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函可禅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函可禅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邬坚巴.仁钦华浏览次数:1504

函可禅师(公元1610~1659年)

释函可,字祖心,号剩人,俗姓韩,名宗 ,广东博罗人。函可出身于宦门,是明崇祯年间礼部尚书韩日缵的长子,自幼聪颖过人。成年以后,广交名士,砥砺名节,且豪快疏阔,爱打抱不平。但在黑暗的明末社会,他绝意进取。崇祯九年,其父病逝北京,家道零落,深感世事无常,遂有遁入空门之念。崇祯十三年(一六四○年),二十九岁的函可,别母抛妻,赴江西庐山,拜空隐老人道独为师,出家为僧,法名函可。其后,在广州城东黄花塘创「不是庵」为静修之所,又名「黄花寺」。

函可虽已出家,然家事国事常系于心。顺治元年(一六四四年),其母去世,他披麻泣血以葬之。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帝自缢于煤山,消息传来,函可「悲恸形辞色」。不久,清兵入关,故国沦丧。当以福王朱由崧为首的南明弘光王朝在南京建立的讯息传来以后,他满怀憧憬,以「请藏经」为名,于顺治二年春,亲临南京,寄宿于诗人顾梦游家。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函可居南京不足三个月,对南明新朝尚未有所了解时,顺治二年(一六四五年)三月。清豫亲王多铎率大军攻陷南京,弘光王朝灭亡。

函可亲历清兵攻陷南京的重大事变,他奋笔疾书,记述了南明弘光朝仁人志士不甘亡国起而抗争悲壮献身的事迹。书成后,名为《变记》。

由于清军南下,函可滞留南京不得归。至顺治四年秋,函可求得印牌,打点行装,在离城时被清兵所扣,入刑部狱,被判了个「干预时政」的罪名。顺治五年(一六四八年),奉旨宽宥,函可流放渖阳,梵修于慈恩寺。他与当时谪戌辽海的道俗名流三十三人,共建冰天诗社,吟咏抒怀,不失遗民本色。

顺治八年(一六五一年),函可接到广东家乡音讯∶清兵洗劫,博罗城内「十不存一」,而家中「仅留三弟一身」。「几载望乡音,昔来却畏真。举家数百口,一弟独为人。」不久,许多朋友因抗清而死的消息相继传来,亲人遭难,朋友殉节,他以激愤之心写下大量诗篇。他悲痛∶「我有两行泪,十年不得干。」他呐喊∶「不知是血或是魂,化作吴刀切心髓。」他自勉∶「努力事前路,勿为儿女悲。」他以战斗的姿态来抗拒清王朝的残暴统治。

由于函可熟谙佛教经典,知识渊博,受到了佛教界的尊崇。顺治九年三月,函可在渖阳各大寺院监院等在内的僧众联名请求下,开法南塔(广慈寺),以后又陆续主持七大寺宣讲佛法。他把佛教教义讲活了。他说,「佛门不是躲身之处」,不是「藏愚纳拙之地」,「既入佛门便当作佛」。

这年,放宽限制,被允许外出后,他首先到辽阳登千山,偿了夙愿。「一到千山便不同,山翁只合住山中。」从此他几乎形影不离千山。

函可在流放期间,写了大量反映现实的诗篇,如咏叹八旗官庄喂马奴仆的《老人行》,避难出家的《老僧》,被折磨而死的流人的《哭吴岸先》以及揭露满清贵族的《送梨》等等,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人民的苦难与统治者的残暴。

惨遭酷刑,备尝艰辛的函可在辽沈地区度过了十二个春秋,他思念故国,思念家园,盼望回归故里,但愿望终成泡影,他含悲饮恨,于顺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冬,逝寂于渖阳金塔寺,终年四十九岁。有临终偈云∶「发来一个剩人,死去一具臭骨。不费常住柴薪,又少行人掘窟,移向浑河波里赤骨律,只待水流石出。」偈语显示诗人内心的悟境。他的弟子及生前友好,当即把他的遗体迁入千山龙泉寺,顺治十八年(一六六一年)迁至大安寺,又在缨珞峰西麓的双峰寺建塔。康熙元年塔成,入塔,塔前石碑上刻有《塔铭》、《碑铭》。他的影堂楹联云∶「亦儒亦佛,能孝能忠。」这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他的评价。

函可寂后,讣至广州,天然和尚作《哭千山剩人法弟》三首,其二云∶「乌玄鹄白尽乾坤,侠骨平心欲并论。至性自应投绝域,深悲何必恨中原。十年膻雪酬先泽,七刹幢铃答后昆。觉范子卿终一死,深馀骸骨吊关门。」在天然心目中,函可是遗民中的「苏武」,他的气节足与日月同光。

函可是清初岭南著名诗僧,《粤中见闻》载∶「释函可,字祖心,博罗人,明宗伯韩公日缵长子,初为名诸生,才高气盛,奔父丧,失足阊门水中,几溺死。因悟人世泡幻,遂绝意功名,二十九岁辞母出家,住罗浮华首克都寺,后主法辽东山阳寺。感伤人伦之变,为诗数百篇,率多哀怨。其《怀罗浮》诗云∶『铁桥西畔即吾家,回首黄云万垒遮。四百峰峰皆有梦,宛从笛里见梅花。』又《寄弟》诗云∶『抱病多年苦未疗,那堪茕独一身留。黄沙万里休予念,白骨全家赖尔收。旧阁遗编鱼腹饱,空天落月雁声愁。相逢恐是他生事,极目鸽原泪自流。』」

函可生前著述颇丰,曾有《语录》十卷、《剩诗》三卷等行世。寂后,顾梦游等又为他刊印诗集。康熙二十九年,函可弟子重刻《语录》,改名《千山语录》行世。康熙四十二年,弟子今羞等把所搜集的各种版本和诸家所藏函可诗汇集一起,以《千山诗集》书名缕版印行。乾隆四十年,即函可死后一百一十六年,在查缴禁书大兴文字狱的劫难中,上谕∶千山僧函可「因获罪发遣渖阳,刻有诗集,恐无识之徒目为流缁高品,并恐渖阳地方或奉以为开山祖席,于世道人心甚有关系」。命地方官「查明据实覆奏」。结果,《千山语录》、《千山诗集》均被列入禁书目录,查抄焚毁;凡函可住过的寺庙及双峰寺所遗碑塔,尽行拆毁。这位清初以文罹难的函可禅师,殁后百馀年亦不得安宁。此后,函可的生平和著作,便湮没无闻了。函可的诗,今不多见。录三首于此,以供参研。

读杜诗

所遇不如公,安能读公诗。所遇既如公,安能读公诗。
古人非今人,今时甚古时。一读一哽绝,双眼血横披。
公诗化作血,予血化作诗。不知诗与血,万古湿淋漓。

渖阳杂诗

几载望乡信,章来却畏真。举家数百口,一弟独为人。
地下反相聚。天涯孰与邻?晚风边蟋蟀,木佛共含辛。

忆广州

  三亩离支一亩塘,长松千尺列成行。
      主人犹自不归去,草野空馀薜荔香。

(文.许美中)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