺、盜、婬。身自不殺,不得教人殺;身自不盜,不得教人盜;身自不淫,不得教人淫。四事口所作。何謂四?兩舌、惡口、妄言、綺語。口自不兩舌,不得教人兩舌;自不惡口,不得教人惡口;自不妄言,不得教人妄言;自不綺語,不得教人綺語。三事意所作。何謂三?嫉妬、瞋恚、癡疑。意自不嫉妬,不得教人嫉妬;意自不瞋恚,不得教人瞋恚;意自不癡疑,不得教人癡疑。身、口、意不得犯是十事,不得教人犯。是為身、口、意法二十種因緣。

「何謂摩訶般若波羅蜜二十因緣?先世所念,欲令一切天下人皆作佛,欲令一切天下人皆洞視,欲令一切天下人皆徹聽。波羅質然知人意,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人意。阿耨沙耶阿耨沙耶然那,知一切天下人意所念,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一切人意所念。因利耶波利浮利耶然那,眼、耳、鼻、舌、身、意,因利,佛所知,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佛現威神然那,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摩訶迦留祁然那,佛慈心念一切天下人,欲令一切天下人。薩惒浮然那,皆知一切天下人事,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一切人事。阿那恕羅然那,佛智慧一切天下鬼神、天神、龍神皆不能禁制,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是智慧。是為摩訶般若波羅蜜二十種因緣,合會為八十種因緣阿惟越致菩薩法。以過去、當來、今現在菩薩,是為八十種因緣皆合會,是為菩薩法。」

 第三時

「南無佛!今受惟逮法二十因緣,行之自知宿命。何謂二十?有五因緣多福。何謂五?檀那福多、尸福多、念福多、所作善無量福多、治政松寺無量福多。是五多福。

「有五因緣護身。何謂五護?身護、口護、意護、尸護、戒護。是為五因緣護身。

「菩薩有五意。何謂五?尸意、好心善意、布施意、念善道意、慧意。是為五意。合會為二十種因緣,行之自知宿命,乃致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何謂阿耨多羅?天上天下無有在其上者。」

第四時

「南無佛!今受四禪法。何謂禪法?菩薩坐禪一心念佛,佛空、無所有,意便止。復念貪婬五所欲,已無貪婬五所欲,便得一禪;菩薩坐禪一心念法,法亦空、無所有,意便無瞋恚痛痒,已無瞋恚痛痒,如是便得二禪;菩薩坐禪一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亦空、無所有,意便無愚癡,如是便得三禪;菩薩已得三禪,諸惡已盡,無所復念,意清淨不動不搖,便得四禪。一心不復轉,自然得五旬,是為菩薩行禪法。」

第五時

「南無佛!今受般若三昧法。何謂三昧法?菩薩三昧,慈哀念一切十方諸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債主、泥犁、薜荔、畜生,諸在厄難勤苦及人非人、薩惒薩,皆欲令解脫勤苦,得出生人道,奉行六波羅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是為菩薩三昧法。

「菩薩三昧,等心護一切十方諸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債主、泥犁、薜荔、畜生中人及非人、非薩惒薩,皆欲令解脫勤苦,富樂安隱,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是為菩薩三昧法。

「菩薩三昧,等意慈心哀愍念一切十方諸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債主、泥犁、薜荔、畜生中人非人、薩惒薩,視之護之,如母視護赤子,一切平等無有異意,已平等是為三昧法。從是自然得五旬。菩薩坐起晝夜思惟,常當平心等意,爾乃為菩薩三昧法。」

第六時

「南無佛,南無菩薩,南無摩訶薩!今受三昧法,如菩薩摩訶薩。今我持心,所作當如虛空,今持虛空作平,是故行菩薩道,持心視天下萬民如一,當如視父母兄弟妻子無異,當等心視之。今我歡喜為十方天下人民作善,是為文殊師利菩薩三昧。持是三昧戒具者,文殊師利菩薩當來與共語:『持是三昧戒具者,是為諸菩薩中最尊。』是為文殊師利菩薩三昧菩薩摩訶薩。

「文殊師利三昧菩薩坐欲起時,叉手念腹中所願言:『我是菩薩摩訶薩,文殊師利菩薩我所作分檀布施用,是故我得菩薩道。若人從菩薩求目,菩薩當以目與之;若人從求身,菩薩以身與之;若人求財物,菩薩當以財物與之!』常當念言:『我是菩薩,文殊師利亦是菩薩,今我當諦持是身與不妄。菩薩常當念使十方天下人民安隱富樂,如使十方人民勤苦,我當念令安隱富樂解脫。菩薩當諦持身法,行菩薩道,菩薩當急欲作沙門,當持禪波羅蜜,我急當至阿彌陀佛所,我持是三昧,急欲與水精、琉璃、金銀共會相娛樂。』文殊師利菩薩惒闍名阿提波羅,阿祇名阿提調。」

 第七時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比丘僧,南無諸摩訶薩,南無洹那鳩溜菩薩!三昧道住止,是故念:『十方天下人民若在冥中者,我何時當作大光明如日月,為十方人民作光明,如菩薩當為十方天下人民作大光明?』是三昧諦持心,當政要安心平心,當為十方天下人民,如日月作光明。是菩薩三昧道,當為十方天下人民,心作平。今十方有菩薩,十方菩薩行三昧,這等用是月三昧,如他菩薩亦用是三昧,如洹那鳩溜菩薩問釋迦文佛:『是三昧云何?』釋迦文佛默然無所語。洹那鳩溜復問三昧,釋迦文佛復無所語。洹那鳩溜菩薩自念:『佛何等心?』洹那鳩溜知佛心,洹那鳩溜便起往為佛作禮,洹那鳩溜便撾揵椎,十方三昧菩薩皆來會,六萬菩薩皆前為佛作禮已,皆坐。洹那鳩溜問佛:『當為十方天下人民平心三昧,名為何等為月三昧?』佛語:『六萬菩薩皆平心已平心,諸拘樓檀皆動搖不能住持,佛威神安天下,是三昧名月三昧,已得聞是三昧者,皆當平心行之。』」

 第八時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比丘僧,南無諸菩薩,南無摩訶薩,南無文殊師利菩薩!我自念命前世時已行菩薩道,自念我已奉事三百億佛,自念我前世為菩薩時,常以慈悲喜護之心愍傷一切人、非人及蜎蜚蠕動之類,恒為之感痛,我常以經道勸勵開導之,使得入正法,遠去惡為善。耳不受善惡之聲,眼不視好醜之色,鼻不嗅臭香之氣,口不嚐味味之味,身不求麁細之飾,意不求可欲之欲,我自斷六。

「我自斷三,六事不得起:耳得定,不聞善惡之聲;眼得定,不視好醜之色;鼻得定,不嗅臭香之氣;口得定,不貪著五味;身得定,不知寒溫之痛痒;意得定,無復往來之思想。身行檀波羅蜜,但欲布施;眼為尸波羅蜜,但欲持戒;耳為羼提波羅蜜,但欲忍辱;鼻為惟逮波羅蜜,但欲精進;口為禪波羅蜜,但欲一心;意為般若波羅蜜,但欲智慧。我常以是六事救濟施惠一切,我今來生復得見佛經戒,復得奉事三尊。我今當復以六事教化一切,廣利法門,開導眾人,使成大道,為一切人非人作唱導。

「時當死不犯淨戒;時當死,死不為欲惑;時當死,死不為可不可動,是我平願,人來索身當以與之,制其所索我不逆也,是為菩薩。九時之戒以平等心持之,是為持戒。所以爾者,我為十方諸佛故,我為諸經法故,我為諸比丘僧故,我為諸菩薩摩訶薩故,我為十方天下人非人、蜎蜚蠕動之類故,我持是諸事憂念眾生,以故我今得菩薩道,行諸菩薩法。是故菩薩道難值難聞,聞之者,皆得阿惟越致。我今持我身命,歸十方諸佛,一心不復退轉。」

 第九時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比丘僧,南無諸菩薩,南無摩訶薩,南無文殊師利菩薩!菩薩道甚難,我以身命救濟一切眾生無所愛惜。菩薩不作罪,亦不畏罪,宿命到來、怨家債主至,菩薩歡喜畢罪,亦不怖懅。菩薩持法如法,持戒如戒,菩薩以信故得作佛。菩薩博讀眾經,悉入諸道,順化眾生。菩薩常行慈心,言語儒軟,不中傷人意。菩薩與妻子並居,如養怨家,常護其意。菩薩視女人如虎狼師子如毒蛇,菩薩不畏;愛欲不能動菩薩意,菩薩捨欲故,愛欲不能得沾污菩薩清淨之行。如蓮華不於高山、陸地生也,菩薩於愛欲中生,如蓮華雖淤泥中生,不為泥塗所污也。菩薩戒內不戒外也,外行如地,內戒如水,水以清淨濡軟為行,地以多容多受為功德也。一切百草、樹木皆從地得生長,一切萬物皆從水得生活,是故菩薩功德如地如水。菩薩山居獨處,亦不恐懼。菩薩雖居家畜養妻子,常如獨處,恬然安定,無復痛痒思想之念。以故菩薩功德尊大、巍巍堂堂,無端無底、無邊無限,功德難稱難量,是為菩薩十時之戒。

「菩薩常行四等心,平等無異,已信功德便得一住,已得一住便得二住,已得二住便得三住,已得三住便得四住,已得四住便得五住,已得五住便得六住,已得六住便得七住,已得七住便得八住,已得八住便得九住,已得九住便得十住,已得十住便得作佛,便度一切眾生,是為菩薩積累功德自致得道。其有人隨我諷誦是經者,既却諸惡,得佛疾也。見者、聞者一時歡喜者,既却己身無央數之罪,令得十住信心,以致得道。常當以月十五日,一日一夜誦讀是經,其福蓋於三界中;莫作限礙縛著之行,是則遠離功德,不為菩薩道也。」

第十時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比丘僧,南無諸菩薩,南無檀那鳩溜菩薩,南無文殊師利菩薩!菩薩常慈心愍念一切人民,見貧者、富者、豪者、貴者、卑賤者,強健、羸瘦、怯弱者,心常念之,欲使齊等。常願使十方平如水,無山坑,人民貧富等等無異,壽命長短等等無異,豪貴卑賤等等無異,求道同心,常願俱發大乘之業,一切人非人,皆發無上正真之道,悉有智慧,悉行布施,無有慳貪,悉持經戒,悉能忍辱,皆能精進,一心入定,見化三昧皆有漚惒拘舍羅。見迷惑者,願使之疾見正道;陰冥者,得覩光明。疾者,皆使除愈;強健,各現色力。陸行,願使人、馬、車牛肥壯,人手足,筋力強健,財物安隱;船行者,東西南北、上水下水各得其願,船車安隱,帆行條利。賈市百倍千倍萬倍,住止得處,賣買便利,貴賤各得所願。居家者,妻子、父母、公嫗皆使安隱,水火、盜賊、疾病、縣官無有。居官者,常得安隱,慈心愛育人民,家人富饒,無有貧窮、憂厄、苦劇者。是為菩薩十一時戒平等之行。善男子、善女人聞是歡喜,皆得阿惟越致。諸天神、地神、山神皆來侍衛帶持是經者,一切災害不敢干犯,是為菩薩已得神通。」

 第十一時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比丘僧,南無諸菩薩摩訶薩,南無文殊師利菩薩!菩薩從一數、二隨、三止、四觀、五還、六淨以次得道,得須陀洹,得斯陀含、阿那含,得阿羅漢、辟支佛,皆不於中住;得佛道,現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金色,十種力、四無所畏、十八法不共、八種大音聲,亦不於中住。菩薩發大乘之業,以僧那僧涅度脫一切人非人,以波羅蜜示現眾人,以慈悲喜捨救濟眾人,菩薩以儒軟伏諸剛強,菩薩以漚惒拘舍羅和合眾人,菩薩以謙恭慈仁安慰眾人,菩薩以和悅歡喜降伏諸惡逆,菩薩以道力度諸愚癡,菩薩以貞潔度諸愛欲,菩薩以大慈愍念眾生,菩薩以省約絕諸財寶,菩薩以清淨斷諸醉酒,菩薩以訥言正心口忍辱,菩薩以經行立於精進,菩薩以少食絕於睡臥,菩薩以無欲輕身強健,菩薩以無瞋怒養於道德,菩薩以無嫉妬合聚眾人,菩薩以功德歸流一切人非人,是為菩薩十二時戒平等之行,救濟一切眾生,是為飛行菩薩功德具足。

「有善心、好意樂聞是經,諷誦讀是者,是為十住阿惟顏。菩薩入水不沈,入火不燒,索頭與頭,索眼與眼,索耳與耳,匃鼻與鼻,投身虎口,不惜身命,是為菩薩大士尊貴功德,難稱難量,無端無底,無端無限,不可度量。各尊承世尊經戒,以自衛身行,與是經合者,舉厝得所,善加精進,善遠諸惡,莫犯是,犯是者非為菩薩也。是為菩薩具足正戒,一生補處,旦暮朝晡,當得作佛,光明相好皆已照現,是為功德成滿,諸善已現,威神具悉,一切皆敬,伏無敢當菩薩者。」

佛說菩薩功德十二時正戒竟,文殊師利菩薩及諸來會神通菩薩、飛行菩薩、成就菩薩、現化菩薩,及八方上下諸菩薩,[颱-台+犮]陀和菩薩、羅隣那竭菩薩、憍越兜菩薩、那迦達菩薩、深彌菩薩、摩訶須菩薩、惒菩薩、因提達菩薩、惒輪稠菩薩等,合七萬二千人,皆大踊躍歡喜,各現光明,展轉相照,各各起正衣服,前以頭腦著地,為佛作禮。

第十二時

佛說菩薩戒十二時竟,文殊師利白佛言:「菩薩用何功德得是十住?唯願天中天,分別說之。」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多所愛念,多所安隱,吾當為若具說其要,諦聽諦受。」文殊師利言:「受教!」

佛言:「有十住菩薩功德,各有高下自有次第。」文殊師利言:「何等為十?」

「一住波監質兜波菩薩法住。」佛言:「上頭見師端正無比,視面色無有厭、無有逮者,尊貴無有能過者,所教授無有能踰者,見佛威神儀法如是,便稍入佛道中轉導之,皆隨其意教度脫之,見勤苦者皆愍傷之,稍稍解曉佛語信向之,新發起意學佛道悉欲得了知,佛智十難處悉欲逮得之。何等為十難處?佛十種力是:一者,當供養佛;二者,當隨其所樂當教語之;三者,所生處皆尊貴;四者,天上天下無有能及者;五者,佛智慧悉逮得;六者,世世所生處,得見無央數佛;七者,佛經悉逮得;八者,悉過度諸生死;九者今脫去不久;十者,悉度脫十方人。

「二住何等為阿闍浮菩薩法住?」佛言:「有十意,念十方人。何等為十意?一者,悉念世間善;二者,潔淨心;三者,皆安隱;四者,柔軟心;五者,悉愛等;六者,心念但欲布施與人;七者,心悉當護;八者,念人與我身無異;九者,心念十方人我視如師;十者,心念十方人視如佛。阿闍浮菩薩法當多學經;多學經已,當獨處山;獨處山,當與善師從事;與善師從事,當在善師邊,當易使,當隨時,隨時所作為勇;所作為既勇,當學入慧,中心所受法當悉持;既悉持,悉持法當不忘也;既不忘者,當安隱處山。所以者何?益於十方人故。

「三住何等為喻阿闍菩薩法住者?」佛言:「入於諸法中,用十事。何等為十事?一者,諸所有皆無常;二者,諸所有皆勤苦;三者,諸所有皆虛;四者,諸所有皆非我所;五者,諸所有皆無主;六者,諸所有皆無利也;七者,諸所有皆無所止;八者,諸所有皆無所處;九者,諸所有皆無所著;十者,一切無所有諸法,悉入一法中,一法悉入諸法中。是為喻阿闍菩薩教法。

「四住何等為閻摩期菩薩法住者?」佛言:「常願於佛處生,有十事:一者,不復還;二者,多深思於佛;三者,深思於法;四者,念比丘僧視十方人;五者,思惟萬物皆無所有;六者,十方佛剎皆虛空;七者,宿命所作了無所有;八者,所有如幻皆虛空;九者,諸所勤苦無所有;十者,泥洹虛空亦無所有,用是故生於佛法中。是為閻摩期菩薩教法。

「五住何等為波喻三般菩薩法住者?」佛言:「所作功德悉度十方人,有十事:一者,悉護十方人;二者,悉念十方人善;三者,悉念十方人悉令安隱;四者,悉愛十方人;五者,悉哀念十方人;六者,悉念十方人莫使作惡;七者,悉引十方人著菩薩道中;八者,悉清淨於十方人;九者,悉度脫十方人;十者,悉使十方人般泥洹。是為波喻三般菩薩教法。

「六住何等為阿者三般菩薩法住者?」佛言:「有十法,深哀慈心:一者,用人說佛善惡心無有異;二者,說經法善惡心無有異;三者,說菩薩善惡心無有異;四者,求菩薩道人共相道善惡心無有異;五者,人言十方人有多少心無有異;六者,覩十方人展轉相道善惡心無有異也;七者,中有人說言十方人易脫難脫心無有異;八者,若有人言說法多少心無有異;九者,有人說法壞心無有異;十者,有法處無法處心無有異。是為阿者三般菩薩教法。

「七住何等為阿惟越致菩薩法住者?」佛言:「有十事,堅住不動:一者,言有佛、無佛不動還;二者,有法、無法不動還;三者,有菩薩、無菩薩不動還;四者,有求索菩薩、無求索菩薩道者不動還;五者,持法得不動還;六者,有諸過去佛、無諸過去佛不動還;七者,有諸當來佛、無諸當來佛不動還;八者,有現在佛、無現在佛不動還;九者,佛智慧盡、不盡不動還;十者,當來、過去、現在世事呼若干種不動還。是為阿惟越致菩薩教法。

「八住何等為鳩摩羅浮童男菩薩法住者?」佛言:「菩薩於十事中住:一者,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悉淨潔;二者,無有能得長短者;三者,心一反念在所欲生何所;四者,十方人知誰慈心者;五者,十方人所信用悉知;六者,十方人若干種悉知;七者,十方人所作為悉知;八者,十方諸佛剎土成敗悉知;九者,得神足念飛在所至到;十者,諸悉淨潔。是為鳩摩羅浮童男菩薩教法。

「九住何等為喻羅闍菩薩法住者?」佛言:「用十事得:一者,十方人所出生悉知;二者,十方人所繫恩愛悉知;三者,十方人所念本末、所從來悉知;四者,十方人所作宿命所趣向悉知;五者,若干種諸法悉知;六者,十方人所念若干種變化悉知;七者,諸佛剎善惡壞敗悉知;八者,過去、當來、現在無央數世事悉知;九者,十方人等不等悉知;十者,教授十方人說虛空法悉知。是為喻羅闍菩薩教法。

「十住何等為阿惟顏菩薩法住者?」佛言:「菩薩入於十智中能分別知,有十事:一者,何因當感動十方諸佛剎中;二者,當明無央數佛剎中;三者,我日日當署置無央數佛剎中菩薩;四者,我日日當度脫無央數佛剎中民人。五者,我當安隱無央數佛剎中眾生;六者,十方人莫不聞我聲歡喜得度脫者;七者,悉念十方人民使得佛道,皆捨家作沙門;八者,十方人所思想善惡我悉知之;九者,十方人我悉當內著佛道中,悉使發菩薩意;十者,十方人我悉當度脫。是阿喻羅闍菩薩了不能及知阿惟顏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所作為,了不能及知阿惟顏菩薩事,亦不能知神足念,不能知飛行,亦不能逮知阿惟顏菩薩當來、過去、今現在事。是為阿惟顏菩薩教法。」

佛說菩薩內戒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