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不空三藏法师(西元705~774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不空三藏法师(西元705~774年)

不空三藏法师,具名不空金刚,是他受灌顶的号,他名智藏,或称不空智。是狮子国(今斯里兰卡)人,生於西元七○五年(唐神龙元年)。幼年出家,十四岁在 婆国(今印度尼西亚爪哇)遇见金刚智三藏,随来中国,西元七二○年(开元八年)到洛阳(此据「贞元释教录」卷十五。另据赵迁「不空三藏行状」说,他是西域人,幼随舅父来中国,十岁周游武威、太原,十三岁遇金刚智云)。开元十二年(七二四年),年二十岁,他在洛阳广福寺说一切有部石戒坛受比丘戒。此後十八年中学习律仪和唐梵经论,并随金刚智译语。开远二十九年(七四一年),唐玄宗诏许金刚智和弟子回国。但金刚智从长安到洛阳时就生病,於同年八月三十日圆寂,不空奉金刚智遗命,仍想前往天竺。这时他又奉到朝廷的命令,教他赍送国书往狮子国(斯里兰卡)。他先到广州率弟子含光、惠(工凡言)等僧俗三十七人,携带国书,於十二月附昆仑舶,经诃陵国(在今爪哇中部),未满一年到狮子国。当时狮子国王因不空是大唐来使,殊礼接待,把他安置在佛牙寺。不空遂依止普贤阿 黎,请求开坛重受灌顶。他和他的弟子含光、惠(工凡言)同时入坛受学密法,前後三年。他并广事搜求密藏和各种经论,获得陀罗尼教「金刚顶瑜伽经」等八十部,大小乘经论二十部,共计一千二百卷(依不空於七七四年奉表)。後来,不空要回中国,狮子国王尸罗迷伽(戒云,西元七一九~七五九年)请附表,并托献方物。不空遂同使者弥陀携带献物和梵夹等回唐,於天宝五年(西元七四六年)到达长安。最初,他奉敕在净影寺从事翻译和开坛灌顶。天宝九年(西元七五○年)又奉旨放回本国,但不空到韶州时得病不能前进。天宝十二年(西元七五三年)因西平郡王哥舒翰的奉请,玄宗又降敕将不空追回。他到长安保寿寺休息月馀後,即又奉诏令往河西。不空遂到武威,住开元寺从事灌顶译经。天宝十三年(西元七五四年),又徵安西法月的弟子利言(一称礼言,有「梵语杂名」一书传世)来参加译事。肃宗至德元年(西元七五六年)徵召不空入朝,住兴善寺开坛灌顶。後来长安被安禄山的军队攻陷,不空仍然秘密派人和肃宗通消息。因此至德二年(西元七五七年)肃宗还都以後,不空备受皇帝的礼遇。乾元元年(西元七五八年),不空上表请搜访梵文经夹加以修补,并翻译传授,得敕许将中京(长安)慈恩、荐福等寺,东京圣善、长寿等寺,以及各县的寺舍、村坊,凡有旧日大遍觉(玄奘)、义净、善无畏、流支、宝胜等三藏所带来的梵夹,都集中起来,交给不空陆续翻译奏闻。这是唐代梵夹一次大规模的集中(在大兴善寺)。後来会昌五年(西元八四五年)唐武宗灭法,大兴善寺被毁,大批的梵夹也就损失了。在肃宗还都以後十七年中,不空得到朝野的倾心崇奉,广译显密经教,灌顶传法,教化颇盛。晚年(西元七六六年)使弟子含光到五台山造金阁寺,继又造玉华寺,并奏请於金阁寺等五寺各置定额僧二十一人,自後遂成为密教中心。大历九年(西元七七四年)示寂,世寿七十,僧腊五十。唐代宗敕赠「司空」,更加「大辩正」的谥号。建中二年(西元七八一年),德宗敕准不空弟子慧朗在大兴善寺为不空立碑。

不空的弟子很多,在他赴狮子国以前已有弟子含光、惠(工凡言)等人。诸弟子中,不空认为能尽传五部之法的除早亡二人外,仅馀六人(时称六哲),即金阁寺含光、新罗惠超、青龙寺惠果、崇福寺惠朗、保寿寺元皎和觉超。其中惠朗年最长,不空殁後,继他的法位,教授後学。又疏勒人慧琳也是不空弟子,撰有「一切经音义」一百卷,广引内外典籍,详释梵汉名义,对於经论的解诂、正字,乃至外典的考据、辑佚都有很大的贡献。又当时大德如良贲、潜真、法崇等也都参与不空译场,承受法义,造作注疏。中唐诸帝如玄宗、肃宗、代宗、德宗(时为太子)都曾依他受法灌顶或参加译事,其馀王公大臣都对不空的译经传法尽力护持。翰林待诏赵迁撰有「不空三藏行状」,说他居灌顶师位四十馀年,受法门人约万计,由他授比丘戒的弟子也有二千人,因此他也是说一切有部的一代戒师。

关於不空的思想和学说,可以注意的是,他自幼来华能够通晓中国的语文和文化,这个优越条件是历代来华的译师所少要的。当时佛教中各宗竞立,密法渐行,有一种要求抉择统一的趋势。不空长期住在中国,对於这种情况有很深的认识,所以从他的译述中可以看出他正是以毕生的精力从事这种努力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虽然他在後代人的心目中是一位密宗的祖师,但他的译述并没有独尊密法抵抑显教的意思,不过认为真言门的修行证果比显教为速而已。

不空的译籍可以分为五类∶

一、显教类「般若」、「华严」、「大集」三部大经包含了大乘佛教的主要内容,其「译汉」工作在不空以前基本上已经完毕。不空特改译「仁王般若经」二卷以发明般若馀蕴;又重译「密严经」三卷以沟通「华严」、「胜 」等经;又重译「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八卷以抉择大集法门。又佛教的显密经典以及历代中印传说,都认为中国汉地是文殊菩萨应化之域,不空因此重译「文殊师利佛刹功德庄严经」二卷,以加强这一信仰。此外,还译有「慈氏菩萨所说大乘缘生稻(廿干) 喻经」一卷、圣者郁楞伽造「大乘缘生论」一卷、「佛为优填王说王法正论经」一卷、「大方广如来藏经」一卷、「大圣文殊师利赞佛法身礼」一卷、「百千颂大集经地藏菩萨请问法身赞」一卷。这几部经论的译出,对於当时佛教中流行的几个重要句义(范畴),像缘生、正法正理、如来藏、法身等都提供了经典性的根据和解释。

二、杂密类所谓杂密,一般是指金刚界和胎藏界两部法以外的密部经轨,但这是在金、胎两部法特别受到推崇以後所立的名称,不空时代还没有确定这一说法。对於杂密法门,不空不但非常重视,而且为提高它们的位置作了很大的努力。他在返唐之初(西元七五四年),曾特别提出「金刚大道场经」一系里「一字佛顶法」的各种经轨加以译述。其中观想由日轮出生本尊,这和胎藏界的观想莲华上月轮以及金刚界的观想月轮中莲华的意义都有不同。事实上,日轮观在佛教显密经典中是一个比较古老的传统,而月轮观则是在金、胎两部法兴起以後才普遍的。不空在「三十七尊出生义」中,以为从释迦(能仁)的普贤金刚性海中流出三十七尊,而以顶轮法为「胜绝唯一法」,可见他对於这一系法的推崇。另外,可以归入本类法的文殊咒藏各法,不空也广事翻译,如焰 德迦法、金翅鸟法、摩利支法等。

三、金刚界类金刚界法是不空早岁从金刚智研学的重心,也是他後来发展所学的基础。据不空所译「金刚顶十八会指归」,金刚界法只是初会中一部分的内容。不空曾选译初会一分为「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三卷,其全经四千颂到宋代施护才完全译出为三十卷。不空另有「三十七尊出生义」、「不空心要」和「金刚顶经义诀」(残)等述作,都属这一类。从印度佛教密宗发展的经过看,金刚界法的观想组织是後来流行的各种秘密瑜伽法门的重要依据。但自金刚智於西元七○一年学得本法起,以後百馀年间其内容一再的变化。如不空所译经文就和金刚智所传不同,而西元七七四年前後到乌荼国王寺从灌顶师达摩枳栗底(法称)受瑜伽教法的 宾人般若,来华後所译的「诸佛境界摄真实经」又和不空所传有别。

四、大乐类以「般若理趣经」为本源的大乐系密法,在不空的译述中也特别值得注意。他所译关於本类的经、释、仪轨共有十多种。当时代宗也从不空受学此法,其受到重视可想而知。「般若理趣经」的翻译虽从玄奘开始,但经末咒文早由波颇密多罗(六二六来华)传与玄模(见「法苑珠林·咒术篇」)。又「理趣经」末的咒也已收入阿地瞿多的「金刚大道场经」抄译本「陀罗尼集经」中。「金刚大道场经」十万颂本在西元五三五年以前成立,所以「理趣经」咒的传世是很早的。「理趣经」的义理是「大般若经」中实相般若一分的略要,所以菩提流支的重译本即题名「实相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实相就是法界,所以本系法中以表示周遍於器世间和有情世间的法界身普贤金刚萨 为本尊,同以他受用身的毗卢遮那或持金刚和自受用身(智法身)的四面毗卢遮那或金轮佛顶为本尊的法门相比,意义上更深入一层。大乐系的法门和西元八世纪中到我国西藏地区的莲华生、无垢友等所传授的大圆满,以及印度超岩寺後出的大手印法门在理论和修法上都一脉相通。而且大圆满和大手印都别称实相般若,而大乐金刚萨 的修法也别称大印法门,足见它们在义理上有共同的渊源。

五、杂撰类不空译述一百一十部共一百四十三卷(依「贞元录」)的显密经轨中,有他和当时天文家杨景风共译的「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二卷,为後代密宗所常用,其中具见印度当时的一般天文星历的知识。此外还有「金刚顶经义诀」一种(残),据说是他赴印以前的著述,也为後世密教所诵习,他还遗有奏表若干篇,由圆照集为「表制集」六卷(兼收不空弟子表文)。从这些遗表中可以看出他对中国文学的修养也达到很高的水平。圆照并称赞他「冠绝古今,首出僧伦」。

(郭元兴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