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道宣律师(西元596~667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道宣律师(西元596~667年)

道宣律师,原籍吴兴(今浙江湖州市)人(一说丹徒人),俗姓钱,父在陈时曾任吏部尚书,母姚氏。自幼受到家庭教育,九岁便能作赋。因隋朝大兴佛教,他十岁时,便舍家从长安日严寺慧 受业,第二年就在日严道场落发。二十岁时,到大禅定寺依智首受具足戒。二十一岁就在智首门下听受律学。智首是当时新兴的律学大家,「钞疏山积,学徒云涌」,长安独步三十馀年。兼弘「地论」和「四分」的灵裕,以及先在关中弘阐「四分律」的洪遵,都率众预其法筵,听受讲习。道宣在智首门下受教奠定了一生的律学基础。

道宣在受慧 和智首的教导以外,还经常跋涉山川去到四方广泛参学,自称「居无常师,追千里如咫尺;唯法是务,跨关河如一苇;周游晋魏,披阅累於初闻;顾步江淮,缘构彰於道听。遂以立年(三十岁)方寻铅墨,律仪博要,行事谋猷,图传显於时心,钞疏开於有识;或注或解,引用寄於前经,时抑时扬,专门在於成务」(见「关中创立戒坛图经序」)。说明他在三十岁以前是用咨广学,三十岁以後更从事於各项著述。

武德七年(六二四年)。长安日严寺废毁,道宣随慧 往新造崇义寺。同年他又往终南山,栖居於仿掌谷修习定慧,时有清泉涌出,因称为白泉寺。他在山整修十馀年来的律学心得,於武德九年(六二六年),撰成「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三卷(今作十二卷),阐发了他为律学开宗的见解。贞观元年(六二七年),撰制「四分律拾毗尼义钞」三卷(今作六卷)。四年(六三○年)出外到诸方参学,广求诸律异传,曾到魏郡访问名德法励律师,请决疑滞(见「量处轻重仪序」)。九年(六三五年)入沁部棉上(今山西沁县棉上镇)山中撰「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一卷、「疏」二卷、随後又撰「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一卷、「疏」三卷、十一年(六三七年)在隰州益词谷撰「量处轻重仪」(一作「释门亡物轻重仪」)二卷「尼注戒本」一卷。十六年(六四二年)仍入终南山居丰德寺,至十九年(六四五年)撰成「比丘尼钞」三卷(今作六卷)。时玄奘三藏已由西域归国,他於同年六月被徵召至长安弘福寺译场任缀文大德,参与译事。翌年(六四六)又返终南山,在丰德寺将所撰「羯磨」一卷增广为二卷,又将「疏」二卷增广为四卷(今作八卷),永徽二年(六五一年)九月又增订「含注戒本」并「疏」。於是他所开启的南山宗义的五大部疏钞至此完备。至显庆二年(六五六年)又撰成「释门章服仪」一卷。三年(六五七年)六月,他奉敕为唐京新建的西明寺上座,同年七月迎请玄奘入寺译经,他也参加译业。龙朔元年(六六一年)又撰「释门归敬仪」一卷。乾封二年(六六七年)二月,他在终南山麓清宫精舍创立戒坛,依他所制的仪规为诸州沙门二十馀人传授具戒。同年他撰有「关中创立戒坛图经」一卷,「律相感通传」一卷。此外他还撰有「释门正行忏悔仪」二卷、「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一卷、「净心诫观法」二卷等。

道宣在佛教上的主要成就,即在於他对「四分律」的开宗弘化,以及综括诸部会通小大的创见。他对於律学的整理,如他所撰「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和「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两书就可以顾名思义。所谓「补阙」就是以其他部的文补充「四分」的阙义;所谓「随机」即是以「四分律」顺中土大乘的机缘。如他在「行事钞」(卷上一)中说∶所以随其乐欲,成立己宗。竞采大众之文,用集一家之典。故有轻重异势,持犯分涂,有无递出,废兴互显,今立「四分」为本,若行事之时必须用诸部者不可不用。又说∶「世中持律略有六焉∶一、唯执『四分』一部,不用外宗;二、当部缺文,取外引用;三、当宗有义,文非明了;四、此部文义具明,而是异宗所废;五、兼取五藏,通会律宗;六、终穷所归大乘之极。···此『钞』所宗,意存第三、第六,馀亦参取得失随机知时故也。」这说明他以「四分」为本,并对「四分」有义无文的地方参取诸部律,而最後以大乘为归极。同时他所撰的律学著述,则自称是「包异部诫文,括众经随说,及西土圣贤所遗,此方先德文纪,搜驳同异,并皆穷核;长见必录,以辅博知,滥述必剪,用成通意」的。道宣这一综揽诸说成一家言的学风,曾受到当时佛教界的广泛推重。但同时也有少数学者不同意他的见解,如东塔怀素批评说∶「题云『删补随机羯磨』,斯有近弃自部之正文,远取他宗之旁义,教门既其杂乱,事指屡有乖违」(怀素「僧羯磨序」)。这是代表另一部分学人认为道宣的著述是淆乱了「四分律」的本质而有所指摘的意见。虽然如此,道宣的学说在当时已风靡全佛教界,乃至从那时以来的中土律学家,差不多都以他的著述为圭臬;对於「行事钞」的解记之作,在唐宋两代就已多至六十多家。其影响之大可以想见。道宣以「四分律」会归大乘的主要论据,即为心识戒体说。他认为「戒是警意之缘也,···欲了妄情,须知妄业,故作法受,还熏妄心,於本善识,成善种子,此戒体也。由有本种熏心,故力有常,能牵後习起功用故,於诸过境,能忆、能持、能防、随心动用还熏本识,如是辗转能净妄源」(见「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卷三)。他这一圆教戒体说的提出,当是受自其时旧新两译大乘唯识学说的影响。至於他证明「四分律」能通於大乘,主要有五种理由∶一、「四分律」中,沓婆得罗汉後,心念此身不坚固,即厌无学身,求菩萨法。二、戒本回向文∶施一切众生,皆共成佛道,即是大乘的圆顿了义,不以其馀二乘为归向处。三、律序一再说如是诸佛子,佛子亦如是和大乘「梵网」戒中所称佛子意义同样。四、「四分」舍堕求悔,先须舍财,如僧用不还,只犯突吉罗轻罪,和大乘戒以心意划分轻重相通。五、如「四分」小妄戒,解释见闻触知,说眼识能见、耳识能闻等,以识为了义,也和大乘义理相通。由此五义,即以「四分」会通大乘。

道宣以心识戒体为根据,因而对於佛说的一切教法判为三种,如「行事钞」说∶「一者诸法性空无我,此理照心,名为小乘;二者诸法本相是空,惟情妄见,此理照用,属小菩萨;三者诸法外尘本无,实唯有识,此理深妙,惟意缘知,是大菩萨佛果证行。」此中第一种是小乘人行,观事生灭,是性空教;第二种小菩萨行观事是空,是相空教;第三种大菩萨行,观事是心意言分别,是唯识圆教。他所阐述旨在第三。

道宣又将佛陀一切教授教诫分判为化行二教,如「行事钞」卷一说∶「一谓化教,此则通於道俗,但泛明因果,识达邪正,科其行业,沉密而难知,显其来报,明了而易述。二谓行教,唯局於内众,定其取舍,立其纲致,显於持犯,决於疑滞。···谓内心违顺,托理为宗,则准化教;外用施为,必获身口,便依行教。」即以属於教理一方面的大小乘经论称为化教,以属於行持一方面的戒律典籍称为行教。这是他判别佛法的另一分类。

道宣基於以上理解,因而主张「四分」圆融三学,并以大乘三聚净戒为律学的归宿(见「删补随机羯磨疏」卷三)。这正合乎中土学人对大乘佛教的爱乐和机运,因而使他所倡导的南山律学从那时以来即盛行流传。

道宣在佛教文史学上的贡献也很大。他於贞观十九年(六四五年),撰成「续高僧传」三十卷。同年入弘福寺参加译经,兼考证西域方舆,於永徽元年(六五一年)撰成「释迦方志」二卷。显庆五年(六六○年)撰成「佛化东渐图赞」一卷(今佚)。其时佛道二教论诤甚炽,他於龙朔元年(六六一年)撰成「集古今佛道论衡」三卷,麟德元年(六六四年)又撰成一卷,合为四卷。同年又撰成「大唐内典录」十卷、「广弘明集」三十卷和「集神州三宝感通录」(一名「东夏三宝感通记」)三卷。又於麟德二年(六六五年)撰成「释迦氏谱」(一名「释迦略谱」)一卷。此外还撰有「圣迹现在图赞」一卷(今佚)、「後集续高僧传」十卷(今佚,一说已羼入於现行的续高僧传内)、「法门文记」若干卷(今佚)等,可见他的致力范围极为广博。其中「续高僧传」、「释迦方志」、「集古今佛道论衡」、「大唐内典录」和「广弘明集」等,均为佛教文史上重要名著。唐智升称他「外博九流,内精三学,戒香芬洁,定水澄奇,存护法城,著述无辍」(见「开元释教录」卷八),这是非常允当的。

道宣生平「三衣皆 ,一食唯菽,行则杖策,坐不倚床」,他精持戒律的盛名并远传至西域。乾封二年(六六七年)十月三日示寂,年七十二,僧腊五十二,窆於坛谷石室,建塔三所,唐高宗诏令天下寺院图写他的真容奉祀,名匠韩伯通并为塑像,以追念他的遗范。後人因他长时期居终南山,并在山树立了他的律学范畴,即称他所传弘的「四分律」学为南山宗,并称他为南山律师。

道宣门下有受法传教弟子千人,特出的有大慈(住西明寺,撰有「行事钞记」)、灵(山+ )(住崇福寺,撰有「行事钞记」)、文纲、名恪、周律师、秀律师等。其中文纲和文纲的弟子道岸,相继阐扬他的遗教弘化最盛,朝耶崇奉,南山一宗风行更广。最後道岸还请得唐中宗墨敕,在江淮间推行南山律宗,使最後奉持「十诵」的东南一隅,也多改奉南山「四分律」。至今中国出家僧徒,还大多以他的「四分律」学为行持的楷模。

(高观如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